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一章、醋王慕歌

章节字数:4363  更新时间:19-07-04 1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慕…你怎么会回来啊?”洛清源大喜过望,完全不顾自己刚受重创的身体,放下粥碗就朝门口奔去,那架势活像要把慕歌生吞活剥了。

    慕歌有些招架不住她过分热情的态度,奈何刚看了她跟别的男子过分亲近,心中冒出一股无名火,对于洛姑娘的投怀送抱暗自窃喜,站在原地等着她扑上来。奈何洛清源身体刚恢复一点,就这么跑了几步脚下有些浮软,在他面前一丈远处踉跄了一下直接向地面栽去,慕歌眼疾手快看她脚步不对劲就立马向前刚好接住她软倒的身体,于是乎,洛姑娘正正当当跌进慕歌怀里。

    洛清源借力抱紧他脖子,整个人恨不得挂在他身上,满脸荡漾:“刚刚脚软了。”慕歌原本手直直垂下贴着腿侧,猛然接触到熟悉的柔软身体,身体比大脑诚实,下意识就环住她纤细腰肢,越勒越紧,两人搂作一团。

    “想死我了都,还以为得过个一年半载才能再见到你,没想到咱俩缘分这么深,就这样都能再遇上。”洛清源兴奋过度,胡言乱语,搂着慕歌不肯撒手。

    慕歌面色寡淡,眼中的光芒出卖了他的内心,原本只是突然想起什么打算回来问问莫洵岚,没想到刚一进门就看到洛清源,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心里的欢喜其实不比洛清源少,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个姑娘已经在他心底占了位了。

    “放手。”虽然高兴,但气还是要生的,慕歌故作冷漠,手却依旧牢牢握着她腰肢。

    “不放。”洛清源头埋得更深,旁若无人撒起娇来,这么多天没见,甚是思念,“你不想我吗,想的话就再抱一会。”

    “…不想,放手。”

    “我不信,你要是不想我怎么我抱你你都不反抗。”

    “……”

    “慕歌,咱们久别重逢,笑一笑好不好?”洛清源踮起脚尖,跟他碰了额头,小声说道。

    “…不过五日。”

    “五日也很长了好吗,好几十个时辰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一算咱们都相当于十几年没见了。十几年啊,再迟点你都见不到花容月貌的我了。”

    慕歌终于被她逗笑,冷酷的脸再也绷不住,眉眼弯弯,抚上她的后脑,对着那微微张合的薄唇就覆了上去,洛清源被吻得脑袋发晕,慕歌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直到掠夺尽她口中最后一丝空气,慕歌才意犹未尽将人松开,洛清源两颊通红,小媳妇一般把脸埋在他怀里,慕歌半拥着她,宣誓主权一般走到早已目瞪口呆的俩人面前。莫洵岚满心不敢相信,慕歌不是失去记忆了吗,怎么还跟洛清源纠缠不清,难道世间情爱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叶寒笑脸色铁青,前一秒还贴心给他喂粥的女子现在依偎在别人怀里满心欢喜,慕歌自然注意到他这副表情,冷笑一声将人松开,立马变了笑脸上前打招呼。

    “没想到叶兄也在此,幸会幸会。”

    洛清源还沉浸在方才那个吻里,这可是慕歌第一次主动啊!浑浑噩噩坐下来,忽视了外界的声音,也忘了要给叶寒笑喂粥的事,直到感觉有人捣了捣才如梦初醒,一脸懵圈:“咋啦?”

    “我是问你跟叶兄是无意间碰上的吗?”慕歌明知故问,偏偏洛清源没看出他眼中的戏谑,眨巴眼睛乖巧答道,“不是啊,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不过这个说来话长了,你要听吗,我可以一字不漏说给你听。”

    慕歌脸色垮塌,也不看她,转头继续跟叶寒笑说话,洛清源一头雾水,她没看到慕歌的戏谑,却清楚看到他的不悦,托着下巴回忆刚刚自己那句话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叶兄手臂怎么了?”是废了还是残了需要人喂饭!

