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二十九章、爱恨一念

章节字数:3993  更新时间:19-07-02 1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姑娘,你睡了吗?”

    惨,是叶寒笑!洛清源望着躺椅子上悠哉喝茶的莫洵岚,赶忙伸脚踹了踹,轻声道:“快点起来,叶寒笑不知道我身份,别露馅了。”

    “你什么时候跟叶寒笑走这么近?这大晚上的专门来找你…”莫洵岚一边起身拎水桶一边疑惑不解,洛清源脸色铁青,“闭嘴!”

    开了门已恢复波澜不惊,叶寒笑手上捧着几包点心,用酥油纸包着,顺便往里瞥了一眼,快速扫视,只看到一个背影在往浴桶里倒热水。

    “有事吗?”

    “刚去街上买了点心,想着你爱吃,就给你送来。”他把点心横在眼前,洛清源也不矫情,伸手接过,“我马上准备沐浴…”

    “行,那我不打扰你,如今天寒,注意点别着凉了。”洛清源浑身不自在,叶寒笑对她越好她就越有负罪感,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不找到慕歌她就先疯了。

    “嗯…你也早点休息。”

    叶寒笑唇角含笑,洛清源对自己的态度跟前几日有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照这样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占得一席之地。

    好不容易送走了叶寒笑,洛清源身心俱疲,捏着油纸包放在桌上,整个人脱力一般躺床上四仰八叉,里头莫洵岚装好水出来就看到这个画面,再看看刚刚离去的叶寒笑,更加疑惑:“你跟叶寒笑现在关系这么亲近?你不会是不要慕歌了吧。”

    “怎么可能,我像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吗!”洛清源坐起身,“他现在是不知道我是谁,他要是知道了肯定第一个把我灭了,当年仙门大会上我还打了他一巴掌…我天,那我现在岂不是与狼为伍。”反应滞后的洛姑娘这才考虑到自己处境,御剑门的性子不都是睚眦必报吗,要是叶寒笑知道自己就是打他的那个人,直接找个没人的小树林给宰了,毕竟武力值差距太大,到时候跑都没地方跑!

    莫洵岚无奈扶额,果然是洛清源,这么多年脑子里依旧不知道装的什么。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上路,呸,出发?”洛清源盯着莫洵岚,盯得后者心里发毛,她笑得友好,略带猥琐与道不明的忽悠,“我现在跟在叶寒笑身边很危险的,要是哪天他知道了那我不是死路一条,大家都是沐城山出来的,好歹同舟共济一下?”

    提到沐城山,莫洵岚眼神暗了暗,他极力掩去眼中悲怆,缓缓道:“我不能离开这儿,而且我跟你一道不是更容易让叶寒笑发现,我又打不过他。”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对了,柠柒是不是跟你在一块?”以莫洵岚的性子不可能丢下柠柒不管,他甘愿在客栈里当小二,怕是为了柠柒,毕竟一个昏迷的人也不好四处奔波,虽然猜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洛清源心里依旧不是滋味,莫洵岚一个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好青年,就这么甘愿埋没在市井小巷里,连她这种半吊子仙门之人都为之惋惜。

    “嗯,被我安排在隔壁房间。”提到柠柒,莫洵岚眸色更暗,瞬间没了方才那半开玩笑的懒散样,有些事他极力不去想,却耐不住旁人无意识的关心提及,像柠柒,像掌门,还有沐城山那些师兄弟们…

    “我可以去看看吗?”洛清源问得小心翼翼,虽然在莫洵岚身上感觉不到似昧青那般露骨的爱恋,却总觉得他对柠柒也不像普通朋友那样真的能彻底划清界限,她一直不唾弃同性之恋,都是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都一样付出了真心,凭什么不能在一起。

    “唉,你跟我来。”

    轻轻推开隔壁的门,床上躺着四年不见的男子,他穿着雪白轻纱,一如当年勾栏院第一眼初见,眉眼清秀苍白,呼吸微弱,洛清源习惯了这样的场景,毕竟她也是这样守了慕歌四年,不同的是柠柒依然有心跳,而她守的确确实实是具尸体。

    “这几年,他就这样一直昏睡不醒?”曾经熟悉的人变成这副样子,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虽不至于嚎啕大哭,却免不了一番心酸感叹。洛清源收了放荡不羁的情态,轻轻在床边坐下,抚上柠柒纤细手腕,有温度。“我在幻境里看到,你为了保住他几乎耗尽了灵力,现在你身体如何?”

