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在上,师尊在下

热门小说

正文  二十五.离别

章节字数:3705  更新时间:19-04-19 0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燃被苏礼扶进了平时只有他一人居住的明瑟阁。

    整个明瑟阁,除了两人再无旁人,安燃也不再装了,刚才还温和谦雅的模样消失殆尽,他的神情冷了下来,眉宇间尽显久居上位者的凌厉。

    “你知道我是谁?”

    安燃说的是问句,却表达出了陈述句的意思。

    “是啊。”

    苏礼也不打算隐瞒,直接坦诚相告了。

    “那你为什么不仅不揭穿我,还打算救我?”

    安燃不相信他只是出于好心。

    “我想让你帮我救一个人。作为报答,我可以继续帮你隐藏身份,并且替你炼丹解毒。”

    苏礼直接开出了自己的要求和报酬。

    “救人?”安燃仿佛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冷哼了一声,说,“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苏礼的嘴角上依旧噙着他那一贯的云淡风轻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不。只有你,是救他的最佳人选。”

    “哦?此话怎讲?”

    听见苏礼这么说,安燃顿时兴趣大发了起来。苏礼神神秘秘的贴近了他的耳朵。

    “你疯了。”安燃听完苏礼的一番话,只想到这三个字能形容他。

    “不过”,安燃顿了一下,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我喜欢。”

    安燃就这样暂且在空冥峰上住了下来,偶尔还会和苏礼一起到凌羽峰上跟顾清辞一起喝酒聊天。虽然安燃身上的毒主要靠苏礼炼制的丹药来排解,但他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其他伤口需要治疗,顾烟陌平常没有空照顾他,所以就派虞云歌代劳。

    万修宗前前后后又派出了几波人马前去月凉城调查,但还是什么也没有查出。鸿煊宴越来越近了,整个万修宗的人手慢慢的紧张了起来,无奈之下,孟昶只得暂且把调查月凉城被屠一事给搁置下来,不过却向各个修真门派传了讯,请求他们这段时间留意一下居住在本门派附近的普通人的安全,各个门派也纷纷回了讯,表示愿意协助万修宗。

    与此同时,凌羽峰上,顾清辞近段时间也忙了起来。

    万修宗上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凡事已经过辟谷期的内门弟子,需要自行下山历练。历练的地点不限,时间不限,只是要求下山历练的弟子自我感觉有所收获即可。

    这个要求说实话比较的宽泛而且难以量化,特别是“自我感觉有所收获”这一条,更是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逆天》中原身在这个时候已经向沈墨君的后宫之一——虞云歌下手了,因此他当时是派沈墨君去了一个极其危险的蛮荒之地,沈墨君凭着自己的主角光环才勉强没有把性命交代在那里。

    但是现在不同了,顾清辞并不是原身,他可舍不得让自己的儿砸吃苦。不过他也知道,温室里的花朵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修真界并不似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安稳祥和,反而是充满了各种的明争暗斗,若不放手让沈墨君自己出去历练一番,只是自己一味的护着他的话,于他今后的成长,也是极其不利的。正是知道了这一点,顾清辞才能狠下心来,放他一人下山历练。

    虽然顾清辞决定好了放他一人下山历练,但沈墨君下山历练的地点,却是他仔细思量了数日,前前后后比较打听了好多地方才决定好的。这里常有从魔界跑出来的妖物出现,但出现的妖物等级却不是很高,拿来给沈墨君练手正合适。

    顾清辞替沈墨君收拾了好多他认为有用的东西,沈墨君都十分听话的将这些东西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中。顾清辞还给了沈墨君一张即时通讯符,用作以后跨地域聊天使用。

    即时通讯符与传讯符虽都有传递信息的作用,但在具体用法上却有不小的区别。如果把传讯符比做现在的留声机的话,那即时通讯符就相当于现代的电话,持即时通讯符的两人可以听到对方当时发出的声音。

    每个即时通讯符上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图案,一个图案就相当于一个号码,只要一方用注入灵力的指尖在自己的通讯符上,将另一方通讯符上的图案给画出来,另一方通讯符上的图案就会发起光来。这时,只要另一方用注入灵力的指尖触碰那发光的图案,就能听见对方的声音了。

    这即时通讯虽然好用又简单易操作,但价格着实不便宜,因此平时修真界用的最多的还是那传讯符。

    待到沈墨君终于下山那日,顾清辞站在下山口处,把自己这几天反复叮嘱他的事项,又翻来覆去讲了几遍。虽然已经听过很多遍了,但沈墨君却没有显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色,反而是支起耳朵听的很认真。直到顾清辞重复到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才停下了啰嗦,吞吞吐吐的把那句迟来已久的“你现在走吧,路上小心”给说出口。

    沈墨君走上前去,一下子抱住了顾清辞,然后把头埋进顾清辞的颈间,嗅着他身上独有的那股竹木清香,轻轻说了声“嗯”。

    顾清辞一直目送到沈墨君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路的尽头,再也看不见了,这才不舍的把目光给收了回来,伴着自己的影子,慢慢的走回了水云阁。

    凌羽峰上的弟子虽多,但大部分都住在山腰或者山脚,峰顶住的人并不多。现在沈墨君走了,这凌羽峰顶上,现在只剩下顾清辞和天一天二了。但天一天二住的地方离水云阁又有些距离,所以当顾清辞只身一人独处在水云阁中时,竟有些遗世而独立的孤独感。当夕阳西下,微风送凉,原本躁动的白天一下子安静下来时,这种与世隔绝的疏离感就更加强烈了。顾清辞突然想起在原本世界时,自己那一夜一夜无眠的夜晚。

