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在上,师尊在下

热门小说

正文  二十四.云歌【求枝枝,加更哦~】

章节字数:4304  更新时间:19-04-19 0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个男人伤的十分严重,要不是顾清辞听见了他的那两声轻哼,估计就直接把他当做死人来看待了。

    但既然人没有死,救还是要救的,顾清辞和沈墨君匆忙把那人送到了附近的医馆之中。

    那医馆中的老者本来正坐在椅子上头一低一低地打着盹,突然间听见“嘭”的一声,医馆的门就被猛力的撞开了,吓的他差点从椅子上滑落下来。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第二波惊吓又过来了。他看见两名身着玄衣的男子把一名浑身是血的人给抬了进来。

    老者见事情紧急,也顾不得怪两人刚才撞门的粗鲁之举了,赶紧起身,对顾清辞说道:

    “快快,把他抬到这个房间里的床上来,然后把他的身子放平。”

    之后老者便不再同师徒二人说话,熟练的开始给那名男子止起血来。过了好久,老者才从那个房间里出来。

    顾清辞见老者出来了,赶忙走了过去,神色焦急的问道:

    “他的情况怎么样?”

    那名老者摇了摇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顾清辞虽与那人不识,不过亲眼目睹一条生命在他眼前消逝,对他的打击还是十分大的。顾清辞的腿软了一下,差点没栽倒,好在沈墨君意识到自家师尊的不对劲,及时上前扶住了他。

    那老者见顾清辞的反应如此剧烈,这才意识到了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道:

    “公子误会我的意思了。那个人没有死,我已经替他止过血,处理过伤口了。不过麻烦的是,那个人身上中了非常厉害的毒,凭老朽的医术,只能开一些方子暂时阻止这种毒素更快的蔓延,却无法替他祛除这种毒。”

    顾清辞听见老者说那个人没有死,这才稳住了心神,从储物戒中摸出了几块上等灵石,对老朽道谢道:

    “那也多谢大夫了。不知道这几块灵石够不够付医药费?”

    那老者只拿走了两块灵石,然后便转身去给顾清辞开方子去了。沈墨君见顾清辞与老者说完了话,这才问自家师尊道:

    “师尊,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顾清辞想了想,对沈墨君说:

    “我们立刻回万修宗。”

    沈墨君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自家师尊想要干什么:

    “师尊是不是打算带着这个人一起回万修宗,然后让顾师叔替他疗伤?”

    “聪明!”

    顾清辞说完,本想用右手食指敲下沈墨君的头,以表示赞许,但突然意识到沈墨君已经高出自己许多了,这才转换了方向,轻轻敲了一下沈墨君的额头。

    那老者的速度很快,就在师徒两人说话间便开好了方子。顾清辞接过了药方,对老者说道:

    “麻烦大夫了,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那老者摸了摸胡子,说了声:

    “好。路上小心。”

    顾清辞为了方便三人乘坐,便有意把天光变得更大了些。顾清辞站在最前面御剑掌控方向,而沈墨君则半跪在剑身上,护着躺在旁边的那人不掉下去。

    顾清辞怕后面的那两人摔下去,便有意放慢了些速度,结果等三人中午回到凌羽峰,顾清辞把天光停到地方上的的时候,沈墨君因为跪的时间太长了,竟一时间站不起来。顾清辞见状也顾不得管还正在昏迷不醒的那人了,立马走到了沈墨君旁边,为防止他因为突然站起来头晕而缓缓将他扶了起来。扶起来沈墨君后,顾清辞才心疼的责问道:

    “怎么这么傻,也不知道偶尔站起来活动一下。”

    “弟子只是害怕再发生什么意外,给师尊添不必要的麻烦。”

    沈墨君安慰顾清辞似的笑了一下。

    唉,这沈墨君的缺点就是太懂事、太听话了,万一以后因为这个被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

    顾清辞在心中担忧道。

    却殊不知他这份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沈墨君的懂事与听话,向来只是对他一人的。

    顾清辞唤来天一将那名不知名的男子送入自己的水云阁中,又吩咐天二去药王峰上请顾烟陌过来。

    顾烟陌来的很快,并且还带来了一名年轻的女子。那女子长的柔柔弱弱的,单看容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春中那一枝上的带雨梨花。如果顾清辞没猜错的话,这人应该就是顾烟陌唯一收下的女弟子——虞云歌。

