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章、达成共识

章节字数:3865  更新时间:19-06-23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叶寒笑一直跟在后面不远不近的地方,洛清源心中焦急也不管他,火急火燎奔进客栈直上二楼,一脚踹开慕歌房门又粗暴关上,慕歌正在洗澡,冷不丁一个姑娘闯入,二话不说直奔主题…洛清源心无旁骛,隔着帘子喊话,言语匆忙不拖泥带水:“一句话,寒山寺的人追上来了,快点跑。”说完立马跑去通知江挽枫,其他人都没什么问题。

    江挽枫也在洗澡,见了鬼了一个两个都染上什么洁癖。好歹是妹子,洛清源更加自然,掀了帘子言简意赅,“寒山寺的人来了。”

    “需要避开吗?”江挽枫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极其淡定。

    …大师姐你真是冰雪聪明!夸奖的话还没说出口,只听江挽枫幽幽道:“不过怕是来不及了。”洛清源竖起耳朵,楼下果然响起脚步声,该死,还没通知完呢。

    “师叔不必惊慌,真要对上寒山寺我们也不见得会落下风。”江挽枫依旧气定神闲,不见慌乱,洛清源被她这莫名的自信感染,也觉得不过如此,说话底气都足了许多,“我去通知黎络。”

    “师叔不怕暴露身份了?”

    “怕什么,那群和尚来了,暴露是迟早的事。”

    楼下大厅,黎络知道得显然比洛清源传播得快,在洛清源慌里慌张挨个敲门通知的时候,黎络等人已经站在了大堂,叶寒笑率领御剑门弟子立在一旁看好戏,落翎坐着翘起二郎腿,完全没把寒山寺放在眼里。一般仙门百家关系都不错,就算有些纠葛也不会搬到台面上撕破脸,除去看好戏的御剑门,沐城山和寒山寺都没把这当成是门派纠纷,以个人的名义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说你们也真是阴魂不散,大家都是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大老远追着非要打个痛快?”落翎晃着小腿,咄咄逼人,本来就不对付,此刻更是没了顾虑,说话怎么膈应人怎么来。

    “休得胡言。”那领头和尚果然暴怒,“我们只是听闻御剑门众位在此招纳门徒,想着路过此地前来打个招呼。”

    “那你们叙旧拦住我们去路做什么,还有,小师父,你一个出家人应当清心寡欲,这么容易生气可不符合你僧人的样子,我脾气都比你好。”

    “洛施主何必逞口舌之快。”

    落翎耸耸肩:“技不如人就要练练骂人,不然哪天被打了连句公道话也说不出来。”落翎确实十分记仇,拂尘四年前那一掌她记到现在,见到人就想怼上几句。

    那群和尚也不与她争辩,反而将话头转到看热闹的御剑门身上:“四年前仙门大会之后便再未与各位见过面,今日实属有缘。”

    御剑门不像沐城山那样不给面子,纷纷抱拳回礼,洛清源拽着江挽枫躲在楼梯口听他们谈话,只听拂尘又道:“不知各位可有见到与沐城山众位施主一道的那个妖物?就是四年前仙门大会上逃走的那个。”

    躲在暗处的洛清源恨得牙痒痒:“这帮死秃驴,非要找揍!”不待叶寒笑回答,江挽枫已自觉走了出去,步履轻盈,对此早已习惯。洛清源暗骂两声,终是忍住没有露面,她出去也没用,还不如再忍忍,她自己身份暴露不要紧,只是就怕以叶寒笑的谨慎会把目光移到慕歌身上来,慕歌现在是灵魂体,经不住再一次散魂。

    “现在我们人齐了,是不是可以开打了。”落翎起身,一改慵懒模样。黎络站在一旁,想起洛清源说过的话,微微开口,声音平淡,敛去不少锋芒,“不知几位可否和沐城山有何过节?”他问得谨慎,有意无意打听往事,在他自己记忆中并没有跟寒山寺闹过什么不愉快,更不会和拂尘有什么仇怨。

    拂尘双手合十,十分虔诚:“施主多虑了,寒山寺向来与各门派交好,何来过节之说。”

    “那为何你盯着我们不放?”

    “施主说笑了。此次只是顺道碰上御剑门各位,与施主再遇也是缘分使然,只是没想到施主竟还与妖物一道。”拂尘说得诚恳,明里暗里把理全占了,黎络也不是吃素的,论起道理谁也说不过他。

    “挽枫并未被逐出师门,她一日是我沐城山弟子,我这个做师兄的便会护她一日,小师父口口声声说她是妖,试问她可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任何生灵都无法改变自己的面目,却可扭转自己的宿命,挽枫既从未伤害过人,是好是坏又如何分辨?”

    “施主实在是强词夺理。”领头和尚摇头,一脸无可救药的模样,“若妖能与人相提并论,又何来人妖之分?”

    洛清源气得青筋爆出,每次都是自己人占理,偏偏对方总喜欢辩驳,歪理都辩得一本正经,这妥妥诡辩论创始人,白马非马就是从你这传下去的!

    拂尘没有参与辩驳,上前一步走到众人面前:“那依照黎施主所言,善良的妖与人并无分别,若有一日这妖不得已伤了旁人性命,与他在一起的人是不是也该死?”

