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在上,师尊在下

热门小说

正文  二十三.迷离【求枝枝,加更哦~】

章节字数:4170  更新时间:19-04-19 0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清辞早在月凉城的时候,就已经把月凉城被屠一事,和自己为防不相干的人闯入月凉城而设下禁制的事情传讯给了万修宗,并告知他们自己马上回去。

    等到顾清辞带着沈墨君回到万修宗的时候,万修宗已经派出过第一波人去月凉城调查了。调查的结果可谓是不尽人意,现场除了一个刻着“华莲”的令牌看起来还有些调查价值之外,再无其他有用的线索。

    顾清辞记得《逆天》中提到过一个叫做“华莲”的修真小派,巧合的是,华莲派也是离月凉城最近的修真门派。不知道华莲派与这次屠城事件有什么样的关联。

    顾清辞正低头思索的时候,系统突然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系统自动结算积分中:宿主成功获取阳盘,获得积分×3,总积分共计16分』

    『系统自动发布任务中:请宿主前去调查月凉城被屠一事,任务完成之后,系统将自动奖励积分×5』

    顾清辞本就有意去调查月凉城被屠一事,如今系统还布置下了任务,那他就更加不得不去一趟了。

    于是顾清辞主动找到了孟昶,向他说明了自己想去调查月凉城被屠一事的想法,孟昶本就忙的焦头烂额,无暇顾及此事,见有人主动请缨,便爽快的同意了。

    孟昶正忙于鸿煊宴的筹备。

    如果要给宴会排个名次的话,那么从很多方面来说,鸿煊宴都可以排到第一位。论参与的广度,各个稍有头脸的修真派都会派代表来参加;论宴会的豪华程度,鸿煊宴由整个修真派腰包最鼓的万修宗定疆峰来承办,那手笔可谓只大不小;论宴会的重要性,鸿煊宴说白了就是各个修真派的联谊交流会,自然是重要的很。

    人间界与修真界虽然是利益互助的关系,但两方的地位却不对等。人间界必须要依靠修真界的庇护,而修真界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会对其施以援手,但却没有非要帮忙一说。除非出现了特别大的变故,例如只有人间界人气蓬勃修真界才会灵气充足,但若人间界人气凋零至影响到修真界的灵气了,整个修真界才会重视起来。

    所以在孟昶眼中看来,虽然月凉城被屠一事需要调查,但其重要性远在鸿煊宴之下,也就顾清辞这个在法制社会中生活过许多年的人,才会无法对其坐视不理。

    与孟昶作别后,顾清辞便带着沈墨君朝华莲派赶去。路上,顾清辞在沈墨君面前把目前为止月凉城所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给梳理了一遍,并问了沈墨君的看法。沈墨君沉思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迄今为止,我们所知道的线索比较的有限。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是一人所为还是多人所为,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们不单单以屠杀为目的,而是想要收集死者的鬼魂,而且所需数量很大,所以从这点来看,不排除他们今后还有有动作的可能。”

    “还有就是师尊提到的这个令牌。虽然不知是有人故意把这个令牌丢在里面的,还是真的是华莲派的人遗失在里面的,华莲派都与此事脱不了干系。因此,去华莲派走一趟还是很必要的。”

    沈墨君想了很多,但最终只挑选了两个他认为最关键最确定的点说了出来。

    顾清辞差不多也是这样想的,因此他点了点头。

    沈墨君已经过了辟谷期,所以这次的行程跟上次相比要快了许多。等两人终于到了华莲派派门前,沈墨君上前一步,扣响了华莲派的大门。

    很快便有华莲派的弟子打开了大门。那华莲派的弟子认出了沈墨君的衣服是凌羽峰的校服,便态度十分恭敬的询问沈墨君所来为何事。

    还没等沈墨君回答,顾清辞便先一步亮明了身份:

    “在下是万修宗凌羽峰峰主顾清辞,今天来贵派是想要询问一些十分重要的事,不知可否把我们师徒二人领到贵派派主面前?”

