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十七章、暗潮汹涌

章节字数:4479  更新时间:19-04-30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呀!”睡梦中的洛清源梦到自己高空坠落,双腿一蹬,陡然惊醒,直挺挺地坐起来,吓得刚进门的弟子水盆捧不稳,“哐当”坠地。

    “洛师叔,你醒啦。”

    “嗯。”洛清源揉着额角,淡淡应了一声,该死,来这边被吓了太多次,现在都对高空坠落有阴影了,睡个觉都不安生!

    “我是怎么回来的?”先前明明还在大牢里关着呢,难不成是做梦?

    “是慕师弟抱着您回来的。”那弟子一脸“我们大家都懂”的表情,继续道,“当时您已经昏迷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昏迷?”洛清源头脑风暴,眼睛蓦地瞪大,想起来了,先前他们带着白莲花一起逃了出来,打算先把白莲花送走,可半途中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没了意识,醒来就到这里了,照那弟子说,自己竟然晕过去了?洛清源囧,以前熬夜拍戏跑龙套也没这么虚弱,就在大牢蹲了一会就晕了,这么娇弱。

    猛地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洛清源摸摸自己的脸,松了一口气,好在慕歌那小子还是挺细心的,知道提前给她易容。

    “对了,慕歌呢?”

    “在藏书阁抄书。”

    “被罚了?谁罚的?”不应该啊,毕竟团宠!

    “大师兄。”

    “他?”洛清源更加吃惊,其他人也还说得过去,这大师兄对慕歌的宠爱都不用添油加醋就足够说上三天三夜,这次竟然也狠得下心让小师弟受罚?

    “对啊,这次大师兄发了好大的火,原本是让慕师弟去扫长阶的,多亏莫师兄求情才让去抄书。”那弟子唏嘘,也不知道这次大师兄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不知道,洛清源可是能猜到一二,说好的晚间来断崖接人,人没接到就算了,还莫名其妙失踪了,一下子两个人跟蒸发了一样,在大师兄心里,肯定是洛清源拐走了心爱的小师弟,而小师弟竟然心甘情愿跟着走,惹得大师兄十分生气,想给他个教训又舍不得重罚,啧啧啧!

    这边洛清源正脑补一出苦情大戏,那边小弟子戳了戳她:“洛师叔,你要不要去看看慕师弟?”

    “我去看他干嘛?”难不成还帮他抄书,吃饱了撑的。

    “这次慕师弟还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子,整日里就跟着慕师弟,这会儿估计也在藏书阁陪着呢。”再不去心上人都要被抢走了!小弟子痛心疾首,快去守护你的爱情!

    果然,在听到孙若依还待在沐城山的时候,洛清源被准确击中,被子一掀,衣服一套,大剌剌地出了门,直奔藏书阁。

    “师叔,你鞋没有穿!”

    藏书阁里,慕歌在哼哧哼哧抄书,一边抄一边抱怨,说好的只抄七册,这次大师兄竟然给他找了一整套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足足有十五册,还总是那些“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些拗口的内容,抄得头都大了。

    孙若依在一旁默默给他研磨,慕歌赶过许多次,她再三保证不会打扰,慕歌没法,只好让她在一旁待着。

    “慕歌。”洛清源小脚一伸,藏书阁的大门被粗暴踹开,若不是木料结实,怕这一脚下去就得报废。

    “你醒了!”慕歌眼里有了光亮,毛笔被扔在一旁,洛清源原本看他那个样子还挺高兴,想着这小子还算有良心,可再细看时看到了孙若依,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孙姑娘没有去投奔你叔父?”洛清源走近,慕歌才发现她没有穿鞋,白色的袜子走了一路鞋底成了黑袜。

    “京城迢迢,若依孤身一人,实在是有心无力。”

    “无妨,你现在既然来了沐城山,沐城山众多弟子也不会坐视不理,明日我就挑几个门下弟子送你去京城。”

    孙若依脸色苍白,咬着下唇,但看对方笑意盈盈,知道是铁了心的要赶自己走,也不说话,捏着手帕,泫然欲泣。慕歌看不得女孩子哭,堪堪转了话题。

    “你这次昏睡了两天,现在可还有什么不适?”

    “我睡了两天?”洛清源吃惊,原以为只是睡了一觉,没想到已经过去两天了,“我觉得这次…”洛清源刚想继续说些什么,想到白莲花还在一边,于是笑了笑,“孙姑娘,我与慕歌有些话要说,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回避一下?”

