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章、寒心漾动

章节字数:4382  更新时间:19-07-03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清源回了房间,躺床上唉声叹气,这个落后的时代,没有手机没有微信,就算知道慕歌前几天来过又如何,难不成还能追上?

    第二日一早,洛清源神清气爽去大堂吃早饭,虽然满腹心事却一点也不影响睡眠质量,叶寒笑早已在楼下等着,意外地竟然看到莫洵岚跟他坐一起。洛清源心中疑惑,几步走到跟前想听听他们在谈什么,远远看着怎么有点相谈甚欢的样子?莫洵岚明明昨天还很高冷来着。

    走得近了才发现他们谈的不是别的,正是昨晚她跟莫洵岚谈到很晚的关于妖丹救人的问题,看来莫洵岚还是心中过意不去,跟叶寒笑把实话说了,后者竟然也没给他脸色看。

    “是四年前放走妖物的那个男子?”

    “……是。他只是普通人类,与那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断没有看着自己弟弟身死的道理。”莫洵岚坐在对面,洛清源能看出他眼里的期盼,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在叶寒笑面前把姿态放得过低,都是修真界的后起之秀,一样惊才艳艳。

    洛清源在莫洵岚身侧坐下,故作不知情,舀了碗粥开始加入群聊:“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妖物?”

    叶寒笑贴心解释:“以前下山遇到过一个凡人,在我们捉妖的时候突然冲出来,导致妖物逃走,险些酿成大祸,不过那人类也身受重伤,至今昏迷不醒。莫师弟前来找我,是想让我出手相帮将人救醒。”

    “如果有能力可以帮啊。”洛清源咽着白粥,口齿不清道,“虽然我不太懂这些妖啊魔的,但既然是人应该是无辜的吧。”对不起叶寒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你推出来的,哪怕你受点擦伤我也会好吃好喝伺候你,求你帮帮忙吧!

    “苏姑娘希望我出手相助?”

    “这种事你自己决定就好。”洛清源埋头喝粥,努力把自己摘出去,要是以后身份暴露,这又是一茬破事。

    “既然如此,我便帮这一回。”

    “咳咳~”答应得猝不及防,洛清源猛地被呛住,以她的计划,必然要连哄带骗才能骗得叶寒笑勉为其难出手,哪想莫洵岚因为心中不安主动招了,叶寒笑还应得这么干脆,这些个大侠果然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怎么这么不小心?”叶寒笑皱着眉头微微起身给她顺气,洛清源咳嗽不止,脸蛋涨得通红,眼泪都咳出来,一个劲摆手让他不要再拍了,力气这么大再拍几下就要飞升了。“没事没事,呛着了。你们继续聊,不用管我。”

    莫洵岚见她脸色好了很多才继续刚刚的话题:“感谢叶兄相助,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可好?”

    啊?洛清源歪头,看什么?不是应该去找妖物夺内丹吗?感情聊了这么久我都没跟你们在一个频道上?叶寒笑看出她眼中不解,解释道:“莫师弟只是请我帮忙给他那位朋友输送点灵力,剑气阴寒,而我正好修炼的火属性,刚好可以克制。”

    感情闹了半天你们不是要去捏软柿子啊,我就说你怎么可能答应得那么干脆!为了不暴露自己洛师叔只好继续装小白,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这样啊,那就去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边请。”

    洛清源趁着叶寒笑不注意悄悄拽了莫洵岚袖子,搞不懂他在想什么,既然已经开口求助了,干嘛不把真实目的说了,输灵力只是一时,并非长久之策,何况叶寒笑也说了,帮这一次,那下次怎么办?

    莫洵岚微微摇头,不动声色把袖子抽回,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

    屋内柠柒依旧躺着,叶寒笑进屋的一瞬间就皱起眉头,洛清源心慌,果然高手和她这种菜鸟不是一个等级,她只看到柠柒躺床上,在叶寒笑眼里怕不仅如此。

    “一直是你给他输送灵力?”他转过身,这句话显然是对莫洵岚说的。后者点头,昧青也想输送,奈何人妖殊途,他的妖力太过霸道,身受重创的柠柒根本承受不住,偏偏莫洵岚还是风属性的,与寒性剑气同出一处,这些年的输送也只是饮鸩止渴,虽然吊住了柠柒的命,却也埋下了隐患。

    “他体内灵力积存,若不把滞留的灵力清出体外,就算我给他传输火属性灵流也无济于事…”

    “那要如何才能清出体内?”洛清源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恰恰听懂这最后一句,眼下只要把那什么灵气导来不就好了?

