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二十二章、尘埃落定

章节字数:3176  更新时间:19-05-05 1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清源不记得那场混乱是如何结束的,等她将一切都理清之后,人已跪在了掌门殿里,所有长老都怒目圆瞪,包括掌门在内都有些狼狈,脏乱的衣服也未及换下,清风坐在首座,一言不发。

    慕歌包括其他弟子都被拦在了外面,洛清源心里没底,即使逍遥说此事并非她本意,可确实是她将那些毒物招来的,清心曲被人掉了包,可她并不知道是谁,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无力感,慕歌不在,她连个依靠的人都没有。

    “洛清源,把你腰间笛子取下。”千城子难得严肃,因为洛清源毫无内力,即使以笛为刃,他也没有将她与魔教圣女联系在一起,何况在座所有人都不知道魔女的模样,清风和逍遥常年待在断崖,连江湖上冒出个魔女都不知道更遑论其他。

    洛清源不敢反抗,将笛子恭敬递上,千城子传与清风与逍遥先看,二人对此并不感兴趣,皆摆摆手,于是他又传给各位长老。笛子通体翠绿,恍若翡翠雕琢而成,方才灵力涌动,笛子分明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现在又恢复那朴实无奇的模样,众位领导者看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将目光又转回洛清源身上。

    说实话,她一个弱女子,乖乖巧巧跪在下面,低垂着头,长老们多多少少都有些怜惜,语气不由得温和下来:“洛清源,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错?”

    “御笛。”洛清源声音几乎低不可闻,“控毒。”

    “千城子。”逍遥在千城子要说话之前开口打断,毕竟也算自己半个徒弟,“方才在高台上我诊过她的心脉,她心脉奇乱,意识涣散,我也看过她拿出的曲谱,这并不是师父教授的清心曲。”

    清风听到此,接过徒儿递上来的曲谱,只看了第一行就脸色大变,将书页撕得稀烂:“这是魔教失传百年的圣曲荧惑守心。”

    “荧惑守心?”长老们议论纷纷,百年前,魔教退出中原,震惊江湖,在此之前数百年,魔教几乎统治了大半个中原,此番撤走,并未详细道明原因,此后数年中,中原竟真再难见到一个魔教弟子,对此江湖之人猜测不断,有人说是魔教教主魔功走火入魔,也有人说是魔教内乱,教主横死,诸如此种不甚凡几,皆得不到证实,时间一长百姓也都忘了。

    可现在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手上出现了随着魔教撤走就销声匿迹的荧惑守心残曲,不得不让人重视,魔教之人常年居住在南疆,擅长控蛊御毒,在中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如此大规模的控毒之阵了。

    如此一来,倒也可以理解,荧惑守心要求吹奏者心灵至净,跟清心曲很像,既可清心,也可御毒,洛清源在第二场对试中生命受到威胁,自然会生出狠厉,心境变化,引来如此大规模的毒物也不是不能理解。

    洛清源从未想过自己此次危机就这般轻而易举地被逍遥两三句话化解,说到底还是沐城山长老以及掌门心存善念,并非凶恶不讲理之人。

    “洛清源,此次念你并非出自本意且未酿成大错,姑且网开一面,你去藏书阁思过一月,将那《净心论》抄上百遍,这笛子暂且收归门派之中,你可有异议?”

    没有异议没有异议!别说是没收笛子,你就是当着我的面毁了都成!洛清源头摇得拨浪鼓一般,整个人恢复了生机:“多谢掌门以及各位长老,多谢逍遥仙长和清风仙尊。”并非她不想抱大腿,出了这事留着一条命就不错了,谁还敢再攀亲带故的!

    这下轮到清风皱着眉头:“小丫头,为何不唤我师祖?”

    啊?洛清源抬头,脸上挂着两道泪痕,师祖这话的意思,难道还承认自己是逍遥徒弟吗?

    逍遥知道自家师父的脾性,有些无奈地摆摆手:“罢了罢了,今日你也算是过关,这拜师大典算是成了。”

    真的吗?洛清源热泪盈眶,这次是真的感动到热泪盈眶,她没想到,自己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师父和师祖竟然还愿意承认自己,闭门思过一个月又怎么样,笛子被没收了又怎么样,她依旧是掌门的师妹!

