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三十九章、京都汇合

章节字数:4143  更新时间:19-07-18 08: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下来几天雨势变小,顾临安与他们同路嚷着要一道上路,慕歌自是不情愿,威胁恐吓连夜逃跑等等手段用尽都没把人甩开,反倒折腾得洛清源更加愧疚,好说歹说总算同意让顾临安跟着…

    “歌儿,等这次回京我就向皇上请辞,我现在已经找到你了,这官做不做都行。”宽敞的马车内,几人围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洛清源毫不怀疑若不是看着她的面子,顾临安绝对是想把慕歌轰下去的…

    “你做的挺好的,皇上应该舍不得你。”洛清源不着痕迹往慕歌身边凑凑,笑得尴尬而不失礼。

    “没事,我可以告老还乡。”

    “……”帅哥你还年轻,这假告得有点早。“哎呀,我觉得柠柒这几日好乖啊。”洛姑娘无话可答生硬转移话题,柠柒原本听得津津有味,见到所有人视线都移到自己身上有些懵圈,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我怎么了?”他的表情实在太过无辜单纯,看得洛清源心中喜欢,猪爪子不受控制伸出在那小脸蛋上摸了一把,“柠柒,你这样真的好可爱啊!”

    被揩了油的柠柒继续懵圈,面带羞涩躲到莫洵岚身后,“老母亲”心中欣慰,虽说白菜被猪拱了有些心疼,但好歹还拖回了一头猪,这波不亏!收回爪子准备热热场子,余光瞥到其他仨男人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得心里发毛,有些悻悻然:“我是看柠柒太可爱,就逗逗他…”

    慕歌面无表情,指了指她那无处安放的爪子,洛清源秒懂,十分自觉在衣服上擦了擦,前者面色稍缓,后者如释重负死里逃生,没想到慕歌醋性这么大,到底该喜还是该忧。

    “歌儿,你们去京城做什么?”顾临安变魔术一般从条座下面拿出一包包装精致的点心,并且很“小气”地只给了洛清源一个人…其他几人也不在意,只有柠柒盯着卖相上佳的糕点目不转睛,洛清源递了一块给他。

    “啊?我们去…有事。”洛清源咽着糕点回答得漫不经心,要是让顾临安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压根就不是京城会不会更加坚定自己告老还乡的决心,可千万别,一个慕歌就够了,再来一个还不天天鸡飞狗跳,而且他们是去南疆打架的,没时间管这些争风吃醋。

    “若是有什么帮得上的你一定要跟我讲。”

    “啊,哦,好。”洛清源笑笑,糕点啃得索然无味,顾临安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自在,这该死的破事一桩接一桩没完没了的都。

    他们进京之时天已放晴,天空蔚蓝跟洗过一般,让洛清源忍不住第N次感叹,这没污染就是好啊。幸运的是,到了京都散出的灵鸽有了回应,是落翎的回信,说几天前黎络受伤,他们在镇子上养伤耽搁了些日子,现在正马不停蹄往京城赶来,若是他们先到可以在此地等上几日。洛清源点点头,选了一家看着不错的客栈,横竖已经有了大师兄下落,也就不用抠着省着,顾临安说要回宫复旨,顺带跟皇帝提一下告老还乡的事,洛清源吓得站不稳,忙不迭打发他走了,心中暗自祈祷落翎他们快点到,这样就能早点离开这里。

    “你说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挽枫他们的消息?”傍晚的大街一片祥和,洛清源故地重游,心中不免感叹一番物是人非,慕歌走在她身侧,眼中不是她熟悉的光亮,“慕歌,你还记不记得那里?”她指着一处空地,四年前那里亮着京都的房价,慕歌曾说,想和她一起在这里安家,誓言送出去了,立誓的那个人却忘了…

    慕歌知道自己不记得却又不想让她失望,目光扫向别处,看到一小摊贩刚摆摊,卖的是珠光璀璨的簪子,想着洛清源头饰简单,除了木头还是木头,一点也没有女孩家的精致,忙拉着人过去问价。那摊主见这二位客人男俊女美,穿得又这么体面,赶忙殷勤招待起来。

    “二位想看点什么?我这里的簪子那可都是上好的翡翠玉石,这位爷,给您夫人挑几根?”洛清源原本不想买的,毕竟有钱也不能这么造,何况他们没钱,听这摊主一番夸赞,尤其那句“夫人”深得她心,当下眉眼弯弯,认真挑拣起来。

    “慕歌,这是你第二次送我簪子。”挑了一根翠绿色的,跟落翎戴的肯定不能比,毕竟小摊子上哪来真正的翡翠玉石。慕歌从她手上接过插入发梢,上下打量一番不太满意,弃了那根又重新选,“那我第一次送你的呢?”

