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他她的姓名

章节字数:3008  更新时间:19-03-25 1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觉醒来才三点四十,站在窗边向外看,外面黑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雪簌簌的落下来,随着风,很急很急。楼下路灯的光比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侯更暗了,昏黄的一小片光,让人无端的觉得孤单。

    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晚上,下着雪,风吹的很急。但是那时却又更冷,风像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尖刀,一刀刀的割在她身上,扎在她心口。

    这个世界看起来很美好,让人向往,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并且为了得到留在这个世界的资格,抛弃良知,丢弃人性,毫不保留的展现自己的贪婪、欲望和刻在骨子里的冷酷残忍。但是,她知道,这个世界很脏,很脏。

    肮脏的让人恶心。她知道,很小的时候就知道。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吧,那个骄傲自信的新语文老师对她说:你太早熟了,懂事的让人心疼。你看,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是那样的!老师指着窗外打打闹闹跑过的同学对她说。

    人真是虚伪啊,年轻气盛的老师说着心疼她的懂事早熟,可是,眼里的厌恶却藏也藏不住。

    年轻的老师,刚刚毕业,怀着一腔抱负,想成为一个被人重要赞誉的优秀人师,所以,当她发现自己班级有一个影响气氛的人存在时,她想着改变。

    深入了解,揭开表面那层脆弱的保护层,老师嫌弃了退缩了。

    老师,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给我那一点点温暖,真是可悲啊。像施舍一样,你分了一点你多余的无处安放的热情给我,我却把那当做全部的阳光,当你不想的时候,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收回去,像从未给过一样。

    她也想像那些小孩一样,开心就笑,难过就哭,饿了就喊妈妈,被人欺负了可以坐在爸爸的怀里撒娇告状。

    她有很多绰号,从小到大,很多很多。从开始的疯子,杂种,孽种,到后来的丑八怪,臭虫,棺材脸……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一个人到底可以有多少个绰号,她能做的,就是沉默,不反抗。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席雨安。一开始,在她刚刚对名字有认知的时候,还在上幼儿园。小朋友们间互相交换名字,并说说自己的名字由来。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好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会给她取这个名字。所以,她问爸爸妈妈为什么。

    当时爸爸坐在沙发上抽烟打电话,没理她。妈妈刚洗过脸,对着镜子把润肤水轻轻地拍在脸上,那个味道令她心安,是她最喜欢的。妈妈随意的说:因为你哥哥叫辰雨啊!

    她没理解,大概爸爸妈妈想让他们兄妹的名字有联系,可是为什么妹妹和他们的名字不像呢?就像爸爸和叔叔的名字里都带一个“鸿”字。

    后来,她终于理解了,因为,雨安,安雨,哥哥早产体质弱,他们希望有个人来保护他,替他挡灾闭祸。

    在挡灾闭祸这件事上,她算起到了作用吧!不过这都是自己的想法,父母从没说过她有用,哥哥也不觉得她能对她有什么帮助。

    每逢吹风下雨,脸上的疤都隐隐作痛。

    这个晚上也一样,像小虫子在啃咬。

    她伸手按了按,好像能够缓解这种感觉一样。刚睡起来没带眼镜,窗户上能够模模糊糊的倒映出来她的脸,以及,她脸上的疤。

    疤长在眼尾旁,距离眼睛大概两厘米。

    疤的颜色不深,但是她的皮肤很白,像贫血似得,所以长在脸上就很明显。

    一副黑色的宽边眼镜,可以把这条细细的小拇指长的疤痕盖住。曾经的她,为了掩盖这条疤,连睡觉都不愿意摘掉眼镜。

    从山上滚下来的时候她完全没有知觉,滚啊滚的一直落到马路上。脸被石头划破的时候也没感觉到痛,她当时觉得真好,终于不滚了。血流满脸她也看不见,只觉得湿漉漉粘糊糊的。好像哥哥被吓坏了,指着她一直说:

    好多血,你脸烂了!是你自己掉下去的,和我没有关系。

    无所谓啊,不管她是怎么掉下来的,最后挨骂的一定是她。她只关心,她得脸会不会烂掉。那天是周末,他们好几个人在山上玩,哥哥和一个小孩打闹,脚下打滑拉了她一把,她就无法停止的滚了下去。这就是命吧?哈哈,对,命啊,这是命,这是席雨安你的命。

    滚到马路边上的时候她已经懵了,哥哥妹妹还有那些一起来的小孩都站的远远的,她在地上趴了一会才慢慢爬起来,她很庆幸,真幸运啊,差一点就滚到车轮下面了,然后慢慢的走回去。

    走到门口,她一边推门一边说:奶奶,奶奶我脸烂了,奶奶怎么办啊,奶奶?

