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章、魂灵苏醒

章节字数:4744  更新时间:19-06-04 0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待结个他生知己,还怕两人都命薄,再缘悭、剩月残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春去也,人在画楼东。芳草绿黏天一角,落花红沁水三弓。好景共谁同?”

    “也曾执子之手,也曾脉脉相看两不厌,而今,只有相思如落花,瓣瓣堆积成冢。”

    “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惊艳…再见,依然…”

    “……”

    又是一年落叶金秋,自仙门大会之后已过了四个年头。四年有多长,足以看尽几载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四年又有多短,只在转瞬之间从生命里划过,除了成长与老人鬓间的白发,快到什么都没有留下。

    萧瑟的铺子前,洛清源搬了张椅子坐门口晒太阳,捏着本不知名的书籍,被里面愁肠百转千结的情丝深深吸引,时不时抹两把泪伤春悲秋一下。四年的时间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她从十六岁花样年华的待嫁少女长成了二十岁依旧待字闺中的超大龄剩女…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二十岁的“高龄”还没有出嫁确实让街坊邻居指手画脚了很久,每每谈到这个话题,洛清源都夹着尾巴逃走…

    一群人整天说三道四,难道是她不想嫁么?要娶她的人到现在还躺床上跟死了一样(确实死了…)。提起慕歌,洛清源已不像四年前那般撕心裂肺,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跟慕歌的这种相处模式,一天的疲累在看到慕歌的一瞬间消失殆尽,不管如何,她还能见到这个人。慕歌跟四年前一样几乎没有变化,安静躺着脸色红润,洛清源想到他依旧停留在十八岁,而自己这具身体已经二十了,看来他俩不论如何都逃不过“姐弟恋”的宿命…

    街里四邻热衷给她牵线搭桥,搭了四年也没搭到第二朵烂桃花,洛清源本人也不打算再开第二春。反倒是江挽枫,像蒙尘的美玉突然被人发掘,桃花一朵接一朵,洛清源看这些桃花质量太过参差不齐,硬拽着人去街口王瞎子那边算命,然后算出大师姐命犯桃花,已经不是一朵两朵的问题,这整了就是一桃花劫…

    洛清源不想自己的小破屋子被登上门的桃花踩烂,隔三差五请大师姐去锄强扶弱,顺带敲诈点钱补贴家用…她确实没有经济头脑,店铺关了一个又一个,不是直接破产就是赶上小范围经济危机然后破产,赚的钱都不够赔的,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好在靠着出卖江挽枫的美色勉勉强强把日子过下去…

    几年来,与沐城山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僵硬,洛清源放下芥蒂,隔个一年半载给掌门写信,先装模作样问候一番,然后暗戳戳表示自己囊中羞涩,沐城山能不能给点救济粮…说实话,连她自己都被自己这种不要脸的要钱手段深深折服,果然,只要脸皮够厚,吃香喝辣都不在话下。掌门每次收到她的“求救信”都特豪爽地送来一袋金子,明里表示只要开口金子银子取之不尽,暗里又小心翼翼邀请洛清源年底能回去过年,表示弟子们都很想她,让洛清源大大感动了一把,毅然决定今年就回沐城山跟大家伙团聚…

    也不知道是御剑门突然开窍了还是洛清源脱离修真界了,总之在民间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仙门大会的话题,洛清源乐得轻松,掰着手指头数自己还有多少余额,够不够撑到过年。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她个把月前刚跟掌门要的钱好像又快没了,怎么会用得这么快,店里没有什么大的开销啊,想起来了,前段日子不小心进货进到了假货,差点没让那些愤怒的老百姓把自己屋子砸了…

    洛清源囧,索性用书本盖住脑袋,脑中滴溜转有什么生钱的法子,前几日好像隔壁街李老板家的公子亲自上门想见江挽枫,因为长得太丑被俩人毫不留情轰出去,并扬言再敢骚扰就打断他的狗腿…哎,多好的一条财路啊,自己怎么就目光这么短浅以貌取人呢,果然这破脑袋活该一辈子打工翻不了身…

    算了算了不想了。洛清源甩甩脑袋瓜,把书收好,搬着椅子挪到屋里,天也不早了,反正也没什么客人,该打烊了。江挽枫被自己忽悠出去赚钱到现在还没回来,洛清源托着下巴,盯着小床上躺了四年的慕歌,怅然叹了口气。她把自己屋子隔了两间,一间自己住,一间给慕歌,她原本想把慕歌放进棺材里,可那样又觉得慕歌是真的离她而去了,想到此心脏就一阵抽痛,最后还是自欺欺人地把人安置在了床上,不让外人知晓。

    “慕歌,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动身去沐城山蹭饭,这样能省好多钱呢,就是不知道大师姐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我是没那么多精力去记什么仇,就是不知道江挽枫能不能放下,反正我觉得沐城山并没有不要她。”她扯下腰间青玉珏,拿在手里摩挲,这玉珏对她而言只是一个信物,代表沐城山弟子的身份,可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这枚玉珏总觉得很温暖,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舍不得放手,每日都要擦拭几遍才罢。

    “慕歌,都四年了,你还要躺多久…”

    “有人吗,开门。”在洛清源望神发呆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一声声敲得紧,洛清源心烦意乱,低声骂了一句不情不愿去开门,哪个崽子这个点了跑上门来找茬!

