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四十七章、身败名裂

章节字数:4148  更新时间:19-05-30 07: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慕歌,怎么办,咱们现在能不能跑路?”刚回了屋子,洛清源就急得团团转,慕歌眉头紧锁,只能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御剑门估计在门口设了结界,我们是走不出去的。”

    “那怎么办?我逃不掉的。”洛清源心慌至极,但凡有一点办法她也不至于这般失态,可这次的事情明显是死局,逃不了。“我们要不要去找掌门,把真相告诉他,说不定掌门有办法。”

    “你冷静一点…”慕歌拽住她,阻止她往外走,洛清源跟受了惊一样,猛地甩开他的手,第一次朝他发火,歇斯底里:“我怎么冷静!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人要我死!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你知道死亡是什么感觉吗,是整个世界都跟你再没有关系了!慕歌,你让我怎么冷静…”到了后面她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咽起来,她不修仙,没有世人救世为主的胸怀,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奋斗了多年都没混上一套房,她这辈子的心愿只是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有房有车有收入。她上辈子很失败,稀里糊涂死了又稀里糊涂来到这里,每天在刀口上混日子,现在一把钢刀就架在她脖子上,明确告诉你明天就会砍下来,她又不是神仙,怎么冷静!

    “我知道我知道…”慕歌蹲下身,将她蜷成一团的身子抱进怀里,我知道你害怕,我知道死亡是什么感受,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我都知道……

    “慕歌,我害怕,我不是什么魔教圣女,你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洛清源,是最善良的洛清源,我知道,不要怕,我会保护你。”怀里的人是第一次哭得这般无力,他能感受到她的颤抖,明明她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甚至连魔教圣女何种性格都不知道,这样无辜又无力地替她扛下所有罪责。“相信我,会没事的,今晚好好睡一觉,不会有事。”

    “你陪我…”洛清源闷在他怀中不想离开,慕歌将她抱起,轻轻放在床上。“好,我陪你,一直陪你。”

    “慕歌,如果我躲不过,很多年之后你还会不会记得我?”洛清源紧紧搂着他的腰,想起之前网上疯狂转载的“2012世界末日”,里面有个很有趣的问题,说“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晚你最想做什么?”她当时看到下面点赞最多的就是“我一定要早点拿刀子自杀,去天堂抢个好位置”,那只不过是人们闲暇时候的调侃,真到了生死关头,哪还有心思想这个想那个,除了对死亡的恐惧就是对生存的渴望,真没法做到坦然面对…

    “别想那么多,早些睡吧。”慕歌摸摸她的发梢,柔声哄她入睡,洛清源摇摇头:“我睡不着。你说那些午时问斩的犯人临死前最后一晚是不是也像我一样?”

    “别胡说!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人伤害你!”慕歌将她搂进怀里,手指有意无意在她脖颈上轻点着,洛清源原本睡意全无,却很快就陷入了沉睡。慕歌见怀里人安静下来,轻轻摇了摇:“洛清源?”无人应答。他轻手轻脚掀开被子,下床穿衣,蹲在床侧看洛清源熟睡的脸,她睡梦中都下意识皱着眉头,慕歌伸手揉捏了好久都没法将那褶皱抚平,低不可闻叹了口气:“信我。”

    他今日听到万凌子说自己不会亲自动手,又将时间定在了明天,叶寒笑受罚是面壁二十四个时辰,算算也是明日结束禁闭,万凌子此举很明显,就是想让爱徒出口气,洛清源想去找千城子坦白,慕歌却觉得那并不是上策,千城子知道又怎么样,也只是让沐城山更加受制于人罢了。若是叶寒笑真的对洛清源有那种想法,或许找他会是条出路。

    “洛清源,很多年后,你会不会再记得我?”他弹了弹洛清源额头,跟她问了一样的话,他没法回答洛清源,洛清源自然也无法回答他,时间是个好东西,会慢慢抹去一个人所有的记忆,如果可以,他希望洛清源能将他忘了…

    叶寒笑受了藤条抽罚,藤鞭上悬着倒刺,以他的身份虽不至于留下伤疤,忍受的痛苦也很难捱,慕歌敲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吃力地给自己上药,慕歌自然清楚看到他背上横着的伤口,触目惊心。