    奶奶当时在哪里来着?奥对,她在房东家打麻将。邻居家的小孩把她叫回来的。

    不需要询问,一定是她贪玩,是她活该!

    你个孽种,你一天就不能省点事?你就知道造作我们,把啥人亏得多了,摊上你这么个泼妇?你咋不蠢死呢?她听到奶奶这样说。

    当然,再骂她之前奶奶一定会先看看哥哥和妹妹有没有事。

    奶奶带她去路口的小诊所包扎的,那个瘸腿医生说没有缝合针,伤口这么深得缝几针吧。奶奶说清洗一下就得了!

    原来脸被划烂比手被铅笔刀割伤疼多了,等到清洗的时候她的痛觉神经终于苏醒了,那块石头像割掉了她半边脸一样,伤口有一种灼烧感。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流进伤口里,更疼。

    不敢说话不敢张嘴,她好几天没吃饭,渴了就用吸管喝点水,饿了掰一小块馒头慢慢含着。晚上睡觉是最大的折磨,躺着脸像要掉了一样,坐着又压迫出血,只能仰头靠在枕头上。

    哥哥说:吵死了,吵的我睡不着!明天还让不让我上课?你滚出去!

    于是她连抽噎都不敢了,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管住了声音管不住眼泪,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流进伤口里,像撒了盐似得。她想,她受伤了,爸爸妈妈一定会回来看她,或者打电话安慰她,可是没有,哪怕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第二天奶奶带她又去换了一次药,医生说等最后一起给钱。可是奶奶不愿意再带她去换药了,甚至还想用蘸了口水的卫生纸盖在她伤口上,她不愿意,当时的她并不知道什么感染或者细菌,她只是直觉脏,不喜欢那个带着味道的纸糊在她脸上。奶奶骂她穷讲究,然后就不愿意管她了,专业的投入到打麻将里去了。像占了多大便宜一样,奶奶嘲笑那个瘸腿医生的天真,以为她会给钱。

    奶奶说,现在这社会,都是钱货两清,当面不收清楚,以后谁还给他!这是她学会的道理,一种毫无道德可言却被现在的人所默认的“定理”。

    第三天她就回去上课了,奶奶说又不是什么大事,伤口长着长着就好了,天天待在家里浪费时间。

    伤口慢慢的没那么疼了,变得发痒,像里面有很多小虫子啃咬一样,用手一挠又冒血。当时的班主任很温柔,她会摸着她的头叮嘱她千万不要挠,会在同学嘲笑她的时候斥责他们,会带她到办公室涂药水,会很温柔的擦拭她的伤口。

    老师上药的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因为老师那时候的表情很慎重,像对待什么特别重要的人。她喜欢在涂药的时候盯着老师看,老师的手好看,眼睛也好看,什么都好看,像她妈妈,可是妈妈没有老师温柔,尤其,是对她。后来,她知道,只是不愿意对她温柔。

    老师给了她一瓶药水,消炎杀菌的,让她每天涂一涂。她捏着那个小瓶子,特别珍惜,好像握着的不是药水,而是什么珍贵的宝石一样。

    伤口发炎了,很严重。奶奶不得不带她去大医院,医生说是没清理好脏东西感染了。奶奶骂骂咧咧的去找那个温柔的老师。

    老师刚毕业不久,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没遇见过这样不讲理的人。老师一句话也辩解不出来,只好憋红了脸,赔偿了500块钱。老师失望了,再也没有理过席雨安,就当班里没有这样一个人。

    丑八怪,害人精的绰号就是那时候传出来的,同学都指责她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都怨她连累老师。甚至经常有同学揭开她脸上的纸,指着那条黑色的歪歪斜斜的疤大喊丑八怪,可是再也没有人去制止了,老师连看都不愿看她。

    她拥有过阳光,很短暂,因为阳光被她染黑,所以施舍者收回了;

    她享受过被人温柔以待,因为对她好很累,所以没人愿意继续。

    就是这样,哥哥比她大三岁,可是哥哥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她得保护哥哥,帮哥哥干活,照顾哥哥,她喜欢的,只要哥哥一句话,她就必须得心甘情愿的让出来。

    

    作者闲话:

    第一次写,想记录一下那个令人心疼的女孩,那段晦暗的人生。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有人看到的话谢谢你的喜欢,如果不喜欢也请不要深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