    “无妨,只要勤于修炼灵力是可以慢慢恢复的,只是…”洛清源很容易看出他的无奈,试着猜测道,“柠柒现在是不是没了灵力支撑不了多久?”

    “是。”

    哎,洛师叔倍感疲惫,她穿过来是要跟慕歌谈情说爱的,怎么尽干些撮合良缘帮帮这对开导那对这些媒婆才干的事,真是心累!心累归心累,法子还是要想的,洛清源头脑风暴,陡然眼冒精光,有了!“不是说妖的内丹包治百病吗,咱们可以挑个穷凶极恶的妖下手,夺了内丹,这样既能救回柠柒,也算为民除害。”

    “说得轻巧,妖类穷凶恶极必然法力高强,我如今灵力所剩无几,至于你…若是真的遇上,我们都是送上门给人家打牙祭。”

    “妖还会吃人?”洛师叔胆战心惊三观尽毁,在她的认知里,人类已经站在了食物链最顶端,没想到在这奇葩的世界还要面临被吃的危险,我天,幸亏江挽枫一心向善,这要天天把人手当鸡爪子啃,不把身边人逼疯才怪!

    “不然怎么称为妖?”莫洵岚白眼一翻,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过了几年依旧没有一点长进。

    “可惜黎络不在,不然就没这些问题了。”洛清源瞬间泄了气,吃人的妖谁会嫌命长去招惹。

    “没事,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

    “其实我俩同病相怜,我也守了慕歌四年,意外唤回他魂魄却是残缺的,连我也不记得,你比我要好一点,至少柠柒还活着。要是一直这样两相望不相识还不如一个人过。行了,我先回房了,再不回水都要凉了。”洛清源起身,走到门口时突然想起来,转过身神采奕奕,“怎么把叶寒笑给忘了。”他能跟大师兄不分上下,捉个妖应该问题不大,要是柠柒醒了,莫洵岚就可以跟自己一同出发了。

    “无缘无故他怎么会帮我?”莫洵岚并不像她那么信心满满,叶寒笑为人他也知道,当年因为柠柒突然冲出来放走了半妖,他一状告上沐城山,连带洛清源都受了灵鞭抽罚,于公于私他都没理由出手相助。

    “话不能这么讲,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过我们不能直接让他去找妖怪。”洛清源托着下巴沉吟思索,“这样,明天你去街上打听附近有没有作乱的妖祟,然后你去把妖引过来,以你现在的灵力可以从妖手下脱身吗?”任何危险的可能性都要杜绝,要是救回了柠柒,却把莫洵岚整得半死不活也没有意义,一命换一命是她最嗤之以鼻的。

    “如果只是将妖引过来那倒没有问题,只是你如何确保城中百姓的安全。”

    ……不好意思把这么重要的点给忘了。“那这样,先去打听,然后不要惊动,回来我想办法领着叶寒笑去故意跟妖遇上,叶寒笑铁定会把妖灭了。”

    “那,万一叶寒笑也不敌那妖物呢?”为了一个柠柒折掉御剑门天才弟子,这也不是莫洵岚想看到的。洛清源抓耳挠腮碎发都快揉成了鸡窝,方才弱弱道,“你觉得叶寒笑对上昧青胜算怎么样?”之前大师兄一个剑阵能降住他,叶寒笑应该不比他差。

    “问题不大。”

    “那就行,你跟昧青生活了这么久,应该知道他的武力值,挑的时候挑个武功差不多的,这样既不伤害叶寒笑,也能把柠柒给救醒,一举两得。”

    莫洵岚哭笑不得,什么叫挑个差不多的?当菜市场买菜吗?虽如此想他还是不想拂了洛清源的好意,微微点头:“我试试。”

    “小心点。”

    “好。”

    这边两人勉强达成了共识,那边林书凌紧追紧赶总算发现了一点江挽枫的踪迹,是一家猎户给他指的路:“昨日是有一位姑娘路过此地,看容貌身形与你所说相差无几。”

    “她往哪边去了?”

