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四章、继续无题

章节字数:3862  更新时间:19-06-27 0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洛清源趴桌上怏怏提不起精神,屋里只有她跟落翎两人,没想到不仅知道了拂尘跟大师兄的过节,还顺带牵出了林书凌的心结…大师兄一直为那件事自责不已,一个拂尘已经很让他们头大了,现在林书凌跟江挽枫也要来凑热闹…想想就觉得心累!

    “师叔,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落翎也趴在桌上闷声道,“我刚才去看挽枫师姐,她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林师兄也是,都到这份上了怎么还会冒出这事呢?”

    “你说林书凌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这挽枫救了他他不感激就算了,还一副别人欠他的样子。”提到林书凌,洛清源就一肚子火,一个大男生怎么这么矫情,人家女孩子都看开了,你还作天作地闹得鸡犬不宁!这要不是她朋友,早就被揍成猪头了,难怪会看上白莲花,趁早成亲别耽误我们挽枫!

    “我觉得这个不能怪林师兄。师叔你想,林师兄父母朋友亲人都是被妖杀害的,他本人也差点命丧妖手,可想而知对妖的痛恨,但是后来他放下对妖的芥蒂接受了挽枫师姐,最后却发现自己体内有妖的内丹,这无异于是往他心口上捅刀子,师姐变成这样是很可怜,可我们不能怪到林师兄头上,他心里也很苦的。”

    洛清源托着下巴,她不反对落翎这番话,可她也没有经历过这些灭门的深仇大恨,不懂他们内心的坚持与信仰。“你说得或许没错,可他既然能接受挽枫,为什么不能接受她的内丹呢?”人若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师叔你还是不懂,他不是不接受挽枫师姐的内丹,是不接受妖的内丹。父母死在妖的手下,你让他怎么心安理得接受妖的馈赠。”

    洛清源似懂非懂,只要接触到这些仇啊怨的她脑子就不够用,林书凌跟江挽枫的事外人插不了手,或许等林书凌跟孙若依成亲之后会有好转吧。

    “林书凌这边咱们插不了手,黎络呢?”哎,又是一个头疼的,怎么他们这群人运气这么背,什么破事都能遇上。“黎络跟拂尘又怎么弄啊,拂尘摆明了就是回来找黎络算账的。”

    “当年的事也怪不到大师兄头上啊。”落翎愤愤,“谁知道那个妖怪会是拂尘的父亲,当时那种情况下任谁都会出手相救吧,大师兄救了他他还要恩将仇报,良心都吃到了狗肚子里。”落翎本来就看拂尘不顺眼,妖里妖气的没个和尚的样子。

    “现在纠结谁对谁错也没用,要想想办法怎么解决这棘手的事。”洛清源唉声叹气,还不如不知道呢,稀里糊涂接受拂尘的怒火他们还可以把这归结于拂尘在发疯,现在知道真相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办了,黎络心里会一直卡着一根刺。

    “算了算了,反正现在寒山寺那帮人也没什么动作,我去找下慕歌,看能不能尽早上路去南疆,不管怎么说先摆脱寒山寺那帮人。”省得哪天拂尘突然抽风黎络还不能还手!

    “你去看看挽枫吧,大师兄那边先不管他,他心中看得透,过不了多久就会想明白的。”江挽枫也是个执着人,其他都挺好,只要碰上林书凌就死命要一头栽进去,怎么都拉不回来。“林书凌那边,哎,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他,你要有空就一起劝了吧。”落翎方才一番话其实看得挺清,毕竟她父亲也是在除妖途中身亡,多多少少能理解林书凌,她是完全不懂这些,搞不好到时候弄巧成拙。

    落翎乖巧点头,洛清源颇觉头疼,慕歌那边也不是个好说话的,这边一根筋纠结过去,那边也是一根筋要报复,第N次怀念现代,除了找不到男朋友哪点没这边强,就算生活累点也没有这么多糟心事,果然,不同时代的人有不同的烦恼!

    “慕歌,跟你商量个事呗。”方才的魇界并没有牵扯到慕歌,对此他并不知情,洛清源推门进来的时候慕歌正在穿衣服,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洗过澡。饶是洛师叔这种自诩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人见到半裸的男性身体仍是脸红不止,忙转过身嗔怪道:“你怎么都不穿衣服。”

    慕歌满头黑线把衣服穿好,语气极度不善:“你都不会敲门吗?”

    ……洛清源无言以对,只能弱弱道:“穿好了吗?”

    “…好了。”

    洛清源松口气,慢悠悠转身半捂住眼睛,借以表达自己真的不是偷窥狂魔。慕歌脸色依旧不太好,活了小半辈子,第一次被人窥视,难免有些不自在。“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想问问你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去南疆啦?”

    慕歌斜睨一眼,嫌弃之情溢于表面:“我一直就打算去南疆,是你要来找御剑门。”现在还来问我?

    洛清源心虚,追次是自己理亏,于是故作镇定:“咳咳,那现在咱们看也看过了,要不明日就动身去南疆?”她问得小心翼翼,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慕歌眉毛掀得更高,抱手审视一番,慢悠悠道:“之前要找御剑门的是你,现在要走的也是你,你还真以为我离了你就去不了南疆了?”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洛清源赶忙摇手摆正自己立场,“你也别生气,原本来找御剑门确实是有事要做,现在事也解决了,不用再跟他们混一块了,我一直跟你说的,御剑门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慕歌看她,就差把“敷衍”写在脸上,满脸不耐烦:“你的事解决了,我的事还没呢。我可没忘记御剑门的人曾经怎么对我。”话及此他眸中露出一抹狠戾,洛清源第一次见他露出这般不死不休的情态,几日的相处让她几乎忘了慕歌回来的目的,他本就是为复仇而来的。

    于是,眼下也顾不得劝说什么,必须要将他这种想法扼杀在摇篮里。洛清源上前一步不怕死地握住他的手,好在慕歌已经习惯,只是皱眉却没有挥开,冷眼看她。“慕歌,我不反对你报复任何人,如果有那个实力当然要狠狠报复回来。可是,我们现在不足以跟御剑门的人抗衡,连沐城山都礼让御剑门三分,我们不能把人家怎么样的,你这样一股脑扎进去没什么效果。”搞不好还会再把小命送掉,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人,洛清源才不会再让他去飞蛾扑火,烧得渣都不剩!

