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歌逍遥  第四十九章、魂魄一缕

章节字数:4337  更新时间:19-06-01 0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清源再次醒来已是第二日,是一个略眼熟的小弟子在照顾,她企图动动身体,一动一股钻心疼痛,那小弟子见她脸色惨白,忙摁住她:“师父吩咐,师叔伤势过重,需好好静养。”

    洛清源放弃挣扎,喘了口气,望着雪白的床幔,整理思绪。“我晕了多久?”

    “一天一夜。”小弟子如实回答。

    洛清源闭眼缓缓心神,之前好像隐约听到什么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那弟子给她擦擦脸上沁出的冷汗:“师叔若觉得累可以再睡一会。”声音不觉哽咽,今日是慕师弟刑罚的日子,掌门吩咐无论如何不能让洛师叔知晓,事已至此已成定局,无谓多一人伤心。

    “慕歌呢?”洛清源偏不如他意,她并不喜欢黏人,今日却不知为什么,见不到慕歌心里怎么也不能踏实,小弟子支支吾吾,洛清源皱起眉头,脑中一根弦猛然断裂,她不顾身体疼痛坐起,指节捏得泛白,蓄了全部力气,“慕歌呢!”

    小弟子被捏得冷汗直流,依旧倔强不说一句话,眼眶中蓄满泪水,洛清源看得心慌,想起自己昏迷前听到的那句话,慕歌是魔。这帮老头要做什么,为什么沐城山除了小弟子没有人在,慕歌呢,慕歌去哪儿了,掌门去哪了,大师兄去哪了!

    洛清源掀开被子,脚掌刚触到冰凉的地板,几乎脱力瘫倒,小弟子想去扶她,却见她又爬起来,跌跌撞撞朝门外跑去,没穿鞋没穿衣服,头发凌乱,身形纤细,几乎要消融在阳光中…

    洛清源磕磕绊绊,不记得自己摔了多少跤,手掌都渗出血丝,浑身更是提不起一点力气,她知道自己在怕什么。走了这么久没有见着一个弟子,御剑门的沐城山的一个都没有,她越来越心慌,不知道这些人都去了哪,唯一可以确信都跟慕歌有关,她也不傻,跑了一个妖,这些人又怎会放过慕歌这个魔,可她才是魔啊,慕歌是人,活生生的人!

    “你怎么下床了?”一道清冷声音自前方响起,洛清源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几步跑到那人面前,死死拽住他的衣角。“求你,带我去找慕歌。”

    那人看她几乎脱力,将她打横抱起,洛清源吃力睁眼,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她不管不顾,拽住那人胸前的衣服,强撑着口气道:“求你,带我去找慕歌。”

    那人似乎有些生气,抱着她的手不自觉收紧:“你就那么想见他?”

    “带我去找他,叶寒笑,求求你。”她眼中氲着水汽,看得叶寒笑又是怜惜又是生气,他不放心她的伤势,抽空来看看,岂料看到她这般不管不顾心念另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叶寒笑,带我去好不好?”泪水滑落,洛清源一向不屑用哭来博取同情,用她的话说“太矫情”,今时今日,她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

    “好,既然你这么想见他,我就带你去。”叶寒笑气急,他倒要看看慕歌在她眼前魂飞魄散,她还有什么心思再念念不忘,他就要将她的希望全部碾碎,让她再也见不到那个男人!

    “放我…下来。”洛清源挣扎,她一点也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牵扯,她宁愿爬着跟在他身后,也不愿被他抱着走。

    “你再乱动,我就送你回去。”一句话出,洛清源瞬间安静。叶寒笑咧起嘴角,大步朝灭魂台走去。

    灭魂台下,沐城山众人被安排在最显眼的一个位置,千城子正对台上的慕歌,逍遥随风而来随风而去,并没有引起御剑门的注意,此事他有心无力,纵使他能救下慕歌,得罪修真界之后又如何再保住沐城山,一人和一城,他选了后者。

    千城子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慕歌是他最喜欢的小徒弟,他膝下无子,心中早已将慕歌当成儿子培养,如今,御剑门故意将他安排在最近的地方,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儿子被当众散魂,这无异于往他心口捅刀子。

