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三十四章、师兄师弟

章节字数:3775  更新时间:19-05-17 1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半,洛清源果然听话乖乖待在屋内照顾病号,留大师兄跟三师兄在外面和御剑门的人一同捯饬准备引妖捉妖。

    “林书凌,你能不能设个结界,只能出不能进的那种。”洛清源望着那孤零零一踹就破的木门,着实担心,会不会被妖怪随随便便吹口气就散架了。

    “我试试看吧。”林书凌脸色已经好了很多,手腕上缠了绷带,挪到木门边,双手交叉结了个印,掌心光晕流转,形成一个类似八卦阵的东西,抵在木门之上,隐隐转着蓝光,他呼出一口气,差点站不稳摔倒,洛清源上前扶住,把他扶到椅子上坐好,由衷赞赏道:“辛苦了。”

    “师叔,咱们就一直待在这里?”小师妹半倚着床榻,柔柔问道。在这一群人里面洛清源最喜欢的就是小师妹,懂事,乖巧,最主要的是不会没事找事,而且那声软软糯糯的“师叔”让她非常有成就感,一群人里就只有小师妹是恭恭敬敬把她当师叔看的。

    于是洛师叔面带笑意,声音温柔,甚至给小师妹拉了拉被子,别冻着了。“咱们这里都是受了伤的,在外面怕是会碍事,林书凌设了结界,我们可以安心待在里面。”

    “可是我听说大师兄为了救我也耗费了许多灵力,真的不要紧吗?”小师妹眼含秋波,惹人怜惜,洛清源被准确击中,对这种软绵绵娇娇弱弱的妹纸最没有抵抗力了好吗!她伸出爪子,摸了摸小师妹的脑袋:“没事,你要相信你大师兄。”

    慕歌看得黑了脸,哑着嗓子咳嗽一声,你调戏柠柒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小师妹都不放过!

    洛清源循声望去,看见慕歌捂着嘴咳嗽,顾不上小师妹,几步跑到慕歌面前:“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我说让你好好躺床上你非不听,这个时候了还逞什么能。”慕歌抬眸,看她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担忧,心头一暖,连着方才的醋意都尽数散去,苦着张脸,楚楚可怜:“伤口疼…”

    “我就说吧,你那伤口那么深…来来来让我看看是不是又流血了,你说说你…”说着就去扒慕歌衣服,慕歌乐得被占便宜,也不挣扎,洛清源仔细检查,伤口并无大碍,松了口气,想要给他把衣服穿上才发现已经很久没人讲话了,于是一边穿一边看大家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这一看就跟几双眼睛同时对上,眼里有惊讶,有羡慕,她看着被自己捏住的慕歌的衣领,以及另外一只肉贴着肉搭上慕歌胸膛的手,老脸有点挂不住…

    “看什么?”没看过给人换药的啊!

    “洛师叔,你什么时候跟慕师弟感情这么好了?”林书凌十分不解,明明以前见了面就要掐架,互相看不顺眼来着。

    “要你管!”

    林书凌讨了个没趣,耸了耸肩,很自觉地不再讲话,洛清源给慕歌穿好衣服后也刻意跟他保持了距离,自己是脑子昏头了,居然众目睽睽之下脱他衣服!

    屋内一时间寂静无声,洛清源托着下巴放空思绪,简称发呆,各人在想各人的事情。

    屋外显然没有这么安宁,莫洵岚跟黎络分别守住前门和后门,御剑门众弟子守住所有窗户出口,叶寒笑站在正中间,守住阵眼,身上同时流转青金两种光晕,看得黎络也是吃惊:“他竟然是木火双修。”一般修仙之人体内只有一种属性的灵力,像林书凌是水属性,江挽枫是火属性,莫洵岚是风属性,黎络和慕歌都是木属性。今日见到这叶寒笑竟然同时操控两种不同属性的灵力,难怪修真界都直言他前途不可限量。

