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在上,师尊在下

热门小说

正文  二十七.烟火之夜

章节字数:5580  更新时间:19-04-19 0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清辞平常在凌羽峰上看看书、品品茶、练练剑,晚上和沈墨君用即时通讯符聊聊天,这日子过得也算是悠然自得。偶尔闲的发慌的时候,顾清辞便会去空冥峰上,和苏礼一起喝着酒看着安燃和虞云歌在那里胡闹。只不过最近顾烟陌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顾清辞去问过几次到底发生什么了,但每次都被顾烟陌用“没事”给堵了回去,顾清辞知道她不想说,便也不再问了。而孟昶则是一直忙于鸿煊宴的准备,顾清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他的身影了。

    两个月过得很快,今天,准备已久的鸿煊宴终于要正式开场了。

    虽然昨天晚上沈墨君向顾清辞保证自己一定会参加鸿煊宴,但却没有说他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顾清辞心里有些忐忑,担心沈墨君不会如期而至。

    虽然鸿煊宴是今天才正式开场,但各个受邀请的修真门派的代表前几天就已经陆陆续续的赶来了。这些代表都被孟昶妥善的安排在万修宗各峰的宴宾房里住下了。

    鸿煊宴大致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白天的各个修真派代表彼此之间的见面、交流,此为主场。还有一个就是晚上在定疆峰上举办的盛大宴席,届时宴会上美酒佳肴、丝竹歌舞、投壶行酒,定是热闹非凡。

    其实在今天鸿煊宴正式开场之前,各个提前赶到的门派代表有的互相之间已经打过照面了,甚至那些来的特别早的,已经把人认过来了一遍。但鸿煊宴的交流会,主场还是在今天白天的定疆峰上。

    今天的定疆峰上,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除了一些特定的地方不许进入外,各大门派的代表可在定疆峰上任意走动,见你相见的人,打听你想知道消息。很多门派的代表,都在这场交流会上不动声色的物色起自家门派往后的联姻对象、攀交对象起来。

    万修宗的各峰峰主都必须要出席,因此虽然不想参加白天的交流会,顾清辞还是出席了。一到交流会上,果然不出他所料,想要同他交谈的人是一波一波的来个不停,把他弄的不胜其烦,只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不过对于顾清辞来说,参加白天的这场交流会也并非只有坏处。除了打听到了好多有用的信息,结识了不少的人之外,他还见到了三个他之前一直相见却没机会见到的人。

    一个是剑意峰峰主柳千秋,另外两个分别是坤山派派主于正和凰山派派主宫瑜。

    虽同为万修宗峰主,可即使是顾清辞已经穿过来这么久了,也从来没有见过柳千秋的面。听说柳千秋平常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呆在他那剑意峰上指导他的弟子,虽然他偶尔还会自行下山历练,但就是从不主动与其他各峰联系。顾清辞怀疑是不是就连孟昶也见不了他几面。今天顾清辞总算是见到活人了,就主动走过去同柳千秋打招呼。柳千秋其人剑眉星目,一身正气,见顾清辞同他打招呼,也不温不热的回了。

    如果说顾清辞想见柳千秋,是因为柳千秋太过于神秘了。那顾清辞想见于正和宫瑜,却是因为这一对实在是太出名了。

    若问起修真界大家八卦的最多的是谁,答案不是那勾栏瓦肆中最出名的戏子,不是那烟花柳巷中最妩媚的歌妓,反而是这两大派的一派之主。

    其实宫瑜原本的名字,不是偏男性化的“瑜”字,而是更偏女性化的“羽”字。要问为什么他原名为“宫羽”,那就要从他们的父母开始说起了。

    坤山派与凰山派的老派主,也就是于正的父亲于毅和宫瑜的父亲宫谨怀,从小便是一同长大的好兄弟,那关系自然是铁的不能再铁,后来他们各自娶妻成家,两方的妻子也彼此结成了好闺蜜、好姐妹。

    于毅的妻子柳若兰先怀孕生下了于正,在于正三岁的时候,宫谨怀的妻子尹絮才怀孕了。就在尹絮怀孕第三个月的时候,一位算命大师替于正测算了下他以后的姻缘,然后告诉于毅说,尹絮肚中的那个孩子,才是于正这一生中唯一的一个命定之人。

