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八章、剑客陆凌

章节字数:4103  更新时间:19-07-16 08: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几日天气不好,洛清源他们行程便有些耽搁,一连几日下着毛毛小雨,不变大也不变小,在这十一月的天气冷得刺骨。路过一个镇子洛清源搜刮了慕歌的钱给自己和大家伙各置办了一件厚实的斗篷,领口处嵌着不知是鸡毛还是鸭毛的彩色毛料,蹭得脖子有些虚痒却又很好地把那寒气摒在体外,洛清源是爱不释手,恨不得睡觉都抱着。

    身上钱财有限,慕歌曾经那腰缠万贯的“暴富”样一去不返,只剩下从洛清源那连哄带骗讹来的小包碎银子…莫洵岚就更不用说了,但凡他有点钱就不会混成这样。连着几日阴绵小雨,人坐在车内倒无所谓,马儿却是有些吃不消,洛清源提议在镇子上小住几日,如果把马累垮了可就没钱再去买第二匹…早知道当初就跟掌门多要点,要不就别把钱都放在大师兄身上,现在好了,人走散就算,连票子都快没了,再这么下去全部上街当乞丐,还去什么南疆!

    “慕歌,你觉得咱们要不要想办法挣点钱?”借着休息的空档,洛姑娘很未雨绸缪地跟大家伙商讨以后的日子,南疆路遥没钱真是寸步难行。

    “这镇上的府衙没钱。”慕歌端起茶盏小抿一口,一本正经道。

    “……我的意思咱们去挣点,靠双手挣。”

    “府衙没钱。”

    ……少侠你是不是对“挣钱”有什么误解。“不,我的意思我们可以卖艺挣钱。”

    “让他去。”他指着柠柒,“反正以前他也是这么挣的。”

    “……”洛清源眼冒精光,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开始质问,“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按理说慕歌应该是忘了以前的事,对柠柒也没什么记忆,仅有的一点认知还是从洛清源口中听来的,既然如此又怎么会知道柠柒以前做的什么“勾当”。

    “没有,是你说的。”慕歌眸色清淡,丝毫没有被戳破后的窘迫,依旧气定神闲啜着清茶。

    “我什么时候说过?”洛姑娘记性差矢口否认。

    “你说我们以前夜探青楼,青楼是什么地方我还是知道的。”

    “……”好吧是我多想了。“柠柒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咱们不能欺负他。”

    “那就今日在此歇一晚,明日继续赶路。”莫洵岚在一旁听他俩尽纠结些有的没的无奈摇头,还什么卖艺挣钱,被人知道身份丢的是沐城山的脸,“既然钱财不多,那便两人一间。”

    洛清源立马用色眯眯的眼神瞅他,好小子,说什么省钱,到头来不还是为了能跟柠柒睡一间房找借口,我信你个鬼你这臭混小子坏得很。

    最终,洛姑娘的“卖艺”大计划还没来及实施就被扼杀在摇篮里,因为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在客栈门口碰上了“豪门阔少”顾临安。当时洛清源捏着个白馒头蘸着免费送的调料吃得不亦乐乎,猛然间一阵香味刺激嗅觉,再一眨眼桌上就多了许多精致小碟,摆得满满当当,洛清源嘴巴张大显然惊吓过度,口中嚼了一半的馒头掉在桌上,一只骨节分明白皙的手轻轻握住,下一秒耳中传入温柔熟悉又煽情的声音:“掉在桌上的就不要吃了,脏。”

    “顾,顾顾大官爷。”

    “叫我临安。”顾临安顺势夺过她手上剩余的馒头,面色不满外加鄙视地瞅了慕歌一眼,“你就给她吃这个?”

    洛清源见慕歌脸色变了忙不迭转话题,慕歌这人吧,脸皮薄要面子,最受不得别人冷嘲热讽,何况顾临安跟洛清源还是这么尴尬的关系。“顾官爷,你怎么会在这儿?”