    顾清辞知道,虞云歌的长相极具有欺骗性,她的真实性格远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柔弱可欺。根据《逆天》的记载,这虞云歌也是沈墨君的后宫之一,虽然性格泼辣,却极受沈墨君的宠爱。从虞云歌因为看不惯沈墨君一个怀孕的后宫而一鞭子把人家的孩子给打掉了,结果沈墨君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可以看出。不过现在的世界线扭曲太大,在这个世界中,虞云歌与沈墨君并没有什么交集,今天顾烟陌把虞云歌给带过来了,这沈墨君才算第一次与虞云歌照上了面。

    “你说你只是去一趟华莲派,结果还带回来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万一那人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怎么办?”

    顾烟陌一来就先责问起了顾清辞来。

    顾清辞自知理亏,但还是忍不住反驳道:

    “那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看着那人死在我面前吧。”

    “唉——”

    顾烟陌认命般的叹了口气,问道:

    “人呢?”

    “在客房里面躺着呢。”

    顾清辞见顾烟陌不再责怪他了,这才偷偷松了口气。虽然被这样责怪,但顾清辞却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开心。因为他知道,顾烟陌并不是真的怪他,反而是在担心他,担心他被牵扯到什么麻烦里去。那名男子被人伤的如此之重,还下了如此狠厉的毒,能让别人费这么大精力除去的人想想身份都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听说你还带人去医馆里看过?”

    顾烟陌问道。

    “对。那大夫还开了方子。”

    顾清辞从衣袖中摸出了药方,递给了顾烟陌。顾烟陌接过了药方,然后便带着虞云歌走入了客房。顾清辞并没有跟过去,而是吩咐沈墨君在这里帮顾烟陌的忙,然后便独自一人前往了定疆峰。

    定疆峰上。

    顾清辞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告诉给了孟昶,孟昶沉吟片刻,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沈师侄说的有道理,这件事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开端,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加强各个地方的防范,然后静观其变。”

    孟昶说完,还补充了一句:

    “还有一个让我特别在意的地方,那就是唐一悠提到的那阵突如其来的大雾。”

    “那个大雾的确来的突然,不知对于这场大雾,师兄知道些什么?”

    顾清辞问道。

    “我知道的不多。”孟昶苦笑了下,“我只是隐隐觉得这场大雾很像是触动某种阵法的前兆。但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顾清辞和孟昶探讨了半天,最终也是无果。顾清辞见没有什么再讨论下去的必要了,便向孟昶告了辞,返回了凌羽峰。

    等顾清辞进去水云阁的客房中时,那个无名氏还没有醒,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了沈墨君一人。

    “你顾师叔去哪里了?”

    顾清辞见顾烟陌不知所踪,奇怪的问道。

    “顾师叔去空冥峰请苏师叔了。”

    沈墨君本来正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看书,见自家师尊过来了,便放下了书,起身回答顾清辞道。回答完,他还给顾清辞搬来了另外一把椅子,在挨着自己椅子的地方放下了。

    “她怎么突然想起来去找苏礼了?”

    顾清辞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内心幸福的感慨道,有个懂事贴心的徒弟就是好。

    “顾师叔说要解这人身上的毒,需要苏师叔帮忙。”

    “苏礼又不精通医术,只是炼得一手丹而已,烟陌找他有什么用?”

    顾清辞感觉有些好笑。

    “顾师叔说,这人身上的毒比较的复杂难解。她顶多解一小部分,要想完全解除这人身上的毒,需要苏师叔的丹药相辅助,而且这种丹药,整个修真界只有苏师叔一人可以炼制的出。”

    沈墨君一开始听顾烟陌说要去找苏礼帮忙,也是十分不解,只是后来问了虞云歌才知道了原因。

    “原来是这样。”顾清辞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了顾烟陌带来的那名女子,“烟陌带来的那个女孩呢?”

