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念  第五十一章、再见随缘(红尘卷完)

章节字数:5035  更新时间:19-10-10 1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空旷的大殿内,陆凌不知什么时候又躺回椅子上,没了在慕歌面前的伪装,整个人看上去弱小又可怜。孙若依进殿之后,望着那蜷在高椅上的男子一言不发,她离开这里数年之久,殿内的陈设一如当初,除了增添的几丝孤寂并无变化,有变化的是倚着靠背的男子,没了几年前的高傲,眉目间的沧桑代替了曾经的狠戾与极少会流露出的温柔,或许连陆凌自己都没有在意,他曾经有过的温柔耐心,都给了遥歌和面前的这位姑娘。

    八年前姐姐叛出魔教,一夜之间她成了族人耻笑的对象,连以前最要好的朋友都过来数落她姐姐的行径,在魔族看来,人类是卑贱的存在,那时候所有人都不知道,现任的魔尊就是他们口中最不齿的人类。孙若依一直与姐姐相依为命,实在难以想象姐姐为了怎样的一个男人毅然决然地把她抛下,不过十三四岁的孩子,失去了最后的亲人等于失去了全部。她面临着族人的怒火,没有一个人盼她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她也不知道族人对人类何来这么大的怨气。

    那日被吵得烦了,她一气之下跑进了圣殿,那日也是运气好,一路上竟没有碰到一个守卫,等她精疲力竭停下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进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她虽然被寄予厚望,却也从未来过圣殿,此次阴差阳错闯了进来,若是被发现铁定会被逐出南疆,甚至被处死。孙若依还记得当时的心情,肃穆的宫殿没有一丝生气,脚步声在室内格外响亮,一声一声敲在心上,在她蹑手蹑脚摸到大门的时候,身后陡然响起一道声音,平平淡淡却吓得她反射性跪下:“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谁?”声音由远及近,孙若依跪在青石板上瑟瑟发抖,脑袋低垂不敢抬头,只看到黑色下摆垂在自己面前,那人声音依旧平淡,“你是怎么进来的?”

    淡淡的不带任何质疑拷问的语气依旧把孙若依吓得面色苍白,说出的话磕磕绊绊:“是…我不小心跑进来…的…我没看到…”

    “哎~”那人轻叹口气,下摆坠地半蹲下来,”你不必害怕,我不会怪罪于你。抬起头来我看看。”

    孙若依乖乖抬头,反正如今小命捏在旁人手里由不得自己,不如顺着点,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瘦削的脸庞,那双眼像是天上的星星,以至于以后很多年她都忘不了那眉目间的温柔。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扶她起来,孙若依双手冰凉,在搀扶下依旧双腿打颤,对方再次叹了口气,扶她去坐下顺便给她倒了杯茶,“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孙若依喝了几口热茶,一颗心才平静下来,看着对方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害怕,光是那张脸就没法让人将他与穷凶恶极之辈掺和在一起。“我叫孙若依。”当时年少,根本不知道出现在这里的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她没有来过圣殿,只知道里面都是魔族的长老一级,她看着这位年轻的“长老”,想着长老也不像外边传闻那般恐怖,还是挺平易近人的,“请问您…叫什么?”

    “陆凌。话说你怎么会到这里来?”那时陆凌刚接任魔尊之位,记忆尚且齐全,善良也未被泯灭,他刚从后殿出来,后殿躺着遥歌,遥歌一直昏睡,他从水牢死里逃生,若是没有遥歌,他早已泯灭本性沦为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面对遥歌的伤痛他无法帮助,只能用最名贵的药材吊着她最后一口气,他却不知,那时的遥歌早已死去,在他从水牢逃出来之后就已自刎离世,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编织的假象,他活在虚拟的幻境中,一如既往地守着曾经的爱人。遥歌是他心里最后一束光,这束光消失的那一刻,曾经的陆凌就已经死了。

    “我,我姐姐她…跟别人走了,我不想回去,回去之后大街都会嘲讽我的…”提到姐姐,孙若依心里一阵委屈,过了这么久她依旧不能接受姐姐抛下她的事实,话还未说完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你姐姐找到了心爱的人,你不高兴?”陆凌喝了一口热茶,自顾自道,“你应当为她高兴。”

    “可是她不要我了。”孙若依更觉委屈,抽抽噎噎,“她喜欢上了人族!”

    “…”陆凌没有立即答话,孙若依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她怎么可以跟长老说姐姐的事呢,万一,万一长老厌弃她或者生气怎么办?刚打算把话圆回来,就听到陆凌极轻极轻的一句:“人族不好吗?”

