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四十五章、魔教圣殿

章节字数:4089  更新时间:19-08-25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里怎么感觉处处透着诡异?”一路穿过草原还算顺遂,毕竟草原是一片平原,魔教之人也不可能在那边埋伏,过了草原眼下是一片树林,郁郁葱葱树叶遮盖住阳光,林子里光线昏暗又安静异常,洛清源抱住慕歌手臂心中瑟瑟发抖,自己另一只手臂也被顾临安抱着,洛清源歪头恨铁不成钢道,“你说说你跟来做什么,我本来就很害怕了你还拽着我,这要出什么事咱俩都得完蛋,呸呸呸,大吉大利啊,我胡言乱语的…”

    “歌儿,我觉得这个林子不太对劲,咱们别是走错路了。”

    “怎么可能走错,走过来你有看到一个岔路口?这里是魔教地盘,诡异点才正常啊。啊!~~”最后一个尾音叫得凄惨无比转了好几个音调,原本极度安静的林子被这一声尖叫“吵醒”,栖在树上的鸟儿纷纷受惊腾空而起,慕歌被她吓得一激灵,忙不迭转过头:“怎么了?”

    “刚,刚刚那是什么?有什么东西贴着我脖子就过去了,脖子这边有点疼。”

    慕歌停下脚步给她查看,脖颈上确实有三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往外冒着几粒血珠,看那爪印应当是什么鸟类,“脖子被划出了几道伤口,没有泛黑应该无毒。”他从怀里扯出一条帕子细心包扎,毫不客气拂下顾临安拖拽着她手臂的手,一把将人揽入怀里护得死死的,“跟紧了。”

    洛清源很想坐地上嚎啕大哭,这是作了什么孽啊,连鸟都知道挑软柿子捏!不过缩在慕歌怀里还是很温暖的,要是他能一直这么温柔似乎受点小伤也是值得的。这边洛姑娘满腔愤恨化为蜜糖,正想往那怀里再凑几分,冷不丁一道刺眼光线射入,还没来及反应什么就被慕歌松开了:“看来我们到了。”

    他们所处地方是一片断崖,洛清源象征性地往前挪了两步,发现这断崖还挺高,至于慕歌说的“到了”也不无道理,虽然此处没有直达魔教总部,但在此处断崖上已能模糊看到魔教宫殿的轮廓,洛清源环顾四周,发现这座宫殿竟然四周都是断崖,如此得(穷)天(乡)独(僻)厚(壤)是哪来的资本进攻中原的?

    “资本是什么?”

    洛清源一惊,方才不注意把心里想的直接说出来了。“没什么,这断崖这么高,我们要怎么下去?”随意一瞥估计没个十几二十层楼下不来,他们又不是鸟难不成还能隔空飞下去?就不说顾临安跟自己两个废柴了,这里武功最好的是慕歌,就算御剑这样的高度估计也够呛吧。

    “孙姑娘,你对这里应当比我们熟悉,可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下去?”洛清源原本想问慕歌,又担心牵起他的伤心事,不得已只好把矛头转向孙若依,就是这么护短加双标!

    “没法子,要么爬下去,要么跳下去。”

    “……”妹纸你在逗我!这么高跳下去尸骨无存,爬下去再摔了一样尸骨无存,总之横竖都是个死,老娘走这么远不是来跳崖找死的!“别开玩笑了,这么高跳下去还有命在吗?肯定有别的办法。”

    孙若依半倚树干,似笑非笑看着她和慕歌,半晌之后缓缓道:“办法自然是有,只是要吃点苦头。”

    洛清源总觉得她笑得别不怀好意,秀眉蹙起:“什么办法?”

    “鲜血禁制。”

    “鲜血禁制?”眉头皱得更紧,一听就不是什么好法子,这不妥妥的自残!

