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十三章、贼路不顺

章节字数:4028  更新时间:19-06-17 1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半,洛清源口渴难耐,闭着眼睛梦游般下床找水喝,许是慕歌心中警惕,屋内烛火都未熄,洛清源睡眠本来就浅,被这明晃晃的烛光照着立马清醒不少,眯眼扫了一周,看到慕歌趴桌上睡着了。

    这着实在洛清源意料之外,以慕歌如今的性格,看到女人躺自己床上没一掌把人拍死已经让她受宠若惊,暗自得意很久,现在竟然也没有去到别的房间,宁愿在桌上委屈自己也不想离开这里…洛姑娘特不要脸把这种领地归属权划分为慕歌想跟自己睡一间房。

    自从慕歌魂魄归来,洛清源从未好好看过他,这下难得人睡着,而且这么安静乖巧,连水也不喝了,就这么坐下好好赏起帅哥来。

    “你要是能一直这么乖巧就好了,咱俩男的俊,女的美,该是天生一对,现在倒好,你就回来个残魂,记着的七零八落,什么都不信我的,到处找茬,这都是我脾气好,要换个脾气差的,先绑起来揍一顿再一脚踹了,找个更帅更好的…”

    洛清源先是愤愤不平,后来就变成深闺哀怨,托着下巴一声接一声长叹。“前有汉武帝金屋藏娇,后有我洛清源闺房藏汉子,你说我都藏了你四年,就是养只猫狗啥的也该对我有感情吧,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怜惜我呢,好歹好吃好喝伺候你这么多年…”

    慕歌眼皮颤动,脸色发青,气的!先前听洛清源讲什么天生一对就算了,还能忍,后来越讲越不靠谱,什么闺房藏汉子,还什么连阿猫阿狗都不如,他堂堂魔教少主,竟沦落到跟畜生相比。

    于是在洛清源继续感伤怅怀顺便打算倒一杯水润润喉的时候,顺利跟慕歌毫无感情的眸子对上,刚伸出去准备倒水的手也不知是该继续倒还是收回来,条件反射亮起一口大白牙,冒出一句土掉渣的问候:“晚上好。”该死,刚刚说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听了去,现在关系已经很僵了,再这么下去搞不好会连人带床直接轰出去。

    慕歌头疼,不知为何,自从遇到这姑娘他头疼得更加频繁,一股从未有过的感情在心底冒芽,他一直以为自己应当只有仇恨,对待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感情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便自暴自弃将之撇在一边。

    “你做什么?”

    “没,没有,我有点口渴,来喝水。”揣着心虚把杯子倒满,狗腿给他也倒了一杯,“你也来点,多喝点水,对身体好。”

    慕歌看也不看,拨到一边,洛清源本来也没指望他能赏脸,自己喝得挺舒服,不知这家客栈泡的什么茶叶,清香可口。

    “这是宁神茶,虽说可以静心宁神,但喝多了会整宿睡不着。”慕歌冷冷说道,于是洛清源立马收回打算再来一杯的手,失眠什么的根本不能忍好吗!

    “你去哪里?”刚把茶杯推远就见慕歌起身,开了窗户,窗外依旧下着雨,慕歌凝神站了一会,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袖子一挥就准备一跃而出,被洛清源眼疾手快一把拽住,“这么晚了你要跑哪去?外面还下着雨呢。”

    慕歌见她烦人,实在没辙反手搂住她纤细腰肢,后者条件反射朝慕歌胸膛靠去,也伸手环住他的腰,大有“缠缠绵绵到天涯”的架势。“一起去。”

    就这样,由于洛师叔实在色令智昏,加上慕歌美男计诱惑,就这么稀里糊涂冒着大雨被美男掠去了未知地,实在是非常没有出息!