    开了门是一位长得颇为俊秀的公子,只是看那面相就知道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洛清源自然不会给自个找麻烦,看这公子凶狠中带着富贵,忙堆着笑:“原来是张公子,怎么今日这么有兴致来小店坐着?”

    “别废话,江挽枫呢?”那公子东瞅西瞅,毫不客气推开人一脚踏进去,洛清源暗自锤门,该死的臭小子,搁现在就是典型的流氓富二代,专抢良家少女还后台特硬的那种,也不知道这些个富家公子嗑错了什么药,一个两个跟商量好一般隔三差五骚扰,偏偏都是纨绔子弟,江挽枫心里有人,一个都看不上眼,这些人就三天两头上门纠缠。洛清源一介小老百姓,打了一个不算大佬的李老板公子已经胆战心惊了好久,现在上门这位可惹不起,人家甩那李公子不知道几条街,众所周知,张风少爷是县老爷的公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继承香火,在这小镇子上几乎跟螃蟹一样是横着走!

    “张公子,这挽枫还没有回来,要不您改天再来?”心里再不爽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洛清源之所以穷困潦倒却依旧能开个小店勉强度日就是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巧嘴,把街坊四邻哄得是团团转。

    张风冷哼一声,一脚踹翻了椅子,洛清源肉痛,这可是最后一张没有被蛀虫啃过完好无损的椅子啊!“你别跟我玩这套,我告诉你,今天我要是见不到江挽枫,我就把你这破店给拆了。”

    “别别别,有话好说别动气,坐着先喝口茶降降火?”洛清源扶起椅子,讨好笑着,那公子依旧冷哼,“你这里的烂茶本少爷看不上眼。”

    不喝就滚!“那您在这坐着,我稍后再来陪您说话?”洛清源打打手势表示自己还有其他事要做,张公子默许,就看她逃也似的躲进了后屋。坐着等了会江挽枫还没有回来,觉得有些无聊,便打算去后屋将人揪出来。

    后屋跟前堂一样空空荡荡,洛清源并不在屋内。狭小的屋子摆了张床榻,床榻边上放着半旧不新的小柜子,再往边上就是半开的窗户,窗户前置着小小的书桌并些镜子等女子梳妆的饰品,旁边立着个一人高的衣柜,正中放了张圆桌用来吃饭谈话,张公子心中冷笑,屋子虽小,东西倒齐全。

    圆桌后面设了顶屏风,进来没有看到第二个屋子,张风便猜测屏风后面应当就是江挽枫的房间,都是女孩子,将一间屋子分成两半共同使用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不富裕。轻手轻脚越过屏风,意料之外,屏风后面只有张床榻,孤孤单单,上面躺着一个英俊的男子,张风皱眉,江挽枫不肯接受他难道就是因为这个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有他有钱有地位吗?心中窝火,不由分说上前想将人拖起来,刚触到一片衣角,整个人如见了鬼一般缩回手,后退几步绊倒了椅子,刚刚接触一闪而过的电流,而且这体温分明不是活人该有的温度!

    “张风!你给我滚出去,离他远一点!”身后不防传来洛清源的怒吼,她只不过去厨房烧点热水,猛然发现青玉珏散出绿光,然后听到屋里传来椅子倒地的声音,忙不迭来看看,就看到张风竟然敢接近慕歌。她一把上前将人推开,惊慌失措地给慕歌检查全身,好在没有什么损伤,心神放松,整个人无力瘫坐在床前。张风是什么样的人她清楚得很,回过头眼神凶狠扫过,跟方才在前堂堆笑讨好判若两人,她道:“你胆子不小,竟然敢动他!”

    张风已经恢复了冷静,常年在衙门厮混,什么样的死人没见过,刚刚只是一时被吓了吓,若不是身体接触谁又能想到那安静得恍若睡着的少年早已浑身僵冷。对于洛清源的凶狠他显然不放在心上,嘲讽笑了笑:“没想到你一个姑娘家竟然敢把死人藏在自己屋子,就不怕半夜做恶梦吗?”