    “承受灵气的躯体必须不曾炼过灵力…”

    “这好办,我就没有,我从来没有修炼过什么,你看看我可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只是…”叶寒笑有些犹豫。

    “别只是了,就我吧,救人要紧。”洛清源粗暴打断,裙摆一掀就在床边坐下,“我需要做什么?”

    叶寒笑轻叹一声,罢了,以她的性子定然不会置身事外:“他体内滞留近乎四年的灵力,待会你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住…我会慢慢引导,你要受不住了一定要同我讲,不可逞强。”

    “好。”

    “闭眼。”

    洛清源听话闭眼,不知叶寒笑念了句什么口诀,只消片刻感觉身体暖洋洋的,瞬间就回忆起拜师大典之前慕歌给她输送灵力的事情,谁说她记性差的,跟慕歌有关的事她能记到老。随着引进的灵力越来越多,暖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炽热的酸胀感,不同于吃撑之后的饱胀,那种胀痛充斥着五脏六腑,感觉一种气体在经脉里流窜。

    洛清源握紧拳头,必须再多坚持一会,现在才刚开始,要是自己撑不住了那柠柒体内的大量灵力要如何处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心中不停默念,疼只是一时的,只要咬牙熬过去柠柒清醒的概率就大大增加,坚持坚持…

    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往脑门涌去,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晕着还是醒着,脑袋嗡嗡响,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双手覆上自己额头,冰冰凉凉很舒服。她下意识握住不让离开,脸蛋在那手心蹭了蹭,蹭着蹭着感觉那手心的温度急剧上升,已经满足不了她便一把拍开,强撑着睁开一条缝,看到模糊的影子在自己上方。她实在太累,也不去想究竟是谁,这里就他们几个人,不是叶寒笑就是莫洵岚。

    闭眼又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极其不舒服,浑身像被火烧,热汗涔涔,衣服湿哒哒黏在身上,睡梦中是无意识地呻吟,有冰凉的绸巾划过脸庞,极致温柔,她浑身难受,负气一般想把那绸巾拨开,偏偏绸巾像跟她有仇似的,贴脸上怎么也拨不走。洛清源心中委屈,竟然被一条毛巾欺负,有些气急,低低呜咽起来。

    这样的撒泼方式似乎有用,因为她明显感觉到毛巾被拿开了,下一秒被搂进一个温软的怀抱,散着她没有闻过的熏香,耳边是低沉的磁性声音,低低哄着:“没事了,没事了…”

    被当成宝一样宠着显然让洛清源很受用,她瞬间安静,像只猫一样乖巧依偎在那人怀里,对方温柔轻拍着她的后背,像对待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不要离开我…”

    楼下大堂,莫洵岚跟叶寒笑对面而坐,如今没什么生意,加上叶寒笑也跟老板打了招呼只说故人叙旧,老板没有指责什么,自行去屋里休息了。

    “她怎么样了?”

    “刚哄了睡下。”叶寒笑唇角含笑,刚刚洛清源的依赖让他心里暖暖的。

    “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吧。”莫洵岚将茶递到他跟前,“知道她就是洛清源。”

    叶寒笑接过尝了一口,语气轻扬:“我不仅知道她是谁,还知道她的身份。”顿了半晌又道,“只是原本应该散魂的人又重新活过来,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四年前的仙门大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竟然不知道?”

    “知道前因后果却不知个中细节。”他几乎跟洛清源同一时间离开沐城山,只知道慕歌因为身份暴露被散了魂,他想去打听奈何柠柒离不开人,匆匆几次跟黎络的见面也都闹得不欢而散,也就没机会询问这些当事人。昨日见到洛清源,对他的问题也都敷衍带过,他自然不会那么不识相非得去揭人家伤疤,既然慕歌复活有望,那些事,洛清源自然是不想再提的。

    “个中细节如何不知道便不知道吧。”叶寒笑显然也不想再提及,只是看着窗外,“没想到她竟有那么大的能耐,真的把慕歌慕歌魂魄唤了回来。”

    莫洵岚听他口中隐隐冒出的杀意,眉头拧紧:“你要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叶寒笑反问一句,丝毫不将他这话放在心上,“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也无心再管这些。”