    “自然不该。既然无心伤人,连妖都该度化,何况无辜的人。”

    “哈哈,那请黎施主记住今日所言。”拂尘旁若无人笑了几声,随后不再言语。洛清源皱眉,乍一看这拂尘当真像个疯子,可隐隐又觉得事出有因,难道大师兄真的做过什么错事?不可能不可能,大师兄做事一丝不苟,不徇私也不刻意针对,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做错事的,肯定是拂尘故意扰乱人心。

    黎络也皱眉,拂尘这番话前言不搭后语,像在暗示什么却又一字不提。

    “别废话,说这么多有的没的,要是不打算动手就别挡我们路。”洛清源咋舌,看来落翎是真的不待见寒山寺的人,每次说话都跟吃了火药一样。不过闹了这么一出,双方敌意都散了许多,没了拂尘这根搅屎棍,寒山寺跟沐城山几乎没什么接触更谈不上过节,显然这次拂尘打算息事宁人,凭着女人精准的第六感,洛清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好在眼下不用整天提心吊胆,拂尘再怎么能耐也不能悄然无声把人给宰了,狭小的客栈三路人马小心翼翼维持着一触即发的安宁。接下来没自己什么事洛清源拍拍手打算回房待着,坚决不跟寒山寺弟子正面对上,实在不行自己带着慕歌先行跑路,大师兄他们那么厉害肯定能追上。

    “洛姑娘,好久不见。”爬了没几阶就看到孙若依一脸悠哉倚栏杆上看好戏,洛清源浑身不舒服,不管过几年孙若依都入不了她的眼。

    “你认错人了。”洛清源冷冷回答,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连叶寒笑都认不出来她不信孙若依有那能耐,又不是人人都像逍遥那般高深莫测。

    “起初我也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可突然想起来四年前的初见,洛姑娘,那时的你可就是这副模样啊,你既然身份不能暴露,自然在人前有所伪装。”孙若依走近几步凑在她耳边,依旧那么欠的语气,“你放心,我不会戳穿你,你对我还有用。”

    洛清源脸色铁青,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那么重要的事都能忘了,而且孙若依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可以威胁她,不过一个身份,就算闹得众所周知又怎么样,她才不会乖乖听别人差遣,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人都是贪婪的,欲望无穷无尽。

    “就算你拆穿又如何,从慕歌身份暴露那一天开始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是吗?那我若说知道唤回慕歌残魂的方法呢。”孙若依说得轻松,洛清源脚步半顿,心中挣扎,她不应该心志不坚,只要自己一直找下去终有一天会找齐慕歌所有魂魄,不能上了孙若依的当。

    孙若依见她依旧犹豫不决下了重磅炸弹:“移魂之术来自南疆魔族,族内有密谱详细记载,像慕歌这种魂魄不全,古来比比皆是,只要你能进入魔教禁阁,找到密谱,唤回残魂不过片刻。”

    方才洛清源还挣扎几番,此刻听了这一席话完全缴械投降,她什么都不在乎,独独在乎慕歌,不妨先听孙若依要做什么再考虑要不要跟她合作…反正自己这么大人了,又不是两三岁小孩别人随便编两句话就信了…洛清源心中宽慰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一切为了慕歌。

    “我凭什么相信你,而且我又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孙若依噗嗤一笑,说话毫不留情一针见血:“你有什么值得我去骗的,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带我去南疆,我帮你进入禁阁,你不吃亏。”

    洛清源眯眼,只是这么简单的条件?“进入南疆之后呢,你想做什么?”

    “那就与你无关了。”孙若依继续诱导,“我只是需要魔族血脉带我穿过那片草原,其他的都用不着你。”

    “既然决定合作,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洛清源认命,虽说对方不可能简简单单就把禁书交给自己,但此刻她确实心动了,既然不知道以后会经历什么,此刻先把便宜占足。

    “你说。”

    “林书凌身上的蛊毒是不是你种下的?”

    孙若依笑容僵硬,洛清源见她神色有变心中猜了个七七八八,当即垮下脸:“果然是你。他一腔真心全捧给你,你怎么忍心下蛊害他。”

    孙若依难得慌张,脸色青白想为自己辩解又不知要如何开口,最后只能无力辩白一句话:“我不会害他。”

    “既然不会害他你就把他身上蛊毒解了,说实话我并不相信你。”

    “不行,我与他就要成亲了,不能解。”

    洛清源无语,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解蛊跟成亲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解了他的蛊你照样可以和他成亲,林书凌对你是真心的,我也希望你是真心待他。”

    “不行。”孙若依神色正凛,不容拒绝的语气,“洛姑娘,我今日在此提醒你,你若将他身中蛊毒的事说出去,我宁愿一辈子回不了南疆也不会将禁书交给你,你若让我不幸福,那你这辈子也别想找到慕歌残魂。”

    ……至于这么严重?洛清源眉头紧锁,越发觉得林书凌所中之蛊不一般,但看孙若依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模样,只能心中干着急,此刻撕破脸没有任何好处,既然孙若依保证不会伤害林书凌,那这蛊毒日后再想法子解也不成问题。“行,刚刚那问题作废,我重新问一个对我有益的。你既然会南疆蛊毒,为什么不能自己回去?”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谁知孙若依依旧不答,脸色比之方才更加难看。“我的事你无权过问,不论是书凌还是我都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带我过了那片草原即可。”

    “行行行,我不问了,真是,问你什么都不答,一点都不真诚。”洛清源摆摆手不在意,“反正我跟慕歌也是往南疆的方向走,你现在身为御剑门弟子,怎么与我们一道?”

    “我自有办法。”

    “那行吧,我们可能会在这里住一两天。你帮我盯着御剑门和寒山寺那帮人,还有,叶寒笑现在不知道我身份,我不想节外生枝,你表现得自然一点别让他发现。”洛清源叽里呱啦,无形中给慕歌找了个稳妥的保镖,既然孙若依这么有能耐,那这能耐也要用到正途上,正愁没人能光明正大盯着御剑门,她御剑门弟子的身份盯梢再合适不过。

    “那,合作愉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