    “…大家都不喜欢…”

    “可是魔族也是人类。”

    “我知道…”孙若依声音越来越小,她并不排斥人类,可大家排斥,她不想做族中的异类,她屏蔽了中原的繁华,一直待在南疆安安分分,从没有离开的意思,“可是大家都说上一任魔君就是因为娶了人类女子才落得那样的下场…”

    “落得什么样的下场?”陆凌的语气瞬间凌厉,孙若依不知道他这突然的戾气从何而来,下意识不再开口,捏着衣角偷偷看他。陆凌也知道自己语气过了些,便又叹了口气,他很喜欢叹气,藏着无数的心酸与无奈。“你回去吧,以后注意着些。”

    “我…我以后还能再见你吗?我姐姐走了,我没有一个亲人,你是唯一一个愿意与我说话,愿意听我倾诉的人,我可以再来找你吗?”

    陆凌下意识想拒绝,可看到那姑娘眼中的期盼拒绝的话如何也说不出口,她与歌儿一般的年纪,自己离家那么久,不知道歌儿如今怎么样了,想到义女拒绝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可以,你若是受了欺负可以来这里找我,放心,不会有人阻拦也不会有人发现,下次来不必这么害怕。”

    心软之下定的承诺成了支撑孙若依的信念,不论受了多大的委屈她都可以倾诉,那人会默默听她讲完再温柔安慰,她闲了无事时就来找陆凌,果真如他所说看不见一个守卫,就像是他俩共同拥有的小秘密不被旁人发觉。可是她很少见到陆凌,每次来的时候都是空荡荡的大殿,她等上一天也未必能见到陆凌的影子。陆凌似乎很不对劲,仅有的几次见面都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有时狠厉有时又很温柔,孙若依情窦初开,觉着不论哪样的他都很好。

    她最后一次见到陆凌是半年后,那一次陆凌脾气很不好,她进去的时候他正在摔东西,孙若依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陆凌,往日就算他情绪再差也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来,那日不同,甚至都来不及开口说一句话就被陆凌毫不留情轰了出去,那日的宫殿四周满是守卫,她是被人拖出去的,也就是那时她才知道,陆凌根本不是什么魔族的长老,他就是族人口中一提起就满是不屑的魔君,是大家口中最不堪的人族。

    孙若依不敢相信陆凌对她的态度,想着或许其中有什么隐情,她打算再过几日等这件事消停下去再去找他。她没有等到那一天,因为第二日她就被族人赶出了南疆,剥夺了她的身份剥夺了她的一切,像条狗一样将她扔在草原的边界,她昏迷了一天一夜,想回去找陆凌要个说法,接触到草原的瞬间体内的生命力如潮水般外泄,那一刻她的世界灰暗一片,脑海中是最后留下的声音:“教主吩咐,将她赶出南疆。”

    是陆凌赶她出来的,姐姐不要她,这下连陆凌都不要她了,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乖乖地不去麻烦任何人,如果当初陆凌没有给她希望,那时绝望的她会自己离开的,她回不去家,最后的光也没了。

    寂静的大殿,静得连根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一如当年她第一次闯入,安安静静只有他们两个人。

    陆凌知道有人站在那里,他实在是太累了,既然对方不开口他也不想睁眼,这么多年该忘的都忘得差不多了。

    脚步声慢慢靠近,是个女子的脚步,很轻很轻,这下陆凌没法再装作视而不见,睁开眼就与一双略带泪光的眸子对上,她与多年前相差甚远,一时竟没有认出。

    “我回来了,你失望吗?”孙若依开口,褪去了当年的羞涩。

    “这么多年了难为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她停在台阶下面,“这么多年该放的都放下了,我回来只想问你一句话,当年,你为什么要把我赶走?”

    “不记得了。”陆凌换了个姿势,“这几年忘记得太多了,都快忘了你以前长什么样。”他上下打量一番,夸赞道,“不错,长开了,比以前还漂亮。”

    孙若依此番回来不为报仇也不为兴师问罪,只是想知道在他心里可曾有过一丝心动怜惜,如今听他这轻佻的话语,觉得有些执着似乎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些答案都已经不重要了,于是顺着话答:“可你比起当年老了不少。”而且眼睛里再没有令人艳羡的光了。

    “做的坏事多了,报应就来了。”陆凌说得风轻云淡,他不是很想谈以前的事,都不是什么好事,“你去找过你姐姐吗?”

    “去过。”孙若依顺势在台阶上坐下,丝毫不顾淑女的形象,“三年前她过世了,很年轻,连个孩子都没有。很可笑吧,她放弃一切跟那个男人来了中原,最后连治病的钱都没有,魔族最有前途的养蛊师,呵。”一声“呵”道尽了无奈,对于姐姐的离开无能为力,对于她的死亡无能为力,对于自己这数年的煎熬无能为力,“其实我和慕歌一样,他的执念是他母亲,我的执念,是你。”没有人知道那一眼惊鸿多少次出现在少女的梦里,就像没有人知道那个编织出来的幻境多少次破碎又重组,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不过执念终究有放下的一天,我决定来见你的那一刻就已经放下了。”孙若依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是掩盖不住的真情,越过这冰冷的宫殿,不知落在谁的身上,“我快要成亲了。”

    “挺好的。新郎官怎么样?”