    “洛清源是被你骗着带走的吧。”莫洵岚为人谨慎,但看这两人相处模式不难猜出,洛清源一个事事以慕歌为中心的怎么可能再安安分分跟着旁人,果然,此话一出,叶寒笑脸色骤变,不似方才谈笑风生,“她骗我我骗她,这不是公平得很。”

    都是些什么偏执想法!知道接下来再谈这个话题不是明智之举,莫洵岚眼珠微转话锋一转:“你为何要去南疆?”那分明是魔教的总坛。

    “这也不是你该问的。”

    “不是我想问,昨晚洛清源来找我,希望我能跟你们一同上路,她一直记着以前打过你的事,怕你知道她身份会讨回来。”提到此莫洵岚也是无语,也难为她记了这么多年依旧胆战心惊。

    叶寒笑嘴角一抽,难怪看她行事小心翼翼,原来是在怕这个。“我只是给他输了灵力,可没说他会醒。”

    “所以我依旧不能跟你们一同上路,怕是洛清源不会同意。”

    “那你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

    “有。”莫洵岚笑笑,风轻云淡,“跟聪明人讲话就是爽快。有一个法子,妖的内丹可以救他。”

    “妖?”

    “是。这点洛清源也想到过,她说可以挑个穷凶恶极的妖下手…其实这也是一个好办法,只是,柠柒承受不了霸道的妖丹。”

    “所以,你想让我出手寻找弱小善良的妖?”

    “不。”莫洵岚摇头,“善良的妖也不曾害人。我想让你装作被妖打伤的样子,不然洛清源怕是不会死心,这样我既有理由不与你们一道,也让洛清源不再乱想。”

    叶寒笑思虑片刻,爽快答应:“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洛清源醒来之后脑子发胀,躺好久才勉强不觉得晕,她撑着床柱起身,奇怪,不是在给柠柒输灵力吗,什么时候躺床上来的?一边想着一边穿衣下床,外边走廊安安静静,洛清源先是轻轻推开柠柒的房门,见他依旧躺着,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莫洵岚跟叶寒笑呢?该死,我晕了多久?”

    晃晃悠悠下楼,看到莫洵岚的瞬间立马清醒,身体虚弱有些站不住脚,莫洵岚赶忙过来扶她去坐下。“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浑身没力。我怎么睡床上去了?”

    “你当时晕了。”

    “哦哦。”抬起头意外发现叶寒笑右手整条手臂缠着绷带,更加迷糊,“你手怎么回事?”给柠柒输个灵力不至于这么惨吧!

    “不小心伤着了。”叶寒笑很敬业。

    “谁伤的?”这么有能耐!

    “我与叶兄打算出去猎只恶妖,岂料那妖功力深厚,我俩联手都敌不过,只好先撤回再做打算。”莫洵岚说得有鼻子有眼,洛清源显然不信,眸中的疑惑更深了些,“你是说,在我晕着的这一小段时间里你们都跟妖打过一架了?”哄我呢,妖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吗?

    “什么一小段时间,你都晕了一天一夜了!”

    啥?眼睛蓦地瞪大,洛清源不可置信指着自己:“我晕了一天一夜?”不会吧,怎么就感觉睡了一觉还不是很舒服的那种。莫洵岚扯谎脸不红心不跳,继续道,“你以为呢?这里又不是妖界,那么简单就能找到妖物?”

    虽然我不是很想相信但现在没有手机没有日历竟然特么的无法反驳!好吧暂且信你了。那叶寒笑这伤还是为了柠柒受的,毕竟是自己出的主意,洛姑娘心里过意不去,贴心端起叶寒笑面前的碗,温柔贤惠:“你现在手臂受伤吃饭不太方便,我来喂你吧。”

    “好。”

    莫洵岚别过头,洛清源当局者迷,他旁观者清,叶寒笑怀的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偏偏洛清源毫无察觉,好在喂饭什么的也不是什么过于亲昵的事,幸好慕歌不在场,不然看到这一幕怕是要气得晕厥。

    “砰!”客栈大门被人毫不留情踹了一脚,“嘎吱”直响,洛清源一勺粥刚舀起,顺势望去,一个手抖勺子摔回碗中,溅起的热粥烫伤了手背,洛清源手指颤颤巍巍,费了老大劲才把碗安全放在桌上,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整个人被喜悦淹没。

    站在门口的,竟然是慕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