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十二章、花开两朵

章节字数:3281  更新时间:19-06-14 1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刚说什么?”慕歌走近一步,眼神阴冷。洛清源吞了口唾沫,心虚不敢对视,若放在以前慕歌铁定放鞭炮庆祝了,可现在,估计除了拆台啥也不会干…

    “我…说什么了?”没办法只能干起老本行,装傻充愣洛姑娘是好手,一双大眼睛水灵灵,风情万种又一脸无辜,眨巴了两下,“我什么都没说啊。”

    慕歌只觉头疼,不想与她谈论这个,目光落在柳云渊身上:“我打听过了,这里是乌衣镇,我们须得再往北走。”

    柳云渊点头,指着洛清源:“那她呢?你真打算带着她?”

    洛清源继续装无辜,对付这种黑心莲就得装白莲,幸亏跟白莲花接触过一段时间,装起来那是得心应手!对于她这种犹如精神分裂的情况慕歌已经见怪不怪,思虑片刻点头:“她对我们有大用处,带着。”

    柳云渊上下打量一番,满脸写着不屑:“就她?能有什么用处?就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丫头片子,走几步路都能晕倒。”

    我呸,你丫才一无是处!老娘都快奔三了,你这个二十几的臭丫头!“我有会的东西,慕歌知道的。”

    “你会什么?”柳云渊双手交叉抱胸,一脸审视,不得不说这姑娘除了心“黑”点还是很有御姐范的,洛清源甩甩头,白莲花的气场不能输!于是继续委屈巴巴瞅着慕歌,能说吗?说了会不会把我俩身份暴露?

    慕歌不着痕迹把她拖到自己身后,示意她别乱说话,洛清源秒懂,立刻小鸟依人往他身边凑,这种宣誓所有权的大好机会可不能浪费,是慕歌先动的手!

    “行了,你不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把她带着,午后就出发。”慕歌觉得厌烦,扔下这么一句后自顾自上楼,他一走,洛清源就本性暴露,也学着柳云渊的样子双手交叉环在身前:“一路上还要麻烦柳姑娘多多照顾了,毕竟我走几步路都要晕倒。”

    “真是小看你了。”

    “别别别,你可别高看我,我这人没什么能耐,斩妖除魔逞强除恶还要指望你们这些有能耐的人。慕歌说了,午后出发,我身体差,还得回去躺躺,稍后见。”掰回一城洛师叔心情大好,摇着尾巴上楼休息,果然近朱者赤,跟慕歌在一块待久了嘴皮子都利索了。

    路过慕歌房门,意外发现他房门没关,坐在桌前盯着门口,洛清源一个过路人竟然被盯得凉意直蹿上头,多年的厚脸皮竟有点hold不住,绷着笑脸打招呼:“没休息吗?我去休息啦…”

    慕歌一动不动,抬抬下巴:“过来。”穿透力极强,吓得洛清源一咯噔,这样的慕歌简直比核武器还要恐怖,话一开口身子抖三抖!

    “怎么了?”小碎步挪啊挪的,慕歌看得不耐烦,脸色一垮:“我会吃了你不成?”

    不排除这个可能啊!洛师叔心中洒泪,赴死一般走到他旁边坐下,先给自己来杯茶定定心,一杯茶下肚,慕歌脸色更难看。“你喝的我的。”

    咱俩口水都交换过了,还分什么你的我的,这么矫情!“有事吗?”

    “云渊她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不想节外生枝。”

    云渊云渊,叫那么亲密!洛清源心里不是滋味,咕咚又喝了一杯水,开始找茬顺带岔题:“慕歌,我叫什么?”

    “洛清源。”

    “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

    “……因为你也是魔教的人。”

    “错!”洛清源站起来,平息一下怒火,再度道,“我这辈子没去过南疆,只知道现任教主是我义父,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你,是你带我回了沐城山。慕歌,当初你为了我宁愿被散魂,我等了你四年,你不记得我没关系,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你带一个陌生女子在身边,把我当什么?”

    “你想当我什么人?”慕歌冷冷一句话浇灭了洛清源所有怒火,一瞬间怒气转化为委屈,她委曲求全四年等待,不顾一切跟着慕歌,最后只得一句你想当什么。

    “慕歌,在你心里把我当什么?带你回家的指路牌吗?如果我不是魔教圣女,我没有一个教主的爹,你会带着我吗?会仅仅只因为我是洛清源而带着我吗?”

