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四十五章、身份暴露

章节字数:3124  更新时间:19-05-28 09: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后面的比试洛清源没心思再看,慕歌虽然没什么大碍,千城子还是给他治了伤才彻底放心。

    “我让你打不过就认输为什么不认,非要被打成这样才开心?”洛清源拧干毛巾,狠狠摁在他脸上,慕歌敢怒不敢言,只能眨巴眼睛表示无辜,下手轻一点,疼。“我看你下次长不长记性。”洛清源看他脸揪成了一团终是不忍放轻力度,一下一下擦着,“还疼不疼了?”

    “不疼了。”慕歌堆起笑容,笑得讨好,洛清源白眼一翻,转身无视。

    “转过身来,让我亲一下。”慕歌戳戳她后背,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亲你妹!洛清源继续不理他,次次轻描淡写带过,他还真以为自己没脾气。

    “过来嘛。”

    “给我躺好!”不要叫得跟青楼里的小倌一样。

    “我想睡觉。”

    “那就给我睡!”洛清源总算转过身,给他掖了掖被角,慕歌低低一笑,伸手用劲就将洛清源拉得压在自己身上,后者刚想开口,温热的唇就覆了上来,大脑再次死机,任由慕歌的唇侵犯口腔,扫过唇齿,引起浑身颤栗。洛清源在慕歌的攻势下缴械投降,闭上眼睛捏紧被褥,慕歌品尝般地扫过口腔每一处才餍足般地放开她,一口咬上泛红的耳垂,声音低沉:“这次就先放过你,不过我要你跟我一起睡。”他故意将“睡”加重几分,洛清源耳根通红,心中骂娘,你才一个十八岁的未成年,不要表现得跟个老司机一样!

    洛清源什么吐槽的话都没来及说出口,慕歌就把被子一掀,盖在两人身上。“我我我,我睡旁边。”压着你睡一觉明早你就报废了好吗!

    “好。”慕歌让她躺在自己旁边,伸手一捞就捂进怀里,倍感满足,比试输了又怎样,他有的,叶寒笑这辈子也得不到!

    “慕歌,你心跳好快。”洛清源埋在他胸前,闷声道。

    “闭嘴,再废话现在就办了你!”

    洛清源心跳加速,欲哭无泪,慕歌一下子从地痞无赖转变成霸道总裁毫无征兆,她还是喜欢温润小奶狗好吗!

    这边两人温情脉脉,那边仙门比试依旧如火如荼。沐城山此届仙门大会也不知是不是犯了太岁,一场比一场更让人愤恨,先是落翎,再是慕歌,两人现在都躺床上养伤,今天这一场是林书凌对上了御剑门郑玄之…

    江挽枫在台下看得紧张,比试台四周布了法阵坠着铃铛,能辨出妖邪魔物,往年江挽枫从未参加过,可这次林书凌来了,她放心不下便也跟着,只要不报名上台几乎不会暴露身份。原以为郑玄之年纪轻轻没什么能耐,谁知他灵力纯厚不亚于林书凌,两人年龄相差近五岁,竟也能打得不分上下。郑玄之心中憋着气,想到大师兄因为沐城山的人而受到责罚便愈加不忿,出手毫无章法,林书凌应对无暇,根本没有机会念咒攻击,光是躲避就已大汗淋漓。

    “怎么回事,那郑玄之好像身法变快了。”青竹皱着眉头,毕竟是自己徒弟上场,做师父的肯定希望弟子能赢。

    “是,好像是他剑上的玉穗,那玉穗中存有一股深厚的灵力。”千城子也皱眉。青竹大怒,几乎捏碎手中茶盏:“这是公然作弊,御剑门竟然卑鄙到这个地步,实在是欺人太甚!”

    “师弟,你冷静一点。仙门大会并未明确言明不得借助灵器,只是数年来从未有人使用,一来不齿,二来胜之不武,看来这次御剑门跟沐城山的梁子是结下了。”千城子叹了口气,看台首座上的万凌子对门下弟子此举并未谴责说明他也是默许的,也对,掌门首座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凌辱,以万凌子的肚量不可能一笑置之。

    林书凌原本看到对方灵力即将耗尽,自己却还有剩余,心中大喜,暗认这一局沐城山赢定了!可下一秒脸色骤变,原本环绕在郑玄之身上的淡红色气体几乎消失殆尽,却陡然间光晕流转,比之巅峰时刻还要充盈,再看看自己手心隐隐跳动的淡蓝色火苗,虽不知对方用了什么手段,但这场比试是他输了。

