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五章、医女白芷

章节字数:4086  更新时间:19-07-11 07: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去的路上,洛清源忍不住唏嘘,原来摇歌竟然也是个富二代,在陆凌失踪之前一直带着义女住在京城,后来无故失踪,顾家暗中得知他是得罪了什么人,连夜带着摇歌离开这是非之地,找了一个小镇子安身,不过两三年顾家二老双双驾鹤西去,只剩摇歌跟顾临安相依为命,为了家业不至于败落,顾临安十分争气混上了一个小官,时刻记住爹娘教导,照顾好摇歌。

    “你又唉声叹气什么?”慕歌不满,洛清源对待顾临安的态度让他很不高兴,小心翼翼中又带着些许怜惜,这是他从未想到的,眼下看到洛清源可能为了顾临安而心神不宁,有心找茬。

    洛清源丝毫不知他心里所想,她叹的不过是真正的摇歌和顾临安,还有她那个名义上从未见过面的义父,堂堂正道侠客怎么会成为魔教教主,摇歌又是怎么进的魔教?听顾临安的语气,摇歌以前应当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柔情似水的那种,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人人喊打的魔教圣女?

    “慕歌,你确定没认错人?”她问的是陆凌身份的事,路凌是如何成为教主,摇歌又是如何进的魔教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眼下摇歌这条线是断了,壳子下都换了人,洛清源不是一个喜欢稀里糊涂掺和进某件事的人,慕歌既然能认出陆凌应当知道些什么,她偷了摇歌的身份,不能再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抚养自己长大的人给灭了,那也太没良心了点。

    “我不会认错。”慕歌信誓旦旦,那年带走母亲的人他绝不会看错,洛清源一直信他,见此也不再怀疑。“慕歌,我想确认一下,你不是普通魔教弟子吧?”

    慕歌一愣,这种事他以为洛清源早就知道,当下目光惊异,洛清源受不了那带着审视的视线,微微别开头:“我先前也没有问过你的身份,是师兄告诉我你是魔教弟子,可我觉得你应当不是普通弟子。”被人下了移魂之术又与现任教主积怨已久,哪个普通人有这么大能耐,“你身上的移魂之术是谁下的?”

    慕歌再一愣:“你知道移魂之术?”以前的他们这么亲密的嘛,连这种事都说了。

    “我不知道,我猜的。”洛姑娘十分诚实,她对移魂之术一知半解,第一次见面时慕歌就提到这种法术,她便一直记着,毕竟自己穿越者的身份日后若是暴露也可以用这种借口忽悠过去,“我毕竟对那教主不熟,顾临安知道的也是十一年前的他,十一年可能变化到连亲娘都不认识的地步。”

    “你想说什么?”

    “你去南疆要做什么?”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洛清源本不想问这么多,可再怎么说陆凌对她也有养育之恩,她从顾临安口中听出他对这位大侠的崇拜,堕魔之前的陆凌是个正人君子。

    慕歌没有回答她,加快了脚步,洛清源暗骂一声,只得放弃追问,忙不迭追了上去。

    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一家近乎倒闭的小医馆,林书凌守了整整三天,江挽枫没有醒来,虽然那小姑娘说她伤势并无大碍,只是累得狠了这才休息得久一点,可一日看不到江挽枫醒来,林书凌就一日不能安心。

    他身上银钱有限,下山前也未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跟大家分开,幸而在这里遇上了好心人,医馆虽破好在大夫医术不错,他身上的钱买了药后不剩分毫,老大夫跟小孙女相依为命,看他不像坏人就好心收留他在此住下,林书凌想着法子当掉身上值钱的东西,饶是如此依旧囊中羞涩,好在他也没什么开销。

    “大哥哥,这位姐姐好漂亮是您夫人吗?”小姑娘不过十岁,长得水灵动人,镇子不富裕,她穿着粗布麻衫,闲了没事就借着送药的由头陪林书凌聊天,漂亮姐姐昏睡三天,大哥哥几乎也三天没合眼。

    林书凌显然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一时有些愣怔:“不是…”