    “这山崖中有一条密道,是供魔族之人出入的,需要魔教的血来开启石门,只是这条密道自魔族撤出中原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不知道是否还在。”

    洛清源赏了个大大的白眼,掰着手指头数她话语中的bug:“首先,你说密道在山崖下,那我们不还得跳下去?其次,你说要魔教之人的血才能开启石门,可到底要多少血有没有数?最后,你说密道数百年没人用过了,到底还能不能用?”综上所述,也就是孙若依的这个法子既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进入魔教又得献上不知道多少的鲜血,平常献血献个几百毫升已经有些头晕眼花,在这里献完血之后还没有些牛奶面包补充蛋白质,万一中途贫血晕了怎么办?慕歌是灵魂体哪来的血放,那就只剩下洛清源一个人符合条件,鬼知道撒完血后还有没有命站着!

    “洛姑娘,要来这里的是你,现在临阵退缩的也是你,我竟不知你究竟要做什么了。”

    “我来这里…”下意识瞄了一眼慕歌,她来这里不过是因为孙若依说魔教有一座禁阁有关于移魂之术的记载,或许可以召回慕歌残魂帮助他魂魄进入躯体,哪怕是一丁点的希望也好过满天下漫无目的地寻找,慕歌情绪一天比一天稳定,对于仇恨也不再那么执着,可洛清源就是心里没底,总觉得现在的他随时会离自己而去,他的魂魄一天不完整回到躯体她就一天不得心安。

    “好吧,我信你一回,可是我们要怎么去到山崖下?”铁了心咬了咬牙洛清源一口应下,慕歌有些意外,竟颇为怜惜地瞥去一眼,欲言又止,终是没有开口。

    “谁告诉你那道石门是在崖底。”

    “不是你说…”

    “我所说的山崖并不是这一座,而是我们身后的林子,就叫山崖。”孙若依回过身望向后面漆黑一片的树林,夜幕将至林子更加恐怖,洛清源有些悚然,不敢相信自己刚刚从那一片过来现在又要回去,满脸不悦,“既然你早知道林子里有入口,为什么还要带我们来这里?”

    “不来这里看一眼你们又怎会信我已经到了。”

    ……额,好像有点道理。虽说大家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然而不论是洛清源还是慕歌都没有打从心底信任孙若依,顾临安就更不用说了,无条件站在洛清源这一边,跟孙若依更加没有交集。

    既然地方确定了,此刻他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好跟着孙若依去找那道石门,入夜的林子更加安静,除了脚踩碎叶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一点杂声,这么胆战心惊走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总算来到了孙若依所说的石门前,洛清源望着这条几乎与她齐平的石门有些无语,上前认认真真触摸一番方才无奈道:“这是人走的?不是我说,难道你们魔教的人都是小矮子?”在场女孩子还好,勉勉强强能直着腰走,其他两位男子估计得猫着腰进去,既然是石门应当是在天然山石的基础上挖掘出来的石道,搞不好里面有一段都得爬着走,想想就很酸楚!

    “开门吧。”孙若依不愿听她废话,言简意赅三个字搞定。

    “……好吧。”洛清源东瞅西瞅,最后瞄上了慕歌的剑,一抽出来吓得浑身一咯噔,这把剑是不是略长略锋利?正准备咬牙狠心割下去的时候,顾临安出其不意地拽住了她要“自残”的手,脸色铁青,看样子吓得不轻,“歌儿,你要做什么?”

    “开门啊。”

    “什么门需要你割腕!”

    “……”虽然你关心我我很开心,但你能不能不要用割腕这么恐怖的措辞,老娘刚攒的一点点勇气都被你一句话磨灭光了!“我不割腕,就放点血,你乖乖站旁边,别坏事哈。”

    “这是什么破地方,这么诡异!放我的行不行?”如果还是以前的摇歌铁定被顾临安这句话感动得死去活来,管他什么魔教正道,赶紧把人绑回去成亲是正经!饶是现在的洛清源听了这一番话也有些小感动,再回头看看慕歌,傻子一样杵那一点表示也没有!她自然不可能知道慕歌心中所想,但凡慕歌体内要有一滴血也不会让她割破手指,他与顾临安不同,后者不懂这是魔教的地界,他却自幼在这里生活,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