    那华莲派的弟子见顾清辞身份尊贵却如此谦谦有礼,顿时心生好感,便向顾清辞行了一礼,说道:

    “晚辈失礼了,竟没能及时认出顾峰主来。不过还请顾峰主在此稍等片刻,晚辈现在就去通报派主。”

    “好。”

    顾清辞回道。

    不一会,一个爽朗的男子的声音便从远处传了过来:

    “晚辈不知今天前辈要来,真是有失远迎,罪过失敬。”

    而后,一个年轻干净的面孔才映入了顾清辞的眼帘。

    这华莲派的派主好年轻啊。

    顾清辞在心中感慨道。但实际上,他却猜错了来人的身份。

    那年轻人在顾清辞面前停了下来,行了一礼,面带歉意的说道:

    “我是派主门下的大弟子唐一悠,师尊他已经闭关好长时间没有出来了,所以无法亲自前来接见顾峰主。不过本门派的种种事物如今都是我在打理,如果前辈有事要询问的话,不妨询问晚辈,晚辈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麻烦你了。”

    顾清辞说道。

    “前辈客气了。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前辈现在随我到议事厅可好?”

    “也好。”

    顾清辞说完,便和沈墨君一起,被唐一悠领到了华莲派的议事厅中。

    顾清辞为了方便说话,便挨着唐一悠坐下了,而沈墨君则挑了一个挨着自家师尊的位置坐了下来。唐一悠吩咐手下的人上茶,很快,三盏茶便被端了上来。

    顾清辞见客套也客套完了,便直奔主题,把收在储物戒中的令牌给拿了出来,问道:

    “这个令牌,可是贵派的东西?”

    唐一悠看见了令牌,脸上露出了重要之物失而复得的欣喜表情,郑重的向顾清辞道谢道:

    “正是。这令牌是我的东西。我派人寻了好久都不曾找到,不知道前辈是在哪里发现的?”

    “在月凉城中。”

    顾清辞在说“月凉城”三个字的时候,有意的加重了读音,想看看唐一悠听到这三个字会作何反应。

    但唐一悠面色如常,好像不知道这月凉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般,只是拍头懊恼道:

    “寻了这么多地方,居然把月凉城给漏下了。”

    顾清辞抓住了唐一悠话中的关键之处,问道:

    “你前一段去过月凉城?”

    “是啊。看我这脑子,居然没想到这令牌会掉在了那里。”

    顾清辞见唐一悠的关注点还在他那个令牌上,便直接把话给挑明了:

    “你不知道月凉城整个城的人都被杀完了吗?”

    “啊?”

    唐一悠听见顾清辞这样问,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而后才反应了过来,笑着对顾清辞说道:

    “前辈讲的这个笑话当真把晚辈吓了一跳。”

    “月凉城全城被屠,无一人幸免于难。”

    顾清辞见唐一悠不信,便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唐一悠见顾清辞面色凝重,不似与他开玩笑,这才收敛了笑意,神色慌张着说道:

    “不……不可能!我们走的时候,月凉城的居民还都好好的,不可能,不可能突然间变成这样……”

    而后,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匣子,急于证明似的急切的向顾清辞说道:

    “这个小匣子里面还装着他们为表感谢而送给我的小礼物,你看——”

    唐一悠把匣子打开,顾清辞本想凑过头去看里面装着什么,但还没等他看清匣子里面的东西,就看见唐一悠怪叫了一声后,把手中的匣子给扔了出去。

    一截血肉模糊的断指从里面滚落了出来。

    顾清辞和沈墨君皆是一惊,而唐一悠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了,一下子变得面如死灰、表情扭曲了起来。

    这时候沈墨君突然开口问道:

    “听唐前辈这么说,应该是在月凉城被屠一事发生不久前去过月凉城,只是不知唐前辈当时为何要去月凉城,而那月凉城的居民又为何会出于感谢而送你礼物?”

