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三十二章、笛音渡灵

章节字数:3851  更新时间:19-05-15 0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整个客栈一片寂静,御剑门弟子背靠背围成一团,面色凝重,洛清源紧靠着慕歌,很想泪洒长空,这都什么事啊,现在回沐城山还来得及吗!

    “看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慕歌抽出剑,将她护在身后,洛清源更加心塞,为什么每次都被牵连,要杀人要报仇好歹瞅准对象好吗,不要带累无辜。

    “慕师弟,此事与我们并没有关系,御剑门的人可以应付,我们先去楼上。”若不是情况不允许,洛清源真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挽枫大师姐,要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觉悟就好了。

    “来不及了。”下一刻洛清源看到门窗大敞,妖风直窜,瞬间被吹成了爆炸头,风中凌乱。“洛清源,快躲屋里去。”慕歌大吼一声,挥剑斩了朝他们而来的妖灵,洛清源浑身僵硬,刚刚飘来飘去的透明物体是什么,一瞬间客栈里鬼哭狼嚎。

    “你还愣着做什么,快上楼啊!”慕歌咬牙切齿,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洛清源总算清醒过来,拔腿就跑,慕歌气得将长剑直接扔了出去:“跑反了!”往门口跑做什么,找死吗!

    “对不起对不起。”洛清源后知后觉,刚刚面前叠了一层又一层的透明物体,没看清楚…

    “慕歌小心你身后!”洛清源折返之时看到慕歌身后几个妖灵张大嘴巴朝他胳膊咬去,慕歌没了剑,一下子挣脱不开,肩膀几乎被咬了个对穿,鲜血飙飞。

    “慕师弟。”一旁江挽枫只能干着急,妖灵数目太多,她无暇顾及,被缠着分不开身,洛清源犹如五雷轰顶,只看到慕歌鲜血淋漓的肩膀,咬了咬牙,也顾不上害怕,操着笛子就冲了上去…

    那妖灵似乎很忌惮她,忙不迭松开了对慕歌的钳制,慕歌脱了力,半晕半醒地被洛清源接在怀中,喘着粗气,他有很多年没有这么痛过了。

    “慕歌,你怎么样?”洛清源担忧不已,语气都是微微的颤抖。

    “没事,死不了。”慕歌倒吸着冷气,真疼!

    “大师兄呢?”这么大的动静大师兄怎么还不下来,那群御剑门的弟子法术也不怎么样,一群人互相扶持才勉勉强强自保,其中叶寒笑一人抵了四五个,不然御剑门怕是要全军覆没!

    “大师兄给小师妹输了太多灵力,力竭晕倒了。”

    ……“那林书凌呢?大师姐,林书凌呢?”再不济也是个战斗力啊。

    “他被蛇咬到,虽没什么大碍,终归失了气力,也晕了。”

    ……“莫洵岚呢!!”一个两个怎么这么不靠谱!

    “洛清源,你别急,听我说。”慕歌勉强坐起身,甩了甩发晕的脑袋,道:“你现在去楼上,然后吹响清心曲,将邪灵都引到一个房间里,我有办法将它们全部消灭。”

    “我不行的。”洛清源发怵,她一定会引来更加不好的东西,而且她根本没把握在一群邪灵手下逃生再顺利把它们引到屋子里。

    “洛清源,相信我,我会保护你。”慕歌的话犹如定心丸,洛清源想着大不了豁出去了,横竖都要死,还不如拼一把,人就是这样,一旦走上绝境,绝地求生的概率反而更大一些。

    “好。”她轻轻松开慕歌,握了握拳头,下定了决心一般站起来,将笛子横在唇边,闭上眼睛,一步一步朝楼上走去。

    那些邪灵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纷纷停止进攻,朝洛清源涌去。洛清源就算不睁眼,也能感到耳边呼呼风声,是妖灵四处乱窜带起的劲风,想到自己身边可能围着上百只邪灵,洛清源脸色发白,吹出的曲子微微有些走调。

