正文  第十四章 诰命夫人自求好卦 贾家兄弟齐聚中秋

章节字数:4187  更新时间:19-02-25 17: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求拜姬昌神之程序,仍按前圣延法师所谓之规范流程。前晚雪竹已向蒂薇详尽说明,并且雪竹亦将及时辅导。

    神马求子疏文也于前日封十二两银子后、由观中书办写好封妥。并带回荣府正厅供奉一夜,今晨拜告祖宗去意并请祖宗之灵护佑后藏蒂薇身上。甚至神马求子善香也十二两银子从观中法事堂申购,共六支,府内烧香接引三支、到观求神三支。当然雪竹又弄到三支同款善香用于自己计时。

    另外,荣府再封十二两所谓“神茶费”予观中,不再有其他付银项目。果、酒、烛、炮等自备,所以总付银不是太多。不过,据称去年南安王妃拜姬昌堂时,每项封银是三十六两、三项共一百零八两,所以封银多少全在自愿自评但一般上受委托主持接洽者会请教观方该封多少;一般上也不敢出手超越官爵更高者。至于日常往“姬昌阁”之芸芸众生,据赖管家称是简易方式。一般拜神抽签一刻钟即完,封些碎银或铜版投功德箱即可——然而,也有求神后果然得子者整担整车地送来三牲五谷六七果酬谢,合观道士便可大饱口福。

    蒂薇被雪竹扶入姬昌堂时,仍心乱如麻头晕似痴,竟觉跪上蒲席可略微缓歇。雪竹思不可功亏一篑,也不可久闭蒂薇于内不知好歹。便嘱告蒂薇:若实在坚持不住便摔杯敬土地公,随便抽支签回府应付,吾等闻杯响自然开门接太太。雪竹随即焚香拜致引导词后退出神厅封闭厅门。

    那多夫人本意即为到席应付场面,以便蒂薇退出楼后不被来客等待主东。见蒂薇晕眩下楼而吉时将至,心内焦急却不便退席去看究竟。后闻经书院方向鞭炮声准时长响,才略放心。

    那日择时较早起醮即为能午时起戏,以便众人观戏时不思量其他。经书院那边鞭炮响过不久即开戏,当天神前点戏之头一本乃《南柯记》。几阵弦箫闲过,第一个上场的是个末角,大大咧咧唱道:“玉茗新池雨,金柅小阁晴,有情歌酒莫教停,看取无情虫蚁也关情。国土阴中起,风花眼角成,契玄还有讲残经,为问东风吹梦几时醒。”

    一句“东风吹梦几时醒”却又勾起多夫人心事:那蒂薇昏昏沉沉独自跪拜,每炷香时长许久,假若其昏睡那里岂不误身误事?便唤丫环花儿快去向雪竹说明其意。

    那时雪竹偷点的善香第一支已将尽,正在向一干妇人重申不可大声,以免干扰万一厅内提前的杯响。闻花儿传达多夫人之语,恍然大悟,连叹老太太想事周全。考虑到院内妇人不便乱走以致走漏风声、院外托儿等小厮又不熟悉贾家众人,便叫花儿转往醮场一趟、要些二踢脚来。心想,时不时放个二踢脚,即可增加喜气,又可唤醒万一昏睡的蒂薇太太。

    这花儿即雪竹之长女,十二岁。上年赖厂斯意欲介绍到史襟屋内使唤,以便自家更亲密代化夫妇;却雪竹称到老太太屋里辈份更高,将来放出时前途更好。恰遇多夫人要放身边一丫头去贾敬屋里辖治那些幼稚贪玩使女,花儿便补到老太太身边。

    花儿径到醮场东南角堆放香烛纸炮之石阶前,向几个正嘻哈玩笑之贾府远房后生说明来意。

    多老太太身边使女,父母又贾府当红管事,谁不奉承?便有两个叫贾散、贾数者争着要帮花儿送二踢脚。两人搬下一捆,总有二十斤,花儿也以为多多益善便带路让他俩跟着抬去。

    临近经书院前坪路口,托儿却赶过来拦住二后生不让前进。花儿高声嚷嚷是雪竹让人送东西的,拿出争脸面姿态质问托儿等贾府的人也敢拦。幸而院内雪竹听到急赶出来,令贾散贾数将二踢脚就地放下快回醮场执事,又命托儿等于坪内大约每过一刻钟连放两个二踢脚以增喜气。当晚,雪竹将花儿唤回自家大骂一通,说她头脑简单还四肢不勤、若老太太知其今日所为必赶出来。

