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一章、蜜里调情

章节字数:4141  更新时间:19-06-24 09: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清源心情颇好,回到房间先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轻车熟路去找慕歌,表示自己肚子饿了,要钱吃饭。谁知刚一推开门就看到叶寒笑大喇喇地坐在桌边,慕歌还给他倒了一杯茶,洛清源跟见了鬼一样汗毛倒竖,慕歌是脑子秀逗了吗,跟他强调那么多遍远离御剑门的人!

    “苏姑娘也是来找楚公子的?”叶寒笑眉眼带笑,好整以暇喝着清茶,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洛清源听到“楚公子”先是一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慕歌也不是没有脑子,至少知道给自己化名,不愧是她洛清源看上的男人,聪明伶俐,最主要的是跟自己太心有灵犀!

    “难道你跟他认识?”洛清源打起十二分精神,重新拾起被自己丢弃四年的职业操守,跟咱们专业的比瞬间把你秒成渣!踩着小碎步,轻飘飘走到桌边坐下,主人一般给自己倒杯水小口抿着,做足了样子才开始正经飙戏。

    叶寒笑看了慕歌一眼,自来熟一般答道:“我与楚公子一见如故,他特邀我来坐坐。”

    洛清源不着痕迹瞪了慕歌一眼,胆子挺肥,还敢引狼入室。慕歌不以为意,又砌了壶茶出来殷勤招待,叶寒笑笑意更甚,洛清源也绷着笑容:“那还真是有缘,还不知道公子姓名呢?”做戏要做全套,这是演员的基本素养。

    “在下叶寒笑,御剑门弟子。”

    “哇,原来你是御剑门的。”洛清源睁大眼睛天真无邪,理所应当赞叹一番,对于普通小老百姓,御剑门终究是不可高攀的存在。

    叶寒笑不答,借着喝水的动作隐去唇角笑意,慕歌斜睨一眼,满是不屑。“听闻御剑门最是公正严凛,斩杀的邪物也是数不胜数,不知在下可否有机会去御剑门看看呢?”慕歌眯眼,杀身之仇不共戴天。洛清源心中警铃大作,忙不迭陪笑道:“他在说笑呢,御剑门哪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去的地方。”

    叶寒笑再次抿了口茶轻飘飘道:“恕我多言,不知二位是何种关系?”

    “呵呵,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洛清源打着哈哈,她是很想把自己跟慕歌关系公之于众,这样也好将那些个烂桃花扼杀在摇篮里,可慕歌巴不得跟她撇清,犯不着在叶寒笑面前丢脸。慕歌不动声色,给自己续了杯茶水,淡淡道,“这不是什么要紧事。”

    “我倒是有些好奇呢。”

    呸,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好奇这些八卦!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叶公子真是风趣,有些事怎好搬到台面上来讲。对了,叶公子打算在此逗留几日?”怎么突然就扯到她跟慕歌身上来了,明明是他俩要套路叶寒笑的啊。

    “暂不确定。”顿了半晌复又开口,“苏姑娘打算在此留几日?”

    “呵呵,我也不确定。”

    “相逢即是有缘,既然都不确定,或许可以结伴而行。”

    “这不妥吧,毕竟你们是有要事的人…”

    “如此,那就给众位添麻烦了。”不等她说完慕歌粗暴打断,答应得干脆,洛清源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你真是胆子肥了,御剑门的人就是颗不定时炸弹,连大师兄都招架不住,你难道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

    “苏姑娘脸色似乎不太好。”叶寒笑目不斜视依然发现她心绪变化,压住心中怒气淡淡出声,洛清源无心再遮掩,语气不太好,“气着了。”

    “这,在下并未言语冲撞姑娘。”

    “跟你没关系。”总有些人长得聪明伶俐脑子跟被门挤了一样!这句话她没忍心说出口,对着慕歌总有这些那些顾忌,不然以她的性格早就把人怼得哭着找娘了。做个深呼吸,老公是自家的不能打不能骂人前要留面子,不能生气不能生气,我还要多活十年。于是洛师叔爆发多年练出来的忍耐力,和言细语对着叶寒笑,“叶公子,我与他有些话要说,能否请你回避一下?”也不知道慕歌捏了个什么假名,稳妥点还是不叫。

    叶寒笑点头,起身几步走了出去,故作贴心把门也给关上了。眼下都是自家人,洛清源没了顾虑,恶狠狠站起来就差拎着慕歌衣领骂。“你是不是吃错药了,都跟你说了御剑门的人不简单,见到他们最好躲远点,你倒好,赶着送上门,你是忘了自己怎么落到这步田地的吗?”

