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二章、封尘旧事

章节字数:4241  更新时间:19-06-25 08: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师叔,你怎么来了?”落翎正坐在窗边发呆,见到她推门进来惊讶不已,毕竟如今他们应该减少接触,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嘘,我是偷偷过来的,没被人看到。”洛清源轻手轻脚真跟做贼一般,小心翼翼把门关上,“我来想跟你们讨论一下寒山寺的事情,就这么一齐住着太不安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甩开?”

    “我去找大师兄他们过来。”

    半炷香后,众人在落翎房间会面,洛清源哭笑不得,真像革命时期地下党接头。

    “黎络师侄,现在人都找上门来了,你真不记得跟那拂尘有什么过节?我看人家好像看你很不顺眼。”洛清源一语道破,这点实在费解,以她对黎络的了解,黎络不是会得罪人的性格,毕竟是下一任掌门,这点胸怀还是要有的,何况黎络本人也表示并没有什么过节,那拂尘怎么就盯着他们不放了?

    “洛师叔,大师兄绝对不会跟旁人有仇怨。”落翎拍胸脯保证,这么多年相处,这点信任还是要有的。

    洛清源托腮沉吟,猛然想起被他们抓住的昧青,转头问江挽枫:“挽枫,那昧青布置的魇界你能不能布啊?”怎么着他是半妖,你是纯种,总不能比杂种的差!

    “可以。”

    洛清源喜不自禁,落翎不解,疑惑问道:“师叔,你要设魇界做什么?”前者没有回她,继续捏着下巴对江挽枫道,“如果,要将魇界里的幻境针对某一个人呢?”第二次陷入昧青的幻境里,他们看到了莫洵岚的事,可见魇界并非一成不变,它是可以将人心底的回忆勾出来再加以放大呈现给布阵者想要呈现的人。

    生怕江挽枫听不懂,洛清源把自己跟慕歌在魇界中看到莫洵岚的事说了,后者听后沉默不语,洛清源满怀期待,此次她也有自己的私心,算是为了林书凌,也要看看孙若依到底在他体内种了什么蛊。

    “你的意思是想把拂尘拉到魇界里,然后勾起他内心的记忆?”

    不愧是大师姐,就是冰雪聪明!洛清源竖起大拇指,赞赏道:“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知道拂尘为何无缘无故对我们沐城山抱有敌意。”难怪仙门大会上对落翎下那样的狠手,感情追根究底是为了报复大师兄?虽然是个和尚,看人的眼光倒挺准的,知道小师妹对大师兄的重要性。

    “可是我从未布过这种结界,会不会将不相干的人拉进来?”江挽枫隐隐担忧,窥探别人记忆终归不是什么正确的事。

    洛清源摆摆手,毫不在意:“没事,咱们大家都行得正坐得直,我是没什么小秘密,看就看了。而且也不一定就能把别人拉进去,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搞定寒山寺的人,不然睡觉都不安心。”

    在洛清源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江挽枫同意试试看。落翎扫视一周觉得屋里就是最安全的,洛清源满怀期待,第一次见到曾经将自己坑得那么惨的结界是怎么布置的,再看到它去坑别人的感觉就是爽!

    “师叔,结界一旦开启我是无心管外界的事,一切就靠你们了。”江挽枫诚实道,在结界这个方面她确实不如那个半妖,自己是第一次尝试,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洛清源点头让她放心,只见江挽枫闭上眼,屋内众人只觉风一阵一阵吹,吹着吹着脑袋眩晕,片刻后已不见江挽枫身影。他们还是在屋子里,只是不见江挽枫,黎络见多识广,猜测结界已经布成,自己悄悄出门查看客栈内还有没有其他人,其余人自是在屋里等心消息。

    片刻后黎络回来,如释重负:“我们现在在挽枫设置的魇界里。”

    那就是成功了,大师姐真是块宝,到哪都有用!洛清源一边想一遍嫌弃地看了林书凌一眼,这么一块亮闪闪的金子啊,果然你瞎了眼!“咱们去外边看看,之前半妖的就是趴栏杆上看的。”众人不疑有他,纷纷走出去凑栏杆上,果然下面像是有面超级大的镜子,里面跳动着雪花一样的横条,洛清源再次赞叹,这架空的世界就是好啊,连电视电影这么高大尚的东西都能弄出来。