    “不是啊。”小姑娘拽着发尾,一脸惋惜,将药递过来,“爷爷说了,这是最后一帖,吃完就不用再吃了。”

    “多谢。”林书凌接过,扶起江挽枫让她靠在自己肩上,这个举动他做了多次早已习惯,江挽枫即使昏迷也从不耍性子,药再苦也会一滴不漏喝光,小姑娘等他喂完药才托着下巴开口,“大哥哥你是仙人吗?”这句话她早就想问了,奈何前两日这位大哥哥一脸生人勿近的冷漠样,到今日才有机会问出口。

    “嗯。”

    “哇,我也想修仙,可是我走了爷爷就没人照顾了。”小姑娘眼中露出羡慕,这样的神情让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他被妖怪毁了家园,连带着一起毁去的还有他那再也回来的童年。

    “你爹娘呢?”

    “不知道,爷爷说,我爹娘不要我了,爷爷是在采药的路上捡到我的。”提到父母小姑娘没有露出半点哀伤,她的世界有爷爷就够了,不知道父母的样貌,也不知道有父母疼爱的感受,所以她并不依恋,爷爷给她的疼爱并不比其他小孩少。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无意戳了人家旧伤,林书凌有些过意不去,虽然小丫头才十岁,看得却比大多数人要开,这点林书凌不得不佩服。

    “没事,大哥哥你不用自责,我爷爷对我可好了。”

    “你叫什么?”前几日都是小丫头自说自话,林书凌也没认真听,这会才想起来问她名字。

    小姑娘瘪着嘴,明显不高兴:“大哥哥你好过分,到现在都不记得我的名字,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了。”

    林书凌脸颊有些发烫,不知说何是好,好在小姑娘也不咄咄逼人,只碎碎念几句就说了:“我叫白芷,大家都叫我芷儿,是我爷爷起的,好听吧。”

    林书凌笑了笑:“好听。”

    “大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芷儿睁着大眼,发自内心赞叹,余光瞥到昏迷的人动了动眼睫,“漂亮姐姐好像要醒了。”

    林书凌忙敛去笑意,目光落在床上,果见江挽枫眉头紧皱,挣扎半晌之后眼睛开了一条缝,第一眼看到的是乌黝黝的大眼睛,下一刻视线一转,看到了身体有些僵硬的林书凌。她眼中茫然,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林书凌会在这里,眼珠一动不动,像是确定,又像是质疑。芷儿率先开口:“姐姐你醒啦?”

    不是梦?江挽枫扶着床柱爬起,芷儿以为林书凌会去扶她,谁知见他面色纠结一动不动,前者看不过去搭了一把,还贴心给她垫了软枕。“姐姐你感觉怎么样?”

    脑中的眩晕感逐渐散去,眼前也不再天花乱坠,她定睛细看发现说话的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于是笑了笑:“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芷儿松了口气,“这位大哥哥整日担心,我都说了我爷爷开的药肯定好,他还不信。”林书凌被她说得不知如何自处,江挽枫并不在意,“你叫什么?”

    “我叫芷儿。”

    “很好听的名字。”

    一连被两人夸赞名字好听,芷儿心花怒放,一蹦一跳朝门外跑去:“我去告诉爷爷,不打扰你们。”

    “调节剂”走了气氛瞬间冷下来,林书凌有些不自在,指着桌上的水,干巴巴道:“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

    “多谢。”江挽枫并不想喝水,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书凌,那日二人已然决裂,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林书凌倒了水江挽枫接过,她一边喝水一边打量四周,“这是哪里?”

    “青山镇。之前你受伤昏迷,这是最近的一个镇子。”

    “师兄他们有没有跟你一道?”原本她想问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后来想想算了。

    “没有。不过我们定好半月后在都城碰面。”

    “嗯。”

    一时间又没了话匣子,林书凌浑身不自在,站起身故作镇定:“我去问问大夫,你好好休息。”

    “好。”

    芷儿正陪着老大夫分拣药材,见到他来有些吃惊:“哥哥你不陪姐姐吗?”

