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四十四章、众人齐聚

章节字数:4361  更新时间:19-08-06 08: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日一大早洛清源下楼觅食,发现顾临安早已准备好了一桌吃食,坐在桌边跟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聊得正欢,前者乐得见到这一幕,便很自觉地准备原路返回再去睡个回笼觉,不料那姑娘开口了:“洛姑娘,既然都下楼了就过来一起吃早饭,这位顾公子已经等了许久了。”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洛清源血液直冲大脑,这姑娘特娘的竟然是孙若依!看来等的这么多天还是值得的。

    “歌儿,你来了,我跑遍了镇子给你买了这些,快来尝尝喜不喜欢。”顾临安一大早起来忙前忙后就为给洛清源准备一顿像样的早饭,见到人来喜不自禁,忙不迭递筷子挪凳子乐在其中。

    洛清源坐下颇有良心地给他也递了一双筷子,道:“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歌儿。”要不是老娘反应敏捷都不知道你在叫谁。

    “好,那我以后叫你源儿。”

    “…叫清源吧,实在不行叫洛清源也成。”

    “不行!”

    “……”横竖一个称呼而已,洛清源刚睡醒不愿跟他掰扯,摆摆手道:“随你吧。话说你什么时候到的?”后一句话她问的是孙若依,后者拿起一个大白馒头,掰成几块放到自己碗中,轻轻飘飘,“几日前就到了。”

    “几日前?”洛清源一听开始炸毛,“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不信你不知道我在这儿。”真的是,要是他们早几天走顾临安根本追不上!

    “你到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只不过我发现叶寒笑也来了这儿,你心里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叶寒笑御剑门大师兄不会无缘无故来这儿,我心中好奇便留下来观察了几日,这才耽搁。”

    洛清源彻底无语,知不知道大事为重,人家叶寒笑怎么着跟你有什么关系!饭吃多了太闲了吧!“你对他的事这么上心?”

    “毕竟同门四年,此次他下山也只我一人跟着,既然唤他一声师兄多少也要关心一些。”

    “你会这么好心?”洛清源明显不信,“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但现在既然我们遇上了,你也别想再管叶寒笑的闲事,收拾收拾东西赶紧办正事要紧。”末了凑近孙若依一些,小声道,“你说的那个禁阁真的有关于移魂之术的记载?”

    “有。你若不信回头自己去看看便是。”

    “…说的轻巧,那也得先活着进去才行。”

    “那片草原对你而言没有危险。”

    “可现在还有一个人。”她悄悄指着顾临安,孙若依懂得她的意思,啃了一口馒头,满不在乎,“无妨。”

    “确定?”

    “嗯。”

    “歌儿,快些吃,不然都凉了。”顾临安被晾在一边颇为不高兴,打断两人对话殷勤夹菜,洛清源笑笑礼貌感谢,依旧自顾自地跟孙若依商讨,不是她故意不理顾临安,实在是南疆在世人口中太过神秘恐怖,她一不会武功二没有后台心里实在没底,知晓得透彻才能防患于未然。

    “对了,前几日在京城郊外树林碰见了那位姑娘。”原本两人在谈魔教的布局,冷不防孙若依蹦出这么一句话,洛清源一头雾水,咬了一口馒头口齿不清道,“什么姑娘?”

    “就是前段日子一直跟在慕歌身边的那位姑娘。”孙若依托着下巴好整以暇,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戏谑地瞅着洛清源,果然,后者被准确击中,只要跟慕歌有关的人或事总能让她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你说柳云渊?她怎么会在京城郊外?”慕歌明明说她已经回了自己老家了。

    “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她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出现电视剧里的那种狗血情节,因为得不到爱人所以堕落疯魔?柳云渊挺看得开的一个小姑娘,不至于吧!

    “具体怎么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与之前见面时不大一样。此事要不要告诉慕公子呢?”孙若依继续“苦思冥想”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洛清源皱眉迎着头皮道,“我来告诉他。”

    “你真的会说?”

