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缘结  第一章、事端再起

章节字数:4895  更新时间:19-10-19 0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临走之际,慕歌拽住洛清源,后者不解,只听他问道:“你确定不去看看他?”“他”是谁洛清源心里清楚,摇了摇头,“不了,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印象,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半晌后望着慕歌痴痴笑了,“其实你根本就不是阴狠那一挂,看到陆凌如今这样,我猜你心里估计一点恨都没了,搞不好还同情他呢。”

    慕歌脸色微红,咳嗽一声缓解尴尬:“胡说,我…”

    “慕歌。”洛清源环上他的腰,生生将他下半句话打断,“你真好,我喜欢你。”

    “你…”

    “所以我要把这个东西还给你。”

    “什么?”

    “这个。”她取下腰间缠在一起的青白玉佩,熟门熟路解了穗子,将青玉珏悬在他腰间,“这里面有你存入的一丝灵气,我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先前你问我要,我怕你扔了没敢给,现在给你你可要好好保管,你也知道我没什么钱,这就算是咱俩的信物,要是弄丢了我跟你没完。”

    “这是…”青玉珏贴身戴着,源源不断传着熟悉的气息,慕歌将其取下握在手心,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晃动的的阴影,整块玉像是有生命一般,洛清源看不到那些晃动的影子,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起无故丢失的簪子,有些遗憾惋惜:“我拜师那天你送了我一根翡翠银簪,下面坠了个小铃铛,只可惜后来仙剑大会上莫名其妙丢了,那可是你送给我的唯一礼物,我当个宝贝似的揣着,丢了之后还伤心了好久…”

    慕歌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已将她的话一字不漏记在心上,将玉佩塞入怀中,自然而然牵起小手,洛清源嘀咕到一半右手被紧紧握住,一时间竟生出几丝新婚之夜的羞涩感来,那些吐槽立马咽回肚子里,半倚半靠地跟着慕歌离开客栈。

    “孙若依说要去跟陆凌告别,你说他俩什么关系,她怎么比我这个干女儿还关心陆凌,怎么说他们也差了十来岁,总不至于是情人吧。还有顾临安,虽说把话摊开来讲了,这都躲我多少天了,还说在大门口等我,情侣做不成做朋友总可以吧,我对他也不差呀,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就走上了老死不相往来这条路呢…”

    慕歌无力吐槽,任她一路嘀咕着自己听不大懂的话,陆凌已经撤了草原禁制,南疆这种地方普通百姓本来就不会过来,设不设禁制根本无太大影响,禁制解除他们横穿草原就方便许多,慕歌祭出仙剑,将洛清源揽在身前,顾临安扔在身后,孙若依早已告知会自行离开,三人也没打算等她,隔了四年再“飞天”,洛姑娘仍是胆战心惊,慕歌资质不算好,一把剑飞得晃晃悠悠,总有一种随时会掀翻的错觉,顾临安干脆趴在剑上,双手死死抱着寻求一丝安全感,这其中惊吓不遑多论。

    总之大概两三柱香的功夫已经能看到京城的轮廓,慕歌收了剑,三人并肩进城,顾临安中途便跟他们分开了,他说要进宫向皇上请罪,无端失踪这么些天,洛清源电视剧没少看,知道皇帝都是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提着颗心劝顾临安再想想其他法子,万一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咋办,那这不成永别了?

    顾临安示意她不用担心:“皇上并非凶神恶煞,也不会草菅人命,他爱民如子,又爱才如命,不会责罚我的,顶多就是罚些俸禄,不碍事。”

    洛清源被他说得心定了一点:“那行,你要是没事晚上还来这间客栈,咱们聚聚。”

    “好。”顾临安走了几步回过头,眼中带着不舍,虽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爱了那么久的人又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你接下来是不是就离开京城了?”

    “…是。”京城离御剑门不远,他们这群人中有几个御剑门的抓铺对象,在这里终归不安全,“我们可能会回沐城山,你若有空可以来沐城山找我。”

    “你还会回来吗?”

    “我…”可能是会回来的,毕竟她的梦想是在最繁华的地段买间宅子,置间店铺做点小生意,一辈子吃穿不愁,可是想到御剑门,繁华跟慕歌的安全简直没有可比性,或许哪天御剑门倒了或者慕歌足够强大,他们也许会在京城安定下来,但未来的事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她不敢随便再给顾临安什么承诺。

    “没关系,沐城山虽然远离京城,但我得了空就去看你。”顾临安隐起眼中泪水,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故作轻松道,“歌儿,等将来我老了告老还乡,去沐城山寻你,你会不会不认我?”