    于家听到这个消息,十分欣喜,于是还没等宫家的孩子出世,便向宫家提起了给这两个孩子结娃娃亲的请求。宫家也十分高兴的同意了,尹絮还提前给她那尚未出世的宝宝取名为“宫羽”,而于正更是在宫羽还没有出生之前,便被灌输了各种“你尹叔母肚中里的孩子是你的媳妇儿”“你要好好照顾她保护她”“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思想。小于正还有事没事就跑到宫家找尹絮,小心翼翼的摸着她的肚子,一本正经的对还是胎儿的宫羽说“你快出来吧”“我会保护你的”“我以后一定风风光光的把你娶回家”等等诸如此类的话,把尹絮和宫谨怀逗得不行。

    等到宫羽真的出生了,两家却傻眼了,那本以为是注定的“她”一下子变成了“他”。但即使这样,也不妨碍两家继续交好,只是也没有再提娃娃亲这件事了。

    但当时的小于正并不知道男子和男子之间的婚姻是不被世人所承认的,依旧把小宫羽当成自己未来的小娘子来宠着、保护着,当时的小宫羽也不似现在这般,总是冷冷的板着一张脸,而是萌萌的,像小天使一般可爱,天天跟在于正屁股后面软软糯糯的喊着“相公”“相公”。

    直到两人上了学堂,知了人事,才知道了一切。宫羽不再喊于正“相公”了,而是一板一眼的直呼其名。倒是于正称呼宫羽“娘子”称呼惯了,没能一下子改口。不过每次只要于正把“娘子”二字喊出口,无论是无意还是故意,宫羽都会跳起来把他暴揍一通。

    等两人再大一些,尹絮在宫羽面前不小心把他名字的由来给说秃噜嘴了。宫羽听到自己的名字居然是这么来的,一下子不乐意了起来,天天吵着嚷着要求改名字,宫谨怀被吵的不行,便把“羽”字改成了“瑜”字,“宫羽”成了”宫瑜”。

    再后来,两人长大了,各自继承了自家父亲的派主之位。曾经严肃认真的小于正长成了现在风流成性、大大咧咧的模样,而曾经软萌可爱、笑容灿烂的小宫瑜,却变成了现在冷冷淡淡,不苟言笑的样子。

    但两人的出名,却并不是因为这场乌龙。

    于正自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天天出入于那烟花柳巷之中,而每次只要他去青楼的消息被宫瑜知道了,宫瑜就会用绳子把他给绑回凰山派。

    宫瑜来绑,于正难道就不会逃吗?当然会。于是于正就使出了各种看家本事来躲避宫瑜,只不过有时逃的掉,有时却逃不掉。

    这样的事发生多了,大家纷纷开始就这件事打起赌来。有的人压宫瑜,说他布阵寻人的技术着实了得,肯定能抓的到人;有的人却不以为然,说于正那遁地逃跑的本事才叫一流,宫瑜绝对抓不住人。

    开始只是一小部分人在打赌,后来参与打赌的人越来越多,再后来,各大赌场干脆直接设了一个“于宫局”,专门用来赌宫瑜到底能不能把人给绑回去。

    于正知道了此事后,竟也不恼,反而时不时也参与这“于宫局”的下注,只不过他每次都赌自己能跑的掉,把后来才得知此事的宫瑜气的不轻。

    曾经,出于好奇的顾清辞也参加了这“于宫局”的下注。他当时赌的是宫瑜能抓的到人,结果真的赌对了,还赢了不少灵石,因此他对宫瑜颇有好感。

    在这场交流会上,顾清辞主动同于正和宫瑜打了招呼。真的同本尊说上话了,顾清辞才发现,两人并不完全如传言那般。宫瑜的确是冷冷清清的,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但真的同他说上话了,你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举止谦谦有礼,说话进退有度,跟他待在一起总会有一种很舒服很放松的感觉。在顾清辞的想象中,那于正应该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模样,但见到了本人,才发现他长得十分儒雅,跟他聊起天来,还会惊奇于他那满腹经纶的才学。

