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冥配  第十六章:守墓人

章节字数:2330  更新时间:09-10-24 15: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守墓人的确是一个迷信的人,独自住在西山守着一片墓地,这样的人多少都会有些迷信的。许多人都会认为能够守墓的人是胆子大的人,可惜这种认识是错误的,能够守墓的人胆子并不一定大,甚至十分怕死,但他却有一个信念,敬鬼神,敬生死。

    人们完全可以说这种敬鬼神与敬生死的生活态度是一种迷信,但正是这种信念令他们知道如何与死人,与可能存在的鬼神相安无事。

    守墓人显然就是一个相信迷信的人,于是他把房子漆成红色,在门楣上悬有桃木剑,燕妃子眼光扫处,门两侧以及窗棱上还贴有黄符。

    鬼有鬼道,人有人路,不愈近,相安无事!所有这些措施不是为了防鬼神,破邪孽,而是为自己留一片作为人而拥有的空间。

    燕妃子看到守墓人房内的桃木剑以及符录不禁笑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不信鬼神的人,只知道在黑暗中,自己会莫名其妙害怕起来,怕鬼吗?不一定,不怕鬼吗?也不一定。

    燕妃子无法知道自己的信念,但她却知道守墓人这种人的心理,信鬼,甚至怕鬼,但却相信人鬼殊途!燕妃子曾经采访过一位知名的风水先生,这些话都是从他那里听来的。

    后来那位风水先生因为车祸而死于非命,不知道是不是他泄露天机太多的报应。

    进了屋后,燕妃子又喊了两声,还是没有人答言,她可以确认守墓人没有在屋了,于是便无聊地四处查看。

    屋分里外间,里面想必是卧室,燕妃子没有进去,这外间屋里虽然有些阴暗,但所有东西摆放得却十分齐整,令燕妃子感到最奇怪的就是当中的那张方桌,桌上竟然摆着一幅麻将,似乎正打到一半的时候,桌边四把木凳,每个凳边都摆着一瓶烧刀子酒。

    燕妃子很奇怪,难道还有人来与守墓人打牌吗?

    屋内没有人,不宜久呆,燕妃子只好转身离开,在临出房门的时候,她看见了门旁的铁钉上挂着一个钥匙盘,上面系了许多钥匙,而且都编着号。

    燕妃子知道,这一定是通向那些墓室的钥匙,但墓室的门在哪里呢?她努力地回忆着送董事长洪桐安葬时的情景,在墓地旁边有一个地道,地道口就设在地面上,那些工人便是从地道口抬着董事长的棺材下石梯的。

    刚才在墓地里怎么没有看到地道口呢?不过一定会找到的。

    燕妃子突然有些心跳,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她下定了决心,伸出手来将那个钥匙盘摘了下来,铝盘上钥匙相碰发出混乱的声响来。

    “我要是女的,我就不动那个东西。”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燕妃子的背后传了出来。

    燕妃子吓得险些将钥匙盘扔在了地上,她急忙回头,只见一个男人坐在桌子的旁边,与其说是坐着,不如说是蹲在了木凳的上面,但由于屋内的光线并不好,所以燕妃子没有看清这个男人的五官。

    男人蹲在木凳上,伸手拎起一瓶烧刀酒,仰脖狠狠地喝了一口,然后问道:“你是谁啊,盗墓的?”声音平静,但显出一种威严来。

    燕妃子无可奈何地将钥匙盘重新挂好,然后问道:“你是守墓人吗?”

    “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叫我的。”男人算是承认了。

    不知道守墓人所说的来这里的人是指生人还是死人,但燕妃子此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有些后悔,自己似乎有些过于冒失,竟然想私自拿走墓地的钥匙。

    “我认识孙老板!”燕妃子急忙说道。

    “噢!”守墓人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然后从木凳上跳了下来,换成了坐姿:“你也坐下吧!”

    燕妃子只好走到了守墓人的对面,在木凳上坐了下来,这时,距离近了,她才能看清对方的长相。

    燕妃子怎么也想不到,守墓人竟然长得与刑警队的老范十分相似,两人岁数差不多,同样的刀条脸棱角分明,一对三角眼透着一股子凶光,大概由于常年喝酒或者住在这里的原因,他的脸色要比老范差了许多,显得苍白。

    守墓人也看了看燕妃子,神经质般地笑了一下,仿佛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我在哪见过你!”

    燕妃子突然有些恨自己以前过于频繁地出现在媒体上,对自己的行动的确不太好,但她也想不通,一个在西山守墓的人,据说已长达三五年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认识自己呢?

    守墓人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未等燕妃子开口便说道:“我想起来了,上次买酱肘子时,摊主用一张报纸包的,上面有你的照片!”燕妃子觉得自己照片出现在这样的情形下着实有些难堪,守墓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张报纸应该早烧了,你是名人?”

    燕妃子插开话题,问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本来就在屋里!”

    “不可能,我看过了,你的卧室虽然没进去,但也在门口看了一眼,里面没人啊!”

    守墓人笑了笑:“我在床下呢!”他又补弃道,“床上睡人,床下睡鬼!”

    燕妃子不知道这个守墓人是在开玩笑还是说话习惯便是如此,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可能有些难办。于是,燕妃子决定不再拖延时间,单刀直入:“我是来找你有事的!”

    “买墓地的事情不归我管,我只是一个看墓人,市里有专门的咨询处,你可以去那里找去!”说着,守墓人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来放在了麻将牌的中间,“这是负责人的名片,你找他就行了。”

    燕妃子拿起名片看了一眼,上面写着负责人的姓名,崔东元,还有地址电话,标得十分清楚。她把名片收了起来,然后对守墓人说道:“我今天来主要是想看看墓室里面的样子,不知道行不行?”

    守墓人摇了摇头,说道:“恐怕不行吧,墓室是不能随便进的,这里有许多墓主在下葬的时候放的随葬品,虽然不太值钱,但如果丢了我还是交代不过去的。”停顿了一下,他笑了,“当然,我不是怀疑你有什么目的,但随便进入墓室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你明白吗?”

    燕妃子早已预料道守墓人会一口拒绝,所以也不着急,说道:“当然,我也不是随便看的,我只想看看我几个好友的墓室,你知道,很长时间了,我很想念他们。”

    说出最后一句话令燕妃子自己都感到一阵的寒冷,若不是为了帮助林川破案,若不是为了与孙老板赌这口气,燕妃子估计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有想进墓室的冲动。

    守墓人冷笑道:“这么说你是想看看死人了?那就更不行了!”

    “为什么?”

    “死人喜欢清静,绝不能随便打扰他的清静,否则他若是醒了,也没事来看看你,你乐意吗?”守墓人阴森森地回答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