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烟迷皇城  第12章:十二 中 秋

章节字数:3142  更新时间:08-02-14 15: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奴婢不小心。春菱说。她向上首处跪下,低头道:奴婢死罪。

    良妃面色一变,对文泽娇声道:臣妾本打算请几位姐妹一起为皇上吃酒祈福。却被这奴婢毛手毛脚打碎杯子……。

    唔?文泽眉头陡皱,眼中闪过寒光。

    拖出去杖毙。他冷冷说。

    他声音冷若寒天冰水,令我大惊。忙伸手怀中,趁人不备拿出荷包扔于地上。

    等等。我说。

    起身喝止正拉春菱往外走的宫人们,走至文泽身前跪下。我说道:请皇上恕罪。酒杯是荷烟不慎打碎,与这奴婢无关。又说:适才荷烟与娘娘们为皇上祈福,我因怀中荷包落下,低头用手去接,不想荷包没接住,还失手摔了杯子。荷烟无用,还请皇上明察。

    李福拿荷包呈上。文泽看时,正是装了我与他发丝的那个。

    文泽脸上掠过一丝欣喜。问我说:这个荷包,你时时带在身边么?

    我脸一红,答道:回皇上,是的。这个荷包,柳荷烟从未有过一时离身。

    这时我听见文浩声音响起。

    皇兄,他笑道:中秋之夜,杯(悲)去喜来。原是好兆头。

    杯(悲)去喜来?文泽略略沉呤。终于,他微笑道:皇弟说得不错。罢了。

    暗自长长嘘口气,放下心来。文浩何等聪明——只此一句,竟能救春菱于水火,让她得以再世为人。站起身,紧紧握春菱双手。彼时我心有余悸,胸中象怀揣个小兔般,突突不止。而春菱却远较我平静。月光下,她面色如常——仿佛刚才那幕不是为她,而发生在遥远的别处。

    小萝走过来,悄悄白着脸低声道:小姐,适才良妃娘娘用小手指指甲向酒杯弹过。奴婢与春菱姐姐都看见,好象有粉末状的东西被弹进去。所以她才……

    她想做什么?我低低声问道:想让我柳荷烟死于皇上太后面前么?

    不是。同嫔走过来。

    她冷笑道:她怎会在这种场合下毒?你们看到的极可能是催情散。

    又说:去年,太后生辰那日,大家吃酒说笑正到高兴处,突然有一新得宠嫔妃长身离席,遍地疯跑,满口淫荡言语……太医拿脉,说应是误服催情散之故。虽皇上与太后娘娘并未责罚,但那嫔妃第二日清醒过来,自觉羞愧无比。又气又悔,惶惶不可终于,以至后来终于上吊自尽……据说,她当日便吃过良妃赠的酒。

    有冷汗流下。

    后宫真是敌我不辨,人鬼难分。我想,难道因良妃常与邀月楼女鬼密切交流,竟沾上阴间气息,让自己变得似人实鬼?

    突然想起宫中传说。传说中不是说过,邀请楼月圆鬼吹萧么?今日恰适中秋夜,我突然不可遏制地思念水边小楼及邀月楼主。借口出去透气,再看眼文泽俊脸,转身独自踏月光西行而去……

    独自站于石桥前,月光照不见的黑暗之中。四周静寂无人,迎面香气阵阵。月色如水,将石桥对岸的邀月楼照得更是凄怆冷寒。月光下,香气里,小楼更显灰白,破败不堪,充满诡异。

    今夜楼中会鬼魂出现么?

    对岸突然传来低低箫声。

    如泣如诉,令人悲苦莫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是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虽听不出是何曲目,但我却觉得心中苍凉无比,酸楚横生。转而眼中怔怔落泪……

    我想,如若自己同这个小楼女主一般死去,变成孤魂野鬼飘于宫中,看见文泽时可会肝肠寸断?而我心爱的文泽,又会不会因我离开,有那么一时半刻悲伤?

    神志突然有一片的迷离。幻想自己与楼中女子合二为一,止不住举步踏在小桥之上……

    突然有手自背后将我拦腰抱起,拖离石桥。正想叫喊,又有一只手捂住我嘴。那人一直将我拖至一棵大榕树的阴影之中。惊骇不已,正要加大挣扎的力度,他却松手放开。

    别怕,那人说。

    他在黑暗中小声说:是我。

    我立时放下心来。长嘘口气,问道:浩王爷么?

    他做个手势,轻轻道:先别说话。

    我们静待片刻。突见一白衣女子孤身踏月而来。她虽面上蒙着白纱,但仍一步三回头,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似乎此行很怕被人发现。

    水面有风吹过。风吹起她雪白衣裙翩翩蝶飞,若舞若仙。

    那女子停足在小桥这头,我们藏身的大树不远处。她背向我们,静静地侧耳倾听萧声。在萧声之中长长叹气,缓缓矮身对着小楼跪倒,在身前燃起一堆火焰。她不住火中添加纸钱。又在熊熊火光中抑声低低哭泣。直哭得纸灰成蝶,明月变昏——方才离开。

    我与文浩在大树阴影之中对望。转念间,又相视一笑。均不去谈那神秘女子。

    你刚才想过对岸?文浩问我:那边岂是你该去之处?

