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二章、疑点重重

章节字数:4242  更新时间:19-07-05 0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洛清源是被晒醒的,悠悠睁开眼,只觉浑身酸疼,一丝力气也提不上,艰难转动脑袋,身侧空空如也,慕歌早已不知去了何处。

    不在也好,想起昨日的疯狂,洛姑娘老脸一红,她竟然真的跟慕歌做了那事,身下的被褥是全新的,身上里衣也是新的,洛清源实在想不起来慕歌是什么时候给自己洗了澡还换了衣服,代表自己第一次的证据就这么被慕歌销毁了…没事,反正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没了就没了吧,难不成慕歌还能翻脸不认人!

    就这么干躺着也累,洛清源坐起身,猛地牵动痛处,脸色一白浑身一僵,软绵绵地又摔回去…算了算了这鬼样子出去也是被嘲笑围观,还不如躺床上呢。

    慕歌这臭小子提上裤子就找不到人,把我一个人扔在这,连口吃的都没有。正腓腹着,门被人推开一条缝,一只脚先踏进来,洛清源浑身细胞都在警惕,慕歌不会开门只开一条缝,这个点谁会来。

    憋着口气打算呼救,陡然听到熟悉的剑穗声,是慕歌一直挂在佩剑上的装饰。该死,还真是慕歌这混小子,青天白日的鬼鬼祟祟,害得老娘以为有人要劫色!

    “慕歌!”一开口声音沙哑无力,洛清源一脸懵圈,与站在门口的慕歌面面相觑,脸不争气地又红了。

    慕歌原本猜测这个点她应该醒了,端着膳盘在门口徘徊很久,昨日的事他有记忆,知道自己说了多少肉麻的情话,今早醒来看洛清源乖巧偎在自己怀里,只觉头疼,他要怎么处理跟洛清源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昨天自己怎么就精虫上脑把洛清源给那啥了!不争气啊不争气。

    “你应该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总要面对,慕歌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到床边,洛清源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闻到饭菜香味早把老脸扔到九霄云外,慕歌看她猴急的样子又是头疼,方才餐盘就去将她扶起来,抬手擦去她额上因痛冒出的冷汗,怪道:“急什么,一顿不饿不死。”

    慕歌带的是一些清淡小菜,考虑到她身体不适,吩咐厨房煮了鸡丝粥,炒了几碟小菜,洛清源饿狼扑食一般捧起粥碗,“吸溜吸溜”喝起来。

    慕歌满脸无可救药,嫌弃地坐在床边,洛清源连喝了两碗粥后肚子里暖洋洋的,心满意足倚床上瞅着慕歌笑,慕歌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眼神飘忽:“怎么了?”

    洛清源笑意更甚:“你还记不记得四年前我被掌门罚抽灵鞭,昏昏沉沉,第二天也是你给我送饭,就像咱们现在这样,你看着我吃。”虽然得到的答案一定是不记得,但洛清源就是想说,跟慕歌的点点滴滴她都想说给他听。

    这次慕歌没有立马否定,他眼中闪着不一样的光芒,洛清源说得唾沫横飞,时不时把回忆中的脸跟面前的人对上然后痴痴傻笑,“慕歌,你以前一直笑我…”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卷入一个温暖怀抱,所有的话都淹没在他霸道温柔的拥抱里,洛清源眼眶泛红,好像自己多年的坚持一下看到了结果,她紧紧拽住慕歌的衣服,贪婪地汲取独属于他的气息。

    “慕歌,你不记得没关系,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回忆…”

    慕歌心脏一紧,喉头哽咽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一遍又一遍抚着怀中人的发顶借以安慰,有那么一瞬间,他不是那么想报仇了。这样的想法才刚冒芽就被他扼杀,他猛地甩甩脑袋,将洛清源轻轻推开,后者不明所以,抱着疑惑看他继续精神分裂…

    “…怎么了?”

    慕歌摇头,扫了一眼,随后起身:“你好好休息。”

    “你不陪我?”洛清源反问,刚做了这事不该时时刻刻陪着嘛。

    “我有点事。”

    “慕歌,你怎么对我忽冷忽热的?”这么长时间下来洛清源也发现不对劲,慕歌每次做了什么决定之后立马又像变了一个人,总给人一种精神错乱的感觉,难不成因为魂魄不是自己的所以有反噬?