    提到这个洛清源就满脸遗憾,那根簪子她真的很喜欢,还是慕歌亲手做的,意义不同,丢了也懊悔过。“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丢了,我可喜欢那根了,那可是你亲手做的。”

    手指有一瞬间停滞,慕歌似是不敢相信:“我亲手做的?”

    “对啊,上面坠了一颗小铃铛,你说里面有你注入的灵气,关键时刻可以保我一命,是在我拜师大典前一天你送的。”

    “铃铛?”慕歌思索半天最后摇摇头,“不记得了。”他把新挑好的一根银色发簪插入洛清源鬓间,因为洛清源方才说了铃铛,所以他选的这根也坠了一颗铃铛,走起路来叮当响,洛清源不太喜欢叮叮当当的声音,可架不住慕歌喜欢只好昧着良心夸好看。

    “其实那都无所谓,主要是你送的。”

    “麻烦这一根包起来。”慕歌递上千挑万选出来的银色发簪,洛清源伸手截住,笑眯眯道,“不用麻烦了,你给我戴上吧。”四年下来,洛清源梳头的功夫有所长进,总算不是披头散发或者随便拿根发带绑住的惨样,头上就插了几根用筷子做的木簪勉强修饰。慕歌小心翼翼把那几根惨不忍睹的木簪拔下,换上了新买的银簪,洛清源整个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

    她托着自己下巴作“开花状”,笑呵呵的:“好看吗?”

    “好看。”

    “这根发簪总共十两。”摊主尽职尽责,客人满意自己也就该收钱了。

    “……”

    买完簪子后洛清源心情极好,虽然这根银簪花了他们身上几乎所有的银子,但这钱花得高兴,这可是慕歌失忆以来第一次主动提出给她买东西,要不是票子不够,洛清源还想好好庆祝这历史性的一刻,最后,他们用剩余的几文钱在路边吃了碗面条…

    “慕歌,咱们把钱用完了回去会不会被莫洵岚骂啊?”洛清源一边吸溜面条一边担心,为了身上留点闲钱,他们把银子分成两份,一半在慕歌这,一半给了莫洵岚。

    “怕什么,都是我的钱。”慕歌不以为意,把碗里的蛋花挑给洛清源,听他这么一说洛清源也不担心了。面条吃得正起劲,身后桌子又来了两位客人:“麻烦,两碗面。”

    声音一出洛清源立马停止进食,跟慕歌大眼瞪小眼,如果她的耳朵没有出问题的话,这应该是林书凌的声音,那身后的人,是林书凌?

    洛清源放下筷子,贼头贼眼地偷偷转头,果不其然,身后两人真的是林书凌和江挽枫,真应了那句话“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们散了这么多只灵鸽出去,感情这俩早就到了京都。

    “林…”话刚出口立马止住,江挽枫背对她没发现,林书凌正对她也没发现,不是他眼睛不好使,而是一个膘头大汉将他的视线完全挡住,在林书凌旁边是一位长相斯文的富家少爷,正挂着笑跟江挽枫说话,一脸讨好。跟江挽枫一同生活四年的洛清源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当下托着下巴看好戏,反正人已经找到了也不怕再走丢,正好看看林书凌对大师姐抱有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那边,江挽枫今日心情不错,还陪着那富家公子聊了几句:“如此说来,汪公子岂不是很快就要当官了?”