    黎络没有来,依旧在照顾小师妹,他顶天立地独自撑起半个沐城山,却不敢再来看小师弟一眼。

    “慕歌!”一声绝望呼唤隔空传来,慕歌紧闭的双眸猛然睁苦苦挣扎,叶寒笑碍于身份无奈只得把她放下,洛清步履蹒跚,心里眼里只剩一个慕歌。

    “慕歌,慕歌…”她口中呢喃,脚步虚缓,一步比一步走得坚定,也一步比一步走得绝望,她看到慕歌被缚在高台上,看到环在他四周强大的灵力,看到慕歌眼中的泪水与绝望…慕歌,你不要怕,我来了。

    千城子站起挡在她面前,眼眶微红,他道:“师妹,你该回去休息。”

    “休息个屁!”洛清源不顾形象大吼,若不是浑身无力,她定会揪着千城子衣领破口大骂,“你看看他,他是谁?他是慕歌,他是沐城山弟子,是你千城子的徒弟,是我洛清源的心上人!他不是魔,他没有做过坏事,你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眼睛都瞎了吗?凭他御剑门一个破破烂烂的铃铛,是人是魔,凭何而断。”这是逍遥的话,她搬到台面上,摆在所有人面前,再次重复了一句,“凭何而断!”

    “师妹…”千城子无力,他也不想相信,可这就是事实,真相摆在面前,不得不信。万凌子以防沐城山怨怼,在一炷香之前祭出了蛊心伞,慕歌在蛊心伞的逼问下,已经什么都说了,他不仅是魔教弟子,还是魔教少主,因父亲横死才被赶出魔教,兜兜转转拜入沐城山,一晃就是四五年。

    洛清源并不知道慕歌以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都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欺骗之言,她也不想管慕歌有怎样的过去,在一众犀利目光下吃力爬上高台,颤颤巍巍挡在慕歌身前,慕歌望她清瘦背影,只觉心口抽疼,若不是双手被缚,他定要将人狠狠揉进怀中,她不顾一切站在天下人的对立面,用自己纤细的身子替他挡住所有人的恶意,这个人,怎么这么傻…

    “洛清源,你莫要口出狂言,你可知你护着的人是谁?”万凌子站出,大吼一声,指着慕歌,强忍怒气。洛清源看他不顺眼,丝毫不给面子:“你聋了吗,说了这是我心上人,还要给你重复几遍。”

    叶寒笑站在最外围,听她几次爱意满满说出“心上人”这个词,心中妒意翻涌,他带她来,不是看他们如何鹣鲽情深的。

    “你?”万凌子怒气翻滚,碍于身份面子不好发作,只得沉声吩咐身后弟子,“去将她拖下来。”

    “洛清源,你下去,别任性。”慕歌站她身后,锁链被扯得叮当作响,洛清源充耳不闻,转过身带着笑意,她捧起慕歌的脸,手指摩挲过他脸侧,声音轻柔,只他二人听到:“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慕歌,我没有掌门那么宽广的胸襟,也不想去管沐城山如何,天下人如何,在我心里,整个天下不及你一人。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抛下你。”

    就算天下人都放弃你,我依旧会陪着你,因为,你就是我的天下……

    她伸出舌头舔尽慕歌的泪水,笑了笑:“男孩子哭什么,我都还没哭…”慕歌刚想说话,却见她闭上眼睛,再看不到那双含水的眼眸,转过身心念一动,手中兀地出现一根古笛,光晕流转,洛清源望着这根笛子,有些疑惑,凭着手感,这根似乎是被掌门收走的那根,它应该在沐城山,怎么会出现在自己手上?

    千城子望她凭空召唤这根古笛,心已凉了大半,想起传的沸沸扬扬的魔教圣女,以笛为刃,魔笛通灵,与主人本为一体。“哈哈哈…”千城子旁若无人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苍凉,身后弟子都不由后退半步,不知道掌门这是怎么了。沐城山终究是师门不幸,一连冒出三个异类。

    “掌门…”小弟子怯怯懦懦,不敢出声打扰,洛师叔手上笛子怎么那般恐怖。

    “洛清源,你想做什么?”万凌子第一次见到洛清源取出自己武器,只觉那笛子十分诡异。洛清源不答,将笛子横在唇边,她才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洛清源,别。”慕歌呼喊,“不要。”