    “师叔你看好像黑了。”洛清源瞥一眼,丫头这你就不懂了,这是要开始播放的节奏。果然下一秒,画面开始变白,渐渐有了色彩。

    画面里是个贫瘠的小村子,放眼望去也就十几户人家,四周都是山,这小村子跟与世隔绝了一样。洛清源看得云里雾里,戳了戳身边落翎:“这是拂尘的记忆?别是挽枫真的拉错人了。”

    落翎也不知道拂尘的过去,心中也有点不确定,毕竟拂尘再怎么欠抽看上去也不像是贫苦人家出生的儿子,要么这是旁人的记忆,要么拂尘很小的时候就被被寒山寺收留,虽然寒山寺的弟子不怎么样,住持还是很有名门风范的,将拂尘培养成这种气质也不是不可能。

    黎络一言不发,眉头却开始皱紧,这个地方,他好像去过。洛清源在小师妹那边得不到确切回答,想转头问问大师兄,阴差阳错将黎络表情尽收眼底,她本就心思澄明,此刻将所有疑惑都吞回肚子里,静静看着接下来的发展。

    整个画面一直都是那个破败的小村子,一个人也看不到,洛清源忍着不耐往下等着,在最后一丝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画面里陡然出现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在他身后还追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妖怪。小孩跌跌撞撞,村子贫瘠都是随意用泥土铺成的土泥路,小孩时不时被碎石子绊倒,眼看那妖怪越追越近,饶是作为旁观者的洛清源等人都不由替那小孩捏了把汗,不出意外,这个小孩很有可能就是现在的拂尘。

    拂尘现在可活得好好的,那当年幼小的他是怎么从妖怪手下逃生的?正疑惑着,只见画面中陡然出现一抹青光,随后一个人影御剑而来,落在孩童和妖物之间。

    洛清源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那御剑而来的竟然是少年时期的黎络,那时候的黎络稚嫩的脸上带着少年特有的纯真与憧憬,立誓要除尽世上所有妖邪。孩童得了救,睁着清澈的眼眸望着这个从天而降宛如神人的大哥哥,黎络转头朝他一笑,随后提剑跟那妖物对上。

    洛清源看到,黎络身后的小孩不停张口想要说着什么,奈何黎络那时术法不精,堪堪能应对妖物,根本无暇顾及身后的小孩在做什么。洛清源沉吟思索,那小孩到底要说什么?她再次转头看黎络,后者面色苍白,这样的苍白很少在大师兄脸上看到,看样子他是想起来了。

    画面一转,就看到黎络躺地上不停喘气,妖物在他对面已被斩杀,不知何时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少妇,长得很漂亮,小孩趴进她怀里低低哭着,少妇脸色惨白,望着一动不动一点一点化为灰烬的妖物,眼泪陡然滚落。她面带泪水向起身的黎络说着什么,随后微微笑笑,竟抢过他手上的剑引颈自尽了。

    “我X!”洛清源破口大骂,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自尽了,隔着屏幕都感觉那血要飙到自己脸上,何况画面里的小孩和黎络,那直接被飙出的血溅成了血人,黎络还好,毕竟修仙之人,心态非常人所能及,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身上温热的血,一时间愣了。那小孩早就被吓得嚎啕大哭,即使听不到声音也能感觉到五岁孩童的绝望,那对他而言可能是至亲的存在!

    小孩发疯一般跑到黎络面前,用脚踢他,用石子砸他,黎络被石子砸得头破血流也不反抗,任由那小孩出够了气才罢。不知为何,洛清源望着画面中的黎络,隐隐觉得心酸,那时候的他初出茅庐,将天下众生的安全当成己任,不顾危险与妖邪厮杀在一起,只求换来普通人的安康。可这次,或许是他做错了,他斩杀了妖邪,却带走了一个普通女子的性命,留下不足五岁的孩童。他杀了妖物,却毁了一个孩子。

