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五章、神秘势力

章节字数:3889  更新时间:19-06-28 1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日说得有点多了,姑娘听后忘了就好。”约莫一盏茶过后,叶寒笑终于停止自己“诉苦”的话题,洛清源趴桌上差点睡着,冷不防听到结束语立马打起精神,桌上饭菜一筷子没动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叶寒笑看她蔫蔫的样子忍俊不禁,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一块排骨,“门中琐事,姑娘不要见笑。这家厨子手艺不错,你尝尝看。”

    你还知道咱们是吃饭的。洛清源心中狂躁,面上忍怒夹起排骨,说什么也不能跟吃的过不去。“今日见到公子跟我那位朋友像是一见如故,不知可否请公子帮个忙?”吃归吃,正事还是要谈的。

    “这自然可以,不知姑娘说的是哪位朋友?”叶寒笑不动声色,夹起一筷青菜,眼神犀利观察她神色。洛清源心中暗骂,果然不管过去多少年,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就是方才在楼上与你相谈甚欢的那位楚公子。公子也知道,他是我朋友。”洛清源笑笑呵呵,完全不打算钻圈套。

    “不知姑娘想让我帮什么忙?”

    “就是,我与朋友要一道去一个地方,只是他性子古怪,偏偏要去御剑门见一下世面…公子也知道,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是没有资格踏进仙家大门的…我想请公子帮我劝劝他,断了他前往御剑门的念头。”

    “这,在下冒昧问一句,为何姑娘不愿意让楚兄去御剑门看看呢?”

    “不是不愿意,只是实在有其他事不能耽搁。”几次下来洛清源扯起谎来轻车熟路,完全没有压力,“只要公子帮我劝劝他,感激不尽。”

    “这…在下试试。”

    洛清源喜不自禁:“多谢。”

    “快些吃菜吧,都快凉了。”

    “好。”

    叶寒笑正襟危坐,含笑看她故作淑女,小口吃菜小口喝汤,筷子不便夹肉,只能堪堪擦过,沾得一点肉味,随后满脸不情愿啃青菜…

    “怎么了,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没有。”

    “多吃点。”

    “好…”下一秒碗里便多出几块排骨和红烧肉,那边叶寒笑还打算再夹块鸡肉…洛清源赶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来。”前者恍若未闻,依旧自顾自夹菜,像是认识了许久。洛清源心中哀叹,这顿饭怎么吃得这么不自在,对于别人夹过来的东西不想吃怎么破,看来她只适合跟慕歌一起吃饭,没压力自由自在,想吃啥吃啥,连形象都不用顾及。

    “不知姑娘可有听过魔教?”洛清源正盯着小山高的菜兀自头疼,只听对面叶寒笑轻飘飘说道,心中一惊,猛然想到自己表情太过惊讶容易露馅,赶忙换回平淡无波,盯着瞅了半晌非常小白,“听村里老人说过一点。公子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随意一提罢了。”叶寒笑故作不在意,继续风轻云淡,“你觉得魔教之人如何?”

    ……Emmm,为什么我们非要谈这个话题?我有一个魔教教主的义父,一个魔教弟子的男朋友,本人还是魔教圣女,你问我魔教怎么样?我会告诉你魔教很烂吗!“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只要是人都有好坏之分吧,也不是所有魔教的人都做坏事。”

    “那若做了坏事之后又一心向善呢?”叶寒笑不依不挠。

    洛清源头疼,这桥段略耳熟,怎么跟拂尘那事一个套路,怎么着,你也有个不堪的过去和魔教教主的爹?

    “这个…”洛清源词穷,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就不能安安静静吃顿饭然后好聚好散吗?!“若是向善的话也可以酌情原谅的吧…但如果伤过人那也不是我们说原谅就原谅的,要看被伤害的那个人愿不愿意…说实话,没经历过别人的痛也没资格去谈论什么。”这点洛清源其实挺有感触,从小到大身边总有人说你这不该那不该,人又不是傻子,该不该用得着你来教?谁都不会吃饱了撑的非跟一个人过不去。

    “那如果被伤的人不原谅呢?”

    ……你怕不是脑子有坑,当事人都不原谅你来问旁人要不要原谅?!武功高的人脑回路都这么清奇吗?“叶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这样的氛围实在太古怪,她怎么也不像是会跟叶寒笑家长里短唠嗑的人啊,叶寒笑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比慕歌的变化还让人惊悚!

    “无事,只是随便问问。”

    你要真的没事就不要把心事表现得这么明显啊,我并不是很想关心你!“吃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不打扰公子了。”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我叫叶寒笑。”叶寒笑陡然蹦出这一句,刚起身的洛清源一头雾水,“啊?”

    “御剑门叶寒笑。”他也起身加了门派,后者更加摸不着头脑,就差把“你是不是有病”几个字写在脑门上,还没来及问什么,就感觉大地在震动,洛姑娘第一反应地震了,随后一块木板直直朝自己砸来,完了,真地震了…

    叶寒笑瞬间反应过来将人一把捞过捂在怀里,洛清源惊魂未定,只觉颈后被人轻碰了下就浑身无力脑袋眩晕,挣扎了几秒晕死过去。

    叶寒笑望着不停掉下来的碎木板,眉头紧锁,将怀中人打横抱起,瞥了一眼楼上,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直抱着人往外而去。

    楼上慕歌等人自然察觉到了这巨大的动静,一个个飞身离开客栈,诺大完好的客栈瞬间坍塌,漫天尘埃里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落翎第一个发现不对劲,左看看又看看,忽而惊道:“洛师叔呢?”

