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2585  更新时间:19-09-17 17: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仙长!仙长!”他撕心裂肺地喊着,泪水已充满了整个眼眶,“我娘亲!我娘亲掉进深潭里了!”

    “什么?”奉欢震惊地站了起来,正欲跑去营救。

    “唉——”一旁的人竟拉住了奉欢的手臂,“你且等等。我们稍后便过去。”

    “什么!不行啊,仙长!再晚点,我娘亲就要死了!”秦渝惊恐万分!他全身都在颤抖,额头上更是冒着冷汗。

    “这深潭是什么地方?岂是尔等能进的?如今被困,倒知道着急了?”

    “这……”秦渝气的咬牙切齿,感觉嗓子里有一阵腥甜,他忍不住咳了一声,竟咳出了血。

    “快去救人啊!”奉欢也着急的要命。镜花堂的散漫他可以忍受,可是对于镜花堂的无情,他实在震惊得难以适从。

    “你过来。”刚刚拉住奉欢的人,将其拉到了一边,小声地说道:“你以为那深潭里封印的是什么怪物?掉下去的人还哪能活命?凭我们之力,根本没办法去救人!我们去了,只会白白送死!”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为什么还能害人!”奉欢对于那名弟子的说法甚是疑惑。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总有人好奇心重,不知死活地往深潭里跳!这些找死的,我们救他干什么?这魑魅鬼是不会从深潭里出来的!但是若有人掉进去了,那么就只有被它吃掉的命了!”

    “没法子救吗!?”奉欢惊得竟红了眼眶。

    “自然是没法子了。”

    可殊不知,那些跳进深潭的人,并非因为好奇心重,而是被处于半封印状态的魑魅短暂地勾了魂魄,引其进入自己的领地,供自己食用。

    “仙长!求求你们了!”秦渝“扑通”一声跪在一众仙门子弟面前。

    “哎呀,不是我们不想救。实在是那魑魅法力高强,掉入深渊之人,从无活口啊!”

    “堂主呢?堂主法力强大,肯定有办法的!”

    “堂主是何等身份,岂会因这等小事便屈尊前来?”

    “小事?这……”秦渝悲痛万分,“这怎么会是小事?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总之,你就等着吧。”

    “我等什么?等着我娘亲死,等着我替她收尸吗?”秦渝冲着仙门弟子大吼,他双目通红,充满了恨意!短短几句对话之后,他已经深刻地明白了镜花堂是不会救自己的娘亲的。他对自己曾经崇拜的仙门世家顿时感到深恶痛绝!此刻的他,悲愤交加,再次奋力地跑回深潭边。

    另一边,在房间里的关无心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心道:“这魑魅胃口还真大,时不时就得找点人来吃。也罢,这样它的功力才不会因为封印而亏损太多。”

    秦渝回到深潭边时,妇人离潭边竟近了许多,只见其上半身仍在水面,脸上一阵惨白,目光涣散,宛如假人一般。秦渝连忙将其拉上地面,竟发现妇人的下半身已被魑魅啃食殆尽!触目惊心的血肉让秦渝颤抖,刺鼻至极的血腥味让秦渝疯狂。“啊——”秦渝撕心裂肺地大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娘亲的身躯。

    “渝……渝儿。”此时,妇人的双眸竟慢慢有神,她苍白的嘴角渗出鲜血,虚弱地说道:“照……照顾……好妹妹。”随后便闭上了双眼,再无生气。

    “娘亲!”崩在秦渝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断了。他突然猛地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只见小花正坐在深潭旁的石头上,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切。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乱跑!?”秦渝冲着小花一阵大吼,“你在笑什么?你疯了吗?”秦渝颤抖着,痛苦着,他轻轻地放下了母亲,走到了小花的面前,双手掐住了小花的脖子,狠狠地用力,将其掐死!那一刻,他已丧失了所有的人性。他用尽全力,拧断了小花的胳膊,竟开始生食!