    “都说了叫我…”

    “临安,你怎么会在这?”这么多次下来洛清源早已放弃挣扎,既然他这么想要自己叫他的名字她也不纠结了,随他心意吧。

    顾临安脸色暂缓,屏退身后侍从,下摆一掀就坐在洛清源正对面,差点把慕歌挤下去。“我要回京城,刚好也走的这条路。”

    南疆在京城南边,两人会遇上也在意料之中,洛清源知晓他跟摇歌之间的渊源,加之如今的自己也懂得了等待的不易,对待顾临安也不像四年前那么冷冷冰冰,如果可以,她还想给他牵个线搭个桥…虽然很没有良心,但摇歌不会回来了,与其让他守着一个不会回来的青梅恋人,不如给他找一个能陪伴一生的良人,当然这一切必须在顾临安同意的前提下…暂时洛姑娘还没打算到这一点,毕竟慕歌的事还没解决。

    “这几日连着下雨,歌儿你身子弱可还吃得消?”顾临安熟门熟路抚上她的额头,在慕歌快要爆发之前洛清源很识相地把脑袋别开,前者也不恼,自言自语道,“没有发热,以前你最容易生病了,每次都要我陪着…”

    洛清源最听不得他回念往事,垂着脑袋也不说话,慕歌冷着脸又重新拿了一个馒头塞到她手上,语气不悦道:“花钱买的快点吃,不然等会就凉了。”与此同时他还故意把顾临安点的菜推远了一些,“顾大人不用担心,她身体很好。”是很好,小病小痛的依旧生龙活虎,从不怨天尤人也不伤春悲秋,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永远那么活蹦乱跳。

    “再好的身体也经不住你这样的苛待。”顾临安丝毫不给面子,夺过洛清源手上白乎乎的大馒头,看也不看扔到一旁,换上了一盏米香四溢的鸡丝粥,洛清源对着那粥咽了口水,她也很不想啃馒头啊!可是馒头代表慕歌,她又舍不得慕歌委屈,只好一边说话转移注意力一边悄咪咪把馒头捡回来,“临安,你既然认识我义父,他的武功是不是特别高?”

    “……”不是吃饭吗为什么突然会扯到这上面来?“陆伯伯是个剑客,一生行侠仗义,他因心念皇家五公主,一生未娶,只收了你一个义女,只可惜,五公主被魔头掳走了无音讯,过了不久他也失踪了…”

    “啪!”洛清源原本听得津津有味,没想到名声在外的魔教教主兼神秘义父竟然还有这么一段痴情往事,那皇族五公主定然是个绝世美人,正听得入神猛然传来陶瓷碎裂声,洛清源吓得一惊循声望去,竟是慕歌徒手捏碎了手上的茶盏,掌心被碎片割破他却浑然不觉,指节用力导致那残留的碎片割得更深。

    “慕歌,你做什么,都流血了快松手。”洛清源无心再听故事,扯过一旁擦手的白巾掰开慕歌紧握的手掌,掌心的伤口嵌满了细碎的瓷片,看得洛清源头皮发麻,偏偏慕歌毫无知觉,一双眼睛快要喷出火来,洛清源想着或许是那剑客激起了慕歌的反感,忙站起身告辞拉着人去了房间,留下一头雾水的顾官爷。

    “就算是仇人你也不用这么大反应,要是被他察觉了怎么办?”洛清源脸色极差,摁着人在桌边坐下,屋内有送来的热水,用毛巾沾湿一点开始给他清洗伤口,“过是一段风流往事,值得你生这么大气?你要能把这心思放我身上我估计会高兴得昏过去…”

    慕歌一把摁住她的手,声音低沉:“他一派胡言!”母亲明明是自愿跟父亲来的南疆何来掳走一说,父亲一生光明磊落不曾伤过一人何为魔头!父亲母亲恩爱缠绵他一个流浪剑客非要横插一脚,拆了自己家庭夺了亲生母亲还占了父亲地位,那陆凌才是不折不扣的魔头!

    “什么?”洛清源应得漫不经心,那一段往事慕歌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是以在洛清源眼中他或许只是单纯的发脾气,往往这个时候她只要顺着他的心意宠着就好了,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似乎以前的方法不管用,无论洛清源再怎么顺毛摸慕歌就是不吃那一套,甚至隐隐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洛清源倍感疲累,手腕被慕歌捏得通红,她有些无奈:“你到底怎么了?”

    “你信他说的?”

