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四十八章、心念一处

章节字数:3876  更新时间:19-05-31 06: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沐城山断崖上,清风与逍遥面对而坐,面前摆着棋盘,清风一改往日懒散模样,手执黑子,托腮沉吟。“你我师徒二人很多年没有像今日这般坐着下棋了。”

    “徒儿常年闭关,师父又闭门不出,细细算来确实是很多年了。”

    清风笑了笑:“若不是天意让我见着那丫头,我这把老骨头怕是真要待在那石洞中到死了。”

    “师父认识她?是故人之子?”逍遥落下一子,继续道,“弟子入门之后,有近乎十年没有见过师父。”

    “你是想问为师那十年去了何处,做了什么?”清风再落一子,一片白子被围在中间,已成败局,他大笑几声,“看来是为师赢了。哈哈,不可说不可说。洛清源虽相貌有些不同,但不会有错。”

    逍遥像是习惯了自家师父的莫名其妙,也不理会,堪堪转了话题:“这么多年,也不知师兄他们如何。”

    “离去之人,何必牵挂。”清风起身,猛然皱了皱眉,叫住欲要离去的逍遥。“你速去一趟御剑门。”

    “出事了?”

    “丫头走之前我在她体内留了一缕真气,若遇到危险可护住心脉,方才我感觉到那缕真气好像散了。”

    “仙门大会只是点到为止,怎会遇此危险,我这就去看看。”怎么着也是自己徒弟,就算清风不说做师父的也万没有看徒弟被打死的道理,逍遥引来凤凰,直朝御剑门而去。

    御剑门药池内,洛清源只着里衣泡在池里,叶寒笑半拥着她输送灵力,池水冰凉,洛清源昏迷之中只觉身体骨骼好似被人打散再重组,无意识之时感受到的仍是彻骨的疼痛与寒冷,她哆嗦着唇靠近叶寒笑,企图寻找一些温暖,灵力涌过四肢,驱散了一点寒意。叶寒笑原本只是半拥着给她疗伤,冷不防怀里人动了动,一个劲地朝里缩,冰凉的手指环在自己胸前,他眼神暗了暗,低头看到洛清源惨白的脸色与颤抖的嘴唇,忍不住将人环得更紧了些,此番是他考虑欠妥,让她平白又遭了这番罪。

    “洛清源,你究竟有何不同?”竟能乱了我的心。

    “慕歌…”洛清源双眸紧闭,依旧是无意识的嘤咛。

    叶寒笑看她泛白的嘴唇,有些悸动,想要俯身去亲吻一番,靠近时听到她口中若有若无的呻吟,动作骤停,眼神几乎冷得像块冰,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一方面恨自己竟会这般把控不住,一方面又恨着她口中的人,竟能这样让她念念不忘,连昏睡中都呓语不断。

    “洛清源,我才是你的救命恩人,没有我,如今你才是该待在黑水牢的那个人…”他轻轻捏住洛清源下巴,将她整张脸暴露在自己视线之下,却始终没有勇气吻下去。他是御剑门大师兄,不该有此杂念,不该动情,不该动怒。盯着这张脸看了半晌,叶寒笑败在自己的孤傲之下,无奈叹口气,将她松开,继续输送灵力。

    黑水牢中,慕歌被关进来已经整整一天了,没有见到一个人,也不知道洛清源情况如何,从没有过的绝望,如果洛清源有个三长两短,他死也不会原谅自己。想捧在心尖上宠爱的人,却被自己全力一掌打得半死不活,慕歌松开掌心,里面躺着一枚裂成几片的铃铛,铃铛是他在拜师大典那日送给洛清源的,她像个珍宝一般日日带着,此次也多亏这个银铃替她挡了一击,却不知挡下了几分…

    外面响起开锁的声音,现在这种情况,除了沐城山弟子不会再有人来看他,他听到各门派掌门商讨对自己的处罚——灭灵散魂之罚,御剑门有专除妖邪魔物的灭魂阵,江挽枫被放走让那些掌门对沐城山恨意满满,便将所有的手段与恨意不齿都发泄在了慕歌身上。

