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在上,师尊在下

热门小说

正文  三十四.第二位穿越者?!

章节字数:4219  更新时间:19-04-26 15: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芷容领着众人在林木中穿行,这时,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凄厉异常的声音,惊起了一片灵鸟。

    那声音十分的古怪,似婴儿在哭泣嘶吼,听起来十分的渗人。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唤出了自己的灵器,慢慢的朝那声音的方向靠过去。

    当众人走过去之后才发现,那声音的来源竟是一只九尾灵狐!那灵狐暴躁又痛苦的的嘶吼着,看见众人的身影,立马龇牙咧嘴了起来,还万分艰难的站了起来,摆出了一副攻击的姿态。

    夏芷容见那灵狐有冲上来进攻的意图,立马准备提剑去取那灵狐的性命,但还未等她出招,顾烟陌却拦住了她:

    “慢着!这只灵狐怀孕了,不能杀!它只是在威慑你让你离开,却并无攻击你的意思。它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即将要生产了。”

    顾清辞朝它的腹部看去,果然发现那处有明显的凸起,于是吩咐众人道:

    “先把灵器收起来。”

    看见众人收起了灵器,又并无伤害自己的意思,那灵狐也放下了攻击的姿态,继续瘫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顾烟陌走了过去,尝试着与那灵狐对话:

    “我懂得一些医理知识,或许可以帮到你。”

    而这时,那灵狐居然开口讲话了:

    “拜托……你,救……救我的孩子。”

    那灵狐十分的痛苦,话也说的断断续续的。

    “我会尽力的。”

    顾烟陌正色道。

    “谢……谢你,啊——”

    那灵狐又哀叫了一声。

    众人看着这一切,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顾清辞紧紧的抿住了自己的嘴唇,动也不动的注视着那灵狐的状况,在心中默默地替它祈祷了起来。

    然而情况却很不乐观,折腾了许久,那灵狐也没能生下小灵狐。

    那灵狐的哀鸣声不断,听的众人心里发慌,夏芷容不住的踱着步,抱怨似的问道:

    “怎么这么慢,还没生下来?”

    在顾烟陌旁边打下手的虞云歌不悦的瞟了她一眼,语气冷漠的说道:

    “你当生孩子是闹着玩吗?你说快就能快?等着。”

    顾烟陌那里的状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她满手是血,额头上也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好在她这次出来在储物戒中存放了不少药品,暂时可以应付眼前的状况。

    众人从上午一直等到了日落黄昏,那灵狐的凄惨的鸣叫声也一点一点小了下来。

    “不行,还是不行,这样下去,你们都会没命的!”

    顾烟陌严肃的对灵狐说道。

    那灵狐已是虚弱至极,但还是撑着一字一句的哀求顾烟陌道:

    “保……啊——保我的孩……子,拜……拜托了……”

    “我会尽力的。”

    顾烟陌向它保证道。

    至到天完全黑了下来,那灵狐才十分艰难的把那小灵狐给生了出来。沈墨君和夏芷容早已经掌上了灯,众人借着灯光,看清了那小灵狐的模样。

    那小灵狐的眼睛还没有睁开,整只狐黏黏糊糊的,显得丑兮兮的。夏芷容好奇的看完后,便一脸嫌弃的移开了视线。

    顾烟陌将那只小灵狐抱到了母灵狐的面前。那母灵狐已经衰弱到无法伸出舌头舔那只小灵狐了,但看见自己的孩子终于出世了,它的目光还是变得柔和了起来。而后,它用一种哀求的目光看向了顾烟陌。

    顾烟陌小心翼翼的抱着那只小灵狐,心下了然的对母灵狐说道:

    “我们绝对会好好照顾它的,你放心。”

    听到了顾烟陌信誓旦旦的保证,那母灵狐的眼神才变得释然了起来,然后它又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孩子。没过多久,那母灵狐的身体便一点一点的凉了下来,最终,那只母灵狐闭上了眼睛。

    顾清辞看着这一切,顿时想起了自己那从未谋面的母亲来,虽说不应该这样想,但顾清辞的心中还是产生了一丝羡慕那小灵狐的情绪来。

    兽尚且愿意为了自己的孩子而牺牲自己,而自己的母亲竟是在自己刚一出生便狠心的抛弃了自己。

    顾清辞有些无助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心里很难过,既是为了那只母灵狐,也是为了自己。这时,沈墨君悄悄握住他那略显冰凉的右手,沈墨君掌心的温度渐渐驱散了他心中的疼痛与不安。