    “与妖物缠斗时不小心受伤,无甚大碍。”

    “妖物?”这句话他是问洛清源,因为只有洛清源不会对他撒谎,不过此次洛清源也是局中人,她把自己知道得说了,“是这样的,咱们在幻境里见过这位莫公子,那个昏迷的少年也跟他在一起,这次碰上,刚好叶公子修炼的属性可以缓解少年的伤势,不过后来的事我不太清楚,莫公子说他们碰上了妖物,然后就被打伤了。”

    “你当时不在场?那你在哪儿?”慕歌听她说了这么一大串,精准无比揪住了关键点,洛清源懵,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

    “你是不是受伤了?”慕歌眼神犀利,伸手就要捏住她的手腕,洛清源不想被他找茬,何况也没什么大事,不着痕迹把手缩回一点,“没有,当时我在睡觉,你知道的,我这人没什么追求,就想睡到饱。”

    慕歌显然不信,不过眼下也不坚持。“对了,你怎么会突然回来的?”洛清源真心不解,难道情侣之间真有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她前一天还念着呢,隔天慕歌就出现了,比阿拉丁神灯还管用。

    “有点事。”

    “什么事啊?”

    “不是什么大事。”

    “那究竟是什么事啊?”

    “咳,很小的事。”

    “哦。所以说,那究竟是什么事?”洛清源不依不饶,慕歌深吸一口气,“这事我们回头再说。”

    “哦。”你早说是不能当面说的事不就行了!“你一路赶来累了吧,今天咱们先休息,什么话明天再说。”最后一句是对其他两人说的,久别重逢自然要好好温存一番,奈何大庭广众之下电灯泡太多。

    叶寒笑脸色更难看,沉着脸一言不发,洛清源觉得今天一个两个都莫名其妙,慕歌生气她哄一哄就好了,这叶寒笑又生的哪门子气!“叶公子,我们就先上去了,你的手不能碰水,要注意一点。”

    “去吧。”莫洵岚乐见其成,打发走了两人后,叶寒笑猛地拍下桌子,缠在手臂上的绷带四分五裂,莫洵岚还是第一次见御剑门大师兄这般气急败坏的模样,一时接受不能。“我说叶兄,你是喜欢洛清源哪一点,如此费尽心思,她跟慕歌早已两情相悦,旁人是插足不了的…”

    叶寒笑不做回应,意识到自己方才失态,极力恢复冷静,微微点头便告辞上楼。

    “这是你的房间,我就住在隔壁。”进房后,洛清源轻轻关上房门,“这下可以说了吧,你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若是不回来,你都跟那个叶公子厮混到一起了。”慕歌答非所问,洛清源先是一愣,随后吃吃笑起来,“你是不是吃醋了?”

    “没有。”傲娇慕歌倔强转头,洛清源贱兮兮挪到另一侧,他转向哪边她就挪到哪边,总之一定要在他眼里,最后慕歌率先投降,“你有完没完。”

    “还说没有吃醋。”洛清源凑近看他神色变化,“没想到啊,我洛清源竟然这么快就恢复曾经的地位了。”

    “什么地位?”

    “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她伸出手指抵在他心口处,“这里,一直都要有我的位置。”

    “咳~”慕歌不敢对视,只能拍开她的手,企图换个话题,“叶寒笑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说了嘛,被妖怪打的。”

    “废了吗?”

    “啊?”洛清源停止调戏,面露不解。

    “我问他手废了吗?”

    “应该没有吧…”

    “没废你喂什么饭!”

    “……”

    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太像被丈夫抛弃的怨妇,慕歌再次咳嗽一声,又转了话题:“他怎么会和妖物遇到,这一带应该没有什么妖物出没才对。”

    “为了救柠柒。”

    “幻境中昏迷不醒的那个男子?”

    “对。莫洵岚为了救醒他灵力都快耗尽了,叶寒笑看不过去加上正好修炼的火属性,可以抑制剑阵的寒气,就出手相救了。”

    “他有那么好心?”

    “……”洛清源盯着看半晌才确定慕歌是真的疑惑而不是抱着吃醋的态度,继续道,“虽然我承认御剑门不怎么样,但毕竟是仙门之首,斩妖除魔锄强扶弱这种人人颂德的事也做过不少,所以叶寒笑愿意相助在我意料之中。”

    慕歌想起自己领着洛清源去衙门偷窃一事心里不是滋味,没想到她竟然对御剑门的人有这么高的评价,这样看来自己所作所为岂不是应该划分到“恶人”那一行列。“那输灵力就好了,怎么又会被妖打伤?”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跟莫洵岚提过,可以选一个恶事做尽的妖下手,夺了妖丹,或许可以救醒柠柒。”顿了片刻又继续道,“只是我没想到,莫洵岚竟然真的跟叶寒笑说了,叶寒笑特么的竟然也真的去找妖下手了。”

    “不许骂人。”慕歌上前封住她的唇,洛清源咿咿呀呀说不出一个字,在被他“惩罚”过后才红着眼眶不甘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骂人?”