    才放两次二踢脚,雪竹屋内第三支善香也才烧一半,便听到摔杯声了。雪竹忙开厅门,见神台善香确已燃尽,蒲垫齐整也不像昏睡过,才放下心来,便领蒂薇拜辞姬昌神。

    多夫人、雪竹因知蒂薇倦怠,早命观门等侯之车轿夫准备随时上路,一群妇人围蒂薇上轿便径直回府。

    蒂薇回荣禧堂歇息约有一时辰,多夫人才回到府。于是忙往荣府正厅点香拜佛,于蒂薇怀中取出卦签细看,上写着:

    春眠席卧草

    梦露打湿脚。

    夏至转秋分

    冬天哥俩好

    推卦:京东淘宝

    多夫人与蒂薇默读几遍,终究猜不准所云为何,只大概赶脚“哥俩好”不错。

    最后还是多夫人打破沉默,说像是上上签。蒂薇又亲送往余夫人看验后,方拿回观音前烛火点燃化灰。当然,外人是不能看签的,即使雪竹也只能观察多夫人与蒂薇神情猜测签语可能不太理想。

    而荣公月底阅军归来后,见蒂薇郁郁不欢,便往多夫人处问签语。多夫人详述蒂薇为尽孝余夫人而拜姬昌神时所历恐慌辛苦,叮嘱代善应多加抚慰。

    四月中,蒂薇显呕吐、厌食、嗜睡等。荣公唤太医诊脉,确知有喜,贾府上下无不喜形于色。病中之余夫人闻喜讯,竟呼吸渐畅、食欲日增,至五月初更是下床小坐、渐往户外松筋活络。贾家远近、故旧亲朋皆知平安醮功效显著,渐传扬至全金陵城皆知。清虚观声名更加显赫,实质观主张法师则被更多人喊作神仙。

    八月,宁国公安置于南京旧宅之三子代理、四子代表往金陵贾府参拜祖祠。代善、代化便再邀集代沟、代儒等一并十四日于宁府宴会,十五日于荣府酒宴及赏月。

    十五日荣府晚宴酉初即开始,设于荣禧堂正厅,分男、女二桌:上桌坐多夫人、余夫人、代沟之妻、代儒之妻、代化之大妹二妹、蒂薇、史襟、代沟之女等,贾赦由奶妈曲巧抱着坐蒂薇与史襟中间;下桌坐代善、代化、代沟、代理、代表、代儒、代沟二子、贾敬、代化二妹之子、代儒之子等。

    因顾忌吵扰余夫人及蒂薇,席间不行酒令及击鼓呜锣等。代善、代化兄弟等向多余二夫人敬酒后只顾清谈,还是代儒提议对联或猜谜劝酒。

    代沟便请代儒带头出句,尔后依次往左边点数,掷骰子计算轮着该谁对句;轮着者对句后再出下句,又从出句人开始计数掷骰子算到下个人对句;对出者喝一杯而由出句人喝三杯,对不出者喝三杯而出句人喝一杯。

    算得两桌除贾赦外正好二十人,便取四枚骰子来掷总加点、再减四点后计数。

    代儒便出句“金玉满堂天伦乐”。然后掷骰子共十五点,减四点后正好数到代儒右手边之代理该对。代理思索片刻后,对“宁荣世界合府欢”。

    众多称对得好、对得应景吉祥。只贾敬叨念几遍后称似欠工,说对韵书上是天对地,被代化狠瞪一眼才自罚一杯。于是代理一杯代儒三杯饮尽,代儒又提出下一个出句之首字应为前一句之尾字。

    代理便出句“欢呼雀跃梧桐树”,掷骰子共二十点。因越桌从余夫人开始左算,算得第十六位是史襟,史襟便对“奋勇鸽衔橄榄枝”。众方在对眼搓眉,代儒便高声称好并解释一通,众拍手称是。于是史襟饮一杯,代理饮三杯,该史襟出句。

    史襟难拼恰当词句,便有些后悔刚才对句时忘留后路。最后勉强出“枝头桃李怜雏燕”,掷骰子得二十一点。下桌自代善左算第八位却正好贾敬,众皆赞果然母子相通。

    贾敬倒干脆,说对不出自罚三杯母亲免酒。却代儒代表等不同意,硬要贾敬回应母亲。代儒只好乱对神马“岭外松杉爱老鹰”,对罢自认不好先饮三杯。

    按代儒所说规则,认罚后不必出句,只需再掷骰子轮给下一个人继续对前句。贾敬便掷了个十七点,算来竟是上桌余夫人。

    众人却见余夫人喝些酒后似昏昏欲睡,忙劝其去休息,待会儿若兴趣再出去赏月。余夫人便唤蒂薇,称待产之身不宜久坐劳神,也早去歇息。蒂薇则命曲巧也早带贾赦去睡。多夫人见一桌人去将半,菜也快上完,便提议众妇人到后花园吃瓜待月,留下男人那桌更方便行令喝酒。