    眼看郑玄之步步逼近,江挽枫心都拧在了一起,不停祈祷林书凌快些认输,像慕歌那样,输了不要紧,还有再来的机会。林书凌很不甘心,论灵力他在郑玄之之上,无论如何也不会输,可他输了,输在对方不知名的灵器之下。林书凌紧咬牙关,落翎落败,慕歌认输,三天三场败了两场,若他再败沐城山定会成为此届仙门大会的笑柄,他知道师父掌门有多么在乎名声,既然上来了必须战到最后一刻。林书凌闭上眼,调动体内剩余的灵力,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

    郑玄之嘴角狞笑,掌心红光耀眼,四周蹿着火苗,如地狱之神一步步逼近,双方尚有距离,林书凌就已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灼热气息,心脏抽动,想着大不了拼着重伤,反正仙门大会不允许下杀手。

    “林书凌。”极度安静的氛围下江挽枫那一声轻唤格外清脆,林书凌别过脑袋寻找声源,看到站在青竹身边呢喃低语的大师姐,他不懂唇语,所以不知道她此刻在无声呢喃什么,但肯定是为自己加油的话,想起洛清源说过的,跟这个温柔却默默无闻的师姐有了重叠,难道,洛清源说的人是大师姐?

    “对试还分心,活该被打。”郑玄之冷笑一声,出招毫不留情,林书凌收回心绪,手掌交叉快速接了个印将自己护住,他那微弱的灵力面对郑玄之拼尽全力的一掌犹如螳臂当车,结界瞬间被破,快到无人看清发生了什么,他就已狼狈不堪朝台下摔去,江挽枫一个纵身跃起,在半空中将他接住,却不知被谁灵力推了一把,落到了比试台上,一瞬间比试台四周的轻铃发疯似的狂响起来,下方一阵骚动。

    “有妖…”“……”

    江挽枫心中警铃大作,方才她是要落在空地上,不知是谁暗中推了一把,林书凌已经陷入昏迷,她望着下方一群虎视眈眈的人,第一次感到惊慌失措。

    “你是妖。”肯定的语气。相比于其他人,离她最近的郑玄之反而最淡定,他轻飘飘收回自己的手,江挽枫看他这一系列动作,已然猜到了七八分,声音冰冷:“刚刚是你。”

    “是。”郑玄之大方承认,“只想让你们落个话柄,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是妖,这算不算误打误撞。”他亮着一口白牙,笑得灿烂,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绝对会以为他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天真少年,可江挽枫却觉得从头凉到脚,她不知道郑玄之的话是真是假,只知道自己苦心掩藏二十年的身份今日要大白于天下,这修真界,以后再无她一席之地。

    “千掌门,这是怎么回事?”万凌子怒而站起,仙门大会自创办以来,从未有妖物混进,可今日这妖物还是沐城山座下,众门派纷纷站起指责,大有沐城山不给个说法就不罢休的地步,千城子也是今日才知道,看向青竹的目光中是深深的无力。青竹没有理会外界的闲言碎语,死死盯着比试台上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江挽枫心性纯良,不争高低不抢功劳,协助他将门中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如今,御剑门的灵器告诉他,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徒弟竟是个妖物,潜藏在沐城山二十年,二十年!

    “畜生,为师今日亲自清理门户!”青竹一跃上到高台,昔日师徒如今争锋相对,江挽枫只觉自己心在滴血,那声“畜生”碾碎了她最后的期盼。

    “师父…”

    “你别叫我师父,我从不认妖物做徒弟!”青竹抬起手掌,灵力涌动,江挽枫放下林书凌,闭着眼睛,不打算反抗,前者劲气一挥将郑玄之掀了下去,瞪着眼睛,“我清理门户你杵在这作甚?”

    郑玄之无言以对,加之对方是长老,也不好顶撞,恭敬退开,底下一片嘈杂,沐城山众人心中纠结,既担心大师姐,也唏嘘她的身份,想出手相助却又不敢,千城子望着青竹,拳头握紧:“师弟…”

    江挽枫一直闭着眼睛,自然看不到底下为她担心的那一群人,她只感觉到一阵劲风逼向自己胸口,一阵剧痛之后是青竹覆在自己耳边极轻的一句“快走”,她猛地愣住,青竹抬起她的手掌,毫不留情朝自己劈去,退后数步,逼回涌上喉口的鲜血,半跪于地,江挽枫发愣似的望着打了师父的这只手,刚刚师父是让她…走?师父不怪她不恨她吗?

    “噗~”那边青竹还在自残给她逃跑时间,江挽枫看到那一滩血如梦初醒,脚尖一点掠出数尺,瞬间消失在人群中,底下人又炸了。“这是什么意思?”“堂堂沐城山长老竟然打不过一个妖物?”“定是故意的。”“沐城山徇私枉法。”“……”

    青竹可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他自己的徒弟怎容别人处置,有种就亲自来找他要个说法。

    “师弟…”千城子扶住青竹,给他喂了一颗丸药,青竹不甚在意挥挥手,也不管周边目光:“走。”

    “把书凌送回房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