    叶寒笑站在正中间,以自身灵力催动摄妖剑阵,此阵威力极大,能引来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邪物,但由于他们功力尚浅,并不敢贸然摆出如此大范围的阵法,只靠着御剑门镇派宝之一的月金铃摄了之前妖物布魇界之时残存的一点妖气放入剑阵之中,凭这一丝妖气引来主人。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客栈外依旧没有一丝动静,众人也不慌乱,没有丝毫不耐,楼上洛清源却没有这么好的耐心,她透过窗缝看外面大街,外面一切如常,不由有些坐不住:“你们说楼下到底在搞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江挽枫闭目养神,动也不动:“洛师叔不用着急。”

    洛清源无话可答,我并不是着急啊,我只是抱着侥幸心理,万一那妖物突然离开或者挂了,咱们就不用躲在这里担惊受怕了啊。

    “来了。”

    什么来了?

    屋外突然狂风大作,洛清源什么都没看到就觉得楼下动静陡然大了起来,捏着拳头祈求大师兄能赢,一定要赢!

    “收阵。”叶寒笑大吼一声,分守各个出口的弟子迅速向中心聚拢,只见叶寒笑面前果然出现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那男子仿佛被定住了身形,无论怎么挣扎都动不了,只能不甘地怒吼,隔着面罩看不清他此刻表情,不用想也能猜到应当是十分狰狞的。却不知那笼在面罩之下的是一张痛苦异常的脸,他答应过柠柒不会再被控制,他不能被控制!阵法中的清邪能力在一点一点吞噬他体内一半的人性,那蛰伏到深处的妖力想要再次掌控他的身体,他一边抵抗不断深入的至纯灵力,一边和灵魂深处企图抢占自己身体的恶魔殊死争斗,脑中一片混沌,迷迷糊糊只剩下一个柠柒……

    勾栏院中,柠柒由于身受重伤,一半时间都是昏昏沉沉,此刻却突然受到心底的悸动,他猛地坐起来,胸前坠着的血玉佩不停颤抖嗡响,这玉佩中有昧青的精血,与他生命相连,此刻陡然红光大盛,柠柒脑中突然冒出不好的念头,昧青一定是出事了。当下也顾不得其他,披着外衣磕磕碰碰循着血玉指引的方向而来。

    客栈中,叶寒笑见这妖物还在殊死抵抗,咬了咬牙灌入了更多灵力,昧青大吼一声,彻底被占据了意识,眼睛通红。黎络见他心神紊乱,吩咐做好准备,开始落剑。上百道剑气一道接一道落下,尽数落入昧青身体,他被这巨大冲击轰得站不稳,闭目一倒跪在了地上,依旧是死死咬牙的坚持,他知道,自己此次必死无疑。

    “昧青。”柠柒推门而进时就是这么一幅场景,昧青闭着眼睛倒在地上,从身体里流出的血染红了地面,那剑气还在不停落下。

    “昧青,昧青,不要不要。”柠柒哭着喊着,依旧没法阻止不断斩落的剑气,剑阵一旦开始,除非有人撤掉灵力,否则必然会将阵内的邪物斩死方休。柠柒脚步只停顿一会,闭着眼睛冲进阵中,原本莫洵岚毫不在意,此刻看到柠柒不顾一切冲了进来,心底有些触动,是怜惜还是不舍,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柠柒抱住了那妖物的身体,剑气一道一道砍在他身上,一瞬间鲜血横流,他不忍心,不舍得。

    “柠柒…”昧青被柠柒抱着,竟然恢复了一丝意识,他流着泪,回抱着这个瘦弱的少年,声音哽咽,“对不起,对不起…”

    柠柒浑身钝痛,却比不上心更痛,他怀里的人,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是最卑贱的半妖血统,他明明是那般软弱爱哭的孩子,却要忍受着被妖邪控制的痛苦,每日吊着信念与自己的另一半灵魂做斗争,他不停给他希望,给他快乐,在这世上,想要除掉妖邪之气哪有那么容易,他一次一次看着弟弟变成妖物,一次一次违背本心伤害无辜,事后恢复清醒只能一遍一遍对他说“对不起”……