    沈墨君把顾清辞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于是顾清辞也不再多言,而是静静地看向唐一悠,等待着他的回答。

    唐一悠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来,然后把之前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

    “前不久,我们华莲派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于月凉城居民的求助信。他们说月凉城中有魔族妖物入侵,想要请求我们的支援。”

    “我们华莲派虽小,可也不是贪生怕死,见人不救之辈,于是我便领着全派的可以出动的弟子,前去月凉城绞杀妖物。”

    “那些妖物很多。虽然多,但这些妖物的杀伤力却意外的很弱,我们很快便把妖物一个不留的解决掉了。”

    “我们临走前,月凉城的居民为表感谢,还给我们举办了宴会,还有一个人送给我一个小礼物,我当时十分开心,便把这个礼物放进了匣子当中,贴身收了起来。”

    顾清辞想到从匣子里面滚落出来那一截断指,追问道:

    “你还记得当时那人送了你什么礼物吗?”

    “这……我想不起来了。”唐一悠面带难色的说道,“说起来真奇怪,我现在只记得他们为我们举办过宴会,送给我过礼物,但我却记不起来宴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礼物究竟是什么礼物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那唐前辈可还记得你们去的那天,有没有发生什么让你感觉比较奇怪的事?”

    沈墨君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唐一悠道。

    “奇怪的事?并没有啊。”唐一悠摇了摇头,不过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确有一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却让我十分在意。”

    “什么事?”

    顾清辞问道。

    “我们刚到月凉城的时候,本来极好的天气却突然起了大雾,我们当时十分慌张,以为是那些妖物弄的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但是事情却不如我们想的那样,那大雾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一会便自行消散了,我们当中也没有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大雾而受伤,所以当时我们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唐一悠回答道。

    顾清辞用右手食指轻轻抚摸着面前茶盏的杯缘,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这时候唐一悠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会是在我们走后,又有妖物入侵了吧。”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对于唐一悠的猜测,顾清辞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表示赞同。

    “其他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顾清辞问道。

    “没有了。”

    唐一悠苦苦思索了一会,才说出了这三个字。

    “好。多谢唐兄告知这么多事情。我还要赶回万修宗将此事汇报给师兄,就不在此处多留了。”

    “晚辈可当不起前辈这一声唐兄,前辈直接喊我唐一悠就好。”

    唐一悠可不敢和顾清辞称兄道弟。

    唐一悠亲自把师徒两人送到了派门前,向师徒两人说道:

    “以后如果在这月凉城调查一事上,遇见需要我们华莲派帮忙的地方,前辈只管嘱咐便是,我们一定不会推脱。”

    “清辞在此先替万修宗谢过了。”

    顾清辞向唐一悠行了一礼。

    “前辈哪里的话。没有注意到月凉城被屠本就是我们的失职,前辈还如此的客气,当真让我内心愧疚难安。”

    唐一悠又回了一礼。

    等师徒两人从华莲派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傍晚了。顾清辞想着要不要先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再走,便询问沈墨君道:

    “咱们是立即回凌羽峰还是在这里住上一晚再走?”

    “弟子觉得都可以。”

    沈墨君回答跟没回答一样。本就有选择恐惧症的顾清辞在听到这个答案后内心更加纠结了。然而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声带着痛苦至极腔调的轻哼。

    顾清辞猛的停下了脚步,沈墨君见自家师尊突然停下了脚步,不解的唤了一声:

    “师尊?”

    顾清辞朝沈墨君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沈墨君看懂了这个手势,便不再作声。

    顾清辞朝身边的暗巷看去。沈墨君也顺着顾清辞的目光看了过去,但那暗巷太长,此时天又黑了下来,他什么也没有看清。

    这时候又有一声轻哼从暗巷中传了出来,这次沈墨君也听见了。

    顾清辞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沈墨君见自家师尊走进了暗巷,也跟了过去。

    两人走了不多远,便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浑身是血,深受重伤,神智不清的男人。

    

    作者闲话:

    超级感谢昨天投枝的小仙女鸭,比心心。看见这么多人投枝鼓励,顿时动力满满,感动。ing,爱你们~也希望各位小仙女可以继续投枝鼓励,么么~

    还有就是,本文不恐怖也不是推理系的,一切的推理都是为剧情服务,本质上还是披着修真外套的师徒恋爱小说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