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六章、拂尘之恨

章节字数:4401  更新时间:19-07-12 08: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落翎脑中猛地蹦出一种想给苍天下跪的冲动,是上辈子杀了爹抢了娘吗,怎么能衰成这样,一直追寻的灵力来源竟然是拂尘。

    “大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落翎敢打包票,拂尘绝对看见他们了。

    拂尘目不斜视,径直朝他们走来,身上散发的气息愈加冰冷,落翎握紧佩剑,果然没了旁人在,拂尘再也无心掩饰,心思浅显毫不遮掩。黎络摁住落翎欲要拔剑的手,不着痕迹摇头,将她拉到自己身后,第一次跟拂尘单独对上。

    “怎么就你一个人?”拂尘身后空无一人,可他们分开的时候寒山寺弟子是一道走的,黎络皱眉,拂尘身上穿的也并非寒山寺的弟子服饰。

    “他们死了。”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两人汗毛倒竖,从拂尘口中说出的“死”字不带一丝感情,就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平淡。

    “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拂尘捏着下巴似在考虑,片刻后唇齿轻启,轻飘飘道,“该死,就死了。”

    “呸,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活着,我看这其中肯定有猫腻。”落翎探出个脑袋骂骂咧咧,可能心里作用,拂尘比刚见时更像个妖了,不愧是有半妖血统。

    拂尘也不为自己争辩,大方承认:“猫腻就是…他们都是我杀的。”

    “!”

    “怎么,傻了?”拂尘整理衣袍,好整以暇望着对面两个几乎傻眼的人,唇角扬起一抹笑容,愈加邪气。黎络忍住胸腔升起的寒意,沉着音道:“那是你同门师兄弟。”当年的错已经铸成,黎络没有完成那女子的遗愿,没有照顾好拂尘,他心里一直是自责的,“你这样做,可对得起抚养你长大的无尘住持。”

    “好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拂尘感叹,在落翎眼里却是惺惺作态,她鄙夷地唾弃一声,黎络听出了他话语中的弦外音,忍怒道:“无尘住持怎么了?”

    “死了。”依旧轻飘飘的语气。

    “!!!”什么?!这个消息可谓震惊,死了几个弟子尚可以接受,一派掌门怎会无声无息死去。“你胡说!两年前我分明还见过无尘住持,我叔叔也从未说过住持圆寂的事!”落翎接受不能,千城子跟无尘私交甚笃,无尘对她也是百般疼爱,在她心里,已将无尘认做长辈。

    “两年前?”拂尘嗤笑,笑她的天真,笑他们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住持五年前就圆寂了。”

    “不可能!”落翎拔剑就想上前扭打一架,被黎络扯住,相比于她黎络跟无尘并无私下交集,心神也比她要平静许多,拂尘冷眼相看,看她眼眶含泪自欺欺人,看到有人真心为那老和尚难过伤心,眼尾泛红。

    当年他三跪九叩想拜上寒山寺,在门口跪了三天三夜,无人开门,听说佛门向善,连他这种毫无根基的小孩子也照收不误,他跪了很久,跪到双膝发软,双腿麻木,依旧无人开门。幼小的心灵埋了仇恨,仅有的理智让他一直坚持,外界的传说都是假的,不论寒山寺还是御剑门都不会菩萨心肠,终生永不平等。

    直到现在拂尘还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雨,他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脑袋浑浑噩噩,意识快要涣散之时听到了一道苍老慈祥的声音。“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此跪着?”

    拂尘抬头,循声望去,看到一个面目慈祥和蔼微笑的老和尚,他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满是青苔的石阶上,雨水顺着伞骨滴落,和尚把伞微微前倾,将他小小的身子罩住,随后俯下身将他拽起,拂尘跪了许久,一下支撑不住跌倒在他怀中,撞倒了他手中的伞,老和尚没有生气,抬起袖子擦去他脸上雨水,一路上风餐露宿,拂尘第一次被人这么温柔对待,泪水顺势滑落。

    “别哭。”

    “我想…进寒山寺,求您收…留。”拂尘泣不成声,抽抽噎噎乞求和尚大发慈悲将他收下,这次老和尚没有立马答应,而是问道:“为何要进寒山寺?”

    “我爹娘被人杀害,我想为他们报仇。”脏兮兮的小脸爬上一抹寒意,老和尚视若无睹,将伞捡起,领着他去山门前的廊檐下坐着,“为何要报仇?”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父母因何而死?”