    洛清源,不要怕,你做的很好。慕歌望着自己的伤口,咬了咬牙,左手猛地插进去,浸得满手鲜血,巨大的疼痛让他差点晕厥。

    “大师兄,这…”御剑门小弟子望着所有邪灵跟着那个吹笛女孩的脚步,挨个进了房间,乖巧得很,不由吃惊,这是什么功夫,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妖灵全部困住。

    叶寒笑难得起了兴趣,收剑回鞘:“有意思,能将普通的清心曲发挥出这般威力,这女子不一般,至少她拥有的至纯的心灵是我从未见过的。”说着他又将目光移向了慕歌,此时妖灵已经全部进入一间房里,慕歌一个纵身跃上二楼,站在门口,快速说了一句:“洛清源,快出来。”

    洛清源就等他这句话,两三步就跑到了门口,慕歌一把将门关上,左手覆上木门,口中念念有词,洛清源只看到他身上散出纯粹的黑光,整个人的气息阴冷到让人害怕,她忍住想要后退逃跑的冲动站在慕歌身边,就见那木门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将他左手上的鲜血吸得一干二净,奇怪的是,他明明泛着黑光,渡到木门上的却是纯粹的白光,截然相反的两种光流完美融合在一起,缓缓充斥着整个屋子。

    叶寒笑眼中光亮更甚:“这少年也不是一般人,小小年纪竟然能布出渡灵之阵,看来此次沐城山之行也不是一无所获。”

    屋内哭嚎声渐渐减弱,洛清源松了口气,脱力般地半跪在地上,慕歌直到身体再无灵力传出才抽回手掌,跌坐在洛清源旁边。洛清源看他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心中陡然一阵刺痛,勉强移过去将他紧紧抱住:“你知不知道,刚才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们死定了……

    慕歌大脑一片空白,这是第一次,洛清源主动亲近,他想沉浸在这温柔乡里,奈何底下还有一帮引来邪灵的罪魁祸首…

    见危险解除,御剑门一行人纷纷坐着大口喘气,唯独叶寒笑,收了剑朝楼上走来,他腰间金铃依旧响个不停,他以为是这客栈之中邪灵之气还未散尽,吵得很就顺手捏了个诀将铃音封住,一步一步跨上二楼。

    洛清源跟慕歌依旧抱在一起,慕歌第一次舍不得晕倒,强撑着体力,直到一声咳嗽声响起,洛清源如梦初醒,这才放开了慕歌。

    “多谢二位相救,不知二位师承何派?”

    洛清源扶着慕歌起来,没好气道:“沐城山派!”

    叶寒笑一怔,原以为只是个散修小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谁知对方竟然是沐城山的,难怪从方才开始就一直盯着自己一行人。

    “原来是沐城山的师弟师妹。”叶寒笑恭敬抱拳打招呼。

    洛清源对他没有一点好感,想到就是他们一群人引来了邪灵,害得慕歌差点命丧黄泉,害得自己人被牵连下水,无端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语气就更加不好:“我是沐城山掌门的师妹,若真要排起辈分,怕是你要唤我一声师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叶寒笑这个人就觉得虚伪至极,笑里藏刀不怀好意!

    叶寒笑再一怔,皱起眉头,不满洛清源说话的语气,不满他们不屑一顾的态度。“这位师弟伤势颇重,晚辈不便打扰,告辞。”语气依旧恭敬。洛清源冷哼一声,也不理他,扶着慕歌随意进了一间房间,安排他躺下。“你等着,我去给你找大夫。”

    “我没什么大事,你去看看挽枫师姐。”他这么一说洛清源才想起来江挽枫本来就有伤在身,经过此役怕是又要力竭,应了一声下楼,江挽枫果然晕倒在大堂里,旁边御剑门的弟子冷眼相看,没有一个人上前将她扶起,这让洛清源看御剑门愈发不顺眼,一群伪君子,人家好歹也帮了你们,狼心狗肺的东西!