    “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笑了笑,添上一句,“对我很好。”是很好,不过却不是真心爱她,若不是她在林书凌身上下了情蛊,那个人不会多看她一眼,他的心早已被旁人填满,她顶着偷来的爱,活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之下。

    “你若是真心爱他,也不失为一桩美谈。”

    “是,我爱他,很爱很爱。”她爱林书凌,从给他下蛊之后,一开始只是为了利用,为自己留在沐城山找个完美的借口,可在长时间的相处之中她真的爱上了林书凌,有时傻傻的,有时又很聪明,可她知道,林书凌其实不爱她,自从四年前江挽枫失踪之后,林书凌整个人就变了,不再单纯憨厚,嘴上说着除尽世间所有妖邪,却一次又一次放过他口中最恨的人,一次又一次与她纠缠在一起。

    “我走了,你,多保重。”该问的话一句都没问出口,在来这之前,孙若依想了很多要问的话,想问他当年将她赶走可有后悔过,想问他这么多年可有思念过,她不会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所以这些问题显得那么可笑,不过没关系,她孙若依是谁,可以权当没有那些事,权当自己从未来过南疆,她就快成亲了,回到中原,和心爱的人成亲。

    客栈内

    洛清源一边啃着久违的猪蹄一边口齿不清唠叨:“你说那个孙若依昨天怎么在里面待那么久?难道她跟陆凌还是旧相识?”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慕歌看她满嘴油腻还叽叽歪歪,嫌弃之余还是扯了巾布给她擦嘴,“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洛清源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乐悠悠接受男朋友的擦嘴服务,前不久慕歌已经答应跟她回沐城山,洛清源想着就算是残魂也总不能天天在外面飘着,一日不回到肉身她就一日不得安心:“慕歌,等回去之后咱俩成亲吧,这段时间倒霉事太多,办个喜事冲冲霉运。”

    “……”慕歌习惯性瞅了一眼坐在窗边乐呵呵看洛清源吃饭的顾临安,捣了捣洛清源,示意她有些话私下里讲,洛清源也是一时没想起来,刚刚那句赤果果的求爱被顾临安听去似乎不太好,她虽然不喜欢顾临安,但还没损到没事扎他心的地步,谁知顾临安依旧笑呵呵仿佛没有听到,洛清源担心他来一趟南疆傻了,伸出油乎乎的爪子大力敲了一下他脑袋:“傻乐什么呢?”

    “没什么,出了南疆我就要去京城了,想趁现在多看你两眼,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你…”洛清源“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顾临安话中意思很明显,打算放弃退出了,洛清源憋半天没憋出一个字,只好僵硬道,“多谢。”

    “这一次跟你一起来这里,我知道,你现在其实不需要我了,陆伯伯昨夜来找过我,说很后悔当年将你带走,然后我仔细想了想,若是你一直待在我身边,我们会不会成亲在一起。”说到此他抬头笑了笑,眼中带泪,“我得到的答案是我们会在一起,而且会很幸福的在一起,可是,你没有一直待在我身边…”

    洛清源心中一阵抽搐,她知道这次不是说说而已,是他真的要放弃了。“陆伯伯说,他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子赔上自己一辈子,他不希望我重蹈覆辙,你看,连他都看出来你已经不爱我了,为什么我自己就看不出来呢。”

    “临安…”摇歌是爱你的,可我不是摇歌,洛清源深呼一口气,伸出自己右手,指导他做了一个现代握手的方式,“我叫洛清源,很高兴认识你。”

    顾临安虽然不太懂,大致也猜出了其中的意思,犹豫半晌握紧那双柔软手掌,学着她的语气:“很高兴认识你。”

    顾临安回了房间,大厅又只剩下洛清源和慕歌两个人,经过刚才的告别与坦白,洛清源心中像压着一块石头,闷闷的喘不过气,慕歌开了窗户,风吹进来,吹走几缕沉闷,洛清源环住慕歌脖颈,强颜欢笑;“我为了你,拒绝了一个绝世好男人,你以后要是辜负我,我就提着刀跟你同归于尽。”

    慕歌没有答话,双手环住她的腰肢,像以前那样与她额头相抵,洛清源闭上眼睛,回去谁要是再说她四年的等待是白等,她一定把那人打得亲妈都不认,还有街里邻居天天给她说媒,吐槽她一把年纪还嫁不出去,等回去了把老公领去给他们瞅瞅,看看他们以前找的什么歪瓜裂枣,就那货色哪里配得上她的花容月貌。

    “慕歌,我们成亲吧。”

    “好。”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