    若要杀鬼,必先为魔!

    食罢,只见地上一片鲜血和人骨,“啊——”秦渝满嘴鲜血,在痛苦地喊叫,周身黑气瞬间凝聚。他跳入深潭之中,破除了封印,与魑魅决斗!乍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此时的仙门世家子弟见天有异变,才纷纷地跑向了深潭边。关无心更是心惊万分,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的发展。

    “力量!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入了魔的秦渝早已没有了人样,周身黑气包裹着他。他将目光转向了这些从未帮助过他的仙门子弟。“哈哈哈哈哈——你们!我要把你们统统吃掉!”

    不过一刹,镜花堂的一众弟子竟只剩一滩鲜血和骨头!“你!”他疑似手指的部位指向了吓得腿软,坐在地上无法起身的奉欢。“念你尚有良知,我留你一命!”奉欢止不住全身发冷,惊恐地掉下了眼泪,拼命地对着秦渝点着头。

    “你!”随后,秦渝指向了关无心,“你这个伪君子!仙门败类!你必须死!”说罢,秦渝使出了一团黑气,向关无心袭来。“不过是一只魔物,竟敢如此放肆!”关无心急气攻心,亮出了镜花堂的至尊宝剑——镜雨!此剑乃是佛祖亲手所造,圣光万丈,专降邪物。

    关无心自知秦渝已难以对付,只能拼尽全力,赢得一线生机!他将毕生功力倾注于镜雨之中攻向秦渝!

    一瞬间,光明与黑暗激烈地交织着,最后只见两道白光在关无心的身旁闪过!“嗯——”一声闷叫,关无心的嘴角流出了血!筋疲力尽的关无心半蹲在地,震惊万分地看着已成两半的镜雨神剑。没想到,就连神剑也无法阻挡秦渝的滔天恨意。关无心平日虽为人狠毒,所学邪法众多,却终究是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法力不精。再加上失去了神剑,他宛如失去了双臂。在秦渝的绝对力量面前,他宛如蝼蚁,终是成为了秦渝的腹中之物。秦渝将神剑之力与自己的邪气合二为一,靠着强大的力量,将魑魅吞食殆尽!然而,关无心生前另设的阵法却异常强大,令秦渝无法脱离这片深潭!

    三日后,无心关里的仙门弟子被魑魅吞食殆尽的消息已传遍天下。镜花堂堂主痛失爱子,悲痛欲绝,生了病,在家卧养。幸存的奉欢回去后,便将事情的经过禀报给了师门。然而,师门对镜花堂心存顾忌,并未将真相说出,反倒让奉欢先藏起来,不要让众人知道他还活着。众仙门世家在这几日纷纷聚集,商讨对策。正逢仙人徐海出关,一句“我去吧”便让众人安下了心,不再多言。

    “秦渝,我知道是你。”徐海站在无心关的深潭边,一袭水蓝色的外衣衬得他风度翩翩。然而,秦渝并没有说话,吃了魑魅的他已无人形,两只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面无表情的徐海。“已经不会说话了么?”徐海叹了口气。通关令牌是徐海五年前给他的。那时,徐海下山除魔,偶遇秦渝。只见那时好奇,徐海向路人打听此人,皆道其十分热心,经常帮助同村的人。少年笑容干净,虽从穿着上看,并非是富贵人家,但却气质非凡。砍柴挑水,从不喊苦喊累。徐海被他所触动,道:“世间竟有如此清节之人。”故赠予通关令牌。

    徐海不禁感到可惜,秦渝应是高洁清逸之人,怎会突然坠入魔道?这其中必有蹊跷。“呜——”秦渝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叫,似是痛苦的哀嚎。

    霎时间,所有的真相都映入了徐海的脑海里,秦渝内心的痛苦也与徐海连为了一体,通感便由此而来。可与当事人共享感知,得知过往一切。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