    “你来做什么?”叶寒笑自认为跟这个沐城山小师弟没有什么交集,真要严格算起来,他俩还算半个仇人,现下无人,因此也不给对方好脸色。

    慕歌异常平静,从怀里掏出一枚精致的瓷瓶:“这是沐城山上好的伤药,今日涂了明日便不会再痛,我看你上药不是很方便,我来帮你吧。”

    “不必,御剑门的伤药不比沐城山的差。”

    慕歌见他如此也不坚持,将药瓶随意放在桌上,也不离开,走近几步坐在一旁:“我与你一直没什么话好说,我来找你是有事相求。”

    “受不起。”叶寒笑继续上药,冷冷拒绝。

    “如果我说,是关于洛清源的呢?”

    上药的手微微一滞,他尽力不让自己表现出异态,却事无俱漏地全部落进歌眼中,叶寒笑背对着他,没有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冷厉,尽量让声音平静:“她怎么了?”

    慕歌松开紧握的手,即使确认对方真的对洛清源存着那种心思也别无选择:“明日万掌门会用灵器检查我沐城山的弟子。”

    “我知道,师父与我说过了。”叶寒笑皱眉,不懂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歌深吸一口气,赌博似的抛出下一句:“洛清源是魔教弟子。”事已至此他除了赌一把没有第二条路,横竖没有比现在更坏的结果。

    叶寒笑此生最痛恶魔教与妖邪,听了此话几乎将手上药瓶捏得粉碎,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说什么?”洛清源吹奏的清心曲能引灵驱邪,没有纯净的灵魂做不到这一步,魔教是什么,他们体内流着最污浊的血,有着最不可饶恕罪孽深重的灵魂,他叶寒笑这辈子第一次放在心上的女人,应该是世界上最纯暇无染的女子,而不是慕歌口中最肮脏下流的魔教!

    “你没有听错,洛清源就是魔教弟子,而且她还是魔教的圣女。”慕歌一字一顿,一锤一锤打在叶寒笑心上,“反正明日一验便知真相为何,那么多门派在场,洛清源身份暴露只有死路一条,你若怜惜…”

    “我为何要怜惜她?”慕歌话还未说完就被叶寒笑冷冷打断,他冷笑一声,“你也真是天真,我叶寒笑是什么人,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我为什么要对她一个魔教弟子格外开恩?还是圣女,正好,灭了干净!”

    “你如何做我不管,我只是把真相告诉你,我答应过会陪着她便不会食言,如果你怜惜她,想留她一命,我可以帮你,这样便再也不会有人和你争抢,余生洛清源心里眼里只会有你这个救命恩人,你可以考虑,我不急。”

    慕歌提出的条件很诱人,诱到连叶寒笑这种心志坚定的人都有一丝动摇,他口口声声说不会管洛清源死活,对于这个唯一一个在自己生命中留下印记的女子,他心里多少有些舍不得,慕歌看他面露纠结,知道他也在挣扎,洛清源说得没错,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你要怎么做?”

    “灵器上面连你估计都没法动手,明日检验之时我会站在洛清源旁边,灵器一响你就指定是我,不要让其他掌门发觉,我不会否认。”

    “你就这般愿意替她领罪受死?”

    慕歌笑笑:“没办法,谁让我就看上她了呢。”

    慕歌回房间之时洛清源还在熟睡,他点了她的睡穴,不然以她的性格今晚怕是不用睡了,余生很长,不好好睡觉怎么行。慕歌脱掉外衣,掀开被子钻进去,熟门熟路把人捞到自己怀里,感受温热柔软的身体,闭上了眼。

    洛清源,你当真会爱上你的救命恩人吗?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是我啊…

    “慕歌,我喜欢你…”睡梦中的洛清源一声呓语,重重敲在慕歌心上,他忍住鼻尖的酸意,将人抱得更紧,我也是…

    第二日洛清源起床后觉得神清气爽,昨日的阴霾一扫而光,她一向乐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在不行就吹个荧惑守心把附近的毒虫都引过来,反正破罐子破摔,天下之大难不成还没有她容身的地方,离开修真界又是一条好汉!