    “江师侄。”洛清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江挽枫架起,扶到楼上,跟慕歌安排在同一间房里,随后将门关上,慕歌见她气冲冲的,有些不解:“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

    “楼下一群伪君子,看江挽枫躺在那里也不去扶。”

    慕歌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当是什么事,这也值得生气?御剑门就是这样的,他们习剑只是为了自己,你看我们帮了他们多大的忙他们有来道谢吗,虽然斩杀妖灵也为自保,但我们毕竟是无辜被牵扯进来的。”

    “所以他们衣服上嵌金线。”生怕旁人不知道他们多有钱似的!

    慕歌愣,这跟衣服镶金有什么关系?“对了,你有没有注意到叶寒笑腰间挂着的金铃?”

    “看到了,叮叮当当响,吵死人。”洛清源愤愤,大男人挂什么金铃铛!

    “你知道他那金铃为什么会一直响吗?”慕歌瞥了眼江挽枫,确认对方还在昏睡才放心说了下半句,“那只金铃是御剑门的镇派宝之一,方圆一里之内能辨出所有的妖邪魔气,铃声一响,周围必然出现魔物或妖物。”

    “那东西靠近我会不会响?”洛清源浑身冰冷,吓的,开玩笑,自己这具身体可是魔教圣女啊,体内肯定留着魔教的血,人家正派弟子才不会管你移魂还是穿越,直接叉起来丢火堆里烧掉!

    “这是最麻烦的,我们应该庆幸有了这些妖灵干扰,叶寒笑并没有发现你魔教弟子的身份,可如果他们住下,我们是瞒不过的,叶寒笑为人谨慎,若是金铃一直在响,他不会不起疑心,到时候身份暴露,大师兄都保不了你。”

    “那怎么办?”洛清源声音颤抖,御剑门一看就是惹不起的主。“我要不要现在跑路?或者晚上趁他们睡着把铃铛偷走?”

    “不行,现在我受了伤没法保护你,你也不可能混进他们房间。”

    “那我不是死路一条?”她招谁惹谁了,就想安安静静过个日子那么难吗?都死过一次了!

    “别担心,我会想办法,你先去买点草药回来,相信我。”

    洛清源抽抽搭搭,还是听话去买药,因为看到慕歌的血就感到心慌,流得太多会死,毕竟没有现代输血设施,也没法配对血型。

    洛清源去买药后,慕歌随手扯了衣衫把伤口包住,忍着眩晕感敲响了孙若依的门。

    刚刚楼下的动静孙若依听得一清二楚,不过她不打算出手,慕歌也没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可现在他别无选择,只有孙若依知道洛清源真实身份,也只有她会出手相帮。

    “那金铃有些麻烦。”孙若依在听完之后有些难住,想要金铃一声不响绝对不可能,那就只能反其道而行让它一直响,可到哪去找那么多的邪灵之力注入铃铛之中,客栈里的邪灵都被渡得一干二净。

    “洛清源身份暴露,凭你我二人之力不可能在御剑门眼皮底下把人带走,没有洛清源,我们这一辈子都没法穿过那片草原。”慕歌咬牙,将涌上喉咙口的血腥尽数吞下,仍是从唇角溢出一丝。孙若依看他已经撑到极限却倔强地不肯晕倒,誓要护着洛清源到底,加之自己确实需要洛清源,只好先应下来。“我想想办法。”

    “他们今晚会住在这,你没有太多的时间。”

    “我知道了。”

    洛清源买完药回来的时候慕歌已经沉沉睡去,她盖好被子之后就去厨房熬药,以前祖父身体不好,都是她熬药给祖父喝,没想到此生她竟然会给除祖父以外的第二个人熬药,竟然会对那么一个小屁孩动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屁孩,给了她安全感,让她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害怕,因为他会站在身后,做自己最有力最安全的后盾。

    “果然是臭小子。”她笑骂了一声,专心熬起药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