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十五章、玉珏唤情

章节字数:3952  更新时间:19-06-18 0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觉睡得安稳,虽然没有梦到黄金屋但梦到和慕歌双宿双飞,花瓣满天撒,洛清源笑得猥琐,口水都差点淌枕头上,慕歌在床边看了快小半个时辰,看她这幅“衰”样打心底嫌弃,也不知道自己一大早跑来叫人起来吃饭是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

    “起来,吃饭了。”慕歌伸脚踹踹,洛清源不耐烦一巴掌拍开,抱着被子转了个身继续呼呼睡,小褂子满是褶皱,就差滑下来…慕歌抱着非礼勿视的态度再次踹了踹,下脚没有轻重,这一踹直接把洛清源踹醒了。后者下意识弹起,猛地一阵头晕,天旋地转还想吐,然后,就趴在床沿吐了…

    慕歌瞬间浑身僵硬,新换的鞋子上吐满了黄黄白白的污秽物,洛清源把胃里积压的东西吐出来之后舒服了许多,除了脑袋还晕晕沉沉,至少不瞎能看到慕歌了。她自上往下,先是不理解为什么一大早慕歌就摆出这幅要吃人的表情,随后看到地上污秽液体,原本就没血色的脸更白了。

    “我,我不舒服。”所以我不是故意要吐你鞋子上的。抬起眼可怜巴巴瞅着慕歌,那双黑漆漆的大眼氲着水汽,有点茫然也有点疲累,慕歌深吸一口气,被她这蔫了吧唧样击中,平复胸中怒气,故作平静把鞋子脱了赤脚站着。“起来吃饭了。”

    “哦。”洛清源犯了错,也不好意思再拂他的意,心里犯恶心,其实什么也不想吃,肯定是昨晚淋了雨又吹了一路的风,回来还被慕歌连吼带吓,这不,吓生病了。洛清源靠着床头缓神,还不忘伸手摸摸自己额头,是有点烫,于是更加可怜兮兮:“慕歌,我好像有点发热,咱们再多休息一天好不好?”

    慕歌想也不想一口拒绝,将人半拉半拽拖起来,洛清源被他折磨得没脾气,任由他瞎折腾,反正小感冒过几天就好了。

    “慕歌,帮我穿衣服。”

    “自己穿。”

    “你以前都是帮我穿的,还帮我梳妆,你可是个易容高手。”

    “不可能!快点穿。”慕歌毫不客气把衣服揉作一团甩她脸上,洛清源有气无力,套衣服的速度堪比蜗牛搬家…慕歌实在看不下去,粗暴抢过将人按在怀中,二话不说开始给她套衣服,洛清源乐得清闲,顺带伸手环住了腰,心情大好。

    “慕歌,我不想喝粥,咱们去吃对面的牛肉粉丝吧。”洛姑娘得寸进尺,顺利得到慕歌一通说教,乖乖听了后坐等他妥协……

    一炷香后,洛清源喝着热乎乎的粉丝汤,心满意足人生圆满,病中的不适也被抛到了脑后,慕歌看她啃大饼心里窝火,开始敲桌子质问。“你是不是装的?”

    “什么?”洛清源啃着饼,含糊不清道,“来来来,这家的饼也不错,你尝尝,吃饱了才有力气走路。”

    “你说你不舒服,不想喝粥,可我看你哪里像不舒服的样子。”慕歌双手环抱,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这样的相处模式,似乎,挺开心?

    “就是因为不舒服,所以才要多吃点。”

    慕歌愣,这是什么奇葩理由,那边洛清源殷勤给他递了块饼,真心推荐:“你尝尝看,他家的饼特别脆,还香,吃一口饼喝一口汤,绝配!”

