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通感

章节字数:3469  更新时间:20-03-31 16: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为夏至,骄阳似火,闷热的空气令本就拥挤的人群变得死气沉沉。秦渝脸上的汗水从额头滑落,顺着太阳穴滴到了眼睛里,他觉得酸疼,想用手揉一揉,可手心手背也全是汗。又站了许久,他甚至感觉衣服因为身上的汗而变得沉重了起来。“儿呀,喝些水吧。”妇人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水囊,打开盖子,递给了秦渝。

    “娘,你和小妹喝吧,我不渴。”秦渝的喉咙有些沙哑,他本能地咽了咽口水。

    终于,入夜了,起了一丝丝风。秦渝一家也顺利地过了关口。可刚刚通过,却听到身后的母亲突然大声喊叫——“小花!”秦渝转身只见妹妹不知何时挣脱了娘亲的手,笑嘻嘻地跑向深潭之处!深潭凶险,何人不知?妇人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仿佛在那一刻看到了鬼神的召唤。这一切根本来不及思考,她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而秦渝更是心急如焚,只能紧跟其后。按规矩,过了关口是不得返回的,然而无心关疏于管辖,竟无人阻止秦渝。

    “娘亲!”秦渝跑到深潭时,已是为时已晚——妇人为救下即将坠入深潭的女儿而牺牲了自己。偌大的深潭寂静得诡异,周围的山石带着一股难闻的腥味。更令人奇怪的是,坠入深潭的妇人只有下半身没入了水面。“啊——”霎时,妇人发出极其痛苦的惨叫,面目变得狰狞起来。秦渝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恐惧地伸出双手想把娘亲拉回来,可妇人离他实在是太远了。“对!对!找仙长!仙长……”秦渝疯了似地喃喃道。他咽了咽口水,对妇人喊道:“娘!你等我!”说罢,他拼尽全力地向关口处跑去,心下隐隐清楚死亡已成定局,却仍心存一丝侥幸。

    “仙长!仙长!”他撕心裂肺地喊着,泪水已是纵横了满脸,“我娘亲!我娘亲掉进深潭里了!”

    “什么?”奉欢震惊地站了起来,正欲跑去营救。

    “唉——”一旁的人竟拉住了奉欢的手臂,“你且等等。我们稍后便过去。”

    “什么!不行啊,仙长!再晚点,我娘亲就要死了!”秦渝惊恐万分,全身都在颤抖着,额头、手心、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这深潭是什么地方?岂是尔等能进的?如今被困,倒知道着急了?”

    “这……”秦渝气的咬牙切齿,感觉嗓子里有一阵腥甜,他忍不住咳了一声,竟咳出了血。

    “快去救人啊!”奉欢也着急的要命。镜花堂的散漫他可以忍受,可是对于镜花堂的见死不救,他实在震惊得难以适从。

    “你过来。”刚刚拉住奉欢的人,将其拉到了一边,小声地说道:“你以为那深潭里封印的是什么怪物?掉下去的人还哪能活命?凭我们之力,根本没办法去救人!我们去了,只会白白送死!”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为什么还能害人!”奉欢对于那名弟子的说法甚是疑惑。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总有人好奇心重,不知死活地往深潭里跳!这些找死的,我们救他干什么?这魑魅鬼是不会从深潭里出来的!但是若有人掉进去了,那么就只有被它吃掉的命了!”

    “没法子救吗!?”奉欢红了眼眶。

    “自然是没法子了。”

    可殊不知,那些跳进深潭的人,并非因为好奇心重,而是被处于半封印状态的魑魅短暂地勾了魂魄。原来,关无心为了增强功力,将每日所诵经文换作了抽魂之法——被抽取的魂魄可化作丹元,供修道之人吸收。他以为此法万无一失,却不知封印早已因此变得松动。

    “仙长!求求你们了!”秦渝“扑通”一声跪在了一众仙门子弟的面前,巨大的无力感宛如一座大山,狠狠地碾压着他的心、他的身躯以及他的灵魂。

    “哎呀,不是我们不想救。实在是那魑魅法力高强,掉入深渊之人,从无活口啊!”

    “堂主呢?堂主法力强大,肯定有办法的!”秦渝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堂主是何等身份,岂会因这等小事便屈尊前来?”

    “小事?这……”秦渝心底一沉,霎时间悲痛万分,那种沉痛令他的牙齿和双手都在同时发抖,“这怎么会是小事?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总之,你就等着吧。”

    “我等什么?等着我娘亲死,等着我替她收尸吗?”秦渝冲着仙门弟子大吼道,他双目通红,充满了恨意!短短几句话后,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镜花堂是不会救娘亲的。悲愤交加,他却只能再次奋力地跑回深潭边。

    关无心在阁楼内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脸上浮现一抹邪笑,心道:“这魑魅胃口还真大,时不时就得找点人来吃。也罢,这样它的功力才不会因为封印而亏损太多。”

    秦渝回到深潭边时,妇人离潭边竟近了许多,只见其上半身仍在水面,脸上一阵惨白,目光涣散,宛如假人一般。秦渝连忙将其拉上地面,竟发现妇人的下半身已被魑魅啃食殆尽!触目惊心的血肉让秦渝颤抖,刺鼻至极的血腥味让秦渝疯狂。“啊——”秦渝撕心裂肺地大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娘亲的身躯。

