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 奇怪的牢房

章节字数:3369  更新时间:19-06-16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076奇怪的牢房

    然后他就被两个人举了起来,投入了一个大木桶里,里头水温刚刚好!

    不仅如此,丁田还将他的衣服收了起来,放在一个柳条箱子里,贴上封签,放在了一面墙打成的一个个格子里,只有编号,没有名字。

    这都是丁田早就设计好的东西,牢房里本来的行刑室,被他改装成了收纳之所,反正县里也没给他置办刑具之类的东西,他权当本县县衙特立独行,牢房之中,没有刑讯之所。

    又没人来检查,马大人上任都快半年了,恐怕连牢房的大门朝哪儿边开,都不知道呢。

    王佐僵硬的泡在水里,丁田拿了个刷子,给他洗洗刷刷了半天,其实也就是顺手检验了一番,以防止这人身上藏个什么东西啥的,反正是给收拾了个干净,然后换上半新不旧的囚衣,他倒是摸了摸衣服,点头:“你这里的衣服倒是厚实。”

    “不厚实,大冬天的会冻死人。”丁田将他的头发打散,给了他一个毛巾:“把你的脑袋裹上。”

    王佐照做不误,然后他就被人再次领走,这次他进入了另一间牢房里。

    这牢房里温暖,但是不炙热,桌子上有一大壶水,一个粗瓷的大碗,一盏油灯是挂在牢房外头的,牢房里头没有灯,这是朝廷的规定,牢房里不能有明火。

    顺手摸摸火炕,火炕也热乎的很,炕上铺着新的炕席,新的被褥和枕头,以及一面热乎乎的熏屋子的火墙,从门窗和布局上看,这是一个新的县衙,新的牢房,以及……那个有点可爱的小牢头儿。

    顺手倒了一杯水,是温热的开水,在大冬天的半夜里,有这么一杯水,很不错,他现在手里头既没有银针验毒,也没有可以验毒的活物,这里很干净,没有老鼠什么的,连个蟑螂都没有。

    那是当然的,这屋里自打建成之后,他还是第一个住进来的犯人,这里又被丁田拾掇的干净无比,别说老鼠蟑螂了,就连蚂蚁都没有一窝。

    皆因丁田在四周全都刷了白灰的缘故,这东西不仅美观,还防潮防湿防虫蚁。

    他也算是知道点牢里的规矩,没有给牢头儿好处,就住了这么舒服的牢房,难道……那小牢头知道点什么?

    王佐不仅眯起眼睛,细细的思量……在想事情的时候,他就非常自然的喝了那碗热水,里头没有茶叶,只是一大壶干净的温开水而已。

    喝过了,他才惊觉,自己没验毒,就喝了陌生的水……。

    王佐是第一个遭受到这种待遇的人,但是他不是最后一个。

    第二个就是王友德。

    这位看似瘦瘦弱弱的家伙,身上倒是也挺干净,穿的衣服也好,就是全程都在哭,默默的哭,哀莫大于心死的那种哭,哭的给他洗澡的程达跟柳森这个腻歪啊!

    柳森这毒舌的家伙没忍住:“老子他娘的都没给我儿子洗过澡,这辈子第一次给人洗澡,不说是个美娇娘吧,也的是个风骚娘吧?结果就是你老小子,你还哭?你还有脸哭?老子找谁哭去?”

    程达更简单,他直接就甩了两个字在王友德脸上:“晦气!”

    也不知道王友德以前是干什么的,细皮嫩肉不敢说,但是绝对不是劳动人民的身板子。

    皮肤白皙一些,脚底板都没有糨子,可见是个养尊处优的人,手上也是如此,连个冻疮都没有,只有食指和拇指上有点磨损的痕迹,这是握笔的手啊。

    丁田将人收拾干净,同样的带去了牢房里,就在王佐的隔壁。

    到了这里,王友德反而安静了下来,自己倒水,喝水,甚至还去跑了趟厕所,他发现这里的环境很好,于是,他安心了,裹着头发的毛巾被拿了下来,擦干头发之后,他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暂时忘记了所处的环境,老实的睡着了。

    是三个人里最让人省心的一个了。

    但是等轮到了胡麻子,他就麻烦了。

    “俺是个粗人,不用洗澡,俺困了,要睡觉呢!”胡麻子这个人,不论是打扮还是言谈举止,都是个标准的粗人模样。

    “不行啊,不洗澡,不换衣服,明天就没饭吃。”丁田这么告诉他:“明天早上可是两合面的馒头,配油渣炒咸菜丝,还有一大海碗热乎乎的棒子面粥。”

    胡麻子咽了咽口水:“那……那俺也不洗澡。”

    这就让丁田生气了:“不洗不行!”

    “就不!”胡麻子还想来点硬的,结果程达生气了,一个窝心脚就踹了过去,他长的可比丁田壮实多了,胡麻子在他跟前,也不如他壮,而且当了两年多的皂吏,程达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农家汉子了,去了一趟府城,咬牙花钱请那里的衙役传授点经验,虽然花了不少钱,可也学到了一些真本事。

    现在就用上了,以前没机会用,现在能用上,他可是半点都不客气,将人踹倒之后,柳森上前,将人的下巴一扭,卸了,胳膊一扯,也卸了,就两条腿儿能走路。

    然后俩人扑了上去……丁田看的目瞪口呆:“你俩冷静一点啊!”