    “这边。”猎户指着,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前方是苍翠森林,“那姑娘孤身一人往前走了,我当时劝她,那森林里面可危险得很,可是她说不怕执意要进去,你若要找,沿着这路就可以了。”

    林书凌道过谢之后将剑提在手上,追着江挽枫而去。不知是不是他们两个凑一起就命里犯木,每次都跟树啊草的过不去。树木十分茂盛,仅仅深入数百米头顶光亮就被树冠隐去大半,即使烈日当空,林子里依旧昏暗潮湿,林书凌本不喜欢阴暗的地方,奈何知道江挽枫可能就在前方也不可能放之不管,这树林如此诡异,怕不是寻常的林子,连一直生活在附近的猎户都说危险。林书凌提高警惕,拔剑出鞘,一边小心翼翼朝前走一边四处扫视寻找江挽枫下落。

    “挽…师…”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呼唤,唤挽枫太过亲昵,唤师姐又太过打脸,索性也不叫了,慢慢走总归能碰上。

    “叮~”前方猛地传来刀剑相碰的声音,这个林子里应当没有旁人,那江挽枫是在和谁打斗。前方刀剑声不断,是不是灵力冲天,显然战斗惨烈。江挽枫灵力不低,可看那灵光分明是拼了全力,林书凌脚下生风,提剑一跃而起,借着枝干,连轻功都用上了。

    即使如此,等他赶到的时候,已看不到打斗者的踪迹,地上有一摊鲜血,四周树干满是划痕,他四处张望依旧看不到江挽枫踪迹,心底蓦地爬上一抹担忧。

    “师姐!”此刻也顾不得面子,江挽枫或许没有走远,不指望她能出来见自己,但好歹能从她慌忙离开的方向听到些枯叶踩动的声音。果不其然,右侧传来轻微声响,在几乎三人环抱的大树后面飘着一抹青色衣摆,与沐城山弟子服饰一样的颜色。他放低声响,小步挪着,快到跟前时猛地蹿出,猝不及防伸出手就捏住对方手腕,一样的触感,对方只是轻微挣扎之后就没了动静。

    林书凌心中惊疑,就着这个姿势绕过树冠走到那人面前,半倚着树的果然是江挽枫,她之所以没有挣扎是因为早已晕了过去。青色衣衫被血浸染,衬得脸色越发惨白,林书凌下意识接住她软绵绵倒下的身体,护在怀中,感受温热的触感与微弱的心跳。

    江挽枫伤势其实并无大碍,肩膀不知被什么利器划开,汩汩冒着鲜血,她体力与灵力耗费太多,加上失血过多这才力竭晕倒。林书凌收了剑将人抱起,望着来时的方向一步一步往回走,昏迷中的江挽枫无意识呢喃,愈加抱紧了他的脖子。贴着后颈的那片皮肤似乎有些不对劲,林书凌停下脚步,轻轻将她手掌掰开,里面躺着一枚晶莹洁白却染了血的珠子,见过一次的林书凌自然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珍珠,而是妖族特有的内丹,难道,方才与江挽枫缠斗在一起的,竟是个妖?

    心里不知是何滋味,江挽枫本身也是妖,却对另一个妖痛下杀手,夺了人家内丹,灭了人家身体,真是…

    “林…你的心愿…我…帮…”昏睡中的人不停呓语,犹如晴天霹雳,就这么断断续续几个字却让林书凌湿了眼眶,他失神般地搂紧怀里的人,泪水糊了满脸,是他错了,真的错了…

    少时朦胧的情感在心底再次冒芽,不似占有那般浓烈,也不似清恋那般甜美,他的情感,爱中夹着恨,父母早亡,从来没有人能告诉他,这样又爱又恨的喜欢,究竟算不算喜欢,他对孙若依与江挽枫,是否怀着相同的情感,如若不是,又该如何面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