    “我没忘,自己留存于世的意义是什么。”

    轻飘飘的一句话犹如重锤敲在洛清源心上,瞬间失去了全部气力,这段时日的相处让她忘了慕歌只是不完整的残魂,也让她忘了现在的慕歌是什么样的人,他的眼里只有仇恨,就像慕歌自己所说,他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报仇,为曾经惨死的自己讨个公道。

    他不记得过去没关系,洛清源相信只要自己一直缠着他,让他习惯自己在身边聒噪,就算一辈子记不起来,至少会习惯她的存在,那些事,她记得就行了,未来很长,她可以慢慢讲给慕歌听。可现在慕歌这一句话彻底将她敲醒,无论她再怎么自欺欺人,拥有完整记忆的慕歌都不会再回来了。

    “慕歌,如果我说为了我,暂时不要跟御剑门的人接触,你会听吗?”洛清源声音平淡,不复方才怒气冲冲。慕歌被她的情绪感染,心底蓦地爬上一股酸涩,好不容易被他隐下去,那边洛清源又扔了一颗“炸弹”,“慕歌,现在的你对我有没有一点感情,如果有一天我不缠着你了,你会不会不习惯,会不会去找我?”心底抽痛更甚,慕歌不懂这是什么样的情绪,只好默而不语。

    洛清源抬起头与他四目相接,泪眼婆娑中带着最后一丝倔强:“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坚强,不论怎么被你打击就是不走…慕歌,我是女孩子,我甘愿受这些委屈,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犹如羽毛般轻的四个字此刻却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在慕歌心头,他从不怀疑洛清源的喜欢,但也不是很相信,因为她的眼里总是带着戏谑,他不愿与她交心就是看不得她眼里的不在意,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时间去纠结处理那些儿女情长…今天,洛清源毫不隐晦,直截了当地说出“我喜欢你”这种几乎要付诸一生的誓言,重生之后意识残缺的慕歌第一次有了心慌,隐隐有种感觉,洛清源要离他而去了…

    这是非常不好的开端,没法遏止只能尽力往好的方向走。慕歌目光深邃,好似做了天大的决定,在洛清源心里直叹气打算放弃装可怜改走其他路线的时候,冷不丁被扯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下一秒身边被熟悉的气息笼罩,洛清源心脏直跳,这是慕歌回来这么久,第一次主动拥抱。

    她像得了糖的孩子紧紧抱住这个给她发糖的人,短暂的温存让这几日来受的委屈消失殆尽,慕歌却急着想证明自己心意,环住的双手悄悄抚上了她的后背,越勒越紧想将人揉进骨血里。洛清源看到他眼中的欲望,一时间有些愣怔,刚想将人推开,唇上传来温热触感,洛清源几乎算得上是受宠若惊,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这么放任下去是错的,她不介意将自己交给慕歌,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慕歌急于证明的吻让她喘不来气,她没理由接受被欲望填满的慕歌。

    饶是心中再怎么抗拒,在慕歌的挑逗下双腿发软,整个人软绵绵倒在他怀里,眼见慕歌的手拨开自己第一层衣服,洛清源心中慌乱,想截住他那不安分的爪子,奈何浑身酸软,提不起一丝力气,偏偏慕歌的唇舌还想入得更深…

    “唔…慕歌…”短暂的呜咽后是黏腻的水渍声,洛清源被迫仰起头,一方面暗自后悔不该出了这么个馊主意,虽然说动了慕歌却也把自己搭进去了,另一方面又慨叹自己如今是待宰的羔羊,只能委屈一下,就当提前洞房了…

    这么宽慰之后心里果然舒服点,抗拒的姿势微微变得迎合,慕歌眼神幽深,只惊讶片刻便又继续索求。俩人离床越来越近,身上衣服也越来越少,洛清源也被挑起了情欲,乖乖躺下任君采撷。扯掉腰封便是最后一件里衣,两人情欲正浓时门外响起煞风景的敲门声,一瞬间将洛清源敲醒,望着被扒了一半的亵衣,脸颊泛红,麻的,怎么就色迷心窍,差点就跟慕歌滚床单了!