    慕歌不记得自己听到这个结果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呆呆地望着那群面露凶光的掌门,一如多年以前看那些冷笑狰狞的长老,同样的一群人,同样的一句话,再次将他逼向了绝路。原来,不论是修真界还是魔族,自始至终都没有他容身之地,他换了躯壳,却逃不过宿命…

    来人是黎络,他一向严肃冷酷的脸上爬了几抹憔悴,手中提着一根灵鞭,慕歌看他一步步走近,撤了灵锁,解了禁锢,手上枷锁被解开,还未来及站起,一道劲风朝身体抽来,“啪”地一声格外清脆。

    慕歌望向自己碎裂的衣衫与汩汩流出的鲜血,看向大师兄的眼神竟是心痛与愧疚,大师兄待他的好,他一辈子也还不清,一朝身份变幻,他成了人人喊打的妖魔,毫无征兆地站在了整个修真界的对立面,大师兄恼羞成怒,代师父清理门户也是理所当然。

    慕歌闭上眼睛,准备挨下第二鞭,谁知黎络扔了鞭子,将一颗药丸塞到他口中,慕歌不解,睁开眼睛,对上师兄隐忍的双瞳,他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沙哑,他说:“方才那一鞭断了你跟沐城山的情缘,慕歌,不论你是人是魔,沐城山所有人都不会看你死,以后的路,没有人能陪着你,山高海阔,你多保重。”黎络不喜悲欢离别,早已看淡世间生死,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这般任性行事,代表着沐城山,做这个小师弟最后的依靠。

    其实已经不一样了啊。慕歌睁着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滚落,自那年移魂之后他再未哭过,从不知道泪水原是这般滚烫灼心,修真界再如何容不下他又如何,总有一座名唤沐城的山一直等他回家,沐城山,才是他的家。

    “快走。”

    “谢谢师兄。”慕歌擦掉眼泪,重新坐下,“我不能走,我若走了,沐城山会遭殃。”家若没了灵魂该归何处。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黎络声音低沉沙哑,恨不得抬手将人劈晕扛出去。

    “我希望师兄好好的,希望沐城山好好的,师兄肯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烦请师兄回禀师父,弟子不孝,辜负了他的期望。”

    “你…”黎络指了半天,终究再说不出一句回驳的话。慕歌重新将枷锁带好,强撑笑意:“师兄难得来一趟,陪我说说话吧。”

    “好。”黎络在他身边坐下,由于吃了药,他胸口伤口已经愈合,只余几片碎布无风自动,萧瑟可怜。

    “小师妹怎么样?”

    “醒了,伤势过重,这些事情都没有告诉她。”

    “挺好。林师兄呢?”

    “也醒了,只是心神太乱,所以喂了药又敲晕了。”

    “师兄好歹也受了伤,你们怎么能这么粗鲁。”慕歌轻笑一声,似乎想到了林书凌刚醒就乱发疯的场景。

    黎络也笑:“是青竹长老敲的,说他吵得人心烦。”

    “挽枫师姐呢?”

    “并未找到,下落不明。”

    慕歌深吸一口气,话在口中哽咽了很久,才压着嗓音一字一句道:“那,洛清源呢?”他问得小心翼翼,生怕听到自己最不想听的答案。

    黎络愣了片刻,似乎在考虑该如何开口,慕歌也不催他,紧握的掌心满是冷汗。“她伤势过重,心脉受损,已经浸过药浴,输了灵力,依旧昏迷不醒。”

    慕歌脑中一片混沌,都不知自己是如何开的口,“性命如何?”