    孙若依捏着帕子,点了点头,出去了。

    “你知道什么?”慕歌也觉此次下山遇到的人和事多有蹊跷,此刻就他二人也不打算藏着掖着。

    洛清源并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只是多年的职业病让她总会瞻前顾后许多,生怕担了骂名:“那个孙若依我总觉得有问题,可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你想啊,她叔父在京城,京城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都城,那里都是达官贵人,她叔父能在那里有一席之地肯定不是寻常百姓,可这一路上她都一直缠着我们,丝毫不提要去投奔叔父的事,为什么好好的小姐生活不要,非要跟在我们身边遭嫌弃?”

    “你说的我留心过,只是没有发现什么蹊跷。”慕歌皱着眉头,两人一改嬉笑打闹的态度,认真探讨起来,一个人缠着他们尚且不能说明问题,可两个三个都缠着就能说明什么了。

    洛清源继续道:“还有那个顾临安,他说跟我是青梅竹马,可你不是说摇歌是魔教圣女吗?”相比于顾临安,洛清源宁愿相信慕歌,可这次慕歌却没有及时回答,而是在思索,因为他想起了洛清源迷迷糊糊中脱口而出的荧惑守心,那是魔教圣曲,能扰人心神,摄人魂魄,他知道圣女的魂已经换了别人,可别人不知道,那究竟是谁想让洛清源吹出这曲荧惑守心,为的又是什么?

    “慕歌,慕歌!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慕歌收回思绪,只听洛清源又道:“其实我觉得,那顾临安对摇歌的喜欢或许是真的,只是他不知道摇歌已经成了魔教圣女。慕歌,我问你,摇歌是什么时候加入魔教的?”

    “这我怎么知道。”慕歌白眼一翻,我又不是魔教,怎么知道他们的事。

    洛清源拖着下巴:“我只是觉得你对魔教似乎很了解,连移魂之术都知道。”她只是轻飘飘提了一句,却不知触到了慕歌哪片逆鳞,当即就摔了纸笔,强压怒气,嗓音低沉;“你是说我心术不正?”

    洛清源从未见过他这种样子,那种隐忍连眼睛里都充斥着红血丝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怜惜,语气都温柔了许多:“当然不是,你是正派弟子,怎会心术不正,这年头知道得多也不是坏事。”

    慕歌也知自己失态,悻悻坐下来,洛清源知道他是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此刻小心思暴露,难免有些不自在起来,于是笑着打趣:“你以前骂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腼腆,自从遇到了那个孙姑娘,你人都大方起来了。”

    “我什么时候骂过你?”慕歌不屑,别造谣!

    “嘁,我就问你,你从我这拿给孙若依的钱什么时候还给我?”

    “什么叫我从你这拿的,那分明就是你自己给我的!”

    洛清源心里直冒火,果然,这人要是心情舒畅了,自己肯定会心肌梗塞!

    “你们在吵什么?”门外响起一道声音,洛清源转头望去,果然是大师兄!这该死的白莲花,走的时候竟然不知道把门关上,也不知道大师兄听到了多少。

    “大师兄。”慕歌乖乖坐好,即使得到大师兄的宠爱,骨子里还是很尊敬他的,这让洛清源看得很羡慕,在沐城山好像就没有一个弟子把自己当成师叔,一点都不懂得尊重长辈!

    “你来做什么?”

    看看看,叫一声师叔会少块肉吗?洛清源腓腹,气场不能输,得拿出点师叔的架子,于是挺直了腰板:“我听说慕师侄被罚了,所以来看看他。”

    “你要是不来我还真差点把你给忘了,你跟他一同下山,自然要一同受罚。”

    “我可是你师叔。”洛清源昂着下巴,你没资格罚我!

    “那又如何,师父将门中事务全权交给我打理,不论是谁我都有资格进行赏罚。”

    一句话出,噎得洛清源哑口无言,气焰瞬间灭了下去,撇撇旁边慕歌,他说的是真的?

    慕歌眼神闪躲,认命般地点点头,你就算入了师公门下,若是犯了错大师兄也有资格惩罚,何况你现在还没入门呢,空有个头衔而已。

    洛清源特想仰天大吼,这是什么猎奇的世界,世界观完全崩塌了好嘛,为什么一个门派里掌门首徒会有这么大的权利,竟然连长老都能罚,这样做真的不会被逐出师门吗?