    外面雨下得不大,饶是如此,等慕歌抵达目的地之时,洛清源浑身几乎湿透,好在当炮灰淋雨淋出了抗体,此刻也就身上冷点还不至于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正好还能趁机揩油,借着冷的由头不停往慕歌怀里钻。

    慕歌也不知自己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就把这拖油瓶带了出来,现在把人送回去还来不来得及,万一淋了雨染上风寒还得腾出几天给她休养,算了,明日要是染了风寒就直接把人扔在客栈里,省得路上拖后腿…

    洛清源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慕歌划分到“半弃子”这一行列,依旧怀里蹭蹭蹭得高兴,恨不得蹭到地老天荒。美梦还没开始做,怀抱的主人就把她一把推开,洛清源不情不愿,睁眼一看差点晕过去。

    这这这,什么时候爬房顶上来了,还是这么高的房子,小碎步挪到慕歌旁边,手动重新缩进他怀里,楚楚可怜道:“我恐高…”

    “松手。”慕歌被她勒得快喘不过气,姑娘家家原以为就吃的多,没想到力气也不小。洛清源听言抱得更紧,“你三更半夜带我来这么高的地方,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再毁尸灭迹吧?”

    “要杀你用得着大费周章跑这来?”无缘无故杀你作甚!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以洛清源的词汇量只能蹦出这么一句相对应景的话,于是更不肯松开:“那咱们下去,不然我就一直抱着你。”

    ……

    片刻后,洛清源双脚如愿触到结实的青石路,一颗心总算定下来,有些不舍地离开温暖怀抱,毕竟要说话算话,万一慕歌以为自己故意吃豆腐,以后专挑这种又高又黑的地方,到时候连哭都没地方去。

    “这么晚了咱们出来干嘛?”而且下着雨都不知道给女孩子买把伞,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旁边有躲雨的屋檐,洛清源拽着慕歌进去,先把事问好了再考虑下一步要不要跟着。

    慕歌指指对面一扇镶金刷红漆的大门,一本正经:“这是本地的衙门。”

    洛清源不明所以点头,然后呢?你还打算跟官老爷打个招呼,混个人脉?

    “我身上没钱。”脸不红心不跳,末了加上一句,“也没药。”

    洛清源继续点头,然后呢,要钱跟药来衙门口干嘛,乞求施舍吗?慕歌没有下文,洛清源就努力揣摩他这句话,片刻后突然开窍。“你,你不会打算,去衙门里偷钱吧?”后一句压着嗓音,小心隔墙有耳。

    慕歌依旧气定神闲,丝毫没有做贼的心虚与羞耻。“你,你今天趁我昏迷的时候说出去办事,不会就是观察这镇子上哪家最有钱吧?”

    “南疆路途遥远,没钱的话我们会饿死在半路。”慕歌一脸理所应当,看得洛清源心肌梗塞,有一种亲眼看着自家孩子长歪的错觉,你先前明明偷一件衣服都要自责好半天!

    “那柳云渊呢,今天我看她出手大方,不像缺钱的样子。”

    “那是之前偷的银子,快用完了。”慕歌耐心用尽,不想跟她废话,“我白日观察许久,这衙门大门都刷了红漆,应当财产不少,而且里面肯定有许多药材,我们一路上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官府里的药材总比外边的珍贵。”

    洛清源还想再垂死挣扎一把,把他从偷盗边缘拉回来,谁知慕歌根本就不理会,先前都是柳云渊出手,自己这是第一次隐隐兴奋。

    “我身上有钱。”洛清源忙不迭掏出白天从柳云渊那讹来的银子,举起来晃晃,“实在不行咱们可以去挣,再不济我可以给我掌门师兄写信,沐城山有钱,咱们不至于沦落到去当贼的,万一被官府逮到,这辈子可就去不了南疆了。”洛师叔苦口婆心,实在不想自己两辈子清白最后添了一个“盗窃”的污点,我还想评选十大好青年呢!

