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离殇  第二十章:群狼

章节字数:3576  更新时间:19-03-19 1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不太明白……”祭慢慢地说着。

    “有什么不明白的?”赤鬼轻笑一声,他正抱着她站在离两族的人都不远的一处树梢上,天色渐渐晦暗,两族的孩子们都在抓紧时间调整。

    “他们——蒲凌,他们不是同一个家族出来的吗?如果光族与暗族对立,那又为什么要凑在一处?”

    “你醒来已经过了这么多时日了,还看不明白吗,”赤鬼慢条斯理地说着,“位高的族人们总爱聚在一起,无论到了哪个家族,政见是否统一,派系是否相同,这一点都是改变不了的。”他伸出手点了点蒲凌子阑和她身边年岁最大的那个男孩,“那两个,都是二阶,能入剑冢说明年龄无论如何也超不过十五岁,能在这样的年龄就取得这样的成就,天赋固然不可忽视,但亦忽视不了资源倾侧的结果。”他微微地眯了下眼睛,“据我所知拉比德的族长年岁不小,孩子的年岁肯定早超了十五,那几个么,估计便是长老后嗣之类的。”

    “心法世家里的资历……是怎么排的?”祭不解。

    “拉比德家族七千年来未曾更替,如果他们的体制同七千年前没有什么太大变动的话,那么长老就应该是有六位。”赤鬼轻声说,“掌管族内刑罚教条的戒律长老;负责维护雾森周边安全,以及对外交涉的军务长老;负责注视外界动向,安排族人应对的执行长老;管理卷宗,记录族谱的户籍长老;统管雾森全境禁忌之地,守卫家族秘密的守卫长老;以及最后,只传承着钥匙,负责协助开启精神领域的引渡长老。这六个长老并未被限制定要出身在光族或者是暗族,不过一般情况下,族长出自哪一族,哪一族就多占据长老席一些。”

    “拉比德的族长呢,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如果外界动荡战乱,那么暗族就会强盛,如果外界海晏河清,一片盛世,光族就会兴隆。虽然从七千年前就没办法解释这件事,但每一代的族长似乎都暗合了这一规律。”

    “那……现在的族长,就是出自暗族么?”祭猜测着。

    “没错,不过他们的族长向来都不怎么露面,其实长老们也差不多,”赤鬼微微笑了一下,“或许是因为两族素来存在冲突,互相制衡,任谁出来也没有绝对的话语权也说不定。”

    “所以那六人里只有两个是出自光族么……”祭若有所思。

    “作为外界的我们,是没必要去替他们操这个心的,”赤鬼轻描淡写地道,“就算争执不断,就算时运倾侧,他们照样是仅有的三个未被更替的家族之一。要知道,达伊洛有德兰的血统,楠焱则是因为燃着长明灯不会诞生出没有魔力的后嗣,只有拉比德,他们没有借助任何外物,就这样拉扯着捱过了整整七千年。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未必会待见我们,”他的语气有些微妙,“毕竟楠焱是靠着至尊荫蔽,用了些拿不上台面的手段的。”

    祭一时无言。

    天色终于完全暗下来了。




    不远处的城中燃起了灯火,那色泽令人想起女子首饰盒里的琥珀,泛着稠密微暖的暗淡金色,在夜色里摇曳着。

    所有人都默默注视着这一幕——就算知道剑冢中的一切景色不过是虚幻,己身现在仍在极东的领土之中,却仍是无法避免地泛起愁思,一群从没离开过家族领土的孩子之间,弥漫着思乡的酸涩。

    楠焱宸立在树冠的最高处,望向林间幽微晦暗的光火,他皱着眉头清点数量,片刻后才回到了众人当中。

    “至少有六群人和我们一样躲在树林里,”他对楠焱悦说,“这些只是现下里生火的,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人没有生火,或者像我们一样躲在树上,暂时还不清楚。”

    “六群?这么多!”楠焱悦有些吃惊,“他们……应该不会都是楠焱家族的吧?”

    “定然不会,”楠焱宸摇了摇头,“我们族里还有些人留在城中……那些人里,至少有半数是蒲凌的。”

    一众人无声地骚动起来,剑冢里能被选择的剑的数量是有限的,这样众多的人数,似乎已经昭示了最后将要面临的惨烈争夺。

    “大家都交个底,”他叹了口气,“我是二阶,小悦虽然还没评定,但也足够二阶的水准了,我们两个都擅心法,小悦在化形术和摄灵术上也略懂一些,我的咒术境界是七重,不如心法。”他瞅着余下一群年岁看着就不大的孩子,心里多少犯愁。

    “我也是二阶,”一个一直没怎么出声的男孩接了话头,看着也约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银霜般的长发在脑后披散着,眼瞳却像是夜里将暗的天空,泛着一种华美且耀目的暗蓝,竟是难寻的模样端正。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便接着道。

    “心法沉浮,不过……是琴引,咒术七重,也是二阶的水准。”

    “嗯……琴引么,”楠焱宸若有所思,“琴引不太适合正面战场啊……不过话说你是哪家的?我之前似乎没看到过你?”