    最后,小孩许是哭累了,昏睡过去,黎络不甚在意擦擦额头上的血,朝着那女子虔诚跪下,磕了个响头,随后抱起小孩,离开了村子。

    画面变黑,显然以江挽枫的能耐只能从拂尘这里勾出这些回忆,不过这些也够了,毕竟黎络也是当事人,可以问问他具体的经过。洛清源看他脸色奇差,有些不忍,想着要不让他先缓缓稍后再问,谁知落翎戳了戳她:“师叔,好像那小孩真的是拂尘,你看大师兄脸色很不好。”

    洛清源点头,江挽枫呈现出来的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不然他们早就知道为何那女子会无缘无故自杀,让黎络背上这么一条间接杀人的罪名。“算了,看他现在情绪不太好,咱们迟点再问。”

    “嗯。大师兄不是那样的人,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两人在这边小声讨论,那边黎络已经定了心神,那件事是他心里一个疙瘩,他从来没有忘记,只是不曾想到,拂尘竟是当年那个小孩,看来他是偷偷拜进了寒山寺,容貌也变了许多,难怪认不出来。

    “大,大师兄…”落翎嗫嗫嚅嚅,冷不丁人走到面前,连话也说得磕磕绊绊。洛清源应声转头,看到黎络已经恢复冷静,再联想到幻境中的少年,有些唏嘘,真的不是所有人都天生拥有强大心理的,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同一个人。

    “我没有想到他就是当年那个孩子。”不待洛清源宽慰,黎络已经自觉开始简述事情的经过,“当时我见他被妖怪追着,便出手相救,我与妖怪缠斗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在我身后叫我不要伤害他。我无暇理会,那妖怪出手皆是死招,我没法饶他一命。”

    “后来我斩杀了妖怪,直到那个女子出现,我才知道我犯了多大的错误。”

    “那妖怪不会跟那女子是夫妻吧?”洛清源猜测道。黎络叹了口气,犹豫半晌点点头,“不错,那小孩是他们俩的孩子。”

    什么?不止洛清源,连一开始抱着看戏心态的林书凌都不可置信,有些讷讷的:“那拂尘岂不是半妖?”

    洛清源也想到这一点,半妖他们身边就有一个,拂尘完全就跟妖搭不上边。黎络耐心解释:“半妖也不全是像昧青那样的,拂尘体内虽有一半妖族血统,却并未苏醒,妖性蛰伏在他体内深处是以让他看起来跟人类无异。”

    “哦。那个女子为什么要自尽?”洛清源疑惑,或许那个女子不自尽,拂尘也不会将黎络视作仇敌,毕竟那时他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那女子时日无多,每日靠着妖物的鲜血存活,妖物每日给她灌输鲜血导致神识衰弱,那日就是突然兽性大发,脑子混沌,才会忍不住向自己孩子下手。妖物被我斩杀之后,女子也无法再活下去,她乞求我好好照顾她的孩子。”

    洛清源心中不是滋味,可怜天下父母心是没错,可那女子用错了方法,就算时日无多也不该当着孩子的面自杀,完全不去考虑会给孩子心灵造成多大的创伤,这件事里黎络没有做错,却偏偏因为他拆散了一个家庭,以他的性格自责内疚是必然的,既然如此他一定会好好安顿这个孩子,怎么会把他送到寒山寺呢?

    “然后你把孩子送到寒山寺了?”

    黎络摇头:“没有。这孩子是半妖血统,送进修真界于他而言并无好处,我原是打算找个富裕的人家收养,岂料刚离了村子第一晚他就跑了,我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黎络言简意赅,洛清源心中猜个大概,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能在他这个修仙之人手下逃脱?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这其中定是还有什么猫腻,黎络不愿说,她也不好多问。

    这样看来拂尘小的时候就有能耐,竟然能一个人拜进寒山寺,还得到住持真传。这样一来所有的疑惑都能解了,拂尘心中怨恨黎络当年杀了自己父亲,逼死自己母亲,所以才会对黎络紧追不放,偏偏他样貌大改,黎络一直没有认出来。所以在众人眼中这只是拂尘单方面的发神经,却不曾想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夹在中间。

    “那大师兄,我们要怎么办?”落翎感到头疼,对于拂尘他们总不能真的赶尽杀绝,也不能任由对方将自己杀绝,一个头两个大。

    “咦?画面好像又有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