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三章、往事癫狂

章节字数:4014  更新时间:19-06-26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当几人苦思冥想要怎么解决这桩“纠葛往事”的时候,林书凌突然冒出一句,洛清源最是心不在焉,听到这话下意识朝“大屏幕”看去,果然上面又出现了人影。

    这次不是什么小破村子,入眼处一片郁郁葱葱,周围都是参天的古树,洛清源一头雾水,难道拂尘的事还有什么后续?几人忙噤了声认真看着,画面一直停留在翠绿的森林里,时不时闪动几下,显然主人内心深处并不想这段记忆暴露在人前,却又抵不住魇界的幻境,洛清源看得脑门上全是汗,不停祈祷江挽枫给点力。

    许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画面晃动一会之后开始正常“播放”。苍翠的树林里渐渐出现两个人影,看身形应当是一男一女,靠得极进,像是在畅谈什么。洛清源更加摸不着头脑,那身形怎么看也不像是拂尘。“师叔,那好像是挽枫师姐。”落翎凑在她耳边,刻意避开林书凌,声音极低。

    “不会吧,挽枫跟拂尘有什么关系?”洛清源否定,还没等落翎辩驳几句就被“啪啪”打脸,脏话梗在喉间,走得近了才发现特娘的还真是江挽枫!至于跟她凑得很近的“男子”竟然是林书凌!

    叔侄俩犹如被雷劈中一样机械转头,不出意料看到林书凌吃了翔一般的表情。原来以前江挽枫和林书凌关系这么好,俩人走路都差搂一块了。洛师叔正愁找不到言语来调戏林书凌,见到此贱兮兮凑到他身边,笑得猥琐:“没看出来啊,你以前不是挺喜欢我们挽枫的嘛,现在又故意不理人家,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

    林书凌完全没有记忆,此刻对于洛清源的挖苦嘲讽难得没有回怼,他想了很多就是不记得有过这么一幕。洛清源还在旁边自说自话:“看来这是挽枫的记忆了,没想到她早在多年以前就对你芳心暗许了,你那会儿估计也才进沐城山吧,看起来还挺招人喜欢,怎么现在就变成这幅德性…”

    画面还在继续,原本他们有说有笑,突然间狂风大作,树叶被吹得满天飞,江挽枫是师姐,下意识护着小师弟,谁知林书凌竟是个有担当的,断没有让女孩子挡在自己身前的道理,那时他们灵力都比较低微,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不明物体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小心翼翼继续往前走。

    画面依旧没有声音,但能感觉到他们的慌乱,邪风还在刮着,连外界的洛清源等人都看不清画面,可见当时那风刮得有多大。画面里满是横飞的树叶,根本看不清人影,不知过了多久,画面渐渐清楚,林书凌倒在江挽枫怀里不停抽搐,脸色青紫,无论江挽枫怎么呼唤就是不醒,闭着眼睛状如死人。

    “师叔你看,他手上有几个被蛇咬出来的小孔。”

    细看之下果然林书凌手腕上几个青黑的小孔,一看就是蛇印。江挽枫也发现那细小的伤口,毫不犹豫对着伤口覆了上去,企图帮他吸出毒血。也不知怎的,也许是蛇的毒性实在太强,也许是江挽枫吸毒的方法不对,总之林书凌脸色越来越惨白,几乎没了进的气。江挽枫慌了,知道再不救他就再也救不回,可于她而言当时救人的方式只有一种…

    “你说挽枫当时怎么把他救回来的?”洛清源还有闲情逸致跟落翎探讨“剧情”,反正林书凌跟江挽枫现在都活得好好的,这个也不像拂尘的过去那么惨淡,看客自然多了几分看戏的心理。