    那边御剑门弟子也四处张望找他们的大师兄,慕歌下意识瞥向倒塌的客栈,脸色煞白,洛清源没有武功,会不会根本没有逃出来!黎络在听到落翎声音的第一时间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立即招来佩剑悬在半空,释放灵力一一扫过废墟,仔细查探后微微摇头,又是庆幸又是担忧,庆幸洛清源没有被压在废墟里,却又不知道人去了何处。

    “不对啊师兄,也没有看到客栈小二和老板。”落翎一一看过去,发现之后忍不住蹙眉,废墟底下没有埋着人,那小二和老板去哪里了。

    “看来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黎络沉声答道,目光警惕扫过在场每一个人,御剑门弟子找不到大师兄一瞬间失去了主心骨,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以叶寒笑的修为,应当不会轻易着了道才对。慕歌在听闻洛清源不知所踪之后脸色更加难看,即使再不喜欢沐城山这帮人仍是铁青着脸凑过来,洛清源对他的作用,已经分不清是想借助她的力量回到魔族,还是单纯想这个人陪在身边,总之是没她不行。

    “慕哥哥,你不是一直跟洛师叔在一起吗?”落翎趁着御剑门的人无暇顾及于此,偷偷凑到慕歌耳边,慕歌脸色本就难看至极,再听她这么一说,差点绝了去找洛清源的念头,他只想洛清源默默陪在身边,不想闹到让众人都以为她是以某种身份陪在他身边。

    “没有。”冷冷甩下一句,阴沉着脸走远,落翎一头雾水,方才还看到他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怎么一下子又变成这幅德性。

    “诸位,这客栈周围埋了火药,看来是有人故意为之,要置我们于死地。”说话的是寒山寺的和尚,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出谁是幕后之人,大家难得放下芥蒂,“一致对外”。

    “师兄你看。”落翎原本想转身跟江挽枫商量,却见她魂不守舍,望着远方思绪放空,完全不在意眼下的情况,不得以,小师妹只好跟大师兄讨论,她伸手捻起一小撮埋了火药的泥土,摊在掌心给黎络看,“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种颜色的火药。”掌心的火药粉是鲜血一般的红色,真像鲜血融合的一般,看着有些渗人。

    黎络就着她掌心闻了闻,还真有点淡淡的血腥味,饶是他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火药粉,一时间也不知要如何,只得摇摇头:“我也从未见过,先装好回头带去给师父看看,这件事是有人在暗处操纵,却不知目标是谁。”

    落翎左想右想也想不出自己这一边有谁会得罪这么能耐神秘的人,再一看时慕歌却不见了!“咦,寒山寺那群人怎么也不见了?”原以为寒山寺会趁乱报复,没想到竟然能忍住,说不动手就不动手,说实话,这样更让她心慌,见惯了张牙舞爪的狼,突然变成温柔无害的小绵羊任谁都会心里没底,他们沐城山只剩下自己在此事上还有点思考能力,不得不提高警惕。

    “师兄,我们接下来去哪?找洛师叔吗?”

    黎络看看御剑门众人,默默点头:“慕歌应当也是去找她了。”

    “那正好,我们快走吧”她招呼林书凌,“林师兄,我们现在要往这边走,快跟上。”林书凌正跟孙若依在一起,自从看了江挽枫的回忆,他无法正对孙若依,就像他无法欺骗自己脑海中总是会不自觉冒出江挽枫的影子,一颦一笑都那么清晰,即使他不断告诫自己应当恨着那人,却无法阻止越来越多不该有的情愫。不记得的回忆应当顺势推舟就此忘掉,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舍不得忘甚至还想记起来,一个人的心意无法逆转,他想记起来,想记得自己跟江挽枫发生过的事,想记得最初的自己是如何对待这个温柔善良的大师姐。

    可现在,江挽枫的眼里哪还有半点情意,罢了,就不要再想起来了吧。

    “书凌,你怎么了?”孙若依发现他的心不在焉,对于落翎的话也没有应答,“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方才躲避的时候磕着了?”

    林书凌应声看她,看到那满眸的爱意与柔声的关怀,觉得自己真不是个男人,这才是他即将娶进门的妻子,怎么他要放着好好一个姑娘不要偏要去想那个跟自己以后毫无关系的妖物,他是人,她是妖,无法同归。摒弃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林书凌心情舒畅了许多,牵出一个笑容:“没事。”

    “书凌,接下来你们打算去哪?”孙若依绞着衣角,不觉委屈,“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见到你,我不想与你分开…”

    林书凌深知自己带着她不方便,便柔声宽慰:“你忘了,我们还有半年就要成亲了,到时候可以天天见面。”

    “可是你在沐城山,我在御剑门,隔得很远…”

    林书凌忍俊不禁,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异常:“这有什么,你嫁给我就是我沐城山的人,到时候我亲自去跟你们掌门讲,让你搬来沐城山。”

    “好。”孙若依将脸埋在他胸前,完全小女人情态,不见对待洛清源时的精明与睿智,就像一个普通少女面对自己心上人,那满腔的爱意与溢出的喜悦如何也伪装不了,或许洛清源说得对,至少她对林书凌是真心的。

    落翎看着一言不发的江挽枫,满脸心疼,江挽枫神色寡淡,像是一瞬间看开,任何喜怒哀乐都入不了她的心,她只淡淡扫了一眼,依旧温柔:“我们走吧。”

    待众人走后,孙若依径自走到方才落翎站着的地方,抓起一把混着火药的泥土,放在鼻尖闻了闻,脸色大变。

    难怪连黎络都没有见过,这根本不是中原的东西,这是南疆特有的血蛊,研磨成粉便是威力最强的火药,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与魄力能将血蛊如此浪费,看来这中原,太平不了多久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