    王爷,我笑道:我为何不能过去?

    文浩望着远处,有那么一刻沉思。然后他说:因为对岸是她的,不是你的,不是你柳荷烟的。她没有选择,才过对岸。你有,所以不必。

    我诧笑道:王爷!您在说什么?

    文浩让我一叫,回过神来。他向我微笑道:对岸凶险难测,你不怕么?

    我叹道:刚才也不知怎样,听见箫声,竟情不自禁地想过去。

    文浩含笑看道:你若喜欢,也不一定要去对岸。自己学了不是更好?何必定要去那危险之处?他见我不语,又哄小孩似地说道:你也不必遗憾,今晚我弹的琴是把焦尾琴,名字叫“燕语”。明日派人拿来送你,若弹好了比这个好听。

    心念一动,我并不接他这话,而是故意悄悄问道:王爷,您说对面的箫声,是小楼女鬼在吹么?

    哪有什么女鬼?文浩皱眉道:小丫头尽信人胡说。见我不语,他又笑道:若你见过她,定会有“既生喻,何生亮”之感叹。你面前这片湖水,以前曾是开满荷花的池塘。每年荷花绽放之时,她总会换上一身雪色轻纱,和着悠扬的乐曲,在水上莲间翩翩起舞……似她那样天仙化人的女子,又怎可能变成女鬼?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我好奇心更甚。陪笑道:适才是荷烟说错。只是我听宫中人说小楼里女子死后,每逢中秋月圆之夜,会回来吹奏自己生前喜爱的曲子,因此……

    不错。他说。他长长叹道:她确是于中秋之夜,自缢于桂子树上。

    啊!我喃喃道:可是她,又因何而死?

    文浩突然有些不耐:她死,是因她没有选择。小荷烟,你能否不要有这么强烈的好奇心?

    是的,我本不是好事之人,可这次竟打听太多。但事关文泽,事关他与她曾经的恩爱……我怎能不好奇,不妒嫉?

    文浩见我不语,口气软下来。好罢,好罢。他笑道:告诉你,她错爱他人。而那人,非她归宿。

    我更惊,问道:她竟不爱皇上?

    呵,文浩也一怔,转而展颜道:原来你以为……

    文浩话未说完,突见两黑从对面桥上冲将过来。月光皎洁,照亮他们——蒙面、着黑衣。他突然拉起我的手低声问道:我要暂留你一人于此处,小荷烟怕不怕?

    当然害怕。但不可让他担忧。我摇头,文浩握我的手紧了紧。说话间,那两个蒙面人早跑过石桥,向东一拐,眼见便要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文浩放开我,箭般窜出树荫,轻喝:站住!朝着两人那方,追赶过去。

    那两人身形只稍稍一滞,便不再迟疑,飞身狂奔。我几步跟过去。突然,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一绊,我停下脚步,借着月光,看见一本厚厚的深色书静静地躺在地上。我心念一动,慢慢拾起放入怀中。

    过了好一会,文浩回来。我看他模样,笑道:那两人竟没有让王爷拿住?

    他摇头道:我并不是想拿住他们。只想追上去看看清楚,他到底是不是……说至此处,却又不说完,议送我回听雨轩。

    月光下并肩而行。走了一会儿,文浩突然在夜色里问我:荷烟,你适才看见的那两个人,有无一个身型象当日在浣月山庄中,伤了你的刺客?

    我回想片刻,不大肯定。于是说:那个矮些的,确有些象。只是……天又暗,离得又远,也看不大真切。

    文浩闻言轻轻点头。他一面走一面轻叹道:原来,你真心喜欢我皇兄。我乍听之下,不禁诧异望他。他却不望我,只叹气道:你也不要怪我。我自幼在这宫里长大,原以为宫中只能生存些口不对心之人。

    我闻言也笑:王爷,怎见得荷烟便是例外?

    文浩慢慢地吸入口气,再慢慢吐出。片刻才幽幽叹道:因为,你刚才打听小楼女主的那股醋劲,十里之外也可闻见酸味。

    我脸一红,低了头半日不得言语。

    一只夜鸟大概被脚步声惊吓,冷不丁“哇”一声自黑暗中飞出,从我们面前窜到空中。我正想心思,骤不及防让它一吓,不由自主地轻轻低呼,往文浩身边侧过身去。我感到他只有刹那迟疑,随即拥我入怀。他一只手扶住我肩,另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别怕,他柔声说:有我。

    文浩嘴唇滚烫,贴于我冰凉的额头。我一时错觉,以为这个让我独享的温暖

    胸膛,不是文浩,而是文泽亲切的怀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