    “弟子谢过师父,谢过师祖。”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逍遥从怀里掏出另一枚青玉,两枚青玉融合,这才是完整的青玉珏。

    “行了,退下吧,为师不可能对你贴身指导,大部分修行还得看你自己。”

    洛清源点头,乖乖退下。

    大殿外弟子们都还未散去,慕歌伸长着脖子瞅着里面动静,冷不丁门开,洛清源缓缓走出,脸上已没了进去时的失魂落魄,捏着块玉珏,几乎笑得合不拢嘴。

    慕歌看她这副样子,知道事情已无大碍,松了口气迎上去,洛清源只顾看着玉诀,丝毫没注意到有人挡在了自己面前,“咚”地就撞了上去。

    “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吗?”虽是责备的话语,语气中却含着淡淡的宠溺与无奈。

    洛清源毫不在意,炫耀似的扬了扬手中的宝贝:“慕歌你看,这是师父给我的,他们都没有怪我,也没有打我,我还是师父的徒弟。”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洛清源以后要走上坡路啦!

    慕歌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嗯,你还是我的师叔。”

    洛清源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慕歌已经带着宠溺的小眼神摸她的脑袋很长时间了,老脸有点挂不住,猛地跟慕歌保持了距离,随后瞥到下面乌压压一院子的脑壳,瞬间觉得自己脑壳也有点疼。

    那些弟子都是懵懵懂懂的年纪,加上团宠慕师弟已经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完整重述了一遍,他们心里本就没有的多大的仇恨,见到洛清源安全出来也是放了心,还免费看了一场腻歪大戏,非常值!

    “咳,虽然我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掌门师兄罚我去藏书阁面壁思过一个月,顺带把《净心论》抄一百遍。”抄书是多么亲切的惩罚啊,比缺胳膊断腿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此事我也有错,我与你一起抄。”

    那感情好!“可是师兄发现会不会生气?”虽然有人帮忙减少负担,但自己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再被揪到小辫子会不会不太好?

    “师父只说让你抄一百遍,又没说让你一个人抄,有何不可!”

    洛清源由衷佩服,少侠你真是好口才,总能用歪理将人堵得心服口服,这要去做传销一定很有前途!

    “成,那走吧,早开始早结束。”免费劳动力摆在面前,傻子才不用!

    没了调情戏可看,弟子们一哄而散,等了这么久连饭都没吃一口呢,饿死了!林书凌护着身边孙若依,怕她被不小心的弟子碰倒,贴心极了:“若依,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方才吓坏了,要不要去药庐看看?”

    “不用了,只是站得久了有点头晕而已,不用担心。”

    “那我扶你去休息吧,稍后我把饭菜送到你房里。”

    “也好,麻烦你了。”

    林书凌胸无大志,听到此话乐不可支,连忙摇头:“不麻烦不麻烦,你别嫌弃就好。”

    孙若依娇弱笑了笑,彻底把林书凌最后一丝魂魄给勾走了,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哄人高兴,全然不知自己是典型的备胎一号。

    这边洛清源踏进藏书阁,有些感慨,她来沐城山没多久,最起码一半时间是在藏书阁度过的,再多来几次,搞不好书法都能小有成就!

    慕歌遇到洛清源之后也成了藏书阁的常客,这次掌门指定抄写《净心论》,可藏书阁那么多书,连《净心论》摆在哪他们都不知道,找都要找上一段时间。

    “慕歌,你说师祖给我的清心曲怎么就变成那什么荧惑守心了?”洛清源一边找一边梳理来龙去脉,这最关键的一环怎么也得不到突破。

    “你仔细想想看有没有人接触过那本乐谱。”这也是慕歌最不解的一点,洛清源为人谨慎,乐谱从不离身,实在很难想到有谁有那个机会去掉包。

    “没有啊,除了我跟你,都没人见过这谱子长什么样。”

    慕歌沉默半晌,在书架最底端找到了《净心论》,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就叫洛清源一同去书桌前,开始手动抄写。

    “还有,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一开始我吹的就是荧惑守心,但却没人发现异常,直到我催动了灵力才引来毒虫,难道不用灵力这荧惑守心跟清心曲没什么区别?”

    这点慕歌也注意到了,其他人没发觉异常倒可以理解,竟然连清风都没有发现,要知道这清心曲可是出自清风之手。

    “而且掌门说了,我拿的那本是残曲,其他的我不太懂,但最基本的,什么东西都应该完完整整才能发挥威力吧。”难道魔教那么厉害,靠着残曲也可以召唤毒虫?洛清源囧,果然是个奇葩的世界,魔教的设定太屌了。

    “呀,我想起来了。”慕歌正在思考她说出的话,冷不丁又听她冒出这句话,以为她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细节,仔细倾听,却听洛清源果然道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我们练曲的第一天晚上,我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个人,我还带她去屋里吃了东西,并且她提出想看我的笛子。”

    这么一说慕歌也想起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孙若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