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

章节字数:2621  更新时间:19-02-28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大伙都好奇的看着夏韩,眼神里满是好奇。

    “李国强。”听到夏韩的话,辰墨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奇怪了?为什么是李国强,这案子怎么看都像是赵勇做的?”方鹏不解的提问。

    刚要开口,辰墨抬头看她。

    夏韩明白,他是在询问她的意见。她看了辰墨一眼,身体依靠在墙上。

    辰墨勾起嘴角饶有兴致的开始分析:

    “第一,废水池地处偏僻常年了无人烟,报案人在这发现死者实属嫌疑最大。

    第二,死者头部有生前伤,死亡时毫无挣扎痕迹,就算是自杀,人的本能还是求生,不可能一点挣扎痕迹都没有。由此,废水池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我们根据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水流的速度还有尸体的重量推算出第一案发现场应该在西河桥。

    第三,在西河桥我们发现公路作业并没完成,这与案发时间相符。在案发现场我们发现带有死者血迹的石头——凶器。

    第四,死者曲美娟曾拖欠工钱,因此赵勇仇杀的可能性很大。

    第五,凶手确实不是赵勇,他虽然符合以上4点所有推断,但他胆小怕事头脑简单,定不能做出这么详细周密的计划。唯一有作案时间,作案动机的人只有李国强。

    李国强,35岁,是西河桥重修总工程师,他心思缜密,有一定的推理能力并伴有仇杀的可能。

    当然这几点并不能明确的证明他就是杀害死者的凶手,我也只是对他极度怀疑。。。。。。”

    夏韩放下手中的茶杯,从衣架上取下外套,边穿边往门外走:“叉车轮子缝隙的湿泥土。

    25日晚下了小雨,李国强说他和赵勇交接了工作,如果真如他所说交接了工作,叉车开走地面必定干燥。

    但经过勘察,叉车轮子缝隙的泥土并不干燥甚至潮湿。

    这说明他撒谎,25日他并没有走,而是坐在叉车里观摩赵勇袭击曲美娟的场景。

    等赵勇落荒而逃后,他再将曲美娟从桥上扔下,完成抛尸。”

    夏韩穿好衣服朝门外走去,刚过七点天就黑了下去,空气中升起的大雾给黑夜添上几分朦胧美。

    “又来啦,还是老样子?”掏出钱包,在里面翻找零钱。

    见夏韩不语,护士闭嘴,转身拿药。“药齐了,夏姑娘。还是得注意休息,这些药也不能一直吃吧。”

    夏韩拿起药,整齐的将它们依次排列在床头柜。打开每一瓶取出一粒,将他们一起装进分装瓶内,放入口袋以便携带。

    。。。。。。。。

    因为过人的推理能力,夏韩一毕业就进了刑警大队。

    她很安静,虽然长得不算惊艳,但是五官清秀十分耐看。

    总是安静的坐在办公桌前翻看卷宗的她,除了办案警队的任何活动都一律回绝。

    夏韩的生活很单调,警局与家两点一线。

    每天下班回家洗澡做饭整理卷宗,井然有序。

    她手机里没有任何APP,出门花钱用现金,在外从不吃外卖,警队的同事们亲切的叫她老古董。

    吃过晚饭,夏韩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卷宗。大致阅读后,她用笔在纸上圈画记录。

    一个月前嘉辛小区发生命案:

    死者是嘉辛小区3602室的住户,警方发现尸体的时候,尸体已经开始腐烂。

    物业管理员说,因为供暖试水整栋楼的暖气都出现了漏水。他们进行检修,才发现死者报了案。

    当时因为尸体腐烂为了不让群众收到恐慌,上级特命夏韩刑警特案组调查此案。

    或许因为警局怕引起群攻恐慌卷宗上并未对现场进行详细的记录,她抬手看手表,八点一刻。还不算晚,起身准备工具去往案发现场。

    午夜临近,警局里加班的各位早已没了动力。辰墨揉了揉肚子,肚子咕咕的叫声像是提出抗议。

    他一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哪挨过饿啊,况且这都熬了一夜了。不行,他正长身体呢绝对不能挨饿。

    辰墨看大家也是精神萎靡,清了清嗓子:“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再这么熬下去也没动力不是?”

