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八章、霸道师叔

章节字数:3488  更新时间:19-06-10 10: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堂恢复了安静,慕歌被大师兄一个手刀劈晕扔进了房间,洛清源挨不住小师妹的不断劝说也决定回房休息,剩下四人围坐在桌前拖着下巴面面相觑。现在慕歌回来了,却不是以前那个慕歌,整个人被仇恨填满,阴冷得如同地狱归来的魔神,会说话会动能吃能睡就是没了善良,只记得自己像个畜生一样被人扔出了南疆,记得自己进了沐城山却不知道发生过的事,不记得这些朝夕相处的同门,也不记得洛清源……

    准确地说他不记得所有美好的事情,整个人充斥着负面情绪,仇恨,杀戮,欲望与憎恶,他恨那些将他赶出南疆的人,恨抛弃自己的母亲与带走母亲的流浪剑客,恨杀死自己的修真界众门派,独独忘了在沐城山的快乐,忘了与洛清源的相识相知相爱相许,忘了有那么一群人一直在等他回家…

    “唉~慕哥哥变成这样要怎么办…”落翎长叹一声,时间的冲刷下她已不是四年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对慕歌的感情也不像过去那么炽热,这一声叹息是惋惜,也有为洛清源的担忧。

    “我曾在妖界古籍上看到过…”江挽枫失言提到妖界,下意识噤声看林书凌神色,看后者一直板着脸有些失落哀伤,继续道,“古籍上提到,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天魂,地魂和识魂,七魄为喜、怒、哀、惧、爱、恶、欲,洛师叔说慕师弟魂魄异于常人,是不完整的…”话及此她望着黎络,黎络会意,沉吟道:“依照洛清源所言,慕歌吞噬了正常人的魂魄,这三魂必是完整的,由此看来怕是七魄残缺。”

    “我们所见慕师弟,性格暴躁,黑暗阴冷,如若猜得不错,留在他体内的是阴暗的几魄,他怀着仇恨修成人形,现在有了意识自是要去寻仇了。”

    “可,慕哥哥说他要去南疆,那是魔教总坛…”

    “这些都只是我们妄自揣测,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寻回慕歌其余魂魄,再想办法将他完整灵魂引入躯体之中。”黎络起身,为这场大会结了尾,众人面色寡淡,慕歌再像人终究也不是人,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尽早让他灵魂融入身体。

    “行了,我上去看看慕师弟,落翎,你去看看洛清源,至于你们两个…唉~”提到林书凌和江挽枫,连黎络都忍不住叹气,一个慕歌来寻仇还不够,这俩货非要跟着凑热闹!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不死不休,都是作的!

    楼下只剩冤家二人,江挽枫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又想跟他多待一会,只好没话找话:“听说你要成亲了?”若是洛清源在场肯定要开骂,能不能聊点大家开心的,一开口就把话聊死了还怎么增进感情!

    “是。”

    “是那位孙姑娘?”

    “是…”

    江挽枫抬起头,自嘲笑了笑,眼中有痛心,有不解,亦有释怀,林书凌受不了那种眼神,低下头不敢对视,他认可洛清源的话,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他愿意给他们之间的同门情谊一个机会。

    “我先回房了。”气氛太诡异,林书凌最先受不住,逃也似的起身准备上楼,江挽枫横出手拦在他面前,很识趣地与他身体保持距离,道:“林师弟,如果我不是妖,你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厌恶我?”

    “我不厌恶你,我只是…不喜欢妖。”

    “都一样。”她认命般地收回手掌,说了最后一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们也会有有生死相依,你也会不要命地护着我,那时…”

    “不可能!”她还未说完林书凌沉着脸打断,像是急着撇清什么,“我不可能对妖动恻隐之心,所以不会发生这种事。”

    江挽枫苦笑,你曾经就是那般不要命地保护我,即使那时你并不知道我是妖。他这么急着跟妖怪撇清关系,那些洗去的记忆又怎好叫他记起,她江挽枫还没有堕落到需要靠着旁人的愧疚与同情来换取一时的真心,那样就太不堪了。

    “林师弟。”她笑,“好好休息,还有,愿你们,缘结百年。”转身之际泪水顺势滑落,知晓了他的心意与憎恶,她不会再去纠缠什么,从初遇那年到如今,她一向温柔付出不求回报,她知道人妖殊途,只要在他身后默默看着就好,如今他有了心爱之人,她也该放手了,握得太紧会让两人都粉身碎骨。

    洛清源睡了一觉,胸口闷痛好了许多,伸个懒腰准备去隔壁看看慕歌,一出门就跟落翎碰上,她手上捧了碗药汁,正打算给她送进去。

    “我估摸着时辰师叔也该醒了。”落翎轻笑,绕过她进屋把药汁放桌上,洛清源也不好把人撇下,只好折回稍后再去看慕歌。落翎在桌旁坐下竟是要跟她长谈的架势,洛清源捏着鼻子,小师妹亲自熬的药不喝太不识好歹,抱着赴死的心理一饮而尽,整个人被苦得瞬间清醒。落翎见她脸都揪到了一起贴心从怀里掏出一包糖,洛清源随手抓了一把塞进口中,苦味散去才释重般地“活”过来。

    “师叔可感觉好一点?”