    “师尊指的是虞云歌?她去煎药了,已经去了好一会了,估计快回来了。”

    沈墨君回答道。

    顾清辞见沈墨君这么快就把人家女孩的名字给打听到了,心中顿时有些吃味。

    沈墨君感觉出来了自家师尊那突如其来的小脾气,虽然不知为何,但还是走了过去,在顾清辞椅子后面站定,替他揉起肩膀来。

    沈墨君的手法很好,力度拿捏的也十分到位,顾清辞被捏的心情大好,很快便把那一抹连他都不知道因何而起的不快情绪丢在了脑后,甚至开始眯起眼睛舒服的“哼哼”了起来。

    沈墨君感受到那人的身体在自己的手底下慢慢的放松了下来,看着那人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在随着因按摩身体而轻轻晃动的发丝下面若隐若现。

    沈墨君的喉结一动,拼命忍住了想要吻下去的冲动,然后不舍的移开了目光。

    这时候,门突然被轻轻推开了,一名看上去柳腰花态的女子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那女子看见了顾清辞,便向他行了一礼,说道:

    “顾师伯好。云歌把药煎好了,现在让云歌把药给那人喂下吧。”

    虞云歌很有礼貌的说道。

    “好。”

    顾清辞起身,给虞云歌让出了位置。沈墨君则把那两把椅子搬到了旁边,以方便虞云歌喂药。

    虽然那人未醒,但虞云歌还是手法熟练的把药给那人喂下了。喂完药,虞云歌便端着碗走了出去,看上去是要回药房收拾残局去了。

    虞云歌刚走不久,顾烟陌便带着苏礼走了进来。

    苏礼身着一身蓝衣,一进来便走到了床前,仔细探查了那人的身体一番,然后扭头对顾烟陌说道:

    “我炼的那丹的确可以完全清除他身上的毒,不过这丹药需要长期服用才有效。”

    顾烟陌本来想问些什么,但一声痛苦的轻哼打断了她的话。

    那人醒了。

    “水……”

    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顾清辞听到那人想要水,便转过身满上了一杯水,本想走过去喂给他,却被沈墨君拦住了。

    “师尊,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来吧。”

    沈墨君向顾清辞伸出了手。顾清辞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水杯递了过去。沈墨君把水给那人喂下了,又是等了片刻,那人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就在那人睁眼的那刻,苏礼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眼中瞬间划过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但很快又被他一贯的云淡风轻取而代之。

    顾烟陌和顾清辞修为均在苏礼之下,所以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更别提才过辟谷期的沈墨君了。

    那人睁开眼,便意识到了是有人救了自己,便挣扎着想要起身道谢。苏礼连忙扶住了他。

    那人看向苏礼,问道:

    “是你救了我?”

    苏礼摇了摇头,看向了顾清辞,说道:

    “是我师弟救了你。”

    那人顺着苏礼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便看见了一身墨衣,淡如谪仙一般的顾清辞。那人的眼底划过了一丝惊艳的神色,而后才敛住了心神,问道:

    “不知恩公的姓名是什么?”

    “顾清辞。以后喊我清辞便好。”

    “独居棕辞亭,寂寞清风来。清辞兄的名字当真不俗。”

    那人连靠自己坐起来都有些勉强,还不忘恭维顾清辞。

    “你叫什么?怎么会被人伤的如此之重?”

    顾清辞不想继续探讨自己的名字,便岔开了话题。

    “我叫安若……我叫安燃。仇家觊觎我家的财宝,暗偷不成便开始强夺,我这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顾清辞不知他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但他也不好去探究别人的隐私,只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伤的如此之重,现下又刚醒,不如在我这凌羽峰住下几日,等伤好了再走罢?”

    “那麻烦清辞兄了,以后清辞兄如果遇见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我定会鼎力相助。”

    安燃同意了顾清辞的建议。但苏礼却提出了异议:

    “你还有你的徒弟要教导,再照顾一个病人肯定很吃力。我没有收弟子,平常也清闲的很。再加上安燃兄身上毒需要靠我炼的丹才能解,不如直接让安燃兄在我的空冥峰住下吧。”

    顾清辞虽然不知一向嫌麻烦的苏礼怎么突然想要揽下这档子麻烦事了,但想想苏礼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于是便同意了。

    安燃也并无异议。

    见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顾烟陌便向众人作别,随后便带着虞云歌回药王峰去了。安燃也被苏礼扶去了空冥峰,这偌大的水云阁,转眼间又只剩下了师徒两人。

    作者闲话:

    啊,今天的枝枝好少,野鸡作者又要开始咸鱼躺了~

    野鸡作者要继续求枝枝鸭,另外说明一下,天一和天二是顾清辞的仆从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