    拂尘不言,老和尚也不追问,每年在山脚下因为仇恨想进寒山寺的人数不胜数,佛门圣地不是他们学武修仙报仇的中转站,他把伞递给拂尘:“你杂念太重,这里不适合你,回家去吧。”

    拂尘不走也不接伞,倔强又可怜:“我不回去,爹娘死了,我已经没有家了。大师,求求你收留我。”瘦弱的身躯对着心慈的和尚再度跪下,额头重重磕在石阶上。无尘本不是铁石心肠之人,看这孩子孤苦伶仃又瘦弱可怜,心生不忍,将他扶起,叹了口气,“罢了,你随我来。”

    无尘是得道高僧,外界纷纷传言或许再过几年他就可得道成仙,脱离苦海。是以第一眼看见这个小孩无尘就发现他体内尚未觉醒的妖族血脉,这样一个“隐患”留在身边也好,只是小孩仇恨太深,如此心性不适合修炼佛法。无尘带小孩去了自己禅房,用毕生功力在他身上设了一个禁制,封住他的记忆,只要他活着禁制永远不会破,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小孩将来走上歧途。

    无尘的想法很好,方法也很管用,他给小孩起名拂尘,意喻往事俱散,拂尘也实在是争气,天资聪慧,体内妖性被压制,心灵至纯,对佛法的悟性很高,一切都朝无尘理想的状态发展,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一个被普通百姓寄予最高厚望,称之离神最近的人会这般毫无预兆死去,他一死,禁锢拂尘记忆的禁制散去,拂尘在一片天旋地转中知道自己真实姓名与过去生活。

    他的神祗没了,一直以来的信仰塌了,体内的妖性被无尘压制了十年早已彻底蛰伏回去,他连自己的身份都没了。

    无尘的死在寒山寺乃至于修真界都是个秘密,若非他跟无尘性命相连怕也不会知晓,寒山寺只有几个内门弟子知道,他们苦心掩盖住无尘圆寂的事一度让拂尘怀疑,师父接近圆满,寿命延长百年,怎会突然死去?他一边调查害死自己爹娘的罪魁祸首,一边又偷偷调查无尘死亡的真相,他怨恨无尘给他的枷锁,却也真心感念这个和尚,如若不是他,他拂尘没有今天的成就。

    四年前的仙门大会,是无尘第一次见到幼时从天而降的大哥哥,他当时心里是感激的,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可后来,父亲被杀,母亲自杀,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他明明一直叫他不要伤害自己爹爹,他自诩名门正派,斩妖除魔觉得理所当然,没有一个人想过,这些妖族也会和人类相爱,也会一心向善。父亲那样对他他并不怪父亲,他是为了母亲才会失去理智,只要他跑得够快父亲很快就会恢复理智,那时他会把自己抱在肩头哄,母亲会做一桌好吃的替父亲赔罪,他当时以为那个神人般的大哥哥只会教训父亲一顿,他不想成为无父无母的孩子。

    拂尘的回忆到这里便完结了,落翎依旧不愿相信无尘住持真的圆寂了,她将剑横在身前,拂尘眼里没有惧意也没有哀伤,周围的茶客在落翎拔剑出鞘的一瞬间立马跑了个干净,老板躲在小茶棚后面瑟瑟发抖还不忘关注这边情况,毕竟这三位都不像是缺钱的主,他出来摆摊也不容易,待会的桌椅损失费该要还是要的。

    “你可有查出无尘大师圆寂的真相?”落翎往前一步,剑尖抵在他喉间,拂尘眉眼微弯,勾出一个蔑视的笑容,手指抬起轻轻拨开剑锋,“你若真的关心就自己去查,我来找你们不是要跟你们叙旧的。”

    黎络感觉到陡然出现的杀气,眨眼间反应极快把落翎扯到身后,拂尘身上散出阴冷的气息,那绝不是他修习的佛家心法,落翎刚要说什么脸色一白,拂尘身后凭空出现一大波近乎修炼至半实体的妖灵,带起一阵劲风。落翎从小在沐城山长大,跟着千城子黎络走南闯北,见过的妖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那些都是散生的妖灵,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妖邪之力,这么多妖灵都听拂尘一人命令。

    落翎浑身冰冷,如坠冰窟一般一直下沉,拂尘到底修的什么邪术。“无尘大师千方百计为你除去心中邪祟,你就这般自甘堕落,你对得起他吗?”无尘在落翎心中也是神一般地存在,他从不大喜大悲也从不动怒,好像跟这世界上的七情六欲断了联系,以前落翎天真问他,如果真的修成神仙了,会不会留恋凡尘景色,无尘笑笑,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说这世间,没有神仙。

    “无尘?”拂尘嗤笑一声,气势不减反增,双手交叠结了个印,那些妖灵乖巧待在他身后,他道,“老和尚封我记忆,断我过去,你现在要我对得起他?”