    慕歌不以为意,用洛清源的话讲他现在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一门心思只想把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踩在脚下,对于洛姑娘掏心窝子的话表现得还有点不知好歹,声音冷沉:“照你这么说,那我们去南疆不也是送死?”

    洛清源一愣,眨巴眼睛,原来你还知道是送死啊!“洛清源。”

    “在。”第一次被正儿八经点名的洛师叔朗声应道,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慕歌生气了,再不知死活搞不好会充当出气筒,这种时候就得顺着毛摸!

    谁知慕歌叫了一声之后就没下文了,洛清源惴惴不安,搓着爪子等他的训示,最后只听慕歌冷哼一身,不再多言开始轰人,是真的往外赶。洛清源被推得脚步踉跄,差点撞门框上,跌跌撞撞被推出来,还没来得及再说句话就见慕歌“砰”地将门关上,声音大到吓得洛清源心底一咯噔…

    慕歌将人关在门外换来自己耳根清净,洛清源对着门龇牙咧嘴,能耐了你,年龄不见长脾气倒长得不少,一言不合就炸毛!慕歌看她像是精神分裂,在她眼里慕歌又何尝不是如此,一会儿霸道一会儿冷酷,现在又多了一个喜怒无常,果然是阴暗的魂魄,全都是些不好的毛病!

    “慕歌,我今天就把话摊开了,你如果死活要跟御剑门牵扯不清我就告诉大师兄让他把你敲晕,而且我也不会再陪你去南疆,我把你绑在小村子里,让你哪儿也去不了,报仇你就别想了!”嘴上骂骂还不解气,洛清源抬起脚开始踹门,木门质量不错,踹得这么狠竟然只是“嘎吱”叫几声依旧顽强“活着”。

    “苏姑娘。”洛清源正犹豫纠结要不要把拂尘的事告诉慕歌,她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说了也不见得慕歌会理解上心,何必浪费唾沫,正思虑间脑海猛然蹿入这么一声轻唤,应声望去,见是叶寒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洛清源怒火蹭蹭蹭往上蹿,刚才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叶寒笑听去,这些个高人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跟鬼一样突然从身后蹿出来,很容易吓出心脏病好吗!

    “苏姑娘在这里做什么?方才听到这边有点吵闹,姑娘跟楚兄拌嘴了吗?”叶寒笑极好地隐去自己唇边的笑意,洛清源烦他透顶,但现在搞不好只有他能劝动慕歌,抱着忽悠他规劝慕歌的态度,她语气出奇地温柔。

    “原来是叶公子。”

    “苏姑娘看起来心情似乎还不错。”其实抛开洛清源对叶寒笑莫名其妙的成见,叶寒笑也是翩翩公子一名,可惜他非要跟慕歌对着干,洛姑娘一向以慕歌为中心,跟慕歌作对就是跟她洛清源过不去,再好看的皮囊都没有用!

    “哪有,我每日心情都不错。”洛清源抿齿轻笑,要多温柔有多温柔,难得没有排斥,主动邀请叶寒笑楼下小坐…打脸来得太快,不久前她还信誓旦旦保证除非脑子抽了否则绝不会跟叶寒笑一桌子上吃饭…好吧她承认自己脑子抽了…

    “不知道叶公子口味就随意点了些,公子别嫌弃。”说白了就是没钱,唯一的荤腥就是桌上小盘装的青豆炒肉末,真的是肉末…叶寒笑何其敏锐,看她盯着一桌子素菜眼神黯淡就知道她的小心思,当即把小二召回几乎把菜单上的菜都点了个遍,洛清源一边羡慕一边再次感叹御剑门果然有钱,为了慕歌低声下气,到最后还能混顿好的,一举两得!

    “这顿便由在下请吧。”叶寒笑白衣飘飘,十分阔气。

    洛姑娘心中狂笑,面上还是要矜持一下:“这…不太好吧,怎可让公子破费…”

    “无妨。”

    …好吧我就客气一下,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不强人所难了!洛清源端起茶壶先给他倒杯茶,随后开始唠家常企图把话题带到慕歌身上来。“我常年生活在小镇,不太了解你们仙门的事情,不过御剑门的名头还是听过的。看公子一身正气,想必平日里也是颇受仙君宠爱吧。”

    “师父待谁都好。”叶寒笑不紧不慢,标准官方答话,洛清源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要跟他聊些什么,看来自己还是不太擅长交际啊。“不过一身正气说不上,曾经也曾做错事。”

    洛清源对他的过去一点兴趣都没有,反正也找不到话题,不如简单粗暴直接切入主题,哪想叶寒笑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话匣子一个接一个,洛清源猝不及防成了他吐槽的垃圾桶…没办法,有求于人只好乖乖听着…说实话,这次再见叶寒笑感觉他变了许多,说不上什么感觉,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叶寒笑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提到自己师门,现在却恨不得把师门所有信息都吐露出来,看来这四年叶寒笑身上肯定发生过什么事移了他的性子。

    果然,四年就是个坎,大家都没踏过去,一个比一个不顺心!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