    大师兄用行动告诉她这样做并不会被逐出去,因为第二天藏书阁里又多了一个位子,洛清源面前堆放着厚厚一摞,完全没比慕歌那摞少多少。

    众弟子在心里给大师兄竖了根大拇指,不愧是掌门继承人,这眼力见就是比旁人高出许多,知道处心积虑给洛师叔和慕师弟独处的时间,为了慕师弟的终身大事连名声都不要了,任由洛师叔误会,真是有情有义!

    然而此刻有情有义的大师兄与沐城山全民cp正在藏书阁里大眼瞪小眼,洛清源本就握不好毛笔,写的字歪七扭八,惨不忍睹,而慕歌也不是什么安静的主,之前大师兄不在还可以偷个懒,慢慢抄,现在大师兄就坐在正中,两人一左一右宛若左右护法,皆是一脸苦相,时不时眼神偷偷交流。

    “那个,黎络师侄,你饿不饿,我看这也快晌午了,要不你先去吃个饭?”洛清源低着头,余光上扬,讨好似的打着商量。

    慕歌连连附和:“对啊,师兄,你不吃饭我们还心疼呢。”

    大师兄痛心疾首,瞅了自家小师弟一眼,原本小师弟就顽劣异常,难以管教,现在倒好,又来了一个洛清源,两人一同胡闹,真是物以类聚!

    洛清源还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被大师兄列入了黑名单,依旧讨好似的笑着,眼睛炯炯有神,无一不显示了主人的古灵精怪,黎络看得来火,瞪了一眼:“笑什么笑,快点抄!”

    洛清源收起笑容,心中暗骂,大师兄了不起啊,有种你一天都别吃饭!我看你能看到什么时候!

    “还有你,抄了多少了?”对着慕歌语气不觉都软和了几分,黎络一直觉得慕歌是块好玉,可以精雕细琢更上一层楼,只要加以引导,前途不可限量。

    洛清源直翻白眼,这差别对待!

    “回禀师兄,已经抄了十册了。”

    黎络看二人蔫蔫的没什么精神,终是软了心,叹了口气站起来:“罢,既然你二人都有些疲累,那便休息一会,一同去吃饭吧。”

    开玩笑,谁要和你一块吃饭!两人心有灵犀,异口同声道:“不了,我们稍后再去。”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有默契地转头无视。

    大师兄觉得头更疼了,心中慨叹或许沐城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于是摆摆手,心累到不想再说话,一刻也不想逗留,扶着额头离开了。

    洛清源望着黎络离去的方向,直到确定不会有人再进来,才扔了手中的笔:“累死我了。”随意一趟,四仰八叉。

    慕歌也扔了笔:“其实我才抄了五册。”那么多也不知何时才能抄完。

    “你比我快多了,我才抄了九行。”

    “对了,你睡了两日,今晚可要下点功夫把那曲子给练练。”

    “什么曲子?”洛清源脱口而出,后知后觉地又想了起来,顿时觉得天都塌了,“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师祖教我的清心邪曲,我忘了怎么吹了。”

    慕歌彻底无语,这也能忘?那边洛清源还在急得团团转:“怎么办,我不会吹了,要不要再去找师祖教一遍?师祖会不会再教我?”

    “不会。”慕歌凉凉道,“当时始祖说过只会吹一遍,他不是给了你谱子吗?”

    “可是,我看不懂乐谱啊。”洛清源苦逼,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音乐天赋。

    “你到底会些什么?”

    这个问题可谓是准确击中了洛清源脆弱的玻璃心,因为她仔细想了一下,好像自己确实什么都不会…

    “哎,算了算了,你把谱子给我,回头我教你。”对于她的愚蠢和一无是处,慕歌只能选择认命。

    “你能不能保证教会?如果我学不会会不会被逐出师门?我要被逐出去了怎么办?”一连串的困难紧随其后,洛清源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跟官老爷打好关系,怎么着也不要撕破脸皮,这样即使自己被逐出去好歹还有一点出路。

    “你放心,我肯定把你教会。”慕歌拍胸脯保证。

    洛清源觉得这句话略耳熟,于是打击道:“之前你教我御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慕歌:……“哪那么多废话,你跟不跟我学?”

    “跟!”好歹有点希望,也不能一棍子打死。

    “那行,今晚我来找你。”

    “好,我等你。”

    两人达成了共识,刚刚经过门口的弟子竖起耳朵听到了最后一句近乎盟誓的话语,会心一笑,艾玛,居然要偷偷幽会,我们一点也不羡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