    顾清辞熬过了白天那一波一波的问候,笑的脸都开始发僵了,这才盼来了晚上的宴席。

    各个门派的派出的代表都已过了辟谷期,因此举办这宴席并不是为了饱腹,而是为了忙碌了一天后的放松与消遣。

    宴席的座位安排也很有讲究。这宴席是南北向的,孟昶坐在宴席正前方的主位之上,万修宗各峰峰主坐在孟昶的左右附近,其余人的座位则以其所属门派的实力与知名度为评判标准,从东前尊位到西后次位依次排列开来。

    这宴席上的菜品糕点也是精致可口的很,但顾清辞却没有兴趣品尝,他抬眼看面前定疆峰精心安排的歌舞,也是觉得索然无趣的很。

    顾清辞一直在想沈墨君怎么还没来。

    顾清辞的心情,从早上到晚上,仿佛做了过山车一般起起落落个不停。早上的时候,他想着:

    “啊,儿砸终于要回来了!开心开心!但我不能把开心表现的这么明显,我得保持为人师尊的矜持。”

    他还在心中暗暗琢磨着见到沈墨君后要摆出怎样一副高冷的模样。结果一上午过去了,他连沈墨君的人影儿都没见着。

    顾清辞不由得开始焦急了起来。他害怕其实沈墨君已经回来了,只是自己疏忽没看见罢了,还特意抽身回了趟凌羽峰。结果天一天二都说沈墨君没有回来。

    得知沈墨君还没有回来,顾清辞变得有些失落。他越猜沈墨君什么时候回来,就越觉得不开心,到最后,竟是一个人在那里生起闷气来。

    顾清辞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委屈,这沈墨君,居然敢放自己的鸽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顾清辞看向即时通讯符,却忍住了想去联系沈墨君的冲动,意气用事的自己对自己说道:

    “哼!不来就不来!我还真稀罕他了不成!”

    就这样一直等到了宴席快要开场了,顾清辞也没有把沈墨君给盼来。顾清辞不由得开始担心了起来。他担心是不是因为出什么事了,沈墨君才一直没有回来,但当他尝试用即时通讯符联系沈墨君的时候,却始终没有得到沈墨君的回应。

    要放在以往,总是顾清辞刚把沈墨君通讯符上的图案给画出来,那边沈墨君的声音就会立马传过来,可是今天,一直到那即时通讯符自己切断了联系,顾清辞也没有听到沈墨君的声音。

    顾清辞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不停地胡思乱想起来。他越想越觉得心惊,越想越觉得害怕,想到最后,竟是召唤出天光想去沈墨君历练的那个地方查看。好在苏礼发现了自己好友的不对劲,即时阻止了他,顾清辞这才没有一头脑热之下放着晚上的宴席不管,跑去找沈墨君。

    顾清辞意兴阑珊的品着茶,看着眼前的表演。

    刚才苏礼出了一个主意,说把这在场各位的名字写到纸上,放入盒子中,然后进行抽取。被抽到的人要为众人进行一段才艺表演。

    有人唱了歌,有人弹了琴,还有人直接舞了一段剑。而刚刚被抽到的那人,说要模仿两个人。

    顾清辞听到那个人要进行模仿秀,这才提起了一点兴趣,向那人望去。

    那人同自家门派的其他弟子商量了一下,然后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宴席中央。

    众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只见那人像个二大爷一样,翘着二郎腿,坐在了那把椅子上,他周围还围了一群由他门派的其他弟子扮成的“美人”。那人左拥右抱,还痞里痞气的对其他的“美人”说:

    “来来来,都给爷笑一个。”

    这时候,一个手里拿着绳子的男子走了进来。那人一看见那男子,立马把怀中的“美人”给推了出去,还对“她们”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我都说我要走了,你们居然还拦着我!”