    慕歌从不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此刻望着横在眼前的大饼,再看对面满眼含笑的姑娘,再坚定的原则也瞬间全忘,慕歌打算先装模作样推辞一番,然后再假装不情不愿接过。“我不要…”还没来及说“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了我就勉为其难接下”的话,洛清源就满脸惋惜地把饼送到自己口中。

    慕歌:“……”

    “你要实在不想吃的话就算了,反正你有钱,想吃什么都可以。”话题又拉扯到银子上来,洛清源又是长叹一口气,没钱的日子啊,就是这么难过,吃个饭都要看别人脸色。

    慕歌实在拉不下脸去问她要那最后半块饼,只好继续板着脸,这下是真的不高兴,洛清源见怪不怪,吃饱之后觉得有些困,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被不爽的慕歌再次找茬。“你才刚起又睡什么?”

    “我是病人,病人就是很虚弱的。”洛师叔义正言辞。

    “你吃起饭来可不像病人。”慕歌残忍打击,道出不可逃避的结果,“回去之后就收拾东西,今天就上路。”慕歌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为什么前段时日还看不顺眼的人突然就看得顺眼了。

    “不能再多歇一会?下午走也行。”

    “不能!”

    “慕歌。”洛清源躺倒在椅背上,幽幽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没有。”

    洛清源坐直盯着他的眼睛,盯得很认真:“我只是觉得,昨晚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好像变了,之前你都是不冷不热一副旁人欠你钱的样子,今天居然跟我说了这么多话,你这样让我想起了咱来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吗?”

    意料之中的摇头,洛清源也不伤心,只是有些唏嘘,她记得清楚,他却全忘了,算什么回忆。“算了,估计你也不想听,而且你都忘了,不讲了。”

    “……”好吧,你要不愿意说那就算了!“你腰间挂的什么,走起路来就响。”

    “不响啊,又不是铃铛。”嘴上说着手却摘下了青玉珏,竖在慕歌面前,“你说的是这个吗?”她找工匠将穗子重新编了,把青玉珏和慕歌的白玉珏编在一起。

    慕歌望着那递到眼前的玉佩,心脏突然抽疼,他从洛清源身上感知到的莫名的熟悉感原来全部来自于这枚玉佩,洛清源刚想把玉佩收回,虽说白玉是慕歌的东西,但现在慕歌什么也不记得,还不如自己留着,万一哪天被他扔了找都没地方找!

    “哎,你干嘛?”谁知慕歌突然伸手将玉佩抢到手中细看,两枚玉珏完美叠合在一起,洛清源怕他突然发疯把玉佩摔了,忙不迭抢回来,“做什么,这是我最后的身家,你不会也要收走吧。”你要敢收走就跟你拼命!

    “一块破玉佩而已。”慕歌不屑,心口的抽痛已经平息,精分一般又恢复那冷冰冰的欠抽样,洛清源嘴角抽搐,天天现场上演精神分裂,心好累!“吃完了没有,回去收拾东西。”慕歌说完也不管她,自顾自下楼回客栈。洛清源揣宝一般把玉佩收好,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慕歌慕歌,你看这玉佩是不是很眼熟?”洛清源跟在他屁股后面有一搭没一搭问话纠缠,慕歌半个眼神都不给,回了客栈直接将门一把关上,将那聒噪关在门外。洛清源差点没刹住脚一头撞上,对着紧闭的木门骂骂咧咧,撞毁容了看你上哪去看花容月貌!

    “洛姑娘就这么整天缠着别人就不怕闹笑话?”这边洛清源还在踹木门泄气,身后轻飘飘传来不屑的声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声音主人是羡慕嫉妒恨!这么多年宫斗剧不是白看的,这种没男主在场的时刻必须怼回去!

    于是她平复暴躁的情绪,转过身笑靥如花,比白莲还白莲:“柳姑娘真会说笑,若是缠着旁人也就罢了,这小俩口打情骂俏,旁人羡慕都来不及,又怎会嘲笑呢。”

    “慕歌似乎并不承认你这‘小俩口’身份。”柳云渊反将一军,心情颇好。

    洛清源厚脸皮惯了,也不觉得尴尬丢人,依旧呵呵笑:“姑娘可知我们昨晚去了哪儿?”果然,柳云渊脸色大变,昨夜睡不着想去找慕歌聊聊,谁知房里没人,连洛清源房里都空空如也,今早打算细问,谁知一大早两人又不见了,到这会才回来。