    “你再睡会吧,我先出去了。”说完也不待她回答,没事人一般负手走出门。睡也不用再睡了,洛清源不甘心锤了一下被面,昨日再三询问他是不是意识清醒,麻的情话说得挺溜,提上裤子又开始不认人了!

    忍痛再次坐起身,又是一阵抽搐,犹如残疾人穿衣服,洛姑娘先是小心翼翼抬起一条腿,套上一只裤脚,再重复套上第二只,脚掌刚接触地面疼得差点骂出来,轻轻扯过一旁外裙套好…下半身穿好上半身就好弄多了,她在屋内来回踱几步,确认姿势不再那么像孕妇之后才打开房门去寻慕歌,开了门慕歌没看到,倒是莫洵岚安安静静坐在墙根下,麻蛋,还有听墙角的癖好?

    “你在这里做什么?”出门前喝了好几杯水,好在不是那么沙哑。莫洵岚又恢复在幻境里看到的那样蔫巴颓废,洛清源一头雾水,这又是怎么了?她小碎步挪过去,想陪他一起坐着,奈何一做下蹲姿势就牵起下体疼痛,不得已只能“居高临下”看着…

    莫洵岚原本心里想事,不防一大片阴影将自己罩住,再听是洛清源声音,更加无措。洛清源鲜少在他脸上看到这样纠结的表情,心中隐隐不安:“怎么了,是不是柠柒出什么事了?”

    莫洵岚保持沉默,片刻后好似下了天大的决心,抬头与她对视:“慕歌方才与叶寒笑一同出去了。”

    “他们出去做什么?”

    “发现了妖的踪迹。”

    什什什么?犹如五雷轰顶,洛清源嘴巴都合不拢,不会是把叶寒笑差点打残废的那个妖吧!怎么现在的妖这么没有领地意识,乖乖待在自己地盘就好了出来瞎溜达什么!“不对啊,那你怎么会是这个表情?”好在洛师叔还能保持清醒,若是真的莫洵岚应该会拦着,毕竟叶寒笑都应付不了,加上个慕歌似乎也无济于事,莫洵岚也不像是会眼睁睁看着别人送死的人,一命抵一命仙门之人向来不推崇。

    “听闻,在城外五里处,发现了横死的婴儿尸体。”

    洛清源继续一头雾水,然后呢,慕歌他们跟婴儿有什么关系?不待她疑惑多久,莫洵岚继续道:“那个婴儿,是个刚出生的狐妖。”

    “狐妖?”洛清源吓得站不稳,脑子反应要快点,“你刚说婴儿,难道刚出生的妖就能化形了?”让江挽枫他们修炼这么多年的老妖情何以堪。

    “应当是狐妖父母将自己内丹给了孩子,助它化成婴儿模样祈祷被好心人看到抱养,没想到会被过路的野狼咬死。”

    惊吓过后就是睿智,洛清源见莫洵岚眼神闪躲,目光审视:“不对啊,你怎么好像都知道的样子。你也去看过了?”

    “没有,这都是叶寒笑灵力书简传回来的。”

    “哦。”既然问不出什么不如自己去看个究竟,她慢慢吞吞下楼,“百忙之中”还不忘回头叫上莫洵岚,“你能不能把我送过去?”毕竟五公里,不是近距离。

    莫洵岚无奈只能跟她一起去,御剑飞行的话五公里只在眨眼之间,洛清源还没来及恐高就被告知到了,她松开捏住莫洵岚腰带的手,有些悻悻然,再用力一点就要把他腰带扯了。

    慕歌等人果然在这,意外的是竟然只有他们三个,是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叶寒笑,一个是慕歌,还有一个背对着看不清容貌,不过那人手上握着一柄匕首,她看到叶寒笑站在了两米开外,洛清源不明所以,那人拿匕首要做什么?

    “叶寒笑。”她没有叫慕歌名字,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化名,总不能“楚公子楚公子”的叫,叶寒笑不疑心才怪。慕歌听到“叶寒笑”的一刹那脸色骤垮,他这么辛苦奔波是为了谁啊,这么不识好歹!

    虽说嘴上唤着“叶寒笑”的名字,洛清源身体却是诚实地凑到慕歌身边,让他心里好受不少。走近才发现那个手握匕首的竟然是趁乱逃跑的昧青。前者眉头皱起,抱住慕歌手臂:“他怎么在这儿?”

    慕歌摇头,她又问:“那你们在这儿做什么?”地上果真躺着一具足月婴儿尸体,用花被裹着,鲜血淋漓,真像莫洵岚所说像是被咬死的,可是这里离城镇那么近怎么会有狼呢?“这真的是妖?”