    洛清源点点头,糖在口中化开,味道还不错。

    “慕哥哥还是那个样子,挽枫师姐说可能是因为七魄不完整…”落翎支支吾吾,不知道要怎样把师兄师姐的话传达给这位师叔,谁知洛清源似乎料到一般,这些掌门师兄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了。“我知道啊,师兄说过,慕歌因为灵魂与旁人不同…不过这不是好事吗,不论如何,他回来了。”

    “师叔…”落翎看她强撑笑意有些难过,回来是回来了,可已不是昔日的那个人,他是带着敌意回来的。

    “好啦,你师叔我什么时候那么脆弱了。”像四年前一样,洛清源伸出爪子揉揉她脑袋,“我都能一个人等四年,这点小困难又怎么可能难得住我,魂魄不完整找齐就好,人都回来了还有什么不好搞的。行了,我先去隔壁看看他,我倒要看看他不识好歹到什么地步。”

    大剌剌踹开隔壁的门,慕歌还在昏睡,洛清源下意识放轻脚步,挪到床边,许是灵魂体的缘故,慕歌跟四年前几乎没什么区别,洛清源想起他之前那敌对样心里窝火,想着一巴掌先呼上去解解气再说,落在脸上的掌风却卸了力度,改为轻轻抚上,拍了两下,主人下不了手只能放狠话:“你要醒了还敢用那眼神看我,老娘一巴掌把你扇南半球去!”

    许是脸上被异物摩擦不舒服,慕歌皱皱眉头,眼睫颤动,悠悠睁开眼,洛清源刚把另一只手覆上另一边脸颊做成两手捧住的姿势俯下身,几乎鼻尖贴着鼻尖,冷不丁跟慕歌毫无感情的眼眸对上…麻蛋,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洛师叔憋着股气,示威似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半眯眼道:“醒了?”

    慕歌刚清醒,意识跟不上发展的脚步,对于洛某人光明正大吃豆腐的行为没有采取暴力措施,而是混沌般地眨了两下眼,那任君采撷的模样让洛清源把持不住,闭眼朝刚离开的小唇又覆了上去,这次不是浅尝辄止,她无师自通撬不开牙关就逮着慕歌下唇又亲又咬,泄愤似的越亲越重,慕歌在这一连串被占便宜的轰炸中终于清醒,大手用力一挥洛清源被华丽掀翻在地,揉着屁股龇牙咧嘴,你他娘的,懂不懂得怜香惜玉!我一姑娘家就差洗干净送你床上了你竟然都不吃两口!!

    “你要做什么?”慕歌坐起身,冷眼扫过,对洛清源的印象还停留在之前莫名其妙吼一通的层面,想到她刚刚做的事脸色就更加不好看,气势汹汹下床,洛清源不怕死地拦住,“你去哪?不管你去哪,必须带着我。”

    “滚开!”

    对于他的冷漠对待与粗暴言辞,洛清源充分展示出了自己强大的心脏,厚着脸皮道:“你现在才叫我滚太迟了,我告诉你,你别想把我甩开,还有,把你掌心黑乎乎的气体收一收,你要再对我动粗我立马叫人,让大师兄直接把你绑上沐城山,叫我师父好好收拾收拾你!”

    “沐城山?”慕歌总算拿正眼淡淡扫过,依言把魔气收回,波澜不惊,“你是沐城山弟子?”

    “对对对。”洛清源头点得拨浪鼓一般,眨巴眼睛带着期待,“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没有。”毫不留情拨开她碍事的身体,慕歌打开门,依旧不含杂质,“既然你是沐城山弟子,这次我就不与你计较,别再惹我,下一次我不会放过你。”

    到底是谁不放过谁啊!洛清源恨恨看他下楼头也不回,捏紧拳头中气十足喊了一句:“黎络师侄,慕歌要逃跑!”

    慕歌转身,脑门都拧出了抬头纹,掌心黑气翻涌,洛清源趴在栏杆上气势不减,扬了扬手中笛子,慕歌不记得魔教圣女,自然不认识那根古笛,只是上面的气息让他熟悉。黎络听到声音条件反射一跃而下又跟慕歌撕打在一起…

    洛清源看着都累,半炷香之后慕歌又被大师兄制住,如果眼神能杀人,洛清源怕是已经被切成了薯片。洛师叔心力交瘁,谁想天天看他们打架,时间都用来打架了还怎么培养感情!于是几步走到慕歌面前,声音温柔打商量:“你看你也打不过大师兄,这样,咱们一道同行,我们陪你去南疆,你又能去自己要去的地方,又不用天天打来打去,两全其美岂不好?”

    “不需要。”

    洛清源看不惯他这副不冷不热的死样子,以前巴不得整个人都贴她身上才好!耐心用尽,自暴自弃道:“是我死皮赖脸要跟着你行了吧!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舒舒服服跟我们一道走,要么每天让大师兄把你揍一顿然后绑起来跟我们一道走,你选哪个?”

    慕歌原以为自己已经很生人勿近心理阴暗,此刻却被她这种不要脸的强盗逻辑堵得无话可说,这人真是沐城山弟子吗?沐城山什么时候堕落到收这种弟子了!

    “你不讲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你现在落我手上,单独跑路是别想了。”得亏带着大师兄一同下山,不然就是找到慕歌也留不住人。

    慕歌面色不变,在她转身之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幽幽道:“好。”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