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四章、顾君临安

章节字数:5154  更新时间:19-07-10 08: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个城镇相邻甚近,马车不过走了一日不到就看到了另一座小镇的城门口,乌压压围了一大群人,洛清源只在大牌明星驾到时看过那么几次这种大场面,怎么着,难道皇帝微服私巡了?

    洛清源伸长脑袋瞅着,奈何人群叠了一层又一层,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慕歌将她拽回来:“看样子是什么大人物刚好来这里,别急,车夫已经去问了。”

    不出片刻,车夫顶着满头汗小跑回来:“不得了哇,听说这城里举办什么大会,各地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那阵仗,啧啧。”

    “行了行了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慕歌万分嫌弃,洛清源闻言赶忙把脑袋撤回来,自己表现得也很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妞,千万不能让慕歌看扁了。慕歌看她神情,亲身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区别对待,他故作清冷,别开脑袋,“既然这么想看进去看不就行了。”

    “要不算了吧,既然有这么多大人物,搞不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洛清源望而却步,想起了人满为患的5A级景区,一瓶水都要十块钱,住个酒店没个七八百块钱都住不到,换算成银子怎么着也要二三两吧,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路途漫长能省一点是一点。

    “你觉得他们会住客栈?”慕歌反问。洛清源被噎住,眨巴眼睛,不住客栈住哪,住房顶上吗?“官衙那么大建来看的?”

    “……”这,我有心反驳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你之前偷…赚的银子还剩多少?”提到官衙洛姑娘就想起之前大半夜跟慕歌去官衙偷窃的往事,慕歌当时怀里揣得满满当当,也没过去多久,应当还剩下不少。

    “没了。”

    “没,没了?”这才过去多久你就败完了!“你是不是去嫖了?”

    “胡言乱语。”慕歌脸色一沉,分明是后来良心发现分了大半给穷人,自己难得的善举竟得到洛清源这般评价。

    “没嫖的话不会是去赌了吧?”那边洛清源还在叽叽歪歪胡乱猜测,慕歌懒得理她,门口实在太过拥挤,车上众人都下了车,纷纷到门口排队——如果那能算是队伍的话。

    洛清源此生最讨厌两件事,一是排队,一是拥挤,偏偏这里两样都全了,她的耐心像潮水一样退去,忍着一股气在胸腔乱蹿,开始百无聊赖发牢骚:“怎么都不动啊?还得排多久?”

    人群中他们这一群人格外显眼,不像是普通的老百姓,倒像是什么达官贵人,自然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待守卫说些什么,就有一官老爷自人群中走出,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洛清源正骂骂咧咧,冷不防再没一个人挤到自己,有些诧异抬起头跟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对上…天作孽,她出门前绝对没烧香!眼前这人竟特么又是顾临安!她是犯了什么太岁,走哪都能碰到冤家。

    “歌儿,你怎么会在这?!”这一唤声音太大,一时间周边人都投来疑惑的眼神,方才已经看到这位大人掏出了皇帝身边亲近之人特有的令牌,定然身份不凡,那他面前这位女子也不是个凡人,毕竟崇尚门当户对。

    洛清源堆着笑:“顾官爷,好久不见。”

    顾临安凑近一点,伸手捉住她的手,深情款款一如四年前的初见:“叫我临安。”

    ……“临安官爷。”洛清源继续笑得讨好,用力把手抽出,一旁慕歌跟叶寒笑脸色都不是很好。“那个,我为以前的事道歉,您看都过去那么久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那时的事顾临安早就忘了,思念了四年的人此刻就在眼前,还是当初的模样,一颦一笑依旧紧紧牵着他心弦,他不顾其他,只拽着洛清源的手朝里面走去,洛清源不想羊入虎口,死死拽住慕歌的袖子,慕歌眼神晦暗,不着痕迹与她十指相握,两人就陷入一种拔河般的胶着,顾临安拽了老半天也拽不动分毫发现不对劲转头看来,看到心上人跟另一个男人手牵手脸色一垮,然后就看到这男人还是当初那个一万瓦的电灯泡加老鼠屎!就是因为他,自己才跟歌儿分开四年之久!

    “又是你。来人,给我把他拿下。”顿时所有守卫将百姓逼退,将慕歌围在中间,莫洵岚看得一脸懵,怎么三言两句气氛就变了。

    “别别别,别冲动。”洛清源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顾临安的手,把慕歌拽到自己身后,横在他二人中间,“顾官爷,不是说好不动气的嘛,你看咱们久别重逢也是有缘,别这么大火气,大家静下心来好好说说话行不行?”身后慕歌不安分,一直跃跃欲试要动手,被洛清源死死拽着,眼看局势就要掌控不住,叶寒笑一步上前,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顾临安整个人都后退几步,若不是被手下扶着,怕是要当街摔个狗啃泥。