    顾清辞为自己倒了一盏茶,然后坐在了书桌面前,翻开书看了起来。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文字上,但无奈看着看着总是走起神来。顾清辞突然烦躁了起来,翻书的幅度不小心大了一些,结果就失手打翻了茶盏,茶盏中的水一下子洒落了出来,不仅把书打湿了一大片,还把顾清辞的手指给烫伤了。

    顾清辞“嘶”了一声,一下子蜷曲起了手指,他向后看去,想让沈墨君过来收拾残局。

    然而等他回过去才发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原本总是站在自己身后默默照顾自己的那人,已经离开了。

    是啊,他已经走了,而且要离开好一段时间。他终有一天是要离开自己,去过属于他自己的生活的,自己要学会慢慢适应没有他在的日子。

    顾清辞在心中淡淡的想着,然后慢慢展开了因被烫伤而蜷曲起来的手指。顾清辞的手指很白,如凝脂一般,那热茶猛然浇落上面,留下了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窗外的凉风卷起复又散落他的发丝,顾清辞低着头茫然的呆了一会,才想起来把天一天二喊进来收拾桌子。

    天一利索把书桌给收拾干净了,天二看见顾清辞的手指受伤了,就拿来了药膏,本想替顾清辞摸上,却被他躲开了。

    天二不解的望向了顾清辞,顾清辞垂下了眼眸,说了声:

    “我自己来吧,你们可以退下了。”

    天二把药膏递给顾清辞后,便和天一一起离开了。顾清辞把药膏涂在了受伤的地方,那药膏凉凉的,而且见效很快,只是一会,自己的手指便不痛了。但顾清辞的思绪却愈发乱了起来。

    自己居然已经无法忍受除了沈墨君以外的人的触碰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了不让自己的日子无聊,顾清辞平时除了看看书,练练剑,和沈墨君用即时通讯符聊聊天之外,还会去空冥峰上转悠。

    这日,当顾清辞推开明瑟阁的大门的时候,被里面的状况吓了一跳。

    里面的状况很混乱,桌椅板凳散了一地,安燃还被一条鞭子吊了起来。虞云歌站在安燃面前,手里还端着一个装着不明液体的碗,她努力的把碗往安燃嘴前送,后者则死活不从,整个身体在空中来回扑腾着。

    顾清辞看向坐在门边看戏喝酒的苏礼,嫌弃的问道:

    “你这里怎么这么乱?”

    “哈哈哈哈,”苏礼放下了酒壶,大笑了几声,“那就要问问那位小姑奶奶了。”

    苏礼看向了虞云歌。

    “虞云歌这是在干什么?”

    顾清辞看着被五花大绑,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的安燃,问苏礼道:

    “安燃那小子怕吃苦的东西,但用来给他治病疗伤的药都是苦的要死的,所以无论说什么,他都不肯乖乖喝下去。虞云歌见软的不行,就干脆把他绑了起来,逼着他把药喝下去。”

    顾清辞听苏礼说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问道:

    “这能行吗?”

    “当然能行,你看,安燃不是喝下去了吗?”

    苏礼往那边指了指。

    顾清辞顺着苏礼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安燃果真带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把药给喝了下去。

    虞云歌见安燃把药一滴不留的给喝光了,这才把他给放了下来。安燃刚下来,就揉着自己被吊痛的手腕,不满的控诉道:

    “有你这么对待病人的吗?!居然把人吊起来喂药。”

    虞云歌也不甘示弱,冷冷的说道:

    “有你这么做病人的吗?居然连药都不肯喝。”

    顾清辞被虞云歌的伶牙俐齿给逗乐了,笑着向苏礼打趣道:

    “你这里倒是热闹,我可真是羡慕的很。”

    苏礼得了便宜还卖乖,装作很头痛的样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

    “我这里天天吵闹的很,我还羡慕你能一个人在那凌羽峰上逍遥自在。”

    顾清辞回了他一个大白眼。

    虞云歌见已经给安燃喂完了药,便端起碗准备离开。她刚打开门,一只蝴蝶就飘飘忽忽的飞了进来,虞云歌看见这只蝴蝶,居然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然后把碗给狠狠地砸了出去。

    那蝴蝶虽然没被碗砸中,却也受了很大的惊吓,它拍了拍翅膀,又从明瑟阁里面飞了出去。虞云歌见那蝴蝶飞走了,这才如蒙大赦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安燃赶忙走过去把她给扶了起来,一边扶一边还不忘嘲笑虞云歌:

    “想不到你平时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居然会被一只蝴蝶给吓趴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虞云歌用眼神狠狠剜了他一记,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看起来气的不轻。

    苏礼看着还在那里笑个不停的安燃,指指地上那一片狼藉,提醒他道:

    “虞云歌被你气走了,现在我这明瑟阁,可就要靠你一人来收拾了。”

    “啊?”安燃的笑声一下子被苏礼的这句话给噎了回去,“哇,虞云歌居然耍赖,留下我一个人先跑了!!!”

    安燃的脸一下子变得苦大仇深了起来。

    “还不是你把人家给气走的。”

    顾清辞继续补刀。

    安燃被堵的无话可说,这才叹了一口气,认命般的开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东西来。

    作者闲话:

    把以往的小标题改动了一下。

    谢谢今天小仙女们的投枝鸭,爱泥萌~

    菜鸟作者继续求投枝枝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