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戏梦  尾声:疑问

章节字数:2511  更新时间:13-04-17 1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隍都的天依旧阴沉,如同此时林川的心情一样。

    站在双子大厦萧雪曾经站过的地方,林川俯视着下面的地面,那里曾经是自己与萧雪落下去的地方,事隔三年多了,今天重新回归,别有一番心酸。

    “你的恐高症也消失了?”

    林川忙回头,只见苏琼站在楼门口处看着他。

    林川叹了口气道:“就是这个天桥,我活下来了,萧雪却死了。”

    “你不用自责了,也许这是天意。”苏琼安慰道。

    “没有天意,萧雨所做的事情其实应该由我来做的。”林川恨恨地说道。

    苏琼皱了一下眉头:“你不能这么想,这是犯罪。”

    “难道我就清白了吗?”林川反问道。

    “你当然不清白。”苏琼上前了一步,“因为你协助萧雨实施了犯罪,搅乱了警方的视线。”

    林川点点头:“难道我不应该这么做吗?萧雪死了,我什么都没有做,萧雨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我当然要替他顶罪了。”

    苏琼摇了摇头:“我不是说这个,而是说那个指纹,空调遥控器上的指纹。”

    林川回过头来:“什么意思?”

    苏琼微微一笑:“我想当你看到吴小天的尸体的时候,你的记忆恐怕就已经恢复了,你知道有人在替萧雪报仇,而且所使用的方法是参照了你曾经写的剧本。当时你是否猜出就是萧雨所为我不知道,但你却想保护这个人,于是你故意留下指纹,希望警方由此而抓住你,这样不但保护了那个为萧雪报仇的人而且还可以阻止这个人继续犯罪。”

    “可第二天清早,你们抓我的时候我并没有露头啊,而是跑掉了?”林川哼了一下。

    “这是因为早晨的那张报纸,因为报纸上说明了吴小天的死状,尤其是伤口处缝的针痕,这让你想起了萧雨,虽然你从来没有见过萧雨,但知道萧雪有个当外科大夫的哥哥。”苏琼说道。

    “那我更应该投案自首,保护萧雨。”

    “但你的剧本还没有演完呢,你知道还会有一个女人死去,这个时候,你不希望由于自己的自首而破坏了萧雨完全照着你剧本杀人的戏份,所以你要等一等,可是你不知道那天晚上萧雨就已经杀死了陈倩如。虽然你的剧本被吴小天窃走了,但你希望在现实中有一个版本,恰好萧雨能够为你演绎这个现实的版本。”苏琼一字一句地说道。

    林川苦笑了一下,叹道:“我真没有想到,萧雨竟然是一个这么好的导演,除了童彤是一个意外以外,其它的事情基本上都按照我的剧本进行的,就连你们警方的行动也是如此,我不做这个演员又能让谁来做呢?也正是由于他尊重我那个剧本,所以我才能很好的演绎下去,才能够说得与案情的发展相吻合。只可惜啊,他最后竟然自己站了出来。”

    苏琼看着林川,仿佛一下子不认识了这个人,过了半晌才说道:“那个剧本的最后演完了吗?”

    林川淡然地笑了笑:“演不演完还不一样。人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不知为什么,苏琼从心底极想看看那个剧本的结局,但看过这个剧本的四个人中,吴小天与萧雪已经死了,萧雨肯定不会拿出剧本的,而林川也仅仅是凭着记忆在回想自己所写的内容,她的愿望注定会落空的。

    “看来我肯定是看不到这个剧本了,对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凯文·斯派西那条线索所揭示的主题是什么吗?”苏琼问道,他想起了萧雨那句“他的剧本中也不是这样解释的。”

    “谎言。”

    苏琼这才放心地点点头:“看来我猜得还不错。”

    林川没有回答,他的目光投向了远方,又是近黄昏,隍都依然罩在一片迷雾中。远处高楼与平房错落,大大小小的街道或直或曲,看不见迷雾中的行人。

    一个身材矮小的人一瘸一拐的沿着人行便道走着,慢慢地,他走得越来越快,腿脚也变得灵动了起来。那正是凯文·斯派西在《非常嫌疑犯》中所扮演的角色。一个用谎言遮盖住自己罪恶的凶徒。有时候,坏人会这样被人当成了一个好人。

    林川想到了自己,想到了三年前那次酒会上。

    他并没有喝多,却伏倒在沙发上,眼睁睁地看着萧雪与朱桐走进了卧室里。而吴小天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就在头一天晚上,林川偷听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个计划。

    吴小天悄悄地找到了萧雪,告诉萧雪,如果她愿意答应朱桐的丑陋的要求,便可以从他那里扎到500万的资金,林川的剧本《戏梦》就可以开拍了。林川几乎有要杀死吴小天的冲动,但紧跟着,他听到了萧雪的声音,不是怒骂也不是切齿的诅咒,而是无声的声音。

    声音如果无声,那一定是悲伤的。

    林川要崩溃了,他知道没有人出卖他,只是他自己在出卖自己,因为他要借用女朋友的身体去赢得机会。但机会的诱惑却令他没有勇气闯到吴小天与萧雪面前去阻止这一切,他只能恨自己的懦弱,只能恨这一切地不公平。

    林川决定向机会低头,而出卖自己的女友。

    所以在酒局上,林川拼命地喝着酒,这样不但可以让萧雪他们按照计划行事,而且可以让自己少一点心痛。但他错了,他无法醉倒,这酒如同水一般令他清醒着,似乎一味的提醒他应该怎么去做。

    但林川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在装醉。从他假意卧在沙发上的那一刻开始。林川就将自己与萧雪间最宝贵的那段记忆彻底丢掉了。

    但一切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当林川再一次单独面对萧雪的时候,他不但没有为萧雪的牺牲而感动,反而为此恼怒,他失控了,捅破了这件他本来想一生都不愿捅破的窗纸。

    萧雪无法承受林川的咒骂,她用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当鲜红的血从萧雪身下渗出,浸染着萧雪那件洁白的外衣时,当那双红色的皮鞋甩在萧雪身边的时候,林川仿佛才从梦中醒来,悔恨已经不在了,他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于是,他追随萧雪而去。

    但命运就是这样,林川还活着,他失忆了吗?也许真是如同医生所说,他只是不愿回记起那段痛苦的往事。

    于是,一个苟延残喘的人来到了这个世间,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才俊死去了。

    一个坏人,用谎言维持着自己的生命,然后象好人一样地活着。

    而这一切,站在林川旁边的苏琼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雪,在这个如同迷雾一般的隍都飘了起来,纷纷扬扬的,有些寒意,更有份纯净感,但同时也将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令人难以捉摸。

    苏琼看了看天气,已晚,对林川说道:“我不会抓你的,虽然你没有报案还多次搅乱了警方的视线,但我爷爷说了,你已经醒过来了,只有醒过来的人才会有勇气去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事情。”

    林川一动也没有动,倚着栏杆驻立在那里,任凭雪花飘在脸上。

    走出双子大厦,苏琼不禁回头望了一眼,远远的,北风卷起的雪雾中,天桥上林川依然站在那里,双子大厦的阴座与阳座高大雄伟,将他衬托得十分渺小,可怜。

    苏琼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爷爷的催眠术到底是不是真的管用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