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十九章、祸不单行

章节字数:3753  更新时间:19-06-22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声不轻不重的“洛清源”无疑是敲在洛清源心上,她几乎条件反射向后望去,见到叶寒笑正垂眸跟黎络说着什么,心微微定下来,或许只是无意间提到自己而已。

    回了房间,好不容易彻底定下心,洛清源咕咚喝了一大口水,惊魂未定,叶寒笑在他心里跟大师兄是同等分量,一个发自内心认怂,一个打从心底不想遇上,见到了都跟猫见耗子一样恨不得夹尾巴逃走。对于黎络洛清源不可避免会打照面,久而久之也习惯了,至于叶寒笑,那是能离多远离多远,恨不得一辈子都见不着才好。

    “那人是谁?”慕歌见她丢了半条命的模样,心中冷笑。洛清源应声回头,一口气缓过来,这里也没有旁人,柳云渊早就被她轻车熟路地赶去了隔壁。慕歌口中的“他”是谁洛清源清楚,压低声音小心隔墙有耳:“你还记不记得御剑门?”

    慕歌不答,怎么可能不记得,就是御剑门害得自己魂飞魄散变成这副模样。洛清源本也没抱多大希望,自言自语道:“我想你应该忘了。那人是御剑门掌门首徒,不怎么好说话,咱们犯不着去惹他。”

    “他似乎认得我,而且也知道我的过去。”

    “这肯定的。”洛清源本就不会隐瞒他什么,何况当年他也算当事人,只得继续压低声音,“严格算起来,咱们跟御剑门还有旧仇在那呢,只不过眼下技不如人不得不低头,你放心,等咱们翅膀硬了,第一个灭了他。”

    慕歌斜睨一眼,不以为意,打算装傻到底,看还能不能挖出有用自己却不知道的信息,毕竟自己现在对御剑门的印象只有丁点的杀身之仇。“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旧仇?”

    “那可多了去了,一时半会还真说不完。”偏偏洛清源一心不想跟御剑门有任何牵扯,那些“仇”又不是什么愉快的事,连提也不愿意提,不甚在意摆摆手,“只要你记得,暂时不要跟他们硬碰硬就行了,我又不可能害你。”

    慕歌套不出有用信息登时黑了脸,觉得此人在这里甚是多余,开始赶人:“既然没什么说的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睡都睡过了还在乎这个。”

    “在乎。回你自己房间睡去。”

    “哎,别急呀,我还有话没说完呢。”回答她的是“砰”的关门声,洛清源对着木门骂了两句,优哉游哉回房间睡觉,经过楼道时随意往下面一瞥,就这么一瞥就瞥到林书凌跟孙若依在楼下卿卿我我,拉着小手摸着小腿,俩人久别重逢腻腻歪歪,一个把持不住就会干柴烈火然后滚个床单…怎么说两人也是许了终身,提前圆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洛清源想到林书凌身上蛊虫,下意识观察起孙若依是不是虚情假意,看了许久眼睛都泛酸了还是觉得孙若依并非作假,或许真的是自己小人之心了,看孙若依不顺眼是一回事,她会不会害林书凌就是另一回事了。

    反正跟自己没啥关系,洛清源耸耸肩,刚转身就看到江挽枫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自己身后,吓得差点从栏杆上翻出去。洛师叔捂着心脏,惊魂未定:“你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江挽枫脸色不是很好,洛清源能理解她的心情,放柔声音:“怎么不回去休息?”

    “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好。咱们去外边逛逛,边走边说。”不想让她看到楼下两人腻歪样添堵,洛清源贴心叫人出去谈,江挽枫也不拒绝,俩人旁若无人地从大门出去,洛清源习惯性瞥一眼,刚好跟孙若依投过来的目光对上,噼里啪啦一较高下。

    最终洛清源认输,以为自己面对柳云渊已经很白莲了,没想到连孙若依一成都比不上,眉目间尽是楚楚可怜样,光是随意对视就被那眼神收服,何况正儿八经谈恋爱。落翎不知道她对孙若依的敌视从哪来,她自己都不知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什么理由!

    “现在既然碰到了御剑门的人,我还是与你们分开走,已经找到了慕师弟残魂,相信师兄他们能找到剩余魂魄,我…”走在大街上洛清源心情变好,冷不丁听旁边人说自己要走,一下子郁闷到无以复加,这个时候就别添乱了好么?

    “正是因为碰上了御剑门的人才不能让你一个人走,现在他们忌惮着咱们,且此次下山还有更重要的目的,这才没有计较这个,要是发现你一个人落单肯定会想尽办法把你除掉,到时候连黎络都保护不了你。”洛清源心累,拖累是一方面,我看更多的是你不想看见孙若依跟林书凌你侬我侬吧!

    “可是…”

    “行了,既然出来一趟,咱们就好好逛逛,别提那些不开心的。御剑门爱咋地咋地,等搞清楚事情真相立马一拍两散,我比你还看他们不顺眼呢。”洛清源知道江挽枫心中顾忌多,也不想听她说些大道理,道理谁都懂,又不是傻子!

    江挽枫果然不提,听洛清源说的话转到另一个话题上。“对了,还没来及问你,怎么突然决定转道来这里?跟御剑门的人碰上不是偶然吧?”

    洛清源心慌,一时间忘了大师姐异于常人的判断力和敏锐度,忙拉着人看向旁边小摊转移注意力,江挽枫见她掩饰得这么青涩,无奈叹口气:“师叔何必瞒我,我向来不会多话。”

    “不是瞒你,而是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洛清源眨巴眼睛,真诚满满,“回头你可以去问黎络,是他做的决定。”对不起大师兄我不是有意要把你推出来的,只有你能降得住大师姐。“咱们去看看…”

    “御剑门的人。”

    “什么?”