    “渝……渝儿。”此时,妇人的双眸竟慢慢有神,她苍白的嘴角渗出鲜血,虚弱地说道:“照……照顾……好妹妹。”随后便闭上了双眼,再无生气。

    “娘亲!”崩在秦渝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断了。他突然猛地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只见小花正坐在深潭旁的石头上,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切。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乱跑!?”秦渝冲着小花一阵大吼,“你在笑什么?你疯了吗?”秦渝颤抖着,痛苦着,他轻轻地放下了母亲,走到了小花的面前,双手掐住了小花的脖子,狠狠地用力,将其掐死!那一刻,他已丧失了所有的人性。他用尽全力,拧断了小花的胳膊,竟开始生食!

    若要杀鬼,必先为魔!

    食罢,只见地上一片鲜血和人骨,“啊——”秦渝满嘴鲜血,在痛苦地喊叫,周身黑气瞬间凝聚。他跳入深潭之中,强劲的冲力竟生生地冲破了封印。乍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世家子弟见天有异变才纷纷地跑到了深潭边。而在阁楼里冷眼旁观的关无心此刻更是心惊——莫非是封印破了?

    “力量!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入了魔的秦渝早已没有了人样,周身黑气包裹着他。他将目光转向了这些从未帮助过他的世家子弟。“哈哈哈哈哈——你们!我要把你们统统吃掉!”

    不过一刹,镜花堂的一众弟子竟只剩一滩鲜血和骨头!“你!”他疑似手指的部位指向了吓得腿软,坐在地上无法起身的奉欢。“念你尚有良知,我留你一命!”奉欢止不住全身发冷,惊恐地掉下了眼泪,拼命地对着秦渝点着头。

    如此异象,关无心也只好前来探个究竟。可他万万没想到,不过一瞬,一众镜花堂的弟子已在自己的面前化为骨血。“你!”他想逃,可已经晚了。秦渝看见了他,“你这个伪君子!仙门败类!你必须死!”说罢,秦渝使出了一团黑气,向关无心袭来。

    “不过是一只魔物,竟敢如此放肆!”关无心虽害怕,但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却不容自己失败。急气攻心,他亮出了镜花堂的至尊宝剑——镜雨。此剑乃是佛祖亲手所造,圣光万丈,专降邪物。关无心自知秦渝难以对付,只能拼尽全力,赢得一线生机!他将毕生功力倾注于镜雨之中攻向秦渝!

    一瞬间,光明与黑暗激烈地交织着,最后只见两道白光在关无心的身旁闪过!“嗯——”一声闷叫,关无心的嘴角流出了血!筋疲力尽的关无心半蹲在地,震惊万分地看着已成两半的镜雨神剑。没想到,就连神剑也无法阻挡秦渝的滔天恨意。关无心平日虽为人狠毒,所学邪法众多,却终究是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法力不精。再加上失去了神剑,他宛如失去了双臂。在秦渝的绝对力量面前,他宛如蝼蚁,终是成为了秦渝的腹中之物。秦渝将神剑之力与自己的邪气合二为一,霎时之间,深潭之上已布满了浓稠的黑气。下雨了,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快,快到如针扎进皮肤一般。不过一瞬,便如洪水般淹没了整个关口!在关口排队的百姓无一幸免,他们甚至还来不及呼救、来不及逃跑就已被淹没在这无尽的雨水之中。而在深潭之下,魑魅的嘶吼声离潭口越来越近,紧接着便响起了两道怪物的对吼声!秦渝与魑魅的黑气互相缠绕在了一起,仔细一看,两个怪物依稀可辨的嘴巴似乎在相互撕咬着对方的身体。整整一夜,最终被吞噬殆尽的——竟是魑魅!

    然而,关无心生前另设的阵法却异常强大,令秦渝无法脱离这片深潭。

    三日后,无心关里的仙门弟子被魑魅吞食殆尽的消息已传遍天下。镜花堂堂主痛失爱子,悲痛欲绝,生了病,在家卧养。幸存的奉欢回去后,便将事情的经过禀报师门。然而,师门对镜花堂心存顾忌,并未将真相说出,反倒让奉欢先藏起来,不要让众人知道他还活着。与此同时,仙门世家纷纷聚集,商讨对策,欲除掉此魔。又适逢仙人徐海出关,不负众望地接下了此任。

    至无心关,徐海见此物,不由哀叹。“秦渝,我知道是你。”然而,秦渝并没有说话,吃了魑魅的他已无人形,两只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面无表情的徐海。“已经不会说话了么?”徐海垂下眼帘,只道可惜。五年前,徐海下山除魔,偶遇秦渝,结了善缘,故以令牌赠之。今日之局,是徐海意想不到的。记忆中的秦渝乃是高洁清逸之人,怎会突然坠入魔道?这其中必有蹊跷。“呜——”秦渝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叫,似是痛苦的哀嚎。

    霎时间,所有的真相都映入了徐海的脑海里,秦渝内心的痛苦也与徐海连为了一体,通感由此而来——可与当事人共享感知,得知过往一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