    “走吧。”那一刻,叶寒笑身上仿佛散出万丈光芒,不愧是大师兄,跟着就是有安全感。“嘶~疼。”洛姑娘还没赞叹完,手臂就被慕歌毫不留情掐了一把,转头就看到他阴沉着眼,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要不是你拦着我,我也不怕他们。”洛清源一愣,这语气怎么感觉酸酸的,那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当下便反应过来慕歌应当是吃醋了…于是心情大好,一边走一边笑嘻嘻吹捧他,“别啊,我知道你厉害,这几个虾兵蟹将肯定不放在眼里,但民不与官斗,咱们都是文明人,一身功夫留着对付坏人就行了,别气了别气了,在我心里你最厉害!”说着还竖起大拇指,慕歌被这赤果果一通夸赞吹捧有些挂不住,莫洵岚习惯性瞥一眼,怎么也搞不懂一开始跟仇人一样的俩人是怎么走到一块的,一旁柠柒望着两边摊贩眼冒精光,手却紧紧缠着莫洵岚手臂。

    洛清源所料不错,衙门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安顿这么多地方官员,客栈房间异常紧张,他们一行五人,最起码要开五间房,可客房只剩三间,叶寒笑建议四个男人占两间,让洛清源独占一间,被洛清源委婉拒绝,开玩笑,这种跟慕歌同床共枕的大好机会傻子才会浪费!

    “叶公子,您怎么说也是御剑门的人,跟旁人挤一间太委屈了,这样我跟楚公子一间,您单独住一间。”叶寒笑眉头皱起,刚要开口说话洛清源继续道,“就这么定了,大家都各自回屋休息吧,赶了一天路都累了,晚膳就各吃各的吧。”

    刚进房间,慕歌就把洛清源摁在墙上,后者什么也来不及说,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下来,大脑顺利死机,这是什么神节奏,慕歌突然开窍了?慕歌“下口”极重,恨不能将她拆穿入腹,想不顾一切将人推倒床上狠狠贯穿,却又想起洛清源刚经受不久身子可能吃不消,泄愤般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是真的咬,洛清源闷哼一声,几丝鲜血顺着慕歌的亲吻流入口中,溢出一股铁锈味。

    慕歌松开时,洛清源下唇鲜血淋漓——实在是他一口咬得太狠,到现在口中都还有残留的血腥味。“亲就亲你怎么还咬人呢,属狗的啊。”洛姑娘气愤异常,破相什么的根本不能忍好吗,还是在嘴唇这么尴尬的位置,鲜血被擦尽也只是一个小口子,饶是如此,洛姑娘对着镜子照了半天,顺利抑郁了。

    慕先森不以为意,甚至隐隐幸灾乐祸:“不就一个小伤口么,有什么看不开的。”

    你妹!什么叫不就一个小伤口,你平白无故被人把嘴唇咬破了能高兴得起来?!“那你让我也咬一口。”

    “又不是属狗的你咬我我咬你。”慕歌嘴角微扬,先前阴郁一扫而光,乐悠乐悠去洗了把脸,回来后开始质问正事。“今天城门口那人跟你认识?”

    “你忘啦,这不就上次咱连夜探衙门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心累,感情你记性比我还差,这以后可怎么办哦,私房钱藏哪都不记得!

    “他跟你什么关系,不像仇人。”

    “哎,你听我说哈。”今日的情形慕歌都看见了,再瞒下去不是明智之举,谁知道顾临安还会整出什么幺蛾子,“以前的事呢其实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不过我们第一次见到顾临安的时候他说是我青梅竹马…别急着变脸,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是他一厢情愿。”这事一定要撇清关系,见他脸色缓和洛清源继续道,“说是青梅竹马不过我不记得所以也不能确定真假。”

    “就这样?”

    “昂…等会,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

    “什么?”

    “之前掌门师兄跟我说过,我是现任魔教教主的义女,既然顾临安跟我一同长大,你说他会不会认识我义父?”

    “沐城山掌门怎么会跟你说这事?”

    “……各种隐情说来话长,改天有空我再跟你提这茬,先放一放挑重要的来。”这事还用问?掌门要知道我就是魔教圣女不扒了我的皮!而且以你现在的智商,肯定理不清穿越是什么意思,我这还特么是魂穿!

    “你不是一直想打听魔教的事吗,有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弄清魔教教主是谁才更有把握下手灭了他。”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胳膊肘往外拐说的就是她了。

    慕歌沉吟半晌,心底下意识不想见到那人,可洛清源说得也在理,知道魔头身份以及性格特点,报仇的机会才更大,最终点头:“好,现在时辰还早,我们现在就去会会那个官老爷。”

    “等会,有一句话我要提醒你,顾临安脾气不太好,要有什么得罪人的地方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大事为重。”不怪洛清源千叮万嘱,顾临安就是个痴情种子,原以为过了四年感情应该淡了,谁知还和以前一样,见到她就要拉小手…偏偏洛清源对于顾临安总有一种莫名的愧疚,占了人家小青梅的身体再不给人好脸色,那这备胎也忒惨了点!