    洛清源掰回一城,更加嘚瑟,虽说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但这种事还是留点悬念比较好,柳云渊不是省油的灯。“哎呀,昨儿深更半夜的,他非要带人家出去,又抱又亲的,害得人家淋了雨,这会儿还不舒服着呢。”虽然这是事实,这会儿说出来却不自觉给人旖旎的错觉,好像俩人做了那种事。

    “我们刚吃了饭回来,慕歌说马上就动身,柳姑娘也回房收拾包袱去吧。”

    没人看戏鼓掌,唱戏的人也就散了。大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把自己埋在客人中的黎络四人皆是目瞪口呆,许久才有落翎小声嘀咕一句:“没想到洛师叔这么厉害。”成亲这种事张口就来,在慕歌失忆的情况下还能以未婚妻身份自居得这么心安理得,是个狠人!“大师兄,师叔旁边那个女子好像不是善茬。”

    黎络点头:“那女子不一般,灵力纯厚无比,慕歌现在无情无爱,断不会随随便便带一个女子在身边。”

    “那洛师叔呢?”落翎随口一问就把黎络问住,本人还不察觉,依旧随口道,“哦,不对,洛师叔不是慕哥哥自愿带着的,她是死活要跟来的。”

    “……”师妹你开心就好。“那女子灵力高出慕歌许多,慕歌发现不了我们不代表那女子也发现不了,大家谨慎一点。”

    落翎点头,往桌上两外两人扫一眼,无奈道:“林师兄,你好好的为什么要偷看师姐洗澡呢?”到现在也不向师姐道歉,整天摆出一副小媳妇的委屈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师姐把你怎么了!

    此话一出,被点名的那两人脸色绯红,江挽枫是不明就里,只有直觉告诉自己林书凌绝不会无缘无故偷看自己洗澡,偏偏这些天林书凌也不来找自己解释,原本都强逼自己把这事忘了大半,偏偏今日小师妹闲来无事又给提了。林书凌不比江挽枫好多少,况且是自己理亏,总不能说“当日看见一个可疑影子进了师姐屋内,自己是进去捉贼没想到师姐在洗澡”这种荒唐的话,且不说会不会被小师妹一通嘲笑,就是江挽枫本人也不会相信的吧,毕竟她在屋内可没发现什么可疑人。于是这事林书凌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师兄,你昨夜突然出去,说是发现了那半妖的踪迹,可是真的?”不得已,林书凌只得转移话题,落翎嗤之以鼻,好在这话题转的很有讨论度,也不挖苦,接着问道,“是啊,师兄,如果那半妖在附近现身,是不是莫师兄也在附近?”四年前莫洵岚就是跟一个半妖离开,四年间落翎也去看过一次,莫洵岚确实一直与他在一起。

    “我记得好像是三个人,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

    “柠柒。”江挽枫摒去心底羞愤,顺着他们的话题开口,“四年前我们第一次下山在客栈见过这个柠柒。”

    这么一说落翎倒想起来了:“对的,后来莫师兄还因为他担上了一个勾结妖物的罪名,被叔叔罚了一百灵鞭。我记得当时那柠柒好像被剑阵所伤,只剩下半条命,上次咱们去见莫师兄时他好像还是昏迷不醒。”

    “这四年怕是洵岚一直用灵力吊着他的命。”黎络声音沉闷,好好一个师弟就这般心甘情愿与妖物离开,还是为了一个男人。

    “难怪见他一直没什么精神。”落翎瞅了一眼黎络,道,“师兄,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半妖的踪迹,要不要顺藤摸瓜把莫师兄找出来,说实话,他一直与妖为伍,我很担心。”江挽枫是妖大家不害怕,毕竟她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那半妖不同,他可是将他们困在魇界差点出不来,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埋在莫洵岚身边终归不妥。

    “若洵岚不愿离开,谁也不能强迫他。”

    众人闻言皆叹了口气,莫洵岚若想离开,当年就不会一走了之,他是对得起自己良心了,那养育他的掌门呢,还有沐城山中苦苦等他回去的师兄师弟,他又对得起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