    “别怕,哥哥陪你。”柠柒浑身无力,却仍是用力抱紧昧青,眼神渐渐涣散。

    莫洵岚看得心都揪在了一起,脑海中不自觉回忆起与这个少年的第一次相遇,那时他风情万种,连讹带骗诈走了自己全部的银两。第二次在魇界幻境之中,不顾危险替自己挨了一掌,几乎丢了半条命。现在,他身陷剑阵,将要死在剑气之下,自己真的能忍心吗?

    罢了。莫洵岚闭上眼睛,撤走掌心灵力,他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不论是这个少年的笑容,还是之前的救命之恩,他以为自己补偿这么多只是想急着与少年撇清关系,现在才发现他只不过是想有个正当理由与这少年接触。

    由于莫洵岚突然撤走灵力,剑阵无法维持,光芒逐渐淡去,叶寒笑大呼不好,剑阵的反噬之力已经将全部弟子震倒,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柠柒尚有一丝意识,见剑阵已散,忙推搡着昧青赶紧离开,昧青不想走,可又不想留下来连累到他,强撑着一口气掠出了屋外,不见踪迹。柠柒望着人在自己视线中消失,释怀一般,再也无心无力考虑自己处境,晕死过去。

    “莫洵岚,你做什么?”叶寒笑比其他弟子情况好点,此刻也是胸口锐痛,勉强扶着桌子站起,却见莫洵岚已经跌跌撞撞走到了柠柒身边,伸手将他抱起,柠柒来的时候披了件红色外衣,此刻衣衫破烂,碎成数片,露出里面染血的里衣,身上满是被剑气斩出来的伤口,触目惊心。

    他探了探脉搏,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不想多做解释,抱着人就要离开,打算去找大夫,叶寒笑见他要将人带走,怒气上涌,几步就想挡在前面,要个解释,黎络却是快他一步站在莫洵岚身后,替他将人拦住,莫洵岚脚步半顿,只听大师兄道:“快去找大夫,迟了他会没命。”

    “多谢大师兄。”

    “黎络,你这是什么意思?”叶寒笑怒气更甚,他好心好意帮着捉妖,结果倒好,因为莫洵岚的突然撤出,导致所有人被剑阵反噬,伤了根基,眼下这沐城山大师兄竟还帮着人逃走,置他御剑门于何地!

    “他是我师弟的朋友。”黎络淡淡一句。

    “他和妖物不清不楚!”

    “那他也是我师弟的朋友。叶兄,等人无恙之后我们大可以问个清楚,此刻,救人要紧。”

    “哈哈哈,沐城山原来竟是这般偏心的门派。”叶寒笑气到颤抖,怒笑几声。

    黎络不答,体内血气翻涌,本来他就灵力衰竭,此刻硬是提着一口气与叶寒笑对峙。

    “大师兄。”楼上慕歌等人听到下方没了动静,以为事情已经解决,洛清源偷偷开条缝瞥一眼,确认安全之后才让众人出来,谁知道刚下楼就看到这么一幕。

    “师兄,怎么了?”慕歌率先站在黎络旁边,洛清源不明所以也站到黎络这边,她本来就看御剑门的人不顺眼,其余人自然也是站在自家大师兄这一边。

    “哎,莫洵岚呢?”洛清源眼尖,很容易就发觉莫洵岚不在场,还有,谁能告诉她,这剑拔弩张的架势是怎么回事,不是一起捉妖的吗?

    “他带柠柒去找大夫。”

    “柠柒?”怎么又是柠柒,又关他什么事?

    “柠柒与那妖物怕是有什么关系。”黎络言简意赅,碍于叶寒笑在场,也不好把话说得太死,若是叶寒笑更加生气,很可能双方都下不来台。

    “什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