    “不会。”这点承诺她还是敢给的,“只要我在沐城山一天,不论什么时候你来找我我都把最好的拿出来招待你,等你老了我们也老了,就可以结伴在沐城山山下买间大宅子,把几个师侄一起接过来住,一大家子热热闹闹,老了也不孤单。”

    她说得很美好,顾临安眼中亮起几许期待,漫长的未来有了些许盼头,他笑了笑,转身挥手,洛清源看他的背影在视线里消失才收回目光,兴冲冲地推开了客栈的大门:“这帮小崽子,快半个月没见了也不知道都在干嘛?”

    推开大门,空旷的大堂一个人没有,洛清源有些懵圈,照那些家伙的尿性,吃饭是除了睡觉以外最重要的大事,瞅时间现在正是饭点啊,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吧!

    放眼望去,只有掌柜缩在柜台那边打盹,也难为他了,这入秋的天气渐寒,这段时间估计又是旅游淡季,没人还得在这吹冷风,实在是不容易。心里同情举止却没半分怜惜,毫不留情把掌柜摇醒,过去这么些天搞不好师侄他们都换了房间,问掌柜比较稳妥。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都要。老板这才过了几天你就不认识我啦?”

    那掌柜上下仔细打量,总算想起了一点,忙堆着笑:“这不上了年纪忘性大了,姑娘怎么出去这么些天,我还以为您走了呢。”

    “没走没走,就是出去办了点事。”洛清源打着哈哈心情不错,“老板,跟我一起的那一帮年轻人呢?”

    “哦,您说那几位有名门风范的,嗨,我也好些天没见过他们了,十天前他们匆匆忙忙走了,也没说去哪,只说把房间留着,过两天就会回来,这不,到现在也没回来,房间我还留着呢。”

    “十天前?”感情他们前脚刚走后脚那一帮崽子也走了,“一个人都没留下来?他们有没有说去哪做什么?”

    “这话我也不好问啊,人家说让我把房间留着,我就把房间留着就行。”

    “行吧,先上点你们这的特色菜。”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填饱肚子,那一群人灵力都不低,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洛清源心大,反正以她跟慕歌的那点子灵力也帮不上什么忙,吃饱了再去回头跑路还有力气。

    “慕歌,我记得沐城山弟子之间好像有什么术法可以联系的,你还记得不?”

    “记得。”

    “那就行,等会吃完饭咱们直接搜索看他们在哪,奇了怪了,什么事值得全体出动,该不会是御剑门发现了大师姐来找茬的吧?”洛清源越想越觉得有这么可能,“你看,咱们从圣殿出来之后就没见过叶寒笑,他那样狡猾的一个人去魔教肯定不会空手而归,虽然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肯定是找到了,搞不好还顺走了其他好东西,咱们也傻,那禁阁那么多值钱的东西怎么就不顺带捞点走,白放在那多浪费…”

    慕歌见她越扯越远无奈扶额提醒,洛清源反应过来忙把话题拉回来:“跑题了跑题了,刚说到哪,对,叶寒笑,他是御剑门大弟子,怎么会放过大师姐,虽然大师兄能跟他打得不相上下,但架不住这里是御剑门大本营啊,人家老巢弟子多,搞不好大师姐他们是逃命去了…”

    这次虽然没偏题但也扯得不像,慕歌继续无奈揉着额头,忍不住打断:“你难道忘了叶寒笑甩开同门的事?”

    “哦,对对对,这么说来大师姐没暴露,那还能有什么事让他们都走了。”

    “哎,您的猪蹄来喽。”正胡乱思考间,小二捧着香喷喷的猪蹄上菜,洛清源几日没开荤,一看见肉脑子就装不下其他东西,忙把这些甩到脑后,捧起猪蹄就啃,慕歌看得丢人,默默朝她凑近了些将她这丢人的吃相挡住,第N次吐槽:“你就不能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洛清源啃着猪蹄含糊不清:“吃饭都不积极你还想干嘛,这都多久没见肉了。”

    “行行行,吃吧吃吧。”

    洛清源一边啃一边伸出油乎乎的爪子蹭他脸,恶狠狠威胁:“不准嫌弃我。”

    慕歌被她磨得没脾气:“不嫌弃,吃吧。”

    吃饱饭后全身暖融融的,洛姑娘一边剔着牙一边继续刚才的话题:“要不你现在就试着联系一下,看他们离得远不远。”

    慕歌废话不多,头脑风暴了一下咒诀,试了几次之后终于顺利得到了回应,信笺上只寥寥五个字:城郊小树林。洛清源笑得略猥琐,作为一个新世纪女性,对“小树林”一词总有别样的理解:“艾玛,小树林很有意境啊。”

    “走吧。”慕歌直接无视,鬼知道是啥龌龊想法。

    半个时辰后,洛清源双脚再次触碰到实地,一颗猛蹿的心才安定下来,这里是京城外围,实在难以想象,京城大街那么繁华,在离其不远的郊区竟然是这般贫穷的景象,破了顶的茅草房,狂长野草的乡间小路,还有那一眼望去广如亚马逊森林的“小树林”,虽然看上去破败不堪,但不久前应该是有人居住的,这居住条件也不比南疆那小镇子好多少——果然,不管什么时代,繁华的背后总有贫民窟。

    “慕歌,你看这里,不像是很长时间没人居住的样子,这里的老百姓呢?”

