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六章、无题续意

章节字数:3565  更新时间:19-06-08 0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气氛瞬间诡异到极点,落翎不明所以,有些疑惑地望着剑拔弩张的几人,江挽枫定下心神,知道自己今天是逃脱不了跟这些人正面对上的宿命,轻轻挣开黎络的束缚,她的肩膀被黎络摁得生疼,不用看也知道青紫一片,但她知道黎络是无心的,那种情况下任谁都会使出全力。

    江挽枫径直走到林书凌面前,拨开洛清源覆在他剑上的手,轻声道:“林师弟,好久不见。”

    洛清源看这两人气氛不对,微微退开给他二人独处空间,小师妹一脸懵圈,凑在她耳边问道:“洛师叔,我怎么看挽枫师姐和林师兄有点不对劲。”

    岂止是有点不对劲,简直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洛清源皱眉,轻声询问:“我问你,林书凌是怎么进的沐城山?”

    “具体的不太清楚,只知道是师父带他回来的,听说整个村子都被妖怪屠杀殆尽。”

    如果是这样那也可以理解林书凌对妖怪的愤恨,洛清源捏着下巴,沉吟半晌:“难怪他对挽枫…我X!”嘴里陡然蹦出一句脏话,就这谈话的功夫,林书凌已经抽出腰间长剑搭在了江挽枫脖颈之上。落翎听得云里雾里,来不及多问就见洛清源风一般掠出,林书凌一个手抖,长剑深入几分,在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痕,汩汩冒着鲜血。

    “林书凌你特么脑子进水了,江挽枫可是你师姐,残害同门你想上天是不是!”洛清源大吼一声,想拨开那柄利刃,林书凌转了剑锋,刚伸出的手被划了一道口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划伤筋脉,反正就是一阵彻骨的疼,疼得洛清源小脸都揪在了一起,血液顺着掌心纹路“啪嗒”滴到地上。

    林书凌见她受伤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隐起自己的愧疚,将目光落回江挽枫身上。后者一言不发,皮肤被刺破也未皱眉头,她望向林书凌的眼神依旧温柔如水,除了温柔看不到别的杂质,没有怨怼没有伤怀,她轻声重复道:“林师弟,好久不见。”一刹那,林书凌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到无法捕捉,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情愫,是伤心还是怜惜?他不应该对妖物心软的,可不知为什么,看着江挽枫的眼神觉得似曾相识,这种熟悉感让他心慌,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慌,他把剑又刺进了几分。

    “林书凌你疯了,你真要杀了她吗?”洛清源不知从哪找来一块破布,几下把手掌缠住,再看林书凌真的动了杀心,偏偏江挽枫不躲也不反抗,气得洛清源原地炸毛,“江挽枫你是死人吗,他剑都架你脖子上了你还不躲?林书凌你是不是仗着我们挽枫喜欢你就找不着东南西北了,黎络你傻站在一旁干嘛!”一个两个没个省心的,作为大师姐一点架子也没有,大师兄跟个呆子一样杵旁边一动不动,怎么着,非要死一个才哭哭嗲嗲去后悔吗?你们古代人就是吃饱饭了没事做,整天这个要死要活那个要活要死,就应该全部踹北京去体验一下每天累成狗还一无所有的生活,看还有没有闲情逸致去矫情!

    或许洛师叔的话起了作用,江挽枫动了动眉毛,不着痕迹往右侧移了移远离剑刃,黎络板着张脸如天神一般横在两人之间,也没见他怎么出手,那柄剑就被震到了地上,“哐当”一声分外响亮。“此次下山是为寻找慕歌残魂,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江师妹依旧是沐城山弟子,林师弟,你难道要违背门规向同门下手?”他眉毛一掀,洛清源深知大师兄这是要发火的节奏。

    林书凌浑浑噩噩,江挽枫脖子上那一道血痕格外显眼,脑中是洛清源气急之下吼出的话,“你别仗着挽枫喜欢你就得寸进尺”,江挽枫竟是喜欢他的吗?

    “林师弟…”江挽枫见林书凌转头就走还想再说什么,被洛清源一把制止,“落翎,你带挽枫去房间把伤口包扎一下,林书凌那边我去。”我倒要看看两人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血海深仇世家宿敌那是电视剧的桥段,这是真实的世界,没有转来转去的镜头,也没有导演和工作人员,只要不是杀爹抢娘,就没有化不了的恨!

    黎络扔出一瓶金创药膏并止血化瘀散,指着江挽枫的肩膀,他自己的力道自己清楚,“把这个涂在伤口上,过几日就会愈合,还有这个,可以活血化瘀,小师妹拿着,给她涂在肩膀上。”落翎伸手接过,先是从怀里掏出手帕绑住江挽枫受伤的脖颈,随后将人扶着,“师姐,咱们上楼我给你上药。”

    江挽枫蔫蔫的,垂首向黎络道谢,后者有点不自在,赶忙摆手让他们上去敷药,自己则是在大堂寻个位置坐下,准备点壶茶消消渴。

    洛清源跟在林书凌身后进了屋,贴心地把门关上,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只是未来一段时间大家毕竟要一同吃住,若是每天都上演这么一出惊心动魄的戏码,那她宁愿把人全部轰回沐城山,耳根还能落个清净。