    “我是那种为了自己不顾别人的人吗?”洛姑娘面上郑重,心底发虚,说实话,没有一个妹子希望自己男朋友跟情敌纠缠不清,虽然慕歌对柳云渊没有抱着别样的心思,可眼下的情况洛清源对自己也没有十足的信心,毕竟慕歌随时可以翻脸不认人,在孙若依审视打量的目光下,洛清源更加心虚,内心纠结了一会之后“缴械投降”,“好吧我不想告诉他,你要说就去说吧。”谁也不是圣人,既然是柳云渊主动离开,洛清源不想也不会给慕歌一个把她找回来的机会。

    “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谁知孙若依摆摆手并不在意,转头好笑地望着已经一脸懵圈的顾临安,“刚才我们聊得太忘我,似乎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这是实话,既能不惹洛清源生气又把自己摘除在外,洛清源也并不在意顾临安听去了多少又听懂了多少,她与慕歌的事旁人也没有资格插手,而且以顾临安的为人恨不得跟慕歌一辈子不见,怎么可能再与他说什么。

    因为这段小插曲,好好的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饭后洛清源慢慢悠悠晃回房间,慕歌还在睡,昨晚两人打闹到很晚,洛清源常年压力大早已有了生物钟到点就醒,见到慕歌睡得香甜也不忍心打扰,坐在床边托腮放空自我,俗称发呆。

    慕歌早已睡醒,只是身体疲累不想起床,眼见这姑娘坐床边已有小半个时辰,眼神呆滞一言不发,生怕她受了什么刺激惹出什么病,不得已咳嗽了一声借以提醒,好将人神绪拉回方便自己穿衣洗漱。

    洛清源果然回神,与慕歌的眸子对上,想到柳云渊为慕歌的付出有些纠结不忍,孙若依没有明说柳云渊究竟有什么不对劲,洛清源却早已脑补了一出大戏——柳云渊因为离开慕歌伤心欲绝心灰意冷,在回去的路上被坏人蛊惑自甘堕落,一直徘徊在京城郊外就是为了与慕歌“偶遇”借以报复或者感动,慕歌若是不去她便一直徘徊等待,时不时还要忍受刺心煎熬…等等诸如此类。事情真相未知她却早已在心里为柳云渊点了无数根蜡烛。

    “一大早的你怎么了?”慕歌刚睁眼就看到她这么一副要便秘的表情,习惯性地伸出手指在她脑门上戳了一下,“一大早的中邪了?”

    “慕歌,有件事…我……”洛清源支支吾吾内心纠结万分,慕歌也不着急斜倚床塌等她的话,前者闭眼在天使跟恶魔之间挣扎…“好吧我认输。”冒出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之后洛清源深吸一口气,把孙若依与她说的尽数告诉慕歌,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去看看,这里离京城不远,耽搁几天也行我可以等你,反正不急……”不是啊这不是她的真心话!果然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贱贱的,又想当圣母又想明说让男朋友去当坏人!你要是去了我跟你拼命啊!!

    “唔~”洛清源“便秘”没完整个人被拽入一个温暖怀抱,随后双唇便被堵上了,大脑的神智也随着这个吻瀑布一般流出脑外,天地间只剩下慕歌那张放大的俊脸。

    慕歌吻得细致而温柔,这是他召魂归来从没有给过的缠绵,洛清源整个被他禁锢在怀里,有些讶异这还是不久前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慕歌吗?失了忆的慕歌比之以前更加热情也更加肆无忌惮,眼见他的小爪子伸进衣襟想要扯下,洛清源忙抬起手用尽最后的清明竭力阻止,唇舌交缠俩人就这么手上较劲,洛清源毕竟女孩家力气有限,很快被扒得只剩贴身亵衣,老脸一红,天天大早就做剧烈运动,老了经受不住啊!

    “别…”趁着换气的空档洛姑娘总算能开口说个字,慕歌停住攻势,眼神冷厉举止却温柔异常,轻轻给她拉好被扯乱的衣襟,惩罚般地在那红肿的唇上又啄了一口:“你心里明明不想我去的,口是心非。”

    “!!”为什么你这么懂女孩子的心思!不科学!“胡,胡说,我,我没有。”洛姑娘舔着老脸否认自己“蛇蝎心肠”,“你说她救过你,我是让你还个人情,没有不让你去…”

    “哦?”慕歌看得好笑,故意逗她,“那我去了?”

    “!”去吧去吧,最好不要回来了!

    “好了不逗你了,我不去好不好?”