    慕歌打量四周,摇摇头,目光锁定不远处的小树林:“他们在那边。”

    小树林里的树可一点都不符合这个“小”字,每棵树都比成年男子的腰要粗上不少,即使即将入冬,树叶泛黄落地,头顶依旧没什么阳光,可见这里的树有多密集。洛清源就喜欢没事自己吓自己,俗称“想象力丰富”,看到这里就想起第一次陷入魇界的那个树林,下意识盯着慕歌,他现在就是个灵魂体,应该不会再诈尸了吧。

    “洛师叔!”一道女高音猛然蹿入,瞬间将那种诡异的气氛驱得一丁点不剩,洛清源松开慕歌的手臂,左看右看寻找声音主人,那人还在深情呼唤,“洛师叔,这边这边!”总算看到了人,两人走过去跟大部队汇合。

    “落翎,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落翎上前就抱住她的手臂,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我们原本在客栈等你们,谁知道柠柒突然失踪了,大师兄他们这会儿应该在跟女妖缠斗呢…”

    “啥,柠柒又失踪了?!”怎么柠柒这么命苦,天天不是病危就是失踪,难道帅哥都是多灾多难的?“你刚说什么女妖?”

    “不清楚,我们一路追着过来,发现掳走柠柒的是一个女妖,长得凶神恶煞的。”

    “就一个女的?没有什么男妖跟旁边?”对柠柒想法的也就昧青一个,自从上次之后就再没见过他,要不是今天这事洛清源估计就要把他忘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个男的,不过是个人类。”

    “哦,那就是昧青。”就说嘛,跟柠柒有关的事总有他的身影。

    洛清源还想继续打听一些,远处蹿起一道青红相间的光芒,洛清源盯着看了半晌问道:“那是不是黎络和挽枫的灵力?”

    “应当是。”

    “这女妖这么棘手?”说话的是慕歌,落翎刚要开口,就见他按捺不住一般提着剑腾空而起,片刻就消失不见。

    “…慕哥哥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更有人性了是吧。”

    “……”

    “好了,咱们也不浪费时间,你不是会御剑吗,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

    她们赶到的时候双方突然陷入一种无声的胶着状态,洛清源不明就里,四处寻找落翎口中“活像死鬼”的女妖,兜视一圈之后终于在斜对面发现了“虽然恐怖但眉眼之间依稀能看出五官清秀”的女妖,这女妖曾经应当也是一名貌美女子,不知经历了何种变故竟变成这副模样。洛清源盯着女妖上下打量,女妖毫无反应只盯着慕歌,奇怪的是,慕歌竟也没有气恼,几个人分站几个方向,相顾无言。

    最终,洛清源受不了这种极端安静的氛围,要打就打,不能打就散了回家吃饭,知不知道时间宝贵!“挽枫,这是什么…”

    “清源小心!”

    “师叔!”几道声音同时响起,洛清源一脸懵,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黑色光团,双腿跟废了一样抬都抬不动,怎么回事,不就说了一句话吗,不能说话你说一声不就好了,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的吗!生平第一次,洛清源知道了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她是吃饱了撑的要来凑热闹!

    “咦?”光团打在身上像是海绵进了水,轻飘飘的没啥特别的感觉,一丝疼痛都没有,就那晃神的功夫,打过来的黑光朝她腰间悬着的白玉珏疯狂涌去,被吸收的干干净净。慕歌伸出的手还在半空,将她没事什么也顾不上,几步跑过去将人抱在怀里细细检查:“我看看,有没有受伤?你跑来做什么,知不知道刚刚多危险…”

    洛清源也是惊魂未定,抱着他的腰小声嘟囔:“刚刚吓死我了,小命都差点没了。”

    “你也知道,下次还凑不凑上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分。”

    “慕歌,你可对得起我!”一声暴喝,打断两人甜蜜的小时光,洛清源下巴搭在慕歌肩上,看对面女妖开始暴走,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刚没听错的话,这女妖叫了“慕歌”?怎么,难不成是旧相识?脑中一根弦兀地断了,洛清源愣愣地从慕歌怀里出来,仔细打量女妖的脸,越看心越慌,越不敢置信,之前孙若依对她提过,在城郊看到了很不对劲的柳云渊,慕歌的交际圈她知道得七七八八,若说真有旧相识,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难道,眼前这个,就是柳云渊?

    “不会吧。”

    作者闲话:

    救了女主的是慕歌的残魂,青玉跟白玉融合的~这算是一个铺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