    “凭我的武功会被这群废物抓住?”慕歌怒,不管如何为了证明自己不比这些脓包废物差,今晚这一趟是跑定了,银子不用那就拿点药材,总归要带点东西出来!洛清源没想到自己掏心掏肺的一番话反而起了反效果,绞尽脑汁刚想再劝说两句,就听对面大门“吱呀”开了。

    洛清源:“……”该不会是他们讨论声太大被对面巡夜的听到了?就说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嘛。

    “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不用担心,我住附近客栈,天晚了,您也回去休息吧。”隔着雨幕看不清楚那人面容,但看身形是个男子,应该长得不差,细雨带起的白雾,虽看不清,但听得见,应当是官老爷的什么亲戚,从语气中能听出关心。

    那人撑了伞,可巧是洛清源他们避雨的这个方向,于是洛清源在对方一步步接近中渐渐看出轮廓,分辨之后发现还是熟悉的一张脸,顾临安!真是冤家路窄,怎么逃到哪都能碰上他!

    洛清源欲哭无泪,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对方认出来,可慕歌又不听自己话,根本都不记得这号人,还准备再次顶风作案…顾临安越离越近,慕歌搓着爪子打算来票大的,气得洛清源想把他一掌劈晕,你倒是忘得彻底无忧无虑,知不知道咱们大祸临头了!还偷这个偷那个,一波未平一波还想起是吧!

    洛清源急得团团转,想用身体挡住慕歌发现个不够高,顾临安的脚步声跟催命符一样,如果他们在这里碰上,南疆估计是没指望了,搞不好一个发配边疆,一个抓回去作侧夫人…额,好像侧夫人也不错…

    “你怎么了?”旁边慕歌总算发现她的不对劲,假模假样关心两句,毕竟等会要打掩护。

    洛清源言简意赅,指着不远处慢走赏雨的顾临安,快速道:“那人是咱们仇家。”

    慕歌望去,只是个普通男子,头脑风暴一番,实在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号仇人,茫然道:“是吗?我怎么都不记得…”

    呸,你要记得就有鬼了!连我都忘了怎么可能记着别的男人!“咱们之前得罪过他,还在通缉中,他是官,要是被看到就算不被抓进去也会惹一大堆麻烦,这样一来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南疆。”洛清源知道他现在天不怕地不怕,没了沐城山弟子身份想打谁都不用考虑,看不顺眼就揍了,只能另觅他路,去南疆才是慕歌最在意的事。

    果不其然,慕歌被说动,他虽然不记得往事,但还分得清是非,若果真如洛清源所说那就没必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耽误自己报仇。洛清源还想再旁敲侧击几句,刚开了口整个人就被完整罩住,一瞬间周边全是慕歌的气息。

    洛清源:……近在咫尺的脸,还像四年前那样柔和,慕歌不开口几乎跟从前没区别,洛清源心生贪恋,反正现在他也不会把自己推开,那是不是可以趁机占个便宜?

    慕歌从未与女子如此亲密接触,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还未来及思考,就看到一截白皙纤细的手臂环在了自己颈间,垂眸对上的是洛清源爱意满满的眼神。

    慕歌:……虽然从不怀疑这个女子对自己的喜欢,但还是第一次见她好不露骨表示自己的爱意,慕歌有些受不住,刚想着要不把人推开算了,惹麻烦总好过惹桃花债,下一秒洛清源已经闭着眼睛凑了上来。她本来就不是大家闺秀,才不会像她们那样扭扭捏捏,要真这般拉不下脸皮,怎么把相公拐回家!这群小姐要是搁现代,只有相亲的命!

    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慕歌眼睛蓦地瞪大,洛清源毫不知足,已经四年没同他这般亲近,这一次要把四年的份全部补回来。思及此,也顾不得慕歌是否忘了,手臂收紧,整个人几乎贴在他身上,偏偏慕歌已经被吓得怔住,乖乖任君采撷也不反抗,让洛姑娘着实大喜了一把。看来以后对他就要采取这种霸道措施!

    那边顾临安自然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从他的方向只能看到个高大背影,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为了摇歌不肯娶亲,天寒地冻身边也没个人取暖,到现在连摇歌在哪都不知道,望着满天细雨,只觉心中情丝翻涌,马上就能吟出一首诗来!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天下之大寻个有情人不容易,祝你们二位白头偕老。”对着两人方向,顾老爷发自内心深情祝福,丝毫不知自己给心上人和情敌求了一份祝愿。

    作者闲话:

    终于恢复啦~这是之前删掉的一章,稍后会再更今天新的章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