    男孩沉默了一下,轻声道。

    “长宓院,墨归堂。”



    “我知道你!”楠焱悦惊讶地出声,“你是五长老的徒弟!是从下……哎呦!”楠焱悦痛叫出声,坐在她身边的楠焱灏及时在她脱口之前掐了她一把,成功止住了她的话头。

    楠焱灏迎着男孩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什么好避讳的,”过了片刻,那男孩轻声说,“我生在下五院的长仁院里,幸得七长老与五长老赏识,得入长宓院。”

    “你可别谦虚,”楠焱宸的讶然只存在了极短的一瞬,旋即便放声笑了出来,“当初六长老为了抢你做他的女婿,差点没跟五长老打起来,最后还是族长出面才摆平了这件事。”

    一群人都闷声笑了出来,方才的尴尬也化解了些微。

    楠焱珞好奇地盯着这个男孩,他没有笑,不仅是方才……这一路上,他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

    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漠然与沉默。



    “我是四阶,”璎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摄灵术境界知息,咒术四重,心法定心,灵祈术瞻观,化形刚开始学……应该帮不上什么忙。”

    璎珞是这一众人里年纪第四大的,但也不过是九岁,胜在是先知,开蒙较寻常孩童更早。

    “我也四阶,”楠焱轶低声说,“咒术四重,心法定心。”

    他并非是上三院中人,只是与楠焱娉婷交好,这才沾光了罢了。

    “我也是,”楠焱灏有点无奈地道,“咒术四重,摄灵术知息,心法定心,最擅长灵祈术,但也刚摸到点冥视的皮毛,离突破还远。”

    一群人神色都有些古怪。

    楠焱灏的年纪不到八岁,但上三院里差不多都知道他是三长老中意的继承人,灵祈术境界有五,连结、瞻观、冥视、渡灵、往生。冥视对应着外界评定的三阶,他在这般年纪,就已经向着三阶进发了,可以说是这群人里天赋最为可怖的。

    “我……五阶,”楠焱娉婷羞怯地道,“但是咒术也可以四重了。”

    “嗯,还行,”楠焱宸点一点头,“也能当个四阶用了。”

    只剩最后一个楠焱珞了。

    “我是真的五阶。”她有些欲哭无泪。

    “唉,没办法,二小姐年纪最小,”楠焱宸叹了口气,“没记错的话,是才六岁吧?”

    楠焱珞点了点头。

    此次开启剑冢,下限是六岁,上限则是十五岁,剑冢开启的时间并不固定,但差不多是十五六年一开,也就是说除却个别生不逢时的倒霉蛋儿,大部分族人这一生里,都是有机会进剑冢一次的。

    楠焱宸自己卡着上限,再过个三四个月就满十五岁,楠焱悦比他没小太多,也是十四,楠焱瑕比楠焱悦小几个月,楠焱璎珞九岁,楠焱灏和楠焱轶是八岁,楠焱娉婷比楠焱轶略小那么一点,最小的楠焱珞六岁。

    楠焱宸掂量来掂量去,觉得自己这一行人放到外界去摘一个什么大官的脑袋大概也不怎么难,但是他们要面对的是蒲凌,是第六心法世家拉比德,是十二世家中和楠焱唯二修习心法的家族。

    他仍然觉得心中没底。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蒲凌的人发生冲突,”楠焱宸这样决定道,“但如果他们敢招惹,也绝对别想好过!”

    一行人齐齐点头。





    “楠焱瑕……”祭思索着这个名字,自然,是没有什么结果的,但是殷如说过,他能进上三院,能成为五长老之位最有希望的继承人,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你不必想那么多,”赤鬼轻笑一声,“你已经再不欠他什么了——上三院和下五院,真可谓云泥之别。”

    祭淡淡地叹了口气,往赤鬼的身上靠了靠,旋即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那……我,失去记忆以前是几阶呢?”她突然好奇。

    “你啊?”赤鬼好笑地看她一眼,“没有阶位。”

    祭大吃一惊。

    “别做那种表情,”赤鬼拍一拍她的小脑袋,“一阶到五阶,不过是方便量化魔法师水平的统一度量罢了,但一阶从来不是魔法师的极限,至尊与德兰的王和王族们,都不在此列。”他慢悠悠地说着,“你生来就不在这副框架里,不必拿他人的水平来衡量自己。”

    祭有点不满地撅起了嘴。

    “那你呢?”


    赤鬼一愣,面上的笑意,也有瞬间的凝冻。


    “这还真是……长进了,”他挑唇笑笑,“这就知道来套我的话了。”

    “怎么啦,”祭抗议道,“不能说吗?”

    “告诉你也无妨呐,”赤鬼摇头晃脑地笑,“我跟你一样,也不在这些条框的限制中。”

    祭没料想到是这样的答案,心头微微一跳。

    “你是……”

    “暂且给我留点神秘感吧,”赤鬼笑笑,“反正要不了多少年,你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说着,他眯了下眼睛,“而且,重头戏也来了不是吗?”





    远远传来的惨叫哭喊瞬间打断了一行人在树上的亲切会谈,楠焱宸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刻转身爬上了树顶,之前东方向几处原先被火光映亮的地点,现下不是已然熄灭,便是魔光闪烁。

    “出什么事了?!”楠焱悦不顾形象,跟在他后头七手八脚爬上了树梢。

    楠焱宸的面色有些泛青,他只细细地听着,在魔力炸开的声音间隙里传来孩童们的惨叫和哭号,以及一闪而逝的……野兽的咆哮。

    “有狼!”楠焱宸的面色大变,“是一大群狼!”

    

    作者闲话:

    可以剧透的是,这群倒霉孩子里最后出了两个族长,一个族长夫人,还有四个长老,啧啧啧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