    慕歌不确定地摇头,总算愿意搭理她:“我们也是听到城中百姓风声才来看看的。”

    “那他怎么会在这?”话题又扯到一开始,昧青出现在这是最大的疑点,就算他神通广大真的逃了,怎么也往这个方向走,这里离当初他关押莫洵岚的地方十万八千里远,总不能人人都要去去南疆吧。

    再次摇头,洛清源不寄希望在他身上,反正如今大事小事只要跟复仇无关都入不了他的眼,于是她把目光转向叶寒笑,整个人一愣,虽然叶寒笑隐藏得极好,在她视线投过来的一瞬间就把眼底寒意敛去,但那双眼如何也骗不了人,洛清源摸不着头脑,不懂叶寒笑这莫名的敌意从何而来。

    “叶公子,你也是听到风声来的?”慕歌如此尚可以理解,叶寒笑何其敏锐谨慎,怎么也会稀里糊涂就来了,一个横死的妖类幼崽,怎么他们这么闲得慌?“叶…擦!”她原本还想再问些,余光瞥到昧青直接将手中匕首刺向婴儿胸膛,片刻后手上多了颗白乎乎的圆珠子。

    “你们一群人围在这是为了这颗内丹?”再傻的人见到这一幕也该猜到前因后果了,先是他们无意间听到这里有婴儿横死的消息,然后几人匆匆赶来正好取内丹,婴儿的内心最为纯净无暇,可谓是最好的疗伤圣品,这样一来柠柒就有救了…不对啊,他们怎么知道这婴儿其实是个妖?

    这些话她不好跟其他人讲,因为除了慕歌另外几人眼中似乎都露出期待。莫洵岚和昧青尚可以理解,毕竟有了妖丹柠柒就可以醒来,那叶寒笑呢,他为什么也露出这样的表情。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如果说四年前的叶寒笑是个高高在上清冷孤傲的翩翩公子,现在的他就是深不见底的一座无底洞,洛清源词穷,实在想不出更贴合的比喻,在叶寒笑身上不见他引以为傲的御剑门弟子身份,也不见曾经不可亵渎的高冷之范,完全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洛清源甩甩脑袋,不管了,至少目前看来,叶寒笑是友非敌,自己又跟他没什么旧恨,以后再怎么样也不会跟自己有牵扯,这么想着洛清源轻轻环住慕歌的腰,因为等会要御剑飞行,想那么多干什么,调戏慕歌才是正事!

    “楚公子,多少年了,咱们又可以一起飞了。”

    慕歌脚步踉跄,剑上的光芒不是洛清源熟悉的青色,她看着被黑光笼罩的剑身,有些瞠目结舌:“你的木属性灵力呢?”从来没有觉得青色那么好看。

    慕歌不语,眼神示意她上来,后者不情不愿站到他身后,继续抱住,理所当然:“我恐高,抱着有安全感。”

    慕歌不想与她计较,唇齿微动,剑声黑光大涨,缓缓升空,无论飞多少次都无法适应那种高空无力感,好在路程极短,跟来时一样没什么感觉就到了。

    昧青救人心切,也不计较先前被打晕绑走的事,洛清源让他们先进去救人,自己跟慕歌有些话要说,众人不疑有他,纷纷进去了。

    “什么话?”

    洛清源将他拉到一边墙根下,警惕道:“叶寒笑要去南疆。”

    果然,慕歌听后久久不语,倚着墙根思索叶寒笑去南疆的目的,洛清源有样学样,继续叽叽呱呱说自己的怀疑:“你说叶寒笑好歹御剑门下一任掌门,跟大师兄同一个层次上的人,他做什么要去南疆?而且这一段时间处下来,感觉他像变了一个人,以前见他总是看不起任何人,好像谁都不配跟他讲话似的,现在怎么这么热心,连柠柒的事都要管…你说会不会是这几年御剑门出了什么变故?”不然怎么解释叶寒笑这天与地的变化。

    “我们脱离修真界这么久,搞不好仙门百家早就有了变化,你说我要不要给我师兄写个信问问看,万一叶寒笑一直跟我们一道,那咱俩身份迟早暴露。”洛清源的担心不无道理,她不知道叶寒笑的目的,自然不敢贸然跟他一路走。

    最后,慕歌做了决定,简单霸气两个字:“无妨。”

    “……”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