    “不知道哎,当时…呀!”落翎突然惊叫一声,惊得洛清源条件反射把目光从林书凌身上移到屏幕上来,“靠!”画面中的两人不知何时吻在了一起,围绕在两人身边的是江挽枫的火属性灵流,红光闪烁中从江挽枫身体里冒出了一个洁白晶莹的圆珠,江挽枫将它控制在掌心,指甲轻轻划过剜下一小块,唇微微分开将那剜下的小白块喂进林书凌口中,白光骤弱,江挽枫闭上眼睛又倾身吻了上去,这下洛清源清楚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水。

    “那个白色的,是妖的内丹吗?”落翎喃喃自语,洛清源这才想起这不是个用常理能解释的世界,照理来说妖族应该是有内丹的。“咦,她又把林书凌打晕做什么?”妖族的内丹不愧是救命的良药,只消片刻林书凌体内毒素退去很多,人也有转醒的趋势,谁也不懂这个时候江挽枫为什么要将人打晕再自己背着走。

    江挽枫一个弱女子,竟然能背着林书凌翻过两座山头,洛清源咋舌,爱情果然是最有力量的,自己连扫地都嫌累的人也能背着慕歌走南闯北,江挽枫能为林书凌做到这一步并不奇怪。

    江挽枫的记忆断断续续,或许是她不愿意提起,又或许是她根本就记不清,洛清源偏向于前者。总之等画面再次恢复的时候,江挽枫已经跪在了一扇密闭的石门前,四周都是山,洛清源细细辨认,才从有没有台阶这方面辨认出这并不是逍遥闭关的那座山,真是,山长一个样就算了,偏偏那些隐世高人就喜欢挑这些环境差不多的山。他们无法判断江挽枫跪了多久,只是感觉到她身体微微颤抖,双腿都并不拢,应当是跪了很久。

    石门“轰隆隆”开了,洛清源屏气凝神,就害怕待会出来的人是逍遥,这次并没有遂她愿,出来的是个妖艳的老妇人,对于上了年纪的女子不应该用妖艳来形容,可这个妇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艳,魅惑无比的艳,以至于往往让人们直接忽视她的年纪。江挽枫见怪不怪,恭敬磕了三个响头,唇齿微启,与那位妇人对话。在场没有人懂得唇语,所以谁也不知道江挽枫说了什么,但看那妇人笑得越来越灿烂,也知道江挽枫应当是与她做了什么交易。

    妇人径直走到昏迷的林书凌面前,抬起手掌,手指纤细白皙,与那张脸完全不符,她手心泛出白光,没入林书凌体内,随后手指一指,一道带着颜色的灵力飞入江挽枫脑海,随后妇人不再多言,转身回去关了石门,再然后就是江挽枫背着林书凌沿来时的路回去。

    画面一直静止,显然主人的回忆到这里便完结了,林书凌脑子乱成了一锅粥,作为画面里的主人公,他没有一丁点关于这事的记忆,那妖艳的妇人往他体内注入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跟江挽枫有这么一段往事而他却浑然不记得?

    林书凌半蹲而下,脑海中兀地蹦出不久前在客栈江挽枫问他的话,她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们也会生死相依,你也会不要命的护着我”,那时他粗暴打断,信誓旦旦回答“不可能”,他不可能会再对妖产生怜悯,更不会拼死护着一个妖物。前不久信誓旦旦的话此刻成了最可笑的言辞,他说过不会对妖产生同情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江挽枫,他对江挽枫的爱意不屑一顾,却不想自己曾经真的不要命地护过她,生死枉顾。他那么痛恶妖族,怎么会对妖类产生感情,不可能不可能!

    “林书凌…”洛清源没有想到这段记忆会给林书凌造成那么大的冲击,并不知道于他而言一直尊崇的除魔卫道生生被自己踏在脚下是什么感受,就像一瞬间失去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切,他不能对妖族产生感情,否则怎么对得起被妖残忍杀害的父母和村里横死的百姓。他不记得那段过去,不能接受自己曾和江挽枫那般亲密无间,那都是胡编乱造不可能的事!