    “哎,不对,孙姑娘,你不也是魔教的人吗,既然你能顺利穿过那片草原,那你的血应该也能打开这道石门的吧。”不是洛清源舍不得那些鲜血,正好趁此机会试探一下孙若依的来历,她口口声声要来魔教,又费尽心思隐藏自己身份,还能拿出蛊毒那么高级的东西,身份定然不一般,照理说血液也是可以开启的。

    孙若依看也不看,一口回绝:“我的血会引来魔教弟子,嫌命长的话大可以让我来。”

    什么血这么牛掰!洛清源嘀咕几句,自然不想拿自己小命做赌注,骂骂咧咧在手掌心割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顺着剑刃落入地上,渗入土中,原本泛黄的土壤竟然在鲜血的滋润下渐渐变红,像是有一条地脉直向石门流去,洛清源不停放血,银白的石门渐渐变得通红,若是凑近看可以看见如人体脉络一样的东西游走在石门上,当所有脉络都被鲜血填满,石门开始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孙若依一句“够了”刚出口慕歌第一时间又抽出一条手帕给她把手掌包扎好,洛清源还没来及问他为什么身上会带这么多手帕就听到石门开启的声音,声音有点大,若不是这里离魔教总坛尚有一些距离,光是开门的声音就能引来周围的弟子。

    “走,进去。”随着孙若依一声轻呵,几人鱼贯而入,断了鲜血的灌溉石门只开启片刻又“轰隆隆”关闭,很快恢复原样仿佛不曾有人来过。

    与此同时魔教圣殿。

    新上任几年的魔君斜倚在殿中央的躺椅上,一派闲适姿态,旁边桌上放着美酒珍馐,奇异灵果,魔君应当三四十的年纪,看上去却老态尽显,像是七八十岁的老者,但那通身的狠戾气势让人不敢轻视,若是洛清源在场,绝对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周身杀伐之气的“老者”会是顾临安口中一身正气的名士侠客,任谁看了眼前之人都不会相信他与“光明磊落”“名门正派”几个字搭边。

    “尊主,有人闯入了。”门外走进来一个魁梧大汉,旁边站着一个风流俊秀的青年,两人一人精壮,一人柔弱,站一起两段风姿却是意外的不违和,开口的大汉是左护法,另一位是右护法,仅次于魔教教主,实力亦是不可小觑。

    魔尊不予理会,依旧自顾自品尝灵果,悠悠开口,是与面庞极为不符的天籁之音:“不必理会,是熟人。”

    “不知是谁?”

    魔尊笑而不语,悠悠然剥了个果子放入嘴中,嘴角上扬心情愉悦,四年了,你终是又回来了!

    洛清源一行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在魔尊的掌控之中,对于自己一行人顺利进入魔教而沾沾自喜。魔教内部跟她想象中的有些不同,原以为是荒无人烟的破地方,没想到里面街道店铺应有尽有,与外界不同的是这里的百姓看人的眼神不太友好,警惕中带着敌视,洛清源刚看到街道的时候兴冲冲地打算去买点吃的,硬生生被那店主的眼神吓回来了,拍着胸脯惊魂未定:“这里的人怎么回事,好像别人跟他有仇一样。”

    “魔教就是这样。”孙若依见怪不怪,在街边寻了个看着顺眼的客栈,刚抬脚就被洛清源拽回来:“你还打算住这里?”

    “不然呢?”

    “…既然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不应该速战速决吗?依我看现在就去禁阁,早点完事早点跑路。慕歌,你觉得呢?”

    “随你。”

    “临安?”

    “我听你的。”

    得到另外两人的支持,洛清源十分嘚瑟地望向孙若依:“看到了吧,三比一,这地方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鬼知道住客栈会不会大半夜被人宰了。”

    孙若依没有搭理,目光直视前方一动不动,洛清源看得无趣便拉着另外两人离开,谁知走了几步孙若依还站在原地,洛清源觉得不对劲,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透过人群跟一双熟悉的眸子对上,四目相对空气一瞬间凝滞,洛清源不敢相信,视线慢慢下移,对方整张脸便落入她眼中,惊得她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叶叶叶寒笑!特娘的叶寒笑为毛会在这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