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冥配  第十七章:掷骰

章节字数:2457  更新时间:09-11-22 0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句话如果出自别人之口,燕妃子只会当作一句玩笑,但经守墓人不带有任何语气地说出来,一种恐怖的感觉猛然间袭上了心头。

    在许多书籍中,守墓人一般都被描写成阴森诡异的形象,燕妃子并不相信,她认为那只是一种艺术加工的手段,为了制造一个氛围以欺骗读者。但今天第一次在现实中与守墓人打交道,燕妃子却不能不相信书中所说的话。

    由于守墓人的生活基本上是与世隔绝的,而且常年守着墓地,对生死的觉悟远比常人更加深刻,这些情况势必会造成守墓人与普通人有着些许的不同。但这种不同是如此地显著吗?

    燕妃子看了看面前桌子上的这付麻将,不知道如何回答守墓人关于死人也会想看看活人的说法。

    守墓人却笑了,他拿起烧刀子又喝了一口,说道:“一个人呆在这里必须想办法让自己有事可做,打麻将就是一种很好的娱乐。”

    “你自己和自己打吗?”燕妃子知道这是一句废话,但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守墓人对这个似乎很容易回答的问题想了一下,抬眼看了看燕妃子:“这个问题不好答的,绝大多数时候我是一个人打,绕着桌子出牌,而且脑子里绝不会记住另外三家的牌到底是什么!但是有的时候,我就不是自己一个人打了,我们赢钱的,赢的是冥币,每到这个时候,我就输得很惨!”

    守墓人这番话说得一本正经,几乎让燕妃子完全相信了,但身为编辑,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鬼神之说的:“那你就从来没有赢过吗?”

    “当然没有!”守墓人狠狠地瞪了燕妃子一眼,说道:“你这个小姑娘怎么什么都不懂啊,死人的钱能赢吗,那是冥币啊,就是要输给他们的,如果我赢了,我还能活吗?”

    “那你就是有意地输的了?”

    守墓人点了点头,自信地说道:“这是当然了,我打麻将从来不会输的。”

    “那么这一局呢?”燕妃子指了指桌子上的麻将。

    守墓人叹了口气,然后低声说道:“姑娘,实不相瞒,这一局我是非输不可的,因为我这可不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是为了送钱给人家的,到日子了,我必须得送些钱去。”

    “这么说,你这一局不是自己和自己玩,而是和死人玩?”

    守墓人忙伸出一个手指来堵在自己嘴上,然后低声说道:“说死人多不敬啊,你得说玩家!”

    “这几个玩家是谁?”燕妃子继续问道,她对守墓人说的话根本不相信,之所以继续问起牌局的事情当然只是为了与守墓人套近乎,也让自己能够顺利的进入到那几个人的墓室中。

    但守墓人却不是傻子,他笑了,然后说道:“这几个玩家就是姑娘你要找的人,而且都是女人!”

    “谁?”燕妃子的心跳得十分剧烈。

    守墓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了你也就好办了!”

    燕妃子叹了口气,只好说道:“我是隍都早报的记者,名叫……”

    “不用说了,燕妃子,对不对?”守墓人不耐烦地说道。

    燕妃子点了点头“您认识我?”

    守墓人长长地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恰巧,我刚才突然想起了那张包着酱肘子的报纸,上面好象有你和什么人一起拍的照片。”

    燕妃子只好再次点头,但总觉得面前的守墓人从一张包着酱肘子的报纸上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守墓人接着说道:“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份,我当然也能猜出你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了买块墓地,而是为了调查,至于调查什么,我也知道,但很可惜,孙老板吩咐过了,这件事不能对外说的,所以你最好请回吧!”

    守墓人下了逐客令,燕妃子一时不知如何应付,她努力地平静了一下心绪,然后说道:“这位大叔,你想过没有,孙老板既然不让你说,肯定也不会让别人说的,所以警方到现在还不知道此事,但我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守墓人愣了一下,孙老板的吩咐谁敢不听,难道真有人故意泄漏出去了吗?

    燕妃子知道自己占据了主动,立即说道:“这是金总管告诉我的,没有孙老板的同意,金总管肯定不会说的!既然他能告诉我,一个报社的记者,那么他一定还会告诉警方,警方也许过不了两日也就来了。这说明现在这件事已经遮不住了,毕竟人命关天,三年了,也应该到水落石出的时候了!”

    守墓人犹豫了一下,看着燕妃子:“听你的口气,你倒不象是一个记者,更象是一个探员,记者吗,总喜欢把自己扮成警探的样子。”

    “也许是吧,至少现在算是!”燕妃子并不否认,“大叔,既然是早晚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能带我去那三个墓地里看看呢?”

    守墓人想了想,拿起了一颗骰子来,说道:“按理说不应该带你去看的,但我很喜欢你,一个女孩子竟然敢进墓地,勇气可嘉!所以我们可以赌一次,咱们各扔一次骰子,然后把点数相加起来,如果是偶数,我就带你去那三个墓地,如果是单数,那就请你回去吧,你可以去见孙老板,让他亲自发话叫我带你进墓地。”

    燕妃子有些犹豫,但看守墓人的表情,她知道除了接受这个建议,她别无选择,于是只好点了点头,心中却暗暗地祷告着,但愿那百分之五十的机率能够出现。

    守墓人将骰子拿在手里,晃了两晃,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递给燕妃子:“你先来!”

    燕妃子接过骰子,拿在手中摇了摇便撒手出去。燕妃子几乎从来不玩这些搏戏类的东西,所以也没有细细地考虑,这一扔完全是随意的,骰子在麻将码成的四围长城中间滚动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三点,单数。

    “该你了!”燕妃子说道。

    守墓人将骰子拿在了手中,说道:“一三五,单数,加起来为偶就是你赢了,二四六则我是我赢,对吧?”

    燕妃子点了点头,看着守墓人,突然间她发现守墓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奸笑,这令她心中猛地一紧,见鬼,自己怎么会上这个当,一个守墓人,常年在与自己玩麻将的人,掷骰子的手法中一定有鬼,即便骰子本身没有问题,他也能随心所欲地掷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燕妃子有心想反悔,但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凭什么反悔呢?她看着守墓人的手臂在左右摇动,想象着他手心中那只骰子六面上的点数,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骰子从守墓人的手中滑了出来,翻滚着落到了桌面上,继续地滚动着,燕妃子眼睛不错地盯着骰子,骰子撞到了旁边的麻将牌上又撞回到桌子的正中,燕妃子的心也似乎撞了上去。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燕妃子的眼睛便睁得越大,终于,骰子停了下来,桌子的正中,在四围长城的正中央。

    一点红,燕妃子胜出。

    “没有想到你的运气倒是不错的。”守墓人不阴不阳地说道。

    燕妃子嫣然一笑,一口气终于舒了出去,守墓人冷笑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大口烧刀酒,随手拿起那个钥匙盘:“走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