    敲门声一声声敲得紧,洛清源没有多少被打断好事的恼怒,虽然她愿意跟慕歌做这事,但这种情况下明显不合适,慕歌显然是被她几句话激起了心底的占有欲,他现在都是阴暗的几魄,犯不着稀里糊涂就把自己第一次给送出去,以慕歌现在的人品,很有可能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这种事本来就是女生吃亏,事后再找不到人负责哭都没地方去!

    慕歌满脸写着不高兴和欲求不满,洛清源忍住笑意推了推他:“去开门,要是被人看到面子往哪搁。”至少证明自己在慕歌心里终究有些不同,即使是单纯的负面占有欲,洛师叔天性乐观也能联想到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慕歌看她泛着水光的红唇,想到自己方才的冲动,如梦初醒,忙不迭从她身上起来,情欲散去只剩疲惫,揉着太阳穴有些摸不着头脑,到底是他疯了还是洛清源疯了,方才那突然涌出的强占心理是怎么回事,满脑子都是只要强要了洛清源,以后便可以肆无忌惮将她压在身下尽情凌辱,是的,他方才的情欲中没有疼爱怜惜,有的只是侮辱发泄。

    如果没有这及时的敲门声,慕歌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以后又该如何面对洛清源。他不该对洛清源抱有这种心思的,他活着只是为了复仇,不该有其他杂念。

    慕歌起身,有条不紊给自己穿衣服,完全忽略门外等着的人。洛清源不想别人久等,胡乱把衣服套上就去开门,门外站着柳云渊,见到是她洛清源连衣服也不理,就这么衣衫不整敞着,就差把“我们刚滚了床单”几个字写在脸上。

    早知道来的人是柳云渊做什么要停下来,就该让她看看自己跟慕歌恩爱的模样,趁早死了那条心,别天天想着怎么勾引别人老公!

    柳云渊满脸不可置信,指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洛清源更加嘚瑟,也不问她来做什么,气定神闲地倚着门框接受她的妒意,没想到宣誓主权的感觉这么爽,小样,你一个小三加后来者的身份凭什么和我抢!

    “云渊,有事吗?”可惜天不遂人愿,洛姑娘也没嘚瑟多久就被慕歌拎回去。柳云渊缓回一口气,低眉垂首委屈得跟个小媳妇一样,洛清源嗤之以鼻,现在才来装白莲迟了,老娘已经把这位给占了。

    “没什么事,只是看你一直闷在屋里,想来问问你要不要吃些什么…”柳云渊更加可怜兮兮,慕歌缓了音调,“我饿了会自己下去吃饭,你要没什么事就回去歇着吧,这边有点事耽搁,可能要住上几天。还有,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隔壁那些人起冲突。”

    “慕歌…”

    “我今天已经很烦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慕歌不想再为这些事烦恼,冷着脸关上门,洛清源啧啧无语,“就你这对待女孩的态度,怎么烂桃花还是一朵接一朵都不断呢。”

    慕歌冷眼扫过:“那你自己不也是烂桃花。”

    “我跟那些桃花可不一样,我是第一朵,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要想跟别的桃花卿卿我我等下辈子吧。”

    慕歌头一次听人将情爱之事说得这么一本正经,还先来后到,又不是上京赶考非得摊上第一的头衔,对此只是冷哼一声不作评价。洛清源今日被吃够了豆腐,已经满足了,眼下也没什么事,打算晃到小师妹那边跟他们商量一下怎么甩开寒山寺跟御剑门。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迟早要出事,洛清源未雨绸缪,所有未知的可能都要扼杀在摇篮里,其他人都还好,就那个叶寒笑跟拂尘不太好对付,何况自己这边还有个随时可能叛变窝里反的慕歌…就想安安静静旅个游怎么就这么难…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