    “林师侄,有些话你可能不爱听,但为了我们一路的顺遂,我希望你能听着。”她翻出两个茶杯,各自倒了杯茶,有长谈的架势,林书凌半睁着眼睛,即使心中很不耐烦依旧坐在一边静静听着。

    “我对你包括对挽枫的事都知道得不多,你说人妖殊途这个我承认,寿命不同不可能殊途同归,可是你既然不在乎孙若依的身份和为人,为什么要对江挽枫的身份如此在意,你又不跟她过一辈子,而且你跟她同门这么久,对她的为人难道还不清楚吗?其他的我不敢说,至少在我这里她不比孙若依差,你能接受孙若依携手下半生,为什么不能接受江挽枫只当做陌生人。”

    林书凌心中悸动,端起桌上茶杯一饮而尽,“咚”地一声放下,缓缓开口:“在我五岁那年,半夜的时候整个村子失了火,我听到外面男女哭声,想要出去看看,被我母亲一把摁住二话不说塞进了床底下,当时还小,第一次被母亲这么粗暴对待,刚想放声大哭门就被粗暴踹开,我看到一只半人高的狼朝我母亲扑来,一口咬上她的脖子,鲜血顺着地面流到我面前,我吓坏了都忘了要哭,在黑暗中我看到的是一双散着幽光的眼睛,那不是单纯的野狼,而是有了自己意识已经修炼成半人形的妖狼,可能太害怕了我晕了过去反而逃过一劫。”他停顿半晌,恢复情绪,“我醒来后,整个村子被大火烧得一片焦土,父亲与母亲包括村里老少都被妖狼吞噬撕咬,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洛师叔你能想象吗,一个五岁的孩子,面对满地的残肢断骸,只是一个半人形的狼妖,就轻而易举屠了一整个村子。”

    听到此洛清源微微皱眉,小饮了一口茶,道:“你说的只是作恶的狼妖,跟挽枫并没有任何关系。”

    林书凌淡淡瞥一眼,不作辩解,继续道:“后来我离开了村子,长到十二岁,我遇到了一帮人,也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他们中有个可爱的女孩子是化成人形的狐妖,她说自己有意识的时候就被丢弃在这里,她从来没有害过人。师叔你说得对,作恶的只是狼妖,所以我相信她了,我们都相信她了,用乞讨的钱给她吃最好的东西,穿最厚的衣服,精心地养着她。”

    “后来呢?”

    林书凌嗤笑一声:“后来?后来她妖性大发,也许是玩腻了,将帮助她的那一群少年逼到绝境再一掌拍死,尽情享受他们的绝望,我乞讨归来,看到的是满地的尸体与坐在中间满嘴鲜血的女子,她咧着嘴笑,口中未吞噬下去的残肢掉到地上,阴冷笑着,她说‘今天我心情好,给你一条生路,你若能从我手下逃脱我便不吃你’,也许是我运气好吧,碰到了我师父青竹长老,他斩了那个女孩,带我回沐城山,说要教我法术,这样我便有能力保护自己。”

    洛清源给他杯里续了茶水,听他继续道:“洛师叔你说的对,没有人一开始就痛恶整个妖族,我们捧出一颗真心对待那个女孩换来的是什么,是别人不在乎你的真情真意,妖邪修成人形,有了自己意识,妖力更上一层,我不想看到曾经发生过的事再次发生,就像师父说的,我现在有能力保护自己,也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朝夕相处又如何,那个女孩也在我们的呵护下一同过了两年,两年的时间对她而言只是一场游戏,玩得腻了就把棋子一个一个抹灭。那都是人,跟我爹娘一样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

    “可是妖与妖也是不同的,我跟挽枫一同生活四年,她从未动过害人的心思,邻里乡亲哪个不是看了她分外喜欢,不少富家公子也是对她青睐有加,我遇到的人也多,有的人还不如妖呢,林书,我没有经历过你的绝望,不会劝你放下什么,我只希望你能给挽枫一个机会,也给你们之间一个机会。”

    “我跟若依就快成亲了。”林书凌淡淡提醒。

    “你跟谁成亲是你的自由,挽枫是无辜的,就像我说的,你不能仗着她喜欢你就肆无忌惮,刚才你也看到了,你若动手她是决计不会反抗的,你们同门这么多年,没有男女之情也应有同门情谊吧。大师兄说得对,咱们这一路是为了寻找慕歌残魂,我不想整天看你们两个打来打去…我丑话说在前头,若你还像今天这样舞刀弄枪的,我会禀报掌门与青竹长老。”

    “这是威胁?”

    “算是吧。你就算不为掌门着想,也该为你师父想想,挽枫是他第一个弟子,失去爱徒的痛苦掌门已经经历过了,如果你非要让你师父也经历一番谁也拦不住。大家都这个年纪了,若还不分青红皂白将人一棍子打死,跟御剑门那帮伪君子有何不同!”

    慕歌是怎么死的她一清二楚,人类辨别好坏不能单凭眼睛判断,脑子长着是要用的,不然跟那些灵长类动物有何区别。

    林书凌闭口不答,片刻后咧嘴一笑,将杯中茶水再次一饮而尽:“洛师叔与四年前大不相同了。”

    “彼此彼此。”四年前两人一同背后议论一同抄书,那个在她被人为难时会傻乎乎塞炸弹的少年已经一去不返。

    他成长的代价是看透人心,而她成长的代价是失去挚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