    慕歌转过身,平淡无波:“你自己清楚。”

    “我不清楚,我要你说。”大抵恋爱中的女人都有那么一种执念,明明已经知道结果,却死活要亲耳听到,在满是创痕的心口再添上一刀好让自己死心得心安理得…洛清源现在就是这种心态。

    慕歌许是觉得烦了,冷冷扔下一句:“不会。”说完也不管洛清源脸色,自顾自出了房间。那两个字平平淡淡却犹如当头棒喝,将洛清源敲得清醒过来,她开始接受,也再次绝望,是的,她等来的只是有着残魂的躯壳,没有感情没有心,若有一日她横尸街头,慕歌不会多看一眼,不会流一滴泪,更不会记得自己是谁…真是悲哀啊。

    洛清源,你真是可笑,这世界一直那么现实,不会有人可怜你,你除了靠自己还能靠谁。洛姑娘趴在桌上,不得不舔着老脸承认自己矫情了,心灵鸡汤张口就来…

    慕歌走到楼下,寻了个靠窗的位置,窗外不知何时淅淅沥沥下了小雨,慕歌恍惚之中想起自己被赶出南疆之时也像现在这般飘着细雨,他顶着别人的躯体重生,那些长老如何也想不到他还活着,后来他走投无路去了沐城山…回忆到这里完结,慕歌盯着窗外的雨,继续恍惚,去了沐城山之后呢,他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经历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不记得洛清源,却隐隐觉得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他明明无喜无悲,为什么刚才一瞬间会涌上无法言喻的心酸,他跟洛清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慕歌。”一道声音打断慕歌思绪,他抬起头发现是柳云渊。初次见到柳云渊是自己意识恢复之初,那时浑浑噩噩,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该去何处,是柳云渊收留了他,每日给他输送灵力,渐渐他想起一些事,知道自己是慕歌,知道自己原是魔教少主,知道自己仇人,也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柳云渊待他一片赤诚,他却不愿与她坦诚相见,是心底下意识的刻意疏离,似乎,他想信任的人,不是她,明明她待自己那般好…

    慕歌甩甩头,怎么跟洛清源接触了那么一小会之后自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他摒去满眼惆怅,清冷如初。“何事?”

    初见他时就是这样,如何也化不去的寒冰,柳云渊已经习惯他的冷漠,只在心里叹口气,在他对面坐下:“那位姑娘,你真要带着?”

    “我说了,她对我有用。”

    “慕歌,我们相识短短两月不到,你从不肯对我吐露你的过去,我也从不多问,可你骗不了我,你对那位姑娘,不仅仅是利用。”慕歌心脏一抽,有些害怕她接下来的话。柳云渊掩去眼底悲茫,继续道,“你对她,既有茫然也有不舍,你在意她,在意到你自己不愿承认。”

    听她这近乎肯定戳穿的话语,慕歌猛地站起,急忙想撇清,怒道:“胡言乱语!”

    柳云渊没被他唬住,依旧声音平淡,染了一丝哽咽:“慕歌,既然你已经忘了过去,那能不能忘得彻底一点。我不顾一切跟着你,陪你去任何地方,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一眼?”

    慕歌愣住,今日是怎么回事,一个两个都跟吃错药一样,洛清源尚可理解,毕竟以他的认知她就是那样的人,为什么柳云渊也这样?她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也从不会给他找任何麻烦,这也是为什么慕歌愿意带着她的原因,灵力不错能帮上忙,性格不错温柔沉稳,他需要这样的人。

    一个洛清源已经让他头大,现在柳云渊也来给他找不痛快。慕歌眼神冰冷,不想再理会这些感情琐事,原本下楼就是想躲开洛清源求个清净,清净没求到反而更加不痛快。“以后不要再这些话,我没空陪你们胡闹。”

    柳云渊苦笑,她的一腔爱意在他眼里就只得“胡闹”二字。“早些休息吧,明日再走。”慕歌不再多言,丢下一句话又再次上楼,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明明半柱香前他刚下来…不过洛清源这会应该回自己房间了吧。

    推开房门,在桌边没有看到多余的人,慕歌松了口气,总算安静一会。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内室传来轻微鼾声,这间客栈布置极好,卧床以屏风隔开,慕歌只看了桌子,没想到床上会有人…

    洛清源毫不客气鸠占鹊巢,躺床上呼呼大睡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被子滑下肩头,里衣凌乱,露出一截手臂和圆润肩头…慕歌看这毫无形象的睡姿扶额无语,这人到底是有多大的心才敢这么大喇喇躺男人床上。

    他想直接把被子掀开,又想起万一被子下面也是一片凌乱该当如何,想用手将人推醒又下不去手,纠结半天改用脚踹了踹…

    “起来。回你自己房间睡去。”

    洛清源睡得酣畅,不情不愿嘟囔了几句,翻了个身,别吵…

    慕歌继续黑线,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就能睡得这么死!脚都踹得酸了床上某人依旧没反应,慕歌彻底放弃挣扎,回到桌边坐下,愤愤倒了杯茶,几乎要将床上的人盯出个窟窿!

    洛清源背对圆桌,眼睛睁开一条缝,笑意挡都挡不住,果然,只要死皮赖脸,先睡床再睡人一步步来完全不在话下!柳云渊那个嫩丫头还想跟自己斗,老娘可是被北京生活压力淬炼过的人,脸皮厚得堪比城墙!

    作者闲话:

    大家还记得我们女主玉佩里的人影子吗~男主在面对女主时是会有情感波动的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