    等顾清辞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眼底的悲伤已经不在了,他语气平静的说道:

    “把它埋了吧。”

    此时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夜间狩猎会场中很不安全,再加上还有一只小灵狐需要照顾,于是众人便寻了一处洞穴,准备等白天再继续赶路。

    过了辟谷期,修士便可以不用进食,也无需睡眠了,但必要的休息也有助于他们体力的恢复,使他们的状态变得更好。这几天需要徒步走过很多的地方,出于更好的赶路的需要,所以众人这几日的晚上都打算休眠。

    进入洞穴后,虞云歌选了一处平地,然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两张一人长的毯子在地上铺下了。顾烟陌抱着小灵狐在其中一张毯子上躺了下来,虞云歌随后也在她旁边躺下了。

    沈墨君也从储物戒中取了两张毯子铺到了地上。顾清辞刚在其中一张毯子上躺了下来,就看见夏芷容抱着她的那张毯子走了过来。

    “沈师弟,我可以睡在你旁边吗?”

    夏芷容眼若秋波,面带羞涩的问道。

    顾清辞的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

    沈墨君只想安安静静地与自家师尊睡在一起,但既然夏芷容这么直白的问了,他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拒绝,于是便对夏芷容说:

    “夏师姐随意选处喜欢的地方睡下吧。长夜漫漫,这夜间的狩猎会场也不甚安全,需要一个人守夜。我皮糙肉厚的,一晚上不睡也没什么,所以这守夜的事,就交给我来吧。”

    听见沈墨君这么说,这夏芷容竟还不死心,又追问道:

    “沈师弟一个人守夜未免太过无聊,不如我陪你吧?”

    顾清辞终于看不下去了,强忍住怒气,语气冷淡的说道:

    “不必了,我陪他守夜,你睡吧。”

    夏芷容还想再说什么,顾清辞直接递过去了一个略显狠厉的眼神,夏芷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张了张口,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最后,她只好悻悻的抱着自己的毯子随意寻了一处躺下了。

    顾烟陌还没有睡着,自然是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她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而后,她才抱着小灵狐闭上了眼睛。

    顾清辞走到洞穴口处坐下了,沈墨君也挨着顾清辞坐了下来。

    秋天的夜晚很安静。清凉、湿润又略带寒气风从森林中穿行而过,树叶因风而舞,发出一阵阵“沙沙”的声响。今晚的月很好,素洁的月光轻轻的洒落下来,使得整片天地变得朦胧了起来。秋夜的天空是四季中最寂寥的,亮星并不多,顾清辞抬头仰望着夜空,想凭着记忆中残存的地理知识寻找那飞马座的位置。

    沈墨君偏过了头,借着月光安静的看着顾清辞的侧颜。

    “师尊,你在看什么呢?”

    沈墨君突然开口问道,然后顺着自家师尊的目光抬头看向了天空。空中疏星点点,别有一番风味。

    “我在找飞马座。”

    顾清辞继续抬头看着天空。

    “飞马座是什么?”

    沈墨君疑惑不解的问道。

    “飞马座是北天星座之一,它长得近乎正方形,因此又被称为秋季四边形。这个大四边形的四条边恰好各代表了一个方向。秋天,北斗七星中的指极星不太容易找到,在这个时候,可以通过飞马座的秋季四边形找北极星。”

    顾清辞耐心的为沈墨君解答道。

    沈墨君懂了,又没有懂。

    “那师尊找到了吗?”

    沈墨君慢慢的将自己的手向顾清辞移了过去。

    “还没有。”

    顾清辞叹了口气,将目光从天空中收了回来,直视着洞穴外的森林。他们所在的这处洞穴比较高,从这里眺望夜空下的森林,也是一种享受。

    “那真可惜。”

    沈墨君把自己的小拇指头搭在了顾清辞的小拇指上,顾清辞的指节动了一下,然后微微抬手,勾住了沈墨君的小拇指头。沈墨君松开了顾清辞勾住的他那个指头,然后翻手紧扣住了顾清辞的四指。

    十指相扣,紧紧纠缠。

    沈墨君俯下身子,情不自禁的轻啄了下顾清辞的嘴角。顾清辞羞愤的扭过了头,责怪沈墨君道:

    “你干什么,里面还有人呢!”