    洛清源动作停滞,只那一瞬便给飞身上台的叶寒笑给制住,笛子被一掌劈落,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坠到台下,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叶寒笑束着远离高台,她被缚在怀里不停挣扎,眼眶通红,泪水滑了满脸,近乎力竭大吼:“慕歌,你是故意的,你故意的!”方才她会有犹豫,是因为慕歌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他说“洛清源,你回头看看我”。就是这么一句不轻不重的话乱了她的心,她不敢回头,已经看过他的绝望,她不敢再看。

    “开始!”有了洛清源的中途搅合,万凌子也是憋着火气,一声令下,灵锁上灵光陡然大涨,将慕歌围在中间,灵光之盛几乎让她看不清慕歌身影。

    “不,不要,慕歌,慕歌!掌门,掌门,你看看他,你看看慕歌!他是你弟子!你们都看看他,他是慕歌,是你们最宠爱的师弟!他是人!他是活生生的人!慕歌,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慕歌,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

    慕歌只觉身体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耳边只剩下洛清源绝望的哭喊,他看不到她的样子,灵气像利刃一样要将他剜成碎片,他只能紧紧握住手中的碎铃铛,连泪都再流不出来。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看到围在自己身边的灵光弱了下去,真好,他还可以看他的清源最后一眼。他看到洛清源瘫软在地上,依旧是声嘶力竭的呼喊,一声声敲在他心头,这是他想放在心尖上疼爱的人,此刻却气力尽失蜷缩成一团,他用尽全部力气抬起手,以为这样便可以将她抱在怀中轻哄,洛清源…

    “洛清源,很多年以后你会不会忘了我?”

    洛清源近乎晕厥,脑海中猛地蹿入这句话,泪眼婆娑抬头,慕歌咧嘴朝她笑着,像初见那样,痞气中带着温柔,在她凝望的眼眸中慢慢涣散,脑袋无力垂下。

    “慕歌,慕歌!”她乱了心,站不起来就顺着冰凉的地石爬着,昨日还朝她笑的少年怎么会轻易离去,那是慕歌啊,是那个被妖灵咬得几乎残废却依旧生龙活虎的少年,是她洛清源的心上人!

    “洛清源,你好好看着,他已经死了,被散了魂,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叶寒笑看她一身白衣脏乱不堪,像个畜生一样死活要爬到慕歌面前,一时气急,将洛清源粗暴拎起来,直捏她的下巴,捏得很用力,“你看到没有,他死了!再也不会活了!”

    “你放屁!”洛清源大力甩开,巴掌毫不留情呼上去,“啪”的一声引来了场上所有的目光。“叶寒笑,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告诉你,我洛清源对天发誓,此生与你们御剑门不死不休!你们喜欢除魔卫道是吧,好啊,我也是…”叶寒笑见她已经神思混沌,赶忙一个手刀将人劈晕,接住软绵绵的身体,轻易抱起,朝众人行了个礼,不改往日风度翩翩:“今日失礼让各位掌门见笑,洛姑娘重伤未愈,一时糊涂,各位掌门大人有大量,望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寒笑…”万凌子脸色很不好,瞪着他怀里的人,这个丫头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还当着众人的面大放厥词,实在不成体统,若不加以管教怕是要翻了天。

    “师父,她身受重伤,请看在徒儿的面子上,饶她一次。”

    “我沐城山的弟子还不需要求得别人的宽饶。”人群中,千城子冷哼一声,负手走出,身后跟着沐城山众人,“万掌门,你已处决了我一个弟子,难不成还想再为难沐城山的人。”他语气平淡却毋庸置疑,身后青竹捏着手掌蓄满灵力,一趟仙门大会,折了一个,逃了一个,躺了三个,沐城山也是声名狼藉,不论如何,御剑门和修真界各门派的目的达到了。

    “千掌门这是说的哪的话。”万凌子收起怒气,又堆出那副小人嘴脸。千城子面色寡淡,满是不屑:“既是如此,我沐城山的人我沐城山自会医治,慕歌终究算我沐城山弟子,他的躯体我们要带回。”

    “这自然可以。”万凌子应得爽快,也算给对方一个面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沐城山依旧不可小觑。

    登时有弟子从叶寒笑手中接过洛清源,另一边有人背起小师弟,沐城山众人一路默默无言,回了住处极有默契开始收拾包袱,只等洛清源醒来便回沐城山。

    洛清源昏迷之中,腰上青玉珏散出淡淡青光,有了生命一般在她周边环绕,最后融入青玉之中,恢复如常。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