    “……”这才像话!洛姑娘张开双臂,自觉接受他的穿衣服务,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这是你说的,我没有不让你去,是你自己不要去的,回头别怨我…”

    慕歌穿好衣服半搂着她的腰,两人身体贴近,让洛清源想起了在御剑门第一次同榻而眠后的温存,那时他们也像现在这样额头相抵说着情话,他眼里依旧是满满的宠溺:“没想到你醋性这么大。”

    “……慕歌…”洛清源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声音低哑极轻极轻,“我感觉之前的噩梦醒了,醒来你还是你,没有散魂没有失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

    慕歌不记得他们有过怎样的过去,只觉洛清源的话语中透着心酸,他不知要如何接话只好乖巧贴着她的额头,洛清源扯下腰间玉佩,白玉与青玉以红绳编织在一起,她把玉珏举起横在二人眼前,“这枚白玉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我的青玉,也交给你保管,除非玉碎,否则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

    “这是?”慕歌接过玉珏,心底莫名的熟悉感来源就是这两枚小小的玉珏,玉珏通透,白玉里隐隐泛着血色,是先前引魂之时洛清源的血液存留的血气,青玉却是通透,许是跟白玉缠在一起久了竟隐隐有白光闪烁,洛清源就是一门外汉完全不懂这其中的精髓,慕歌记忆缺失只知熟悉至极却不知这莫名奇感因何而起,他贴身的物品数不胜数,从未有过一件像这白玉一般吸引灵魂。“行了,这是咱俩的东西,以后有的是时间看,收好收好。”洛清源大大咧咧打断他的思绪,慕歌依言收好,半开玩笑道,“若是真的碎了如何?”

    “呸呸呸,会不会说话,好好的玉怎么会碎呢!”少侠你会不会说话,这种flag不能乱立啊!

    “也是。”

    “行了,收拾东西准备出发。话说你真的不要去京郊看看,万一孙若依说的是真的…”

    “你很希望我去?”

    “也不是,只是以防万一,心里好像不是很踏实。”做人基本的原则要厚道,慕歌态度在那就够了,洛清源可不想因为自己一己私欲而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要不,去看看?”

    “不必,等眼下的事处理完,回程路上顺道看看即可。”

    “……好吧。”

    出发的时候洛姑娘满面春风,似乎看到慕歌魂魄齐全恢复记忆的场景,自己跟他京城“隐居”逍遥快活,早上赶集淘淘便宜货,下午睡觉养养精神,晚上逛夜市顺便做点运动,小日子美滋滋,去他的浪迹天涯修真修仙,都跟老娘没有关系,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守着爱人开家小店生活富足就够了!

    “歌儿,你牵着我。”

    “……”能不能不要突然插话打断老娘幻想!“让慕歌牵你吧,我牵着孙姑娘。”不是我不想牵你,这有妇之夫行为要检点,再说我也不可能让慕歌牵着白莲花好吗?!

    顾临安跟慕歌对视一眼相看两厌,前者别过脑袋誓死不跟他牵手,挪到洛清源旁边自然而然牵起小手,心满意足,“这样多好。”

    “这…”

    “其实我不是很理解,就这么一片草原会有什么样的危险至于没人牵就丢了性命?”在洛清源挣扎之前顾临安顺利转移她的注意力,果然洛姑娘华丽丽上钩,望着面前一片草海,也忘了自己正被人牵着的事。“我觉得你说的对,这草也不高,不可能埋伏什么人。”说着把目光转向孙若依,“你确定这草会害人性命?该不会是你要记的事情太多记岔了吧?”要是连草都那么有杀伤力,那这魔教得邪成什么样!

    “不会有错,走吧。”

    “你你你,别握得那么紧,不准趁机占慕歌便宜!”

    “歌儿,你牵紧我,我怎么觉得体内麻麻的。”

    “我也觉得麻麻的,看来这真的不是一般的草!别捏那么紧,手疼。”

    “一点麻木并无大碍。”

    “废话,麻的不是你当然说风凉话啦。”

    “歌儿,我现在不麻了,你呢?”

    “还好。”

    “吵……”

    “这草原这么大边走边聊才不会累嘛。”

    “……”

    “……”

    洛清源心脏砰砰跳,想起在逍遥那边看到的关于魔教的记载,到了这份上,说不害怕心慌是假的,南疆的尽头是草原,草原的尽头,就是魔教!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