    说罢还想松开被沈墨君紧握着的自己的那只左手。但沈墨君却加大了右手的力度,不让顾清辞的手离开。

    “师尊怕什么,她们都睡着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沈墨君低声轻笑道。

    “那也不行,我还,我还不太习惯。”

    顾清辞的眼神显得有些躲闪。

    “不过话说回来,师尊之所以愿意陪我一起守夜,是因为吃醋了吗?”

    沈墨君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调笑的意味

    “胡说,我哪有!我只不过……只不过……只不过不想让她一个女孩子守夜罢了!”

    顾清辞被戳穿了心思,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手也挣的更加的厉害了。沈墨君怕自己再这样扯下去会弄疼自家师尊,便主动放开了手。

    “那师尊这样说,就不怕我吃醋?”

    沈墨君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想借此让顾清辞好好安慰他一下,顺便再索要个亲亲抱抱什么的。哪知顾清辞不按套路出牌,霸道的来了句:

    “你不许吃醋!”

    “师尊可真不讲理。”

    沈墨君不满的抗议了起来。

    本来清冷的夜,却因为彼此的陪伴变得温暖了起来。但有说有笑的两人却没有注意到藏在暗处的夏芷容,和她那一脸震惊的表情。

    夏芷容一开始的确是被顾清辞给震慑到了,但回过神的她越想越气。顾清辞只是沈墨君的师尊而已,他并无权干涉沈墨君的私人生活,更无权干涉自己同沈墨君交谈。

    但本打算以“顾师叔还是回去歇息吧,守夜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我这种小辈来做吧”为由换回顾清辞的她,却意外撞见了沈墨君吻上顾清辞的那一幕。虽然天很黑,两人又是背对着自己的,但感情细腻的夏芷容还是根据两人的行为举止,推测出了沈墨君的确是吻了顾清辞的,并且接下来两人那超出师徒应有的亲密的亲昵对话,更是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夏芷容的脸慢慢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夏芷容心神恍惚的走了回去,又躺到了自己的毯子上,然后在脑海中将系统呼唤了出来。

    这夏芷容,竟然也是一位穿越者!

    “系统,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

    夏芷容在脑海中不断地大呼着。

    〖我的女王大人,您又有什么吩咐?〗

    系统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它从来没有见过像夏芷容这么难缠的宿主,要知道她是这副德行,打死它它都不会选她。

    “今天我心情不好,你,不许叫我女王大人,叫我姑奶奶。”

    夏芷容命令道。

    〖好的,我的姑奶奶。那姑奶奶现在可以说您的吩咐了吗?〗

    系统立马听话的改口了。以前它都是直接称呼宿主为宿主,但到了夏芷容这里,它却不得不根据她的心情改称呼,否则这位姑奶奶势必会闹它个天翻地覆,把它吵的都想自己给自己关机。

    “你不是说我穿进种马文里面了?怎么看这情况,倒像是穿进基××文里面了?!”

    夏芷容摆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这个系统也不知道呢。或许是因为姑奶奶穿进来了,并且在有意无意中改变了原有的剧情,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蝴蝶效应,这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系统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我呸!蝴蝶效应你个大头鬼!别发生了什么都拿蝴蝶效应那一套来蒙我!我来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了,今天这才算真的见到了男主。平时我不是被那柳千秋逼着练剑,就是下山执行任务,我再怎么干涉剧情,也干涉不到他们头上啊!”

    夏芷容气愤的说道。

    〖可是,可是,系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或许是姑奶奶看错了?〗

    系统小心翼翼的问道。

    “滚滚滚,你才看错呢,你懂个屁。算了算了,问你也没用,跪安吧。”

    夏芷容不耐烦的说道。

    嘤嘤嘤,这个宿主好凶啊,好想换个宿主~

    系统委屈巴巴的不再说话了。

    夏芷容又一个人纠结了一会,但最终还是选择把这个令她烦扰的问题留到明天再去想,然后她便调整了一个让她觉得舒服的姿势,不久后就沉沉的睡去了。

    作者闲话:

    感谢投枝鸭!

    成功更到4000+的沫沫决定求个枝枝、推荐和收藏,嘻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