    “林书凌!”洛清源大叫一声,依旧唤不回狂奔逃走的林书凌,落翎也是第一次见到林师兄这般失控的样子,一时也懵了。洛清源恨得原地跺脚,犹豫片刻追了上去,让小师妹照看好浑浑噩噩的大师兄,一个两个果然都不让人省心!

    洛清源追了几步,发现笼罩在客栈里的魇界破了,看来江挽枫已经撑到极限,洛清源更觉头大,要是江挽枫知道事情变得这么不可收拾又要怎么面对林书凌,两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就这么破了。

    客栈的角落里,大范围的结界对江挽枫的伤害还是比较大,她是第一次尝试能坚持这么久实属不易,眼下结界已破,也该去问问师叔他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关键信息。刚起身就看到林书凌风一般从楼上一跃而下,正落在自己面前。他脸色极差,江挽枫有些不解,习惯性上前问候两句。

    下一刻冷不防一柄冷剑架在自己脖颈之上,江挽枫满脸不解,明明这几日他们已经相处得很好了。林书凌喘着粗气,眼眶泛红,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个劲地逼问,“你快说那些事都不是真的!”

    “什么事?林师弟你怎么了?”江挽枫不解,林书凌更加慌乱,剑刃推进几分,不依不挠,“你说那些都是假的!你没有救过我,我也没有保护过你,你说啊!”剑刃锋利,划破肌肤,江挽枫心头寒意直蹿,林书凌说的她不可能再听不懂,脸色煞白,嘴唇颤抖,“你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宁愿自己不知道!你快将我体内的妖丹拿走,我不要那东西!我不要靠妖活下去!”他近乎疯狂,完全不去想若是剑刃划破面前女子脖颈会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他只想听到一句“那都是假的”,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人总要学会自欺欺人,才能继续过活。

    “你就这么痛恶我吗?”江挽枫声音异常平静,平静到让林书凌害怕,他握剑的手不停颤抖,印在她眼中的是自己慌乱没有血色的脸,他疯魔了,这么多年不曾流泪的眸子不争气地流下了泪水,晕在脸上泛着无力,所有的气在江挽枫不含任何感情的一句话中土崩瓦解,仙剑无力摔落在地,“哐当”一声格外响亮。

    洛清源循声而来,看到的就是林书凌像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无声哭着,江挽枫站在他对面眼眶蓄满泪水却忍着没有走动一步,两人保持这个不近不远的距离,像是隔成了两个世界。洛清源不懂,知道俩人曾这般生死相依应当是好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林书凌的疯魔让她害怕,江挽枫的淡然更让她害怕,林书凌的心结明明已经解开,他也真心想要容纳江挽枫,为什么仅仅一段看上去相对温馨的往事会让两人都走到这步境地。

    她不是林书凌,不懂林书凌对妖族的厌恶,自己体内有了最痛恶的妖丹,甚至他必须靠着这块小小的东西活下去,那能摧垮一个人所有的坚持,他以后在除妖时再也不能心安理得说出“妖类丧尽天良”这样的话,一个江挽枫,让他所有的坚持都付诸一炬。

    “既然你这么痛恶我,那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吧。”这么多年,江挽枫第一次选择放手离开,那段往事是她最后的期盼,她期待有一天他会知晓然后放下所有成见真心真意接纳她,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往事暴露在他面前,他没有放下成见,反而更加反感,她最后的期盼没了,曾经的生死相依没能留住他的感情,她再无理由留在他身边。“那些事,你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吧,你再厌恶,那也是你活下去的支撑,就是为了你那未过门的妻子,你也应当好好活着。”

    林书凌双目泛红,脑中犹如万蚁在噬咬,江挽枫的话一声声敲在心上,敲得人喘不过气。从知道她的身份那天起,他就恨着,恨自己敬仰了七年的师姐竟是最邪恶的妖族,恨她明明是妖却对自己那般温柔,一度让人产生错觉。他的恨无人知晓,就像他自己都忘了少年时心底萌生的喜欢,那般清澈,那般纯暇。

    自古人妖殊途,只能殊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