    江挽枫凑在她耳边,声音极低:“前方是御剑门的人。”街上人挺多,他们隐在人群中倒也不易被发现,但被发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洛清源偷偷瞅一眼,好死不死还是叶寒笑领的头,冤家呀冤家,怎么他们这群人运气这么背,哪里都能遇上死对头!

    “咱们快分散开来,他现在不认识我,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江挽枫轻轻点头,几乎瞬间就隐在人群中不知去了何处。洛清源一个人胆子也大了许多,出来逛街不碍着别人吧。想着想着腰杆都直了起来,果不其然走了几步就跟叶寒笑正面对上,洛清源尽力压住心虚,心中默念“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姑娘。”

    “我不认识你。”……惨,不小心说漏嘴了,这不妥妥此地无银三百两。

    叶寒笑低低一笑,跟身边弟子说了什么,之后就独自一人朝她走来,洛清源深呼吸一口,既然躲不过就正面对上,自己可是三好青年,不偷不抢的这御剑门难不成在大街上还敢对自己怎么样。

    “姑娘,好巧又见面了。”叶寒笑换了以前那副高高在上不理人的模样,这让洛清源着实吃了一惊,怎么才过了几年身边人都变了样了?叶寒笑莫不是事情理多了脑子短路了吧!

    “你好。”

    “刚刚我们在客栈见过,在下还认错了人。”

    洛清源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坚决少说话,叶寒笑这种老狐狸,多说多错。

    “姑娘是出来买东西的?”

    “嗯。”

    “可有什么看上的?”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开始并排走,洛清源心中叫苦,没有看上的,我现在都后悔出门了!

    “没有。”

    “方才在下认错了人,说了一些话可能得罪了姑娘,还望莫怪。”

    不怪不怪,你要真过意不去就让我一个人走吧!

    “不知姑娘尊姓大名?”叶寒笑眼睛眯起,浅浅笑着却暗藏危险。

    “苏。”

    “姑娘莫要见怪,在下只是觉得苏姑娘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

    呸,谁是你故人!

    “我与姑娘一见如故,也为了先前的事赔不是,我请姑娘吃饭吧,不知姑娘可肯赏光?”叶寒笑不屈不挠,洛清源忍着心中不耐,勉强心平气和说话,有些话就要摊开了讲。“公子对所有女子都这么上心吗?我与公子不过匆匆一瞥,公子这又是要买东西又是要吃饭让我很是为难,公子怕是不知,我已许了人家,实在不方便与公子一同用饭,万望莫怪。”她面上笑得温柔,心里早把叶寒笑从里骂到外,虚伪的长尾巴狼,我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跟你去吃饭!

    叶寒笑也不恼怒,依旧风度翩翩:“姑娘这性子倒真与我那位故人一模一样。”

    “既是如此,公子就去找你那位故人吧,我不奉陪了。”赶忙找个借口溜走,洛清源脚下生风,恨不得把人甩开,一个劲地往人堆里扎,叶寒笑不紧不慢,每次以为他跟丢了下一刻就突然从边上冒出来,让洛清源一瞬间想到猫捉老鼠,感情叶寒笑是耍她玩呢!

    “你有完没完!”装不下去就不装了,洛清源都打算自亮身份,偏偏叶寒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让她憋了一肚子火又不好随意发泄,正准备再吼两句然后顺理成章亮出身份破罐子破摔的时候,叶寒笑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打一声招呼就揽过她的腰,一个借力俩人就落到屋顶上,洛清源有点恐高,下意识拽紧他的衣角,中气十足的声音变了调,软绵绵的没有杀伤力。“放我下去。”

    “苏姑娘,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叶寒笑心情颇好,将人揽得更紧了些。洛清源被他这话问得一头雾水,也忘了此刻正在被占便宜的事。“什么意思?”

    “你看下方。”洛清源顺势望去,差点腿软,这这这,这是造了什么孽,一个御剑门已经够受罪得了,寒山寺那帮和尚是怎么找到这的,御剑门加上寒山寺,这是要搞死他们沐城山的节奏!

    “如何,我没有骗你吧。”

    “他们…是谁?”身份没被戳穿,戏还要做足,看到寒山寺的一瞬间洛清源就知道自己这身份藏不了多久,那帮秃驴都是知道的,趁现在还没被发现,先从叶寒笑这边套点话出来。

    叶寒笑果然乖乖解释:“他们是寒山寺弟子,此次也是知道我们在这里招收弟子特来看看。”

    感情闹了半天是你们把人招来的!我就说怎么会倒霉到那个份上,这么大的中原偏偏能在这里碰上!“苏姑娘怎么了,怎么身体在发抖,莫不是冷了?”

    是被气的!洛清源平复心情,人来都来了,还是为了御剑门来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回去给大师兄他们通风报信,最好能先让慕歌转移,不然一下子对上太多人沐城山打不过啊,跟寒山寺先前已经结下梁子了,一个拂尘就可以把大师兄拖住,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叶寒笑!

    “我不认识他们…公子,我有些畏高,出来得也挺久了,再不回去我相公怕是会着急。”

    听到“相公”这个词叶寒笑眼神瞬间阴郁,现在不是时候不能冲动,忍着将怒气平息下去,带着人落到地上。脚一沾地,洛清源不管三七二十一撒开脚丫子朝客栈跑去,必须要赶在寒山寺弟子前面把消息送到!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