    那男子冷哼了一声,甩了甩手里的绳子。那人立马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般,一下子蔫了起来,然后乖乖的走了过去,自己把自己给绑了起来,绑完还用牙把那绳子的一头送到了那男子的手中。然后,那男子便把那人给牵走了。

    演到这里,有谁再不知道他们模仿的是谁那就太孤陋寡闻了。众人哄堂大笑了起来,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于正和宫瑜。看见有人模仿自己,于正觉得挺好玩的,还跟着大家一起笑了起来。但是耐不住宫瑜脸皮薄啊,只见宫瑜的脸色红了又黑,黑了又红,最后竟是“哼”了一声拂袖离开了。于正见宫瑜被气跑了,一下子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追了上去。

    众人还不嫌事大,居然在于正也离开之后开始打起赌来,赌于正什么时候能把宫瑜给哄回来。有人赌立马就能回来,有人赌半个时辰,还有人赌于正哄不回来宫瑜了。

    结果没过一会,宫瑜就回来了,虽然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但还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还在生气。而于正正点头哈腰的跟在宫瑜后面,小声的跟他说着什么,看起来是在安慰他。

    那个赌立马能回来的人赌对了,一下子得了不少的好东西。众人见他猜的这么准,纷纷好奇的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但那人却一脸神秘的敷衍道:

    “不可说,不可说。”

    顾清辞也被这对活宝给逗乐了,但是笑过之后,他觉得更加的寂寞了。

    原本自己身边,也有一个愿意这样哄着自己的人,可是现在那人,却不在自己身边。

    顾清辞开始喝起了闷酒。

    宴席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尾声。孟昶告诉大家,这宴席结束后还有一场烟花大会,感兴趣人的可以去参加。

    顾清辞想着就算是回去了,也只是一个人面对着那空荡荡的水云阁,便打算看完烟花大会再回去。

    那烟花很美,却也消逝的很快。顾清辞一个人站在那里,抬头静静的看着。不一会,夜空就恢复了之前的宁静。

    众人见烟花结束了,纷纷打算离开,顾清辞也抬脚准备回去了。

    终究,还是没能等来他。

    然而,还没等顾清辞转身,那本该寂静下来的夜空,却突然再次被点亮了。

    这是一场更为宏大的烟花秀。

    无数的天花拥着繁星在夜空中一朵一朵的炸裂开来。黄绿交织小雏菊,红中带金流星雨,紫黑奢华彩蝶舞,还有那接连着扭动着升天的金银长蛇……黧色、缃色、藕荷色,各种的颜色璀璨了整片天空;竹木、花草、金蛇舞,各式的图案缭乱了众人的双眼;哨声、啾声、隆隆声,喧闹的声音包裹住了整个天地。

    众人早已停下了回去的脚步,伫立在原地看呆了。顾清辞也看呆了。

    然后,在火光明灭之间,他看见了一人朝他走来。

    顾清辞认出了他。

    那是沈墨君。

    沈墨君淋着漫天的烟雨走了过来,天上烟花忽明忽暗,他的脸在晦明之间看不真切,但顾清辞分明觉得他是在笑的。

    顾清辞积攒了一天的期待、焦急、愤怒、不安、忧伤,在看到沈墨君的这一刻统然归于平静,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心。

    顾清辞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沈墨君在顾清辞面前站定,然后伸手,将顾清辞揽入怀中。

    他贴在顾清辞耳旁,小心翼翼的问道:

    “弟子准备的这场烟花,师尊可还满意?”

    沈墨君的声音很好听,磁性而温柔,又仿佛具有引力一般,让人想要每分每秒都向他靠近。

    顾清辞也伸出了手,反搂住了他,轻轻说了声:

    “嗯。”

    天上的烟花终于彻底结束了,漫天炫目的色彩一点一点的褪去,但顾清辞的心里,却一点一点的明亮了起来。

    顾清辞终于明白了。

    终于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想要把所有好的东西都捧到那人面前,并不是出于对原身凄惨结局的恐惧。

    终于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会因那人撞入怀中而心跳加速,并不是因为生病或者其他的缘故。

    终于明白了自己之所以看见那人同别人亲近会很不开心,并不是出于对那人人缘好的嫉妒。

    终于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会放任那人同自己的亲密接触,并不是因为把他看做自己的儿砸。

    这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

    那就是——

    爱。

    在那个纷乱烟火之夜,沈墨君赠了他一空烟花,却偷了他一颗真心。

    作者闲话:

    啊啊啊,小瓷瓶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了!撒花!

    今天突然收到好多枝枝鸭,开心的转圈圈~看在野鸡作者今天超额完成任务的份上,不如投个枝枝鼓励下?(偷笑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