    厅头那桌空席后,贾敬见之前余夫人坐椅后高几上一青花胆瓶熠熠生辉,便近前捧看。见瓶内还有大半瓶酒,瓶身上有“国公酒”三个大字。

    原来余夫人自元宵节跌倒后,虽伤痛已癒,却总觉腰腿酸麻。太医便开些散风祛湿、舒筋活络之药与其煎服。因药方内有藿香、槟榔、豹骨等,余夫人喝药汤后觉异味欲呕吐。丫环麝香知余夫人习惯每天早晚喝一杯酒,便试着将药味泡入酒内请余夫人尝。余夫人喝后不但不觉异味,还感奇香,不久后药效也更明显。荣公便命人多购药多酿酒多泡制。

    而泡成的药酒需密闭保存、又盼便于饮用,荣公又命人去寻适合之瓶罐。

    赖厂斯手下一个买办名唤伍大其的,知薛人瑰商号下有做瓶瓶罐罐卖往北洋的瓷窑。便到商号钱掌柜那里随便看上一个青花胆瓶,说将瓶口缩小一半后定做二百个。并谈妥每个瓶价银八钱五,实付六钱五。

    本来这是一笔对于商号而言微不足道的小生意,不一定报知薛人瑰。只因那天正好薛人瑰于钱掌柜面前埋怨瓷器运往北海破损率大,掌柜便感叹:假如本地众人皆似贾府六钱五买一个瓷瓶,就不必去万里奔波折腾了。

    薛人瑰便问哪个贾府买什么瓷瓶,钱掌柜便将原因经过详细告知。

    这薛仁瑰近年因忙于生意,竟少去世交贵胄处交往,近来常因此被卧床不起之老父责怪。于是常想马上去哪家拜访一下为契机,却难找久别忽访的理由不便冒昧。今闻掌柜谈及贾府,便令其快将样瓶拿来。

    薛人瑰大略摸看几下,即命令钱掌柜:既是装酒,内壁便不可上青花瓷,可命瓷窑内层按酒罐用料,外层按青花瓷工艺;瓶身加厚,瓶颈加长;封六百两银子让薛府老管家去请皇太傅衍圣公写“国公酒”三个字,套印于瓶身上;令分号“铁网山木材商行”配制适合于瓶口之软木塞;第一窑先制瓶一千个;抽调工匠,越快完成越好;退掉那个神马伍大其定单,就说我决定先送样品,合适后再定。钱掌柜连忙答应照办,只是退定单时伍大其埋怨他多嘴了。

    二十天后,薛人瑰亲送一大车三百个青花胆瓶至荣国府,对赖管家称:因闻老国公夫人需用瓷瓶,特制来粗糙品表达诚意,望多指点。

    恰那日荣国公因军务未归,代化将军闻报此事忙转往荣府向薛人瑰面谢。便畅谈至世代交情、门第缘份、同舟共济等。

    代化称,南安郡王府新办一戏班,据称唱练俱佳;王县伯府之水族堂已建成,下月将可游赏。弟不妨随愚兄先访此二处,便可见识许多金陵达贵矣。

    人瑰喜之不尽,临别时又将随身一块神马波斯通天古道流沙河猫眼绿夜光石奉请代化鉴赏。

    后二年间,因余夫人偶将国公酒赠予关节、腰腿疼痛之诰命等,其药效及酒味竟被传颂。钱掌柜便将余下七百国公酒瓶以每个一两二卖予伍大其,最终结算下来也只亏题字费六百两。

    钱掌柜又高价盘下一荣府常往买药之药铺,渐渐计算出国公酒药方。于是以更纯净白酒泡制国公酒,竟比贾府所制更香更治病。钱掌柜又在青花胆瓶“国公酒”三大字右上方加“紫薇舍”三小字以示区别后,大批制瓶制酒上架于商号名下分布金陵之五家药铺,以每瓶一两六价格出售,竟逐日畅销。次年,即每月可卖千余瓶。

    衍圣公之次孙孔丙己于是找上钱掌柜,称贵号擅将一代名儒之墨宝用于买卖、有辱斯文。钱掌柜只好赔礼道歉,并赠银一千二百两予孔丙己。孔丙己亦手书承诺墨宝归商号所有,孔家永不追究其用途——倒是钱掌柜告老退休后,其协管薛商号酒坊之长孙钱贤伯寻上孔丙己,与其合作造出神马“孔家酒”。此为后话。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