    胡麻子乌拉乌拉的,因为下巴掉了没给抬上去,这会儿连说话都说不清楚,口水横流。

    八尺高的汉子,眼珠都红了。

    因为程达跟柳森将他的衣服全都扒了下来……比起王佐跟王友德,他们对付胡麻子的时候,可真的是“如狼似虎”啊!

    一点都不温柔,胡麻子这家伙也不值得大家轻手轻脚,程达一边脱衣服还一边骂骂咧咧:“你个王八羔子,小田儿为了你们这帮子杀千刀的,三更半夜的起来烧炕又烧水的,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当谁都有这福气呢?还不洗澡?老子这次非把你当大肥猪烫熟了不可!”

    “我们大冬天的都没洗过澡,你有热水澡可以洗,还不干?想干啥?”柳森也生气的很,先不说别的,让犯人洗热水澡,估计也就丁田干得出来,要是换了他,衣服扒光,冷水一泼,就完事了!

    衣服拔下来,俩人冒了冷汗了,因为这家伙的衣服内里,竟然放着一把退了弦的小弩,还有他怀里有个尺长的小竹筒,从竹筒里倒出几只弩箭,那箭头都发黑!

    “果然是悍匪!”丁田也冷了脸:“投进桶里吧。”

    俩人毫不客气的将他举了起来,丢进了桶里,压住了,然后往里加热水。

    “念的东四,四度参的,防冷用的……嗷……!”水太热了,烫的胡麻子全身发红了都。

    (俺的东西,是祖传的,防人用的……。)

    “防身用的?用得着在牢里还防身?”丁田换了个刷子,这个刷子刷头硬,方便清洁,一划拉全身的脏泥污垢全都下来了,就是有点疼:“你是防我的么?”

    胡麻子不吭声了,但是眼睛瞪的老大,又通红,他现在光着身子,底气不足啊。

    丁田将他的头发打散,结果从里头掉出来一根小锯条!

    还有俩钢钉,这就让丁田愤怒了:“还敢有私藏?”

    这小锯条可以搓断牢房上的铁链门锁,钢钉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于无形,这家伙还真是个悍匪啊?

    不过,再是悍匪也白费了这些小巧的保命功夫,被人从头洗到脚,干干净净了之后,换上新衣服,他的旧衣服被收了起来,放在了储物柜子里。

    然后他同样脑袋上裹了毛巾,被领进了另一个牢房,这间牢房一进去,胡麻子就傻眼了,不是这里太破烂,而是这里非常的干净,可以说是纤尘不染。

    那当然了,丁田平时就打扫的很干净,如今听说有人入住,更是打扫了一遍,才让他们住进来的,虽然说在丁田的眼里,这里也就普普通通,可以算得上是简陋,但是在别人眼里,这里的待遇也太好了。

    可是胡麻子心里有鬼啊!

    这待遇可不是他能享受的,自己为什么会被人这么优待?

    看了看对面,空空的牢房,门帘子和窗帘子都放了下来,那门帘子和窗帘子都是编织好的,遮风挡雪,这跟他印象里的牢房大有不同,他以为刚才他进去的那间,就不错了,可没想过,还能住上如此温暖的牢房。

    但是他看不到另外两个人了!

    想喊人吧?

    又怕打草惊蛇,不喊……他又人生地不熟,那俩人在哪儿……他也不知道。

    其实,他隔壁就是王佐,王佐隔壁就是王友德,这里王佐的牢房最舒服,两边暖,还不把山。

    胡麻子的牢房把头,把山,虽然是南山,却也是不如中间的舒服保暖,王友德的不把山,但是他隔壁没住人,虽然丁田有烧热炕,但是火墙没烧。

    安顿好了这三个人,丁田抻了个懒腰:“总算是忙活完了。”

    “田儿,好本事啊!”程达竖起大拇指:“到底是有家学的,丁老大在的时候,就是牢里的一把好手。”

    丁田笑了笑:“我只是想让牢房里干净点,你是不知道,有些犯人习惯不好,需要板正。”

    三个人忙活了一阵子,也出了汗,不过丁田还是收拾好了之后,才带着他们俩出了牢房:“这么晚了我就不留你们俩了,明儿上香溢酒楼,我请客!”

    顺手从房檐下摘了两块咸肉,一人一块:“这个先拿回去,都是自家的猪肉,肥着呢。”

    “那我们俩也不推辞了。”说实话,忙了半夜,没点子好处谁乐意?虽然俩人是看在宗族的面子上,可要是丁田就这么理所当然的了,他们俩下次可能就不来了。

    丁田也是想着,有人搭把手,总比他一个人忙不开的强,何况这俩人跟他还有那么点子关系。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分开了,丁田终于回到了他温暖的……单身宿舍,脱了衣服,里衣已经因为出汗,湿哒哒的,赶紧换下来,又打了热水给自己擦了擦身体,洗澡是不指望了,擦一擦还是可以的,收拾妥当后,感觉已经很晚了,启明星都升起来了,就没睡觉,想着给那三个,第一顿饭,吃点什么啊?

    作者闲话:

    父亲节快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