    “我要信他什么?”洛姑娘一头雾水,慕歌的话莫名其妙,方才只是跟顾临安聊了会陆凌的情史,她需要信什么吗?

    “信他说的。”慕歌不依不挠。

    “他说的?”洛清源努力回想,确认顾临安只说了几句陆凌的事之外才弱弱道,“关于陆凌跟那五公主的事?”

    “你信不信?”

    “……我没见过五公主,也没见过我义父,而且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只当个故事听吧,不存在什么信不信。”这是实话,自己的事才叫事,别人的事再大都只能算故事,安安心心当个看客就好,谁知道慕歌这么较真,他似乎不想再瞒了,又似乎是为了自己能得到一个肯定心安的回答,声音沙哑,“遥歌是我母亲。”

    “啊?”洛清源更懵,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她指着自己,“我是你母亲?”少年你别吓我,年纪大了不经吓,我是奔着你老婆位置去的!

    慕歌缓缓摇头:“不是你,我母亲叫遥歌,皇族的五公主。”

    “!!!”

    在洛清源惊吓过度语言系统失调还坚持威逼利诱企图撬点有用信息的“惨样”下,慕歌大发慈悲招了个大概,噼里啪啦半炷香过去,茶水喝了一壶,洛姑娘才勉勉强强把故事脉络梳理清楚,连在一起。

    “你先等会,这信息量有点大,我要整理整理。”洛清源拧着眉头自说自话,脑中迅速过滤一番,筛选出有用信息,最后得出结论,“你的意思是,我义父跟你母亲是青梅竹马,后来某一天你母亲不见了,人们以为她失踪了,结果发现她跟你父亲在一起还生下了你,那我义父就不干了,一举杀上魔教,带走你母亲还害死你父亲,后来又被逮回魔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成了魔教教主,额…我理解得没错吧?”

    “没错,不过有一点,杀死我父亲的,是我母亲。”他说得风轻云淡,像是早已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当事人满不在乎却像在洛清源心里丢了炸弹,按照慕歌描述的,遥歌跟魔君应当是很恩爱才对,断不会扔下一个尚且年幼的孩子跟另一个男人离开,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像是重重迷雾,慕歌看不清楚,洛清源就更不理解了。

    “所以,你千方百计想回南疆,是为了救出母亲?”毕竟在慕歌的叙述中,遥歌只是被打成重伤掳回南疆,现下又知道魔教教主是陆凌,以他对遥歌的痴心断不会让她被人伤害欺辱…洛清源能理解陆凌的心情,若不是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怎会抛弃生死也要带她离开那是非之地,自古正邪不两立,遥歌与魔君的相识相爱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开端。陆凌给养女取名摇歌,与那人同名,或许遥歌失踪之后他也曾满天下地找过,至于后来事情为何会演变成这样,慕歌不知道,洛清源也不知道,除了那个愿为心爱之人抛弃正道之心的魔教教主,谁也不会知晓。

    “不。”慕歌目光冷冽,如临寒冬,“母亲杀我父亲,害我沦落至此,陆凌掳我母亲,害我无家可归,我这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活着更好!”

    “你,你要做什么?”洛清源第一次感到胆寒,不自觉后退几步,被慕歌一把揽住腰肢,带入怀中。后者看她脸色苍白像是吓得不轻,柔声安慰,“你别怕。”

    “我不怕你,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慕歌鼻尖凑近,耍无赖般凑她颈间磨蹭,洛清源早已习惯他这时冷时热的态度,眼皮都不眨一下,“你说你是为复仇而生,那你都恨哪些人?”

    “很多。”

    “恨到什么程度?”

    “杀光为止!”

    “…是不是找回你剩余魂魄你就不恨了?”

    “我没有魂魄。”

    “……”

    “你忘了,我早已是个死人。”

    “……”

    “哭什么?”

    下一秒所有的对话都被淹没在洛清源主动热情的吻里。她当然害怕,害怕慕歌一去不回,害怕他一步踏错黄泉路,那是生他养他的母亲,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慕歌,若有一日他恢复清醒与记忆,回想自己犯下的错事,那将会是一生挥散不去的噩梦。

    “你别怕,那些事,我不会做。”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