    慕歌鼻间冷哼,没有正面回答,只要不触及底线他懒得跟旁人计较。

    顾临安身份与旁人不同,是以县太爷将他请进自己私家宅院,挑了最好的一处好吃好喝供着——这都是洛清源打听之后得到的消息,不然找到明天早上也不会知道顾临安住在哪。四年前他还是个县城的小官,没想到如今排场这么大,看来这四年他也没闲着,一步一步往高处爬。说实话,像顾临安这种事业有成长相帅气的有为青年,搁现在就是香饽饽,只有他挑别人的份,怎么就一心扎在摇歌身上不肯出来了呢,难道原主人还是个才女?

    “什么人?”

    洛清源想得太入神,差点被守卫的剑戳中,吓得立马后退保持距离,不敢发怒只能堆笑:“请问,顾大人的府邸是在这吗?”

    “顾大人吩咐今日不见客。”

    “麻烦通报一声,就说摇歌求见。”

    那侍卫也不为难人,何况事无巨细都应当向主人禀报,一味将人赶走保不准不会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于是冷冷应一声,吩咐他们在此等候,自己进去通报。不出片刻侍卫出来,恭敬请他二人进去,心中暗叹幸亏没不分青红皂白将人轰走。

    洛清源千恩万谢,拽着慕歌犹如乡下人进城,小心翼翼跟着前来引路的婢女,如果抛开自己这具身体,她是配不上顾临安的,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己跟慕歌就很般配。

    “歌儿,你来了。”不出所料,顾临安几乎算得上是小跑,一来就拉住洛清源小手,幸亏来时给慕歌打了预防针,洛清源脸上笑意满满,手却不着痕迹想抽出来,奈何顾临安有了经验握得很紧,打发侍女退下就牵着人去了屋内。

    屋内陈设应有尽有,洛清源来这边这些年第一次见到如此精致的屋子,有些移不开眼,倒真像个刘姥姥一般,什么都想摸上一摸,直到慕歌在旁咳嗽一声才将她理智唤回,面色大囧,丢人,太丢人了!

    “歌儿,你既喜欢这里,不如住下来。”

    “不了,我有住的地方。”实在受不了顾临安那爱意满满的眼神,想着尽快完事尽快回去,直切主题,“大人…”

    “叫我临安。”

    ……一个称呼而已那么在意干嘛!“临安大人,我们此次来是有件事想问问您,你也知道,我忘了不少事,这几年我也在打听自己身世,一年前偶然得知,我是不是有个义父?”

    顾临安仔细观察,见她神情不像说谎,何况当初她也是说自己大病一场忘了往事,便也不怀疑:“是,你义父名叫陆凌,是一个侠客,十一年前无故失踪,再没回来,你在我家住了四年,岂料七年前也失踪了,我再见你是三年之后,这次见你又是过了四年。”他语气悲怆,听得洛清源都心有不忍,等一个人有多煎熬她知道,只是没想到顾临安这般痴心,苦苦等待七年,若不是这次歪打正着碰上,他会不会一直等下去,到死为止。

    “这几年你都在做什么?”洛姑娘突然圣母心泛滥,一时把正事放到脑后,她跟顾临安仅有一面之缘,却真真切切被他放在心上七年,即使他念的是那一缕不会再回来的孤魂,洛清源一向以慕歌为中心,此刻却真的觉得对不起面前这个男人,她顶着他爱人的壳子,却给不了他任何感情。

    “我去沐城山找你他们说你离开了,天下之大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就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可以满天下地找,全天下的人都帮我一起找,我每日苦读,步步谨慎,走到了今天这个位子,皇上对我看中,所有人都敬佩我怕我,我撒了帖子重金寻你,依旧杳无音信。”

    洛清源心里不是滋味,顾临安说得轻巧,这其中的苦楚她也是能猜到的,一个人要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从默默无闻的小职员爬到总裁位置,这其中的辛苦旁人想都不敢想,顾临安做到了,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不在乎他的人…四年前的洛清源绝不会想到顾临安的用情至深,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事情年轻的时候想不通,到老了却不敢回想。

    气氛有些不对,饶是慕歌再冷酷无情这个时候也不会傻兮兮去打击嘲讽,只好开口将话题拉回正轨:“不知大人可有那侠客画像?”

    “没有。”顾临安一直看慕歌不顺眼,不知道这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摇歌那么死心塌地,对他也没有好脸色,洛清源横在中间十分为难,今日来此是为了确定教主身份,只好收回满腹惆怅怜惜,轻柔开口,“临安,你能不能为我们画一幅?”

    顾临安原本百般不愿,听到她这一声温柔绵绵的“临安”心就酥了,忙不迭应下来,洛清源又是过意不去,心中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离他远点,没有希望的事就不要让他期待。顾临安笔墨极好,只消一盏茶功夫一幅画就作好了,洛清源道谢之后将画展开给慕歌看,后者脸色骤变,画像栩栩如生,跟他记忆中那掳走母亲的流浪剑客有了重叠。

    魔教教主,竟然是被打得半死不活掳进南疆的剑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