    “我是来向你们辞行的。这段时间多些照顾。”

    老大夫胡子花白,满脸慈祥,笑笑呵呵道:“这本就是我们行医之人的本分,那位姑娘身子还需补补,这里我配了一些滋补的药材,你带着。”

    “不必,您已经帮了我们很多,这些药材您自己留着。”他根本付不起药材费,虽然老大夫也不打算要钱,但生活不易,这一老一小就指着这些药材赚钱,白送给他良心上过意不去。芷儿从爷爷手上接过,二话不说塞到林书凌怀里:“哥哥你就收下吧,这些药材都是我跟爷爷上山采的,山上还有好多呢,姐姐身体要紧。”

    林书凌还想拒绝,却见小丫头故意板起脸,小大人模样:“哥哥是不是看不起芷儿和爷爷。”

    林书凌哭笑不得,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穗,是他入门时掌门送的,里面有掌门存储的灵力,关键时刻可抵挡一击,他把穗子递到芷儿怀里:“这玉穗关键时刻可保你一命,也能卖个好价钱。”玉穗是青色的,里面隐隐泛着金光,芷儿拿在手中端详,爱不释手,“这是仙人的法器吗?”

    “不是法器,是存了灵力的玉穗。”林书凌摸摸她脑袋。

    “谢谢哥哥,我一定好好保存。”芷儿笑靥如花,揣宝似的把玉穗揣进怀里,“大哥哥,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有缘会再见的。”

    那时芷儿十岁,凭着缘分再见他是五年后,她长大成人寻找当年的大哥哥,他性格大变,眼中再没了少时她羡慕的神采,他似乎不记得她了,而她,涉遍千山万水也再没寻到当初眉眼含笑的青年。

    江挽枫最终跟林书凌一同上路了,两人的路途显得比较枯燥乏味,江挽枫早已习惯耐得住寂寞,林书凌也不是个多话的,为了确认落翎他们所在位置,林书凌用了只有沐城山弟子才会的隔空传术,与灵力书简很像,但传播距离比书简要远,耗费的灵力自然也多,一般弟子不常使用,只有遇到危险或者情况紧急才会动用这一术法,江挽枫重愈刚醒,林书凌断不会让她再耗费灵力,灵鸽传出去之后会自动搜寻黎络位置,旁人若劫了去也没用,灵鸽以灵力汇成,一旦被心怀不轨之人碰上便会自动散去,待到脱离危险区域再自动合成,直到将信息传到指定之人手上。

    灵鸽传信一来一回也需数日时间,林书凌不打算原地死等,依旧朝都城方向而去。而黎络和落翎此刻却相对落魄,黎络手臂受伤,伤口溃烂,亏得落翎身上带着不少门内秘药方才止住伤势蔓延,如此也拖不了多久,再这么下去黎络的右手就要废了。如今他们无计可施,山下一片荒凉,别说城镇,连户人家都看不到。

    若说为何会变成这样,还得回到十天前。

    那日他们和林书凌分道而走,循着南方的灵力追来,走了几天没有找到人,却发现那灵力越来越强大,证明他们离得越来越近。

    落翎松了口气,找了一家茶棚歇脚,灵力已经强盛到不用刻意寻找就能感应的地步,落翎靠着窗边,几日的奔波有些疲累:“师兄,这灵力如此强,该不会就在附近吧。”

    “应该。”黎络扫视四周,都是寻常百姓,离得近了也难以辨别具体方位。

    “会不会是慕哥哥呢?”

    黎络摇头,只能辨别灵力方位,却不能辨别出是何种属性的灵力,何况普天之下修炼同种属性的人数不胜数,此次追找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算不是慕歌也没多大影响,不过是绕点路罢了。

    “怎么了?”落翎茶才喝一口就听到黎络“嗯”了一声,话问出口后她似乎也感受到了,他们一直追找的灵力在缓缓靠近,放下茶碗往棚外看去,一个人影越走越近,落翎心中警铃大作,因为来者是个光头,没穿袈裟,穿的雪白道服,在那人不断靠近中俩人眉头越皱越紧,连呼吸都迟钝起来。

    特娘的没猜错真的是拂尘!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