    “今日心情不错,不担心了?”慕歌看她面带笑意,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哪还有昨晚的担惊受怕。

    “反正也躲不过,我要是吹个荧惑守心会不会把那帮老头吓死。”会吹圣曲的圣女,想一想就觉得天下无敌!

    “能不能吓死他们我不知道,反正沐城山的估计会被吓个半死。”

    “怎么会,他们都见过满地毒虫的大场面了。”

    “沐城山先出了一个妖邪,然后又出了一个魔教,你说他们会不会被吓死。”慕歌环住她的后颈,贴着额头笑得宠溺。

    “感觉好对不住他们。”洛清源揪着脸,沐城山的人多可爱啊,老天一点也不公平,御剑门这种黑心不讲理的门派竟然也能混到首尊的位置,真是瞎了眼!

    “不许皱眉,今天可不许哭。”

    呸,谁要哭,我曾经半夜烧到三十九度八都是一个人去的医院,像我这种没男朋友的女汉子都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昨晚矫情的我你再也看不到了!

    两人腻腻歪歪一会才慢悠悠晃去广场,其他人显然已经等了很久,因为万凌子及其他掌门脸色很不好,对此洛清源嗤之以鼻,你见过谁家赶着上去送死的,还翻白眼!

    “人都齐了,寒笑。”万凌子吩咐一声,凭空取出一枚泛着金光的铃铛,洛清源觉得那铃铛很眼熟,好像就是那什么月金铃,这铃铛不是坏了吗,之前在客栈一次都没响过。“不是月金铃。”慕歌看出她的不解,小声解释,洛清源耸耸肩,反正能测出来,是什么都没差。

    叶寒笑捏着金铃挨个从沐城山弟子面前走过,众弟子看得是咬牙切齿,就差提着剑上去拼命,慕歌偷偷握住洛清源的手,等叶寒笑走到他们面前时,一直安静的金铃不受控制地狂响起来,众人脸色大变包括沐城山所有人都只是抱着羞辱与被羞辱的心理,谁知竟真的让御剑门的人测出了异类气息,千城子指节泛白,捏得嘎吱作响,此次沐城山真要成了修真界的笑柄。

    “把他们两个分开。”万凌子大吼一声,叶寒笑毫不犹豫,在分开他二人之时不着痕迹地往慕歌手腕中注入了一股气息,是他之前从月金铃上摄下来的魔族气息,配上御剑门独有的扰灵散,几乎瞬间就侵蚀了慕歌的神智。他猛地挣脱手腕上的束缚,一缕黑色魔气毫无征兆朝身边洛清源挥去,那缕魔气霸道非常,夹杂着他全部的灵力,洛清源躲闪不及被正面劈中,身体如破败的风筝一般被挥高数尺再惨惨坠落,头上慕歌亲手做的那根簪子断成两半,银铃上面有了明显的裂痕,落地之后四分五裂。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叶寒笑原想用这缕魔气干扰金铃的判断,好让洛清源逃过一劫,却没想到慕歌竟然能吸纳这缕气息并冠以更厉害的术法攻击旁人,魔气极度排异,他费了很大功夫也只将这魔气留了片刻,难不成慕歌也是魔教之人?不管如何,目的是达到了,他如慕歌所言保住了洛清源。

    “慕歌…”洛清源倒在地上,浑身痛得要死,那缕气体似乎还在体内横冲直撞,撞得五脏六腑几乎错位,喉间涌上一股甜腥,她忍痛咽了下去,血液越涌越多,顺着嘴角流下,她一直记着一句话“年少吐血朝不保夕”,这次是真的疼,比之前灵鞭抽骨还要疼上千倍万倍,疼得她都没有力气呻吟,眼前一阵黑晕,不敢闭眼,怕再也睁不开。“慕歌…”一大口鲜血呕出,洛清源再没了多余的力气,地上很凉,却比不上她身体和心凉,最后一丝意识,她看到慕歌泛红的双眼恢复正常,然后歇斯底里吼了一声:“叶寒笑,你该死!”

    慕歌…意识一散,陷入沉沉黑暗……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