    “不知。”黎络这句话无疑如重锤一般击在慕歌心上,他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左手颤巍巍挥向右手,布着灵力,被黎络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你做什么?”声音是一如既往的严厉。

    “是这只手…”慕歌浑浑噩噩,看向右手的眼神竟像是看着多年不见的仇敌,“是这只手伤了她。”说着再次挥去,黎络用力一扯,直接将他左手手腕扯得脱臼,慕歌闷哼一声,手臂无力垂下。

    “有师父与师公在,洛清源不会有事。”

    “师公也来了?”慕歌眼神瞬间明亮,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揪着黎络衣角,声音急促,“师公看了怎么说,洛清源是不是还有救?”

    “是,师公说了,无甚大碍。”黎络并没有听到逍遥说的话,可现在除了瞒过小师弟别无他法,“慕歌,洛清源不会有事,你也不能有事,所以,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慕歌一心沉浸在“洛清源会没事”的喜悦中,对黎络的话不曾上心,后者张口还想再说什么,听到外面“叮叮咚咚”的脚步声,知道是看守的弟子来催自己出去,来不及再说话,只捏了个诀罩在慕歌身上,这是掌门给他的,能护住一两片残魂,只要残魂尚在,布下法阵或许有机会能死而复生。他们带不走慕歌,只能给他最后一丝生的希望。

    这个少年是个善良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御剑门内,如黎络所说,逍遥赶到之后查看了洛清源的伤势,确实无甚大碍,除了清风留在她体内的真气,似乎还有另一缕灵力一同护住了心脉,不至于被震碎,即使如此,洛清源终究身子单薄,五脏六腑都受了损伤,逍遥给她足足输了两个时辰的灵力才将她的筋脉脏腑温养回来一些。

    洛清源蜷缩在被子里,口中是从未断过的呓语,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留住慕歌,逍遥念法让她熟睡,这才有了片刻安宁。

    “发生什么事了,慕歌呢?”走到屋外,逍遥看沐城山众人皆一脸苦相颓废,有些不解,洛清源受了这么重的伤,以慕歌那小子的性格,应当是寸步不离守着才对,怎么来了这么久也没见着人影。

    “此事说来话长。”千城子叹气,一时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有弟子上了茶,逍遥看也不看:“别废话,长话短说。”

    千城子示意弟子关上门,屋内都是自家人也不必藏着掖着,门一关上掌门就扑通跪下,一众弟子长老纷纷跟着下跪,逍遥见状眉头紧锁,事情似乎难以预料。

    “弟子愧对师父,愧对师祖。”这些天来所有事情都是千城子一人扛着,此刻见到师父宛若见了父亲的孩子,虽不至于泪流满面却也难免呜咽几句,弟子们眼眶通红,仿佛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沐城山太憋屈了,他们只有忍着,不能反抗,谁也不知道那根弦究竟什么时候会断。

    “何出此言?”一众后辈跪在自己面前,逍遥不可能无动于衷,都是人,都有感情,“都起来,跪着像什么样!”

    “师父,沐城山出了一妖一魔,弟子实在愧于师恩。”

    “妖?魔?可笑,凭何而断!”

    洛清源躺在屋内,睁了眼睛,意识混沌却清清楚楚听到逍遥这一句“妖魔凭何而断”,是啊,凭何而断,灵器吗?可真相分明她才是魔,魔又如何,她对得起天地良心,双手干净一尘不染,内心善良一丝不浊。妖又如何,江挽枫温柔善良惩强除恶,一颗净心拯救苍生,他们手上都没有鲜血。而那些自诩正道正义,又有几人能做到无愧于天地,无愧于道途。

    洛清源艰难转动脑袋扫着四周,入眼处一片模糊,这并不影响她寻找熟悉的那抹身影,慕歌呢?

    门外又传来千城子的声音,刻意压低了声响,这极轻极轻的一声传到洛清源耳中让她瞬间清醒,心脏抽疼,感觉一口气堵在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就要这般窒息过去,逍遥感受到屋内灵力的波动,推门看到洛清源一张脸憋得青紫,忙不迭点住她的心口穴位,一口气呼出,洛清源如释重负,晕死过去。

    千城子说,江挽枫是妖,慕歌是魔……

    作者闲话:

    大家还记得我们男主是移过魂的吗?他知道自己死不掉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