    大家的目光整齐的落到方鹏身上,方鹏确实也饿了,起身点头:“走,吃宵夜去。”“太好了终于能吃饭了。”“饿死我了,我还以为又通宵呢。”

    一到冬天,最好吃的还得说涮羊肉。一桌子人围坐在圆桌前涮羊肉,喝啤酒。简直了,这才是生活嘛。

    脱去工作,大家开始畅聊起来。

    辰墨拿起酒杯站起道:“从今天起我就加入咱们刑警特案组了。我辰墨年轻,说话直,有让大家不满意的多包涵啊。我这以茶代酒,干了!”

    “辰墨你这没诚意啊。”一旁的小李也跟着方鹏起哄。“不够意思啊哥们儿。”

    辰墨笑而不语。。。。。。

    进入案发现场,夏韩把灯打开,仔细勘察现场。

    夏韩翻看案宗:死者李静,单身,26岁本地人。在外企做秘书,有稳定的工作。据同事朋友所说她人际关系很好,工作上也深受老板表扬。

    门窗都是关好的,证明李静是从内而外给凶手开的门。这说明凶手一定与李静认识。

    鞋柜外有两双拖鞋并且摆在外面,证明李静并不是一个人住。从李静的衣柜和随处可见的合照可以看出,和她一起居住的是名男性,并且常住于此。

    再看茶几上的水杯,水杯对放于此,这证明李静正准备接待客人。

    合照中的李静和男人都被刮花,有此推断很可能是情杀。

    刚想继续勘察出更多线索,手机却响起。

    “夏队,嘉辛小区发生命案。”夏韩顿时感到背后一阵凉。警觉的抓住枪转身,她听到闷闷的脚步声,在门口做起警戒。发短信给方鹏“嘉辛小区3602。”

    脚步声还在继续,夏韩握紧手枪放慢呼吸。

    夏韩突然推开门,楼道里却是空无一人。不对,敲门声是闷而有节奏的,这显然不同于敲普通的防盗门。只有木质的门才能产生这种闷声,是卧室!她转身,一个白衣女人把她推到墙上一刀扎进她的右肩。

    女人拿出一块白纱布,刺鼻的味道呛到夏韩,是乙醚。因为刺中的是夏韩有旧伤的右肩,一时间夏韩难以站起。她一步一步向夏韩走去嘴里喃喃道:“到这的人都得死。”楼道里响起呼喊夏韩的声音。白衣女人一下子心生慌乱,夏韩起身把刀拔出拿枪指向白衣女子:“不许动。”

    “夏队!”“夏警官!”警队的人纷纷赶来控制了白衣女子。

    “方鹏,把她带回警局,李静内个案子可以和你们这个一起查了。”夏韩吩咐后,看了看身旁的辰墨:“一个侧写没必要出这种现场。”辰墨眉头微皱抿嘴显然不悦:“夏警官这是看不起心理侧写?”夏韩刚想反驳却没了知觉。

    。。。。。。

    “夏警官,受了伤呢就好好休息。”辰墨在病床旁削着苹果递给夏韩,夏韩伸手去拿却抻到伤口:“嘶,你存心的。”辰墨笑了,把苹果放到夏韩左手上以便她食用。

    见医生进来,辰墨便离开:“夏警官,我打水去了。”

    夏韩啃了一口苹果放在桌旁:“医生我没事。”“夏警官,您最近有没有服用抗化性的药?”夏韩直视医生:“怎么了?”“我建议你停止服用,从你的检查报告能看出来,你服用它们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类药长期服用会给您精神带来负担,很有可能出现幻觉。另外,头疼这事也跟您的工作压力和性质有关。我建议您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左手拿起苹果啃了啃。左手用起来还真难,可他轻而易举就能做的这么好。夏韩看了看手中的苹果,想扔进垃圾桶下意识的却放在一旁的桌上。

    

    作者闲话:

    专业的名称我也不了解,我想表达这里写的抗化性的要指的是是治疗重度神经疼痛的药。下次更文可能要一两天之后了,谢谢大家对这本小说的喜爱,喜欢的别忘记收藏和推荐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