    “因为我听不懂,以后我听不懂的话一律归为骂人。”

    “……”社管大妈都没你管得这么宽!

    “是不是又在骂我?”慕歌眯眼,洛清源连忙摇头,怎么感觉现在的慕歌很不对劲,该不会是路上受了刺激还是发现自己不在身边开始日夜思念?不是缺了记忆变成冰块脸了吗!

    “怎么说莫洵岚也是沐城山的人,沐城山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帮他一次,是不是只要妖的内丹就可以?”

    “别,你不准去!叶寒笑都打不过的妖怪你去不是送死。”

    “我难道比不过他?!”慕歌怒摔宝剑,打算夺门而出,被洛清源连拖带拽勉强没让他碰到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担心你啊!妖丹的事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你可以和叶寒笑联手,没必要单打独斗的。”

    “不行!”

    “那你想想,你要是去了我肯定跟你一块去,我不会飞不会打的肯定两三下就被妖怪干了,那你夺了内丹把我搞没了也不划算对不对,咱们从长计议好不好!”

    慕歌停下脚步,洛清源猛地撞上,还没来及再说什么就被搂入一个温暖怀抱,慕歌沉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不去。”

    ……感情现在自己分量这么重,两三句就把慕歌搞定了!“慕歌,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洛清源在他怀里蹭蹭,一派餍足。也许慕歌是想起了什么才会对她这么温柔,看来自己死皮赖脸跟在他身边还真是个明智的决定,“对了,好像没有看到柳云渊。”

    “走了。”慕歌稍微松开一点,洛清源抬起头,看到他欲望满满的眸子,有些怯意,脚步往后挪了一点。“走了?”

    “她要走,我也拦不住。”

    不会吧,那黑莲花竟然还是自己走的!

    “你很高兴?”

    “没人缠着你,我当然高兴。”洛清源毫不掩饰,觉得理所当然,“以后只有我能缠着你。”她示威似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偷香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

    “好啊。”慕歌手指滑到腰间,洛清源看到他眼中泛出的欲火,下意识后退一步,在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迟了,整个人被打横抱起,扔进了柔软的被褥,洛清源心里慌慌,毕竟第一次滚床单还是要怕的。

    慕歌期身而上,洛清源捉住他要脱衣服的手:“我是谁?”万一又像上次那样慕歌只是单纯的占有欲,那自己多吃亏。

    慕歌不答,抽出自己的手,开始解她的扣子,耐心而温柔,洛清源放松身体,手指紧紧拽着被角,心脏噗噗直跳,要是自己老妈知道自己有了老公还跟人滚床单了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吧,老洛家后继有人了。

    慕歌解开扣子外衫脱了一半,猝不及防看到洛清源含泪的眸子,一时愣怔:“怎么哭了?”

    “想家了。”不知道这里跟原来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不是一样,如果一样来这里已经四年半,原世界的的自己要么死了,要么变成植物人,灵魂都没了,留个空壳子有什么用。

    “乖,等空下来我陪你回家。”慕歌垂首吻去她睫上泪花,洛清源从未见过这般温柔细致的他,泪水像断了线一般接连落下,慕歌,我没有家,我再也回不去了。

    许是她突然涌出的思乡情绪让慕歌一时间手足无措,再继续下去明显不合适。谁知扣子刚扣了一半,洛清源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温热的吻铺天盖地落下来,抽走了慕歌所有理智。

    他很快反客为主,再次脱下她的衣服,这次不再那么耐心,指尖灵力涌动,瞬间洛清源被扒得一丝不挂。已经临近十一月,洛清源不着一缕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慕歌将她拥入怀中,搂着换了上下,冰凉的被褥被慕歌的体温焐热,洛清源只感到暖意,闭上眼睛任由慕歌索取。

    “你是洛清源,我是慕歌。”挺身而进时慕歌湿热的气息喷在她耳边,洛清源忍不住呻吟一声,好在慕歌温柔,只初时有些疼痛,随后整个人被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淹没,什么想法都抛到了脑后。

    “洛清源,总有一天我会想起来,你一定不要放弃我。”

    作者闲话:

    因为女主青玉佩里有男主的魂魄,所以男主在面对女主时更像正常人~本文虐点不是男主失忆,所以不会在这点上太纠结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