    “他那是为你好!”落翎大怒,“要不是他你就是第二个半妖,像昧青那样发起疯来六亲不认,他一心为你,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六亲不认?我都没有亲人了哪来的亲给我认!”拂尘猛地大吼一声,叠在身前的印变了方向,黎络将灵力注入剑身,长剑发出嗡鸣,这几年他几乎从未用到这柄仙剑,没想到再次拔出竟然还是用到当初那一家子身上。

    拂尘一眼认出这是母亲自刎的那柄,眼中怒意更甚,毫不犹豫指挥身后邪灵进攻,黎络应付不暇,只能尽力护住落翎,后者见他抵挡吃力,咬牙也加入战斗。她常把打架挂在嘴边,心里却是很不喜欢的,她喜欢吵吵闹闹的生活,而不是这种腥风血雨。“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讨厌妖!”父亲就是在除妖途中身亡,母亲抑郁而终,她看似没心没肺心中苦痛却无法纾解。这世上多的是父母双亡的孩子,谁都像拂尘那样,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妖灵越来越多,拂尘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冷,一片混乱中,落翎的剑被打飞,下一秒一个凶灵狠狠朝她脖颈咬来,黎络被其他妖灵缠住,慌乱中只好扔出手中仙剑替她挡下一击,两人都没了武器在手,战斗力大打折扣,黎络深知纠缠下去不是明智之举,一道灵流击出生生开了一条小道,二话不说拽着落翎疾奔而去,连剑都顾不得捡,他有很多年没这么狼狈过了。若他拼尽全力拂尘绝不是对手,可他心里有愧,他不能再将拂尘毁了。

    逃跑过程中,黎络不忘召出防护罩护住落翎,他不愿耗费灵力,因此只罩住了落翎一人,数不尽的妖灵朝他咬来,他一边护着落翎一边对抗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防护罩上涌动的灵力越来越少。“师兄,拂尘已经失去人性了,现在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落翎看到他身上的伤口与越来越多的鲜血,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咬牙狠心道。

    黎络不语,不过明显感觉到他体内的灵力迅速减少。“憋气,跳!”

    黎络大吼一声,落翎不明所以下意识照做,冰凉的水流涌入鼻腔,她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慌不择路到这个地步,落翎有些感慨,要不是大师兄心中愧疚,现在落荒而逃的应该是拂尘才对,拂尘也有能耐,无尘这么多年悉心教导引他入正途,他还是走了这么一条歪路。

    “该死,这些邪灵都不怕水的吗?”落翎咒骂一声,感叹还没结束就听身后物体入水的声音,普通邪灵遇水就会消散,黎络才会选择水路,没了邪灵干扰,拂尘一个人根本就追不上,可现在邪灵毫无惧怕,在水中也滑得飞快,不出片刻就追上了他们。

    “师妹,你先走,我来拖住。”黎络借力双腿一蹬,落翎一下被踹出好远,好在水中减了冲击力,这么一脚下去也没感到多疼,落翎想要回头,入眼满是青色灵流——黎络祭出了最强剑阵,拂尘没有跟来他心中无虑,打算在水下将这些邪灵全部消灭,落翎想要阻止奈何发不出声,黎络身上散出的强大气流将她不停往前推,她连回头都没有办法。

    黎络这招,以灵气成剑,将猎物包围在中间,自他学成之后从未用过,一来杀伤力太大,连他自己都无法估料,二来此阵对身体伤害极大,几乎要耗尽所有灵力,不到万不得已黎络不会使用,虽然能灭掉眼下的邪灵,但灵力一空的自己又怎么走完剩下的路,不论是回沐城山还是去南疆路程都很远,灵力恢复不是一时半刻的事,现在却不得不用。

    在水下憋气时间太长,落翎脑袋开始晕乎,视线也变得模糊,她看不清水下的情况,也看不到黎络的身影,临昏迷前感到一股冲力将自己往水面上拍去,随后意识一散,陷入沉沉黑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