    “关你什么事,我说了给我滚出去!”洛清源起身,死死盯着,衙门少爷又怎样,若是他再敢说出什么讥讽的话,她照样可以收拾他!

    “先前我倒是没有在意,你的样貌比起江挽枫似乎也不差。”张风天不怕地不怕,这是在自己老爹管辖之地,一个弱女子还能翻天了不成,依旧调笑着,比起方才更加肆无忌惮,“一个死人而已,怎比得上活人来得快活。”

    听他一口一个“死人死人”,洛清源心口怒气翻涌,眼神愈加凶冷,手指一勾,翠玉般的笛子就落到她手里,张风从未见过这阵势,隐隐害怕,只见洛清源已将笛子横在唇边…

    她自然不敢杀了张风,一来因为他是县太爷的独子,二来她也不敢杀人,虽然不会被拉出去枪毙,但做了一辈子守法良民杀人放火的勾当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她打算给张风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她洛清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经过四年的研究,自从古笛认了她为主便再不会被控制,只是没有灵力,引来的也不是什么毒虫,吓唬吓唬人足够了。好歹算是自己的灵器,洛清源便给古笛起名“御灵笛”,将自己这没有灵力没有杀伤力的曲子唤为“清歌引”。

    “洛清源,你要做什么?”张风看她气势骤变,吹的是自己从未听过的曲子,隐约听到角落窸窸窣窣什么东西爬过的声音,总算有了慌乱。洛清源不答,指尖抚过换了笛音,那些虫子仿佛听到了命令,纷纷向张风爬去。张大公子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连连后退,口中求饶失了风度,洛清源看得解火,聚了口气吹得更加卖力。“洛清源,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

    虫子不多也只是爬满了一屋子,洛清源本人都看得头皮发麻,即使知道这些虫子并没有杀伤力,但亲眼看着爬满全身也很悚然,洛清源一边吹一边退,退到门口索性闭上眼睛,只听里面张风颤颤巍巍的求饶声以及抽抽嗲嗲的哭泣声…

    “洛师叔。”一只冰凉手掌覆上她吹笛的手,洛清源一愣,这是江挽枫的声音,她回来了?睁开眼睛停止吹奏,江挽枫果然站自己身后,面色复杂盯着屋内,洛清源见她神色不对,也顺着目光看去,一看傻眼了,张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了床边,整个人趴在慕歌身上,虫子覆了两人满身,洛清源大骂几句,赶忙操控虫子退走,几步跑到床边,毫不留情将张风掀下去,将慕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个彻底才放心,后知后觉发现张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了。

    “喂。”她伸脚踹踹躺地上装死的人,后者一动不动,洛清源有点慌,又踹了两脚。江挽枫皱着眉头上前查探脉息,查探半晌无力摇头:“他死了。”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洛清源吓得差点摔下来,口齿不清,断断续续:“怎…怎么会…那些虫子没有毒的…他怎么会…”

    江挽枫摁住她的肩膀,依旧面色古怪:“不是虫子的原因,是慕歌。”

    “慕歌?”洛清源抬头,眼眸疑虑不解。

    江挽枫点头:“方才我听到笛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赶来查看,刚好看到他。”她指指张风,“无路可退,没站稳倒在慕歌身上呻吟,慕歌身上陡然散出红光,很纯厚的灵力,几乎瞬间他就不动了。”

    洛清源知道红色灵力从何而来,忙不迭道:“是掌门附加在他身上的灵力,说是可以保护躯体十年不腐。”

    江挽枫站起查探慕歌身体:“他体内空空荡荡,没有魂灵存在的痕迹。”照理说不应该,张风的魂魄刚被吸食去哪了?

    “咱们去找掌门,掌门肯定知道。”洛清源一骨碌爬起来,自顾自地开始收拾包袱,只要慕歌有一丝能复活的希望,她都要去试试。而且,县太爷儿子死在她店里,不跑路等着被关进去吗?“江师侄你也快去收拾东西,咱们一块上沐城山。”

    江挽枫支支吾吾,半晌后摇头:“我就不去了,我…”

    “别我呀你的。”洛清源粗暴打断,“我跟你说,这小子可是县太爷的儿子,现在死在这里咱们肯定要被通缉,我打不过人你不能打人,咱俩被逮到难逃一死,赶快去收拾东西,快去!”

    看到江挽枫磨磨蹭蹭的样子洛清源就一肚子火,这个大师姐哪里都好,就是太不自信,整天担心拖累这个拖累那个,就因为这慢吞吞的性子才让林书凌被白莲花抢走,还不吸取教训!

    “走。”

    作者闲话:

    本章开头几句引用的是纳兰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