    那名富家公子名唤汪林,是京都数一数二的才子,为人品性端正,家境殷实,父亲是落户于此的商人,说一句富可敌国也不为过,今年不过二十五,尚未娶妻,几天前在天香楼跟江挽枫有一面之缘,当时失手弄碎了她的一根玉簪,由此结缘。

    “姑娘说笑了,不过一个秀才,况且我志不在官场。”江挽枫性格温婉,容貌上乘,是个理想的妻子,汪林喜欢她身上那种波澜不惊大家闺秀的气质,从怀里掏出一根上好玉簪,递了过去,“先前不小心打碎了你的簪子,今日特来赔罪。”

    江挽枫也是看这位公子不似以前遇到过的纨绔子弟,心中并不排斥,看了他手上的簪子摇摇头:“那不过是普通的发簪,公子这根价值连城,我不能收。”

    “你若不收就是心里还在怪我。”汪林故作不乐意,江挽枫拒绝不能只好收下,汪林看她要收进怀里,道:“发簪就是要别在鬓间的,你若收起来了那这根簪子岂不是无用之物。”

    “也是。”在这些事情上江挽枫并不喜欢争辩纠结,将簪子取出捏在手里,凭着印象插入发梢。“有些歪了。”汪林打量一眼,抬手想要帮她扶正,一旁林书凌忍无可忍冷着脸截住他的手,自行去给她重新插,江挽枫有些无措,低着头也不知要说什么,还是林书凌打破僵局:“面来了,吃吧。”

    “汪公子,这里嘈杂。”她言下之意汪林自幼锦衣玉食,定然不能习惯这里的烟味臭味,让一个富家公子吃这些路边摊也不现实,偏偏汪林并不在意,笑着抽了双筷子,“以前跟着我爹走南闯北什么东西没吃过,姑娘不用顾忌,我也并不是生下来就享受荣华富贵的。小二,来两碗面。”

    洛清源在后面听得一字不漏,暗叹林书凌这回是遇见对手了,之前看江挽枫哪哪不顺眼,憋着一股劲要把人赶走,现在人家好不容易遇上个真命天子又一股劲在中间做搅屎棍,果然,天下渣男一个样,就见不到别人比自己过得好!

    “挽枫。”江挽枫一直背对她坐着,猛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转过头,看到她的一瞬间惊喜交加,连面也顾不得吃,“洛师叔?真的是你?!”

    “不是我还能是谁。”洛清源领着慕歌拼桌,自来熟道,“这是你朋友?”

    “额,对。这是汪林汪公子。汪公子,这是我门洛清源洛师叔和慕歌慕师弟。”

    汪林含笑点头,看向江挽枫:“原来姑娘是修仙门派的。不知师承何人?”

    “沐城山青竹长老。”

    洛清源才没心思听他们在这自报家门,直切主题:“你们怎么会跟黎络走散?”

    “这个说来话长。”

    “江姑娘,我不打扰你跟朋友叙旧,我们改日再聊。”

    “好,汪公子慢走。”

    洛清源盯着汪林的背影看了好久啧啧称叹:“我看那王瞎子算得还真准,你这就不是一两朵桃花的问题,不过这朵质量不错,你要好好把握,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说着还瞅了眼林书凌,满脸嫌弃。江挽枫听她自说自话也没怎么听懂,道:“师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那日你们去了何处?”

    “这个我们可以回客栈慢慢说。这下人都齐了,黎络他们再过几日也会抵达。”可算齐了,每次下山整得跟寻亲大会一样,天南海北找亲戚,心累!

    “对了,我们前段时间在这里看到了叶寒笑和那个半妖。”回去的路上,林书凌突然想起来这茬,跟大家说了。

    “奇怪,他们怎么凑一块去了?”叶寒笑出现在这里洛清源不奇怪,毕竟他的目的也是南疆,可昧青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被赶走了吗,怎么会待在叶寒笑身边。

    “还有,那日听说,叶寒笑是私自离开御剑门,眼下御剑门弟子正在找他。”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这几年在叶寒笑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但从他性情大改这一点来看应当不是小事,他是御剑门下一任掌门,用得着逃出来?“哎,算了,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是去南疆。”孙若依说的话她一直记得,魔教禁阁有移魂之术魂魄残缺的